「来,这是小上衣,这是小裤子、小手套、小帽子,还有尿布包,我全准备好了。」成套的婴儿针织品完整的摆在桌上,陆母脸上写满了对未来即将增加的新成员的疼爱。

    「呃,妈,还早呢!」抚着才圆起来的肚皮,就算现在肚子里的宝宝才五个多月大,陆母完成的婴儿服已有一小间储藏室那么多,瞧得米湖是一个头两个大。「现在才五个多月,等宝宝出生时又是夏天,这……」

    「傻丫头,妳不懂啦!」陆母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数落着新进门的长媳。「刚出生的宝宝哪有什么夏季冬季?全都嘛得包得紧紧的,这样将来才会好养。」

    「啊?是这样吗?」

    大热天的要小家伙全身包满毛线衣?会不会太残酷了点?不是只要穿棉衫就好了吗?她狐疑的想着。

    「是啦是啦!曜龙跟曜威都是这样被我养大的!」陆母挑起眉,拿一副「过来人」的眼神觑她。

    僵硬的笑了笑,米湖没敢再造次,仔细的将她送来的针织品收放妥当,这才让她满意的回去。

    待陆曜龙一回到家,米湖忍不住唠唠叨叨的抱怨起来。

    「大嫂,妈也是一片好意啊!」因贪吃米湖手艺而跟在陆曜龙身后回来的曜威,忍不住为老妈说句好话。

    「曜威?」米湖吓一大跳,没注意曜龙还带了个背后灵回家!「我当然知道妈是好意,只是很爱加减念;不过,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跟老大一起进门的。」翻翻白眼,曜威相信自己永远无法适应大嫂的迷糊。「不止是我,还有……」

    「嗨,米湖!」小黛满脸笑的由曜威身后探出头来。

    「米湖姊,我也来打扰了!」再来是李嘉琪,她红着脸拉了拉杵在身后的小白。「还有他,小白。」

    「你们怎么都来了?」昏倒!她今晚准备的菜料不知道够不够呢?「坐坐坐……当自己家,不用客气。」

    「我们当然不会客气喽!」小黛跳上沙发,完全顺应主人要求。

    「怎么今天这么好兴致,全凑到家里来了?」为所有人端上茶水,米湖注意到李嘉琪和小白手牵着手,看来感情很好。「嘉琪?小白?」

    「呃,报告迷糊老板娘,我们正在交往中!」小白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恭敬的向她报导现状。

    「啊!真是好耶,恭喜你们!」经过之前的误会,她也跟曜龙一样,诚心将嘉琪当成自己的妹妹;她是家中老么,还是头一回有了个妹妹,自然希望嘉琪有个好归宿,她诚心的祝福道。

    一堆人谈谈笑笑好不愉快,直到陆曜龙提醒她该煮晚饭了,两夫妻才躲进厨房里开伙。

    「欸,你一个大男人进来做什么?让小黛跟嘉琪进来帮我就好了,你去陪曜威跟小白吧!」高大的他将厨房塞得满满的,米湖嫌他碍事,边洗米边赶着他。

    「老婆,妳都没有注意我。」他哀怨的瞅着她。

    「咦?有吗?」自从结了婚之后,曜龙就以她怀孕不宜四处跑为由,让她安心在家里待产,她每天就是看看书、种种花草,到公园散散步,顶多闲来无事和邻居谈谈八卦,有忽略到他吗?

    「有。」他指控,还能当场提出实例。「从我进门到现在,妳都只顾着跟客人聊天,也没给我抱抱或亲亲,我就知道妳不爱我了。」

    「哪有那么严重?」米湖被他哀怨的语气逗笑了。「老公,外头人那么多,你真要我当众表演,给你抱抱亲亲?」

    「那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妳总没话说了吧?」他赶忙把握时机。

    「你喔!」白了他一眼,米湖伸开双臂,结结实实给他一个拥抱。

    「唉~~」他轻叹一口,将她抱个结实。「这样还差不多。」

    「欸,我真的忽略你了喔?」她是迷糊了点,但她可不许自己对他也这般迷糊。

    夫妻间本来就需要好生经营,倘若她连这点都迷糊,那就太不可原谅了!

    「呣,有一点!」他像个被抢了糖的孩子般噘起嘴。

    拍了拍他的俊颜,她开始有种自己已经有个大儿子的错觉。「那我该怎么补偿你才好?」

    「小坏蛋,妳知道的!」他扬起邪恶的笑,大掌圈上她日渐变宽的腰围。

    「噢,不是吧?原来你对大肚婆有兴趣?」

    「我只对妳这个大肚婆有『性』趣。」

    「可是医生说,怀孕初期不宜过度耶!」

    「……迷糊老婆,现在已经五个多月大了,算中期了。」

    「欸?对厚,我怎么又忘了?」

    「……」

    陆曜威、小黛、李嘉琪和小白全躲在厨房外,摀着嘴闷笑不已。

    迷糊不是病,只是迷糊起来……真教人啼笑皆非啊!

    【全书完】

    编注:

    ☆关于【我不是恶女】之一,请看──花蝶953《渴嫁桃花女》。

    ☆关于【我不是恶女】之二,请看──花蝶960《猎捕野丫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