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日子,尽管忙碌,却因为有了爱情而变得全然不同。

    休怨依然边抱怨,边忙着适应休氏的营运流程,仲青仍旧快乐地忙着会计工作和一堆兼差,只是他们之间好像愈来愈混淆了。

    “还不睡吗?在忙什么?”午夜梦回,休怨从睡梦中被敲键盘的声音唤醒。

    “你睡吧,我把台灯调弱一点。”仲青慵懒的说着。

    “还在工作?”休怨一下子全醒了,双眼灼灼地注视她专注的侧脸和光裸的背,“你只是把我哄睡而已?”她把新买的手提电脑放在枕头上,正就着床头灯光,处理她的工作。

    休怨已经不只一次发现她半夜爬起来工作了,之前以为这样的机会应该不多,谁料最近每天都被他发现她半夜忙得焦头烂额。他生气,同时也心疼。

    “别生气,只是赶一下工而已。”仲青像撒娇的猫,偎到他身上来,给他一个缠绵的吻,又继续回去忙她的工作。“口渴吗?要不要喝点水?”她知道他有时会半夜起来喝水的。

    “不,不用。”被她温柔一吻,休怨的怒气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那漫天漫地的心疼。

    时日愈久,他就愈发现她细致的温柔,也轻易感觉到她浓郁的爱和包容,他愈来愈爱她,也发现自己愈来愈像个被宠溺的男人。

    “还剩多少,我也来帮忙吧!”休怨起身去拿手提电脑,“虽然我的判断没你的精确,但最起码的基础还是有的。”

    于是,休怨也开始半夜工作。

    相同于休怨心疼仲青在睡前满足他后,半夜又爬起来工作,仲青也会心疼休怨应酬到半夜,带着一身酒味回来,口中还直嚷着要处理合约资料。

    “宝贝,你还没睡?”

    休怨的车子一路碰碰撞撞地停入车棚,仲青就拔腿从门口追过去,看见他打开车门,冲着她一笑,然后把她搂入怀中。

    “小心点,怎么喝成这样?”仲青边接过他手上的公事包,边用力扶住踉跄的他,心中又疼又怜。

    “我真喜欢你出来接我。”他被她扶着,脚步不稳之余,还偷空吻她,“帮我泡杯醒酒茶,好不好?我还要把合约整理一下呢!”

    “你乖乖的睡觉就好了,其他的不要担心。”仲青费力的拖他入屋内,把他放在床上。

    “青,帮我泡醒酒茶,乖……”休怨倒在床上,只剩呓语,“我知道青最乖最听话了,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知道你爱我,但是现在你需要好好的睡一觉。”仲青替他把西装、衬衫换掉。

    “青,亲我,然后说你爱我,说你永远也不会离开我。”他醉意朦胧地一把将她拉过来,困在身下,不让她有离开的机会。

    “好,亲你。”她仰身在他脸上印下一个晚安吻,“我不会离开你的,所以你放心,好好的睡吧!”

    “嗯……”休怨这才像个大孩子似的,心满意足的睡去。

    休怨一睡去,仲青就从他身下溜出来,着手替他整理合约书。

    在来休氏之前,她有五年的秘书资历,再加上这三年的会计经验,休氏内部的业务,她已经了如指掌,所以合约资料她很快就整理好,还顺便替他拟了几项未来发展计划建议,包括可能会有的危机和未来的获利高低。

    隔天休怨醒来,发现仲青熬夜替他做资料,不禁大发雷霆。

    “你为什么要替我做这么多?如果连自己的工作都做不好,我还算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吗?我早就告诉过你,只要替我泡杯醒酒茶,让我醒来就好,你为什么不听?”他总是边骂她边吻她,心中很气,但是更心疼。

    “我不要你熬夜替我做这些,我只要你快乐健康就好,你为什么都不听?”在她面前,他真实无伪,连生气也不掩饰。

    “我要帮你呀!”仲青受他影响,也会边骂边吻他,“你怎么以为在知道你为应酬喝得烂醉如泥后,我还忍心叫你起来熬夜?你不知道就算我能把你叫起来,我也会心疼吗?!”

    “我知道,我知道!”休怨把她拥进怀中,“但是我也会心疼呀,我也不要看见你为工作忙得无日无夜……相信我,这只是过渡时期,只要我上轨道;让休怜满意,就可以不用再出席应酬,也不用整天整理一堆烦人的鬼资料。”整理那些无聊又烦人的资料,简直快把他搞疯了。

    “嗯,我相信你,也祈祷这段过渡时期赶快过去。”仲青偎在他怀中,全力支持他。

    可是虽说是过渡时期,这种状况却持续了半年之久,也实在过渡得太夸张了,仲青突然觉得事有蹊跷。

    她决定去问问休怜,这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是复杂棘手的年度结算,仲青忙得焦头烂额,以致无法冲去找休怜,但一忙完庞大的年度报表后,她马上杀到总裁室。

    这时休怜正忙着批阅文件,休慕还是一贯懒洋洋的半卧在沙发上,想些鬼灵精怪的点子拿休氏员工做她的星座实验。

    仲青非常生气,因为休怜居然派休怨到国外考察。

    “休怜,你怎么整你弟弟我不管,但你整到我的爱人,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仲青一冲进来就破口大骂,气得五脏六腑直冒烟。

    休怜让休怨每天应酬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事没事就派他去国外考察,让她三天两头看不见他,也让他累得像条狗,休怜打的到底是什么鬼主意?

