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鹏搭最快的飞机到纽西兰,在飞机上的几个小时,都在生气。

    那可恶的家伙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说他爱上她,舍不得和她离婚,才迟迟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他爱上她?有没有搞错?她是破坏女王耶,他没退避三舍就不错了,还爱上她?!就算自恋也不是这样!

    心里有大便的人才会把别人看成大便,该不是她爱上他吧?背脊突然一凉,他不会这么倒霉吧!

    哼,以他的魅力,要多少女人没有,会去爱上她?又不是眼睛糊到屎。

    如果她爱上他,直说无妨,他会大方的说谢谢,结果她说什么,爱他不如去爱一头牛不听听这是什么话,难道他比一头牛还不如?

    「先生,您的餐点。」空姐送来餐饮。

    「谢谢。」他微笑的道谢。

    空姐失神了一会儿,脸才慢慢的红起来。

    有人会对一条牛失神微笑吗?颜欣欣这个人眼睛真的有问题。

    不只如此,飞机上想和他搭讪的空姐、女游客多如牛毛,哪个人不是对他迷恋又崇拜?只有颜欣欣那个笨蛋会说那种话。

    如果他比牛还不如的话,嫁给他的她,又算什么?

    那个大笨蛋,就算她不签字,他也要一直寄离婚协议书,寄到离婚生效为止!

    没错,他每到一个国家就寄一张给她,总会有让她看顺眼、高兴签字的时候。

    果然,展鹏一到纽西兰,就去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把该填的填好、名字签好,还到相关单位去盖了生效章,用快递寄到欣欣家里去。

    到澳洲时,他也专程去买了一份,签了名、盖了章,快递到她家。

    他的意思够清楚了吧?就不信这样她还不签。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派人去她家装隐藏式摄影机,把她收到离婚协议书的表情拍下来,每天照三餐放来看,一定很大快人心!

    短短的一个月,她就惹得他这般生气,这次出来,一定要完完全全把她忘掉,找回自己轻松愉快的生活!

    展鹏决定先在澳洲和无尾熊和袋鼠玩一阵子,等心情平静一点,再决定去哪里。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说欣欣不生气是骗人的。

    展鹏那家伙居然说他眼睛糊到屎才会爱上她耶!

    大家来评评理,看他说这话气不气人?想她颜欣欣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能力有能力,既高挑又优雅,哪样不是上上之选,只有展鹏那没长眼的笨蛋会说这种话!

    所以她决定把自己打扮成天下第一美女,勾引欧洲所有的男人,证明自己是天下第一尤物,只有展鹏瞎了眼。

    在全世界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后,她要跟他离婚!

    没错,从现在开始,她要到处去拍美美的照片,每到一个城市就把照片和离婚协议书印在一起寄给他--

    是他自己不签字的,可不是她求他不要签字!现在,就算他回心转意,她也不甩他了。

    「美丽的小姐,我有这个荣幸请你喝咖啡吗?」一个性感迷人的帅哥,友善的邀请她。

    「先跟我合照一下吧。」欣欣请路人帮忙,自己则和那名性感帅哥摆出动人的姿势。

    数字相机捉到的画面美得不得了,她决定把这张相片印在离婚协议书的背面。

    「谢啦,请问哪里有卖离婚协议书?」她顺便问。

    「前面的书局,填好后到那栋白色的建筑去盖章,三个月后就可以生效。」帅哥回答。

    「谢谢。」欣欣道声谢,跑到书局去买离婚协议书。

    她很积极在做这件事,要让展鹏那大笨蛋知道她想离婚是真的,她才不可能去爱上他这头大笨牛。

    于是欣欣印好相片、签了名、盖好章,一张美美的离婚协议书完成了。

    看了她美美的相片,他一定会后悔他说过的话!然后,她要无情的把他甩掉!

    一想到他被她甩掉可能会有的表情,欣欣的心情就愉快得不得了,继续她完美的计画,在欧洲玩得不亦乐乎。

    对了,她要不要叫颜向荣用数字相机,把他收到信后的表情拍下来呢?那一定很精采。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颜氏众人收到那封信封上印着「离婚协议书」的快递时,吓得老老少少慌了手脚。

    「怎么回事?是谁寄来的?」那个早上,颜家二老觉得自己瞬间老了十岁。

    除了颜欣欣外,还有谁让他们这么操心?

    「会不会是寄错的?」但愿真是寄错的。

    「没有错,上面写着寄件人是展鹏,寄件地址是纽西兰。」颜向荣公布这个事实。

    「欣欣呢?她跑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颜向荣耸耸肩。

    那天打电话给她,她说要马上回来,结果又过一个多礼拜了,连个人影都没有,八成又临时起意,飞到某一国去了。

    「都闹离婚了,人还不知道在哪里,欣欣那个孩子……」颜家二老担心得不得了,「向荣,你看这事怎么办?欣欣怎么办?」

    在老人家的想法里,离婚对女人来说,是非常不名誉的事。

    「我们一定要阻止呀,毕竟好死不如歹活……」

    「会不会是我们对女婿不够好,展鹏有意见却不说呢?」老人家就是容易把两个人的事,想成两家子的事。

    「爸妈,你们别担心,应该是小俩口吵架了,床头吵、床尾和,没事的啦。」颜向荣不忍心看双亲这么担心。

    「怎么会没事,人家都已经把离婚协议书寄到家里来了……」颜母担心得都快哭了。

    「我想这其中一定有误会。」颜父三思而后言,不太相信眼前的事实。

    「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会阻止他们离婚的。」颜向荣安慰二老。

    他们怎么能离婚?这关系着他好命逍遥的下半辈子呢!

    「这么大的事,我们要不要找展氏问清楚?」颜母拧着眉心提议。

    「不行,那好象在求人别『休了』我们欣欣似的,我做不出来。」颜父否决妻子的意见,「向荣边想法子找欣欣,我们边想对策。」

    二老在过度担心、逢人便询问「夫妻和好秘方」的情况下,这件事传遍三十六亲七十二戚,几天后,在他们接到第二份离婚协议书时,连记者都来了。

    在颜氏接到第二封的同一天,展氏也接到欣欣寄的,印着「离婚协议书」字样的信。

    「这什么鬼东西?法国寄的?怎么那两个人这么有雅兴,千里迢迢跑到法国去离婚?」展鹰拎着那封盖着奇怪邮戳的信时,不断的摇摇头。

    「拆开来看看。」展鸿拿了拆信刀就拆开那封信。

    开玩笑,那两个人的婚姻关系着他们的工作分量,不关心怎么行?

    离婚申请书上签着欣欣的名字,还盖着三个月后生效的字样,背后印着一张精美的放大相片,欣欣和一名法国帅哥无比的亲近。

    「展鹏那家伙在搞什么?怎么连个女人都守不住!他人到哪里去了?」展鸿难得大发脾气,「说什么要找个老婆替他工作,结果没一个月就弄得乌烟瘴气。」

    「那家伙大概自知闯了祸,没脸回来见我们。」展鹰习惯性的讪笑,「难得有个女强人愿意嫁他,这下子全搞砸了。」

    「还以为是