    休怜一脸大祸临头的表情,双眼惶惶地扫向休慕。

    她早就说过,谁都可以惹,就是仲青这颗炸弹千万惹不得,可休慕这丫头就偏不信,说想看看摩羯座爱一个人,可以爱到什么程度,所以猛拿休怨充当实验品。

    结果她也看到啦,仲青暗中替休怨解决棘手的文件,处理资料、管理合约、料理三餐,把那本来没啥肉的弟弟,养得壮得像头牛,让那生平靠近公司三公里就会逃之夭夭的休怨,每天笑吟吟地准时来上班,就连加班也加得斗志昂扬。

    可她竟说,这样还不够!

    “摩羯座的潜力无穷,没到最后关头,你绝看不出她的实力,对爱情当然也是如此。”休慕这丫头当初是这样告诉她的,还趁机怂恿她派休怨出国考察。

    现在可好了,仲青找上门来,看要怎么应付。休怜暗中替自己和休慕捏把冷汗。

    休慕接收到休怜的眼神,懒懒地从沙发上坐起,挺身作战。

    “哎呀,我说什么事呢,原来是这种小事让你急成这样。”休慕把仲青拉到沙发坐下,“别生气嘛,什么事都好商量,坐下来慢慢说。”

    “你们把休怨整得像条狗,还叫我坐下来慢慢说?你们要他当秘书,却让他做尽秘书、特助、业务、企划、资源开发的工作,这是什么意思?”

    仲青很难不生气,休怨今早出门去机场时,说他很快就回来,可是十天耶,这十天教她怎么过?

    “他应该是休氏企业的总裁,而不是一个杂工!”她并不是贪他的总裁职位,而是心疼地。

    “别生气嘛,我们只是想办法让他适应休氏这个年入数百亿的大企业而已,总不能让一个对休氏企业完全不懂的家伙当总裁。别生气别生气,喝口茶吧!”休慕忙着安抚仲青。

    她真的气得不轻耶,搞不好一个不小心,她就会把休氏掀掉。摩羯座果然惹不得。

    休怜看见仲青被休慕安抚下来,才敢开口说话。

    “经过这么久的磨练,他的火候已经不是问题,但我们还是认为时机不够成熟,他还没有足够的人脉,去组织自己的幕僚和智囊团。我嫁人之后,还是得为夫家管理企业,跟我打拼这么多年的智囊团,我会全部带走,届时光靠休怨一人,是无法撑起休氏的。”休怜据实以告,希望仲青不会发现这个原因,根本不足以让休怨海内外两头奔波。

    仲青怪瞪休怜一眼,才知道原来这其中还有这方面的问题,但这并不能说服她。

    “这种小问题,从公司内部擢升就可以,根本没必要让他磨这么久。”

    “这种事说来容易做时难,要考虑的不只是专业能力的问题,还有共识、步调、默契、认知、信服的问题,一个没弄好,休怨忙翻掉不说,连休氏恐怕也会倒一半的。”休怜深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只要能不让他这么忙,我可以帮他。”原来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她可以当他的幕僚呀。仲青挺身毛遂自荐。

    正确来说,应该是只要能每天和他在一起,她可以一切不计较。

    “不是吧,那很忙的耶,压力重、杂事多,比秘书还忙。”休慕连连摇头,“你不会真的想去做的,你连秘书都不想做,怎么会去做那种总裁特助做的事,那根本会让你忙到喘不过气来。”

    “休慕说得对,那太忙了,要应酬又要开会,你根本连兼差的时间都没有。”休怜也连连摇手,觉得她不适合,“还是让休怨再做一段时间,建立起他的声望和信服力,再考虑让他正式当休氏的总裁好了。”

    “不,我可以,只要能减轻他的工作量,我可以做任何事。”仲青极力争取,“拜托你们让我帮助他,不管是应酬、考察、开会,还是加班,我都愿意。”她只想替他分忧解劳。

    “我看还是不要,虽然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那些事不但琐碎又麻烦,绝大部分时间还要海内外乱跑,你不会愿意做的。”休慕替休怜拒绝。

    “嘎?”休怜满脸讶异,休慕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她从仲青三年多前进入休氏,就开始等这句话?不趁这时候快答应,万一她改变主意怎么办?

    “不,我愿意的,不论什么事我都愿意做,不管是扩展业务、接洽客户,只要是休怨该做的,我都愿意代劳。”仲青已经决定与休怨共进退,任何人、任何事都阻止不了她。

    “你会连兼差的时间都没有。”休慕又说。

    “没关系,我可以不兼差。”她还可以照顾休怨,每次看他应酬回来醉成那样子,她的心都拧了。

    一旁听得心惊胆跳的休怜,好像知道休慕在玩什么把戏了。这时她收到休慕一个眼神——放心吧,摩羯座是言而有信的星座,一旦她下定决心,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更改。

    “这样一来,你会得罪那些照顾你的客户。”休怜也加人这个好玩的游戏。

    “没关系,我会去跟他们解释清楚。”

    “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半年前,你是打死也不愿多插手休氏业务的。”

    “因为……”仲青的脸整个红了起来,眼眉含羞带快,迟迟说不出话来。

    “只要你说出答案,我们就答应你的请求。”休慕说,她最喜欢逼别人做真情告白。

    “因为……”仲青抬头看她一眼,很快又差得低下头,“因为……因为我爱他!我可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要,只要爱着他,就心满意足了。”

    爱,是一切行动的动力,也是所有问题的答案。

    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休慕对休怜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暗暗说:“我就说吧,摩羯座的潜力无穷。”

    休怜也乐得笑不拢嘴,她终于可以放心卸下总裁职务了。

    呵呵……

    “休怨这家伙,虽然大半辈子无所事事,但到最后还有本事让能干的仲青为他两助插刀、死心塌地,其不知该说是他运气超级好,还是咱们休家祖上积德。”

    在休怜和休慕的讪笑喟叹中,休怨正式接管休氏的业务,仲青正式升格为特助,苦熬一年后,终于奠立特属于休怨的风范和规模。

    在仲青的协助下,员工慢慢习惯休怨的行事风格,也渐渐建立起一套更完善的制度,组织了一支更卓越的智囊团,让休怨的智慧和才能,完全展露无遗。

    在一年半的努力下,休氏规模日益壮大,团队绩效更为卓著、稳定,休怨和仲青也终于有机会手牵手、心连心的放下公司业务,游山玩水去。

    “青,有一句话,我一直放在心里,这段时间太忙,一直没机会问你,难得眼前这片好风好景,如果我趁现在问你,不知道你会给我怎样的答复。”美丽的塞纳河畔河水涛涛,休怨握着仲青的手漫步河畔,嘴角噙着幸福满足的笑意。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不能问的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呀!”仲青转身面对他,双手拉住他的右手,表情就像个全心信赖的小孩。

    “我想问……”休怨站住脚,仲青也跟着停住,在他灼灼的注视下,仲青紧张起来,“你愿不愿意嫁给我?”他的声音又轻又柔,却异常坚定。

    “什么?”仲青不是没听见,她怕自己听错了。

    他要她嫁给他?这不是真的吧?在见识过她的坏脾气、倔强、固执和古板后,他还要她嫁给他?这不是真的吧?她是不是在做梦?

    休怨趋前一步,以更清晰、更肯定的口吻重复,“我要你嫁给我。”

    “啊?”仲青又惊又喜又慌,“我在做梦是不是?我一定是在做梦。”她不敢相信这事实。

    “不,你没有在做梦。”休怨将她极欲挣脱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位置,“我的心跳声会告诉你,我的话句句出自肺腑,我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他的心跳咚咚咚咚地,如播大鼓,让她的心也不由自主地呼应着相同的节奏。

    “可是,我既沉闷又无趣、既严肃又保守、既顽固又是工作狂、既无聊又没有女人味,既……”仲青愈说愈害怕,双手频频发抖,眼泪也随之在眼眶中打转,残酷的往事浮上脑海,她怕历史再度重演,怕这只是她作的一场好梦。

    “不!”休怨用力拥住她,她的泪溅湿了他的心,“你一点也不无趣,一点也不沉闷,你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如果没有你,我就没有今天;如果没有你,我的生命也不会有意义。”他不要她那么说,在他心目中,她是世上最奇特、最美丽的女人。

    “不,你总有一天会受不了的。”仲青仍不相信自己有被一个深情男人爱着的幸运,“我的星座注定了我的本质,我永远也不会变得不沉闷、不无趣、不古板……”

    “不,事情不是那样的,你美丽、机智、幽默、善良、有责任感,比任何女人更具不凡魅力!”休怨否认她错误的自我评价,“相信我,你的美丽只有深具福分的人才看得到,而我感谢上苍让我拥有你,感谢上苍让我爱上你这个摩羯座女子。”

    仲青望着他,眼泪扑籁籁流下,感觉到自己,终究获得了良善的救赎。

    三个月后,仲青成为休怨的妻,两人过着如胶似漆、羡煞鸳鸯的生活。

    一年多后,仲青生下一只小摩羯,休怨疼爱有加,笑得阖不拢嘴。

    被一个摩羯座女子深爱着,又有摩羯座儿子克绍箕裘,注定老来无忧,他今生夫复何求?

    [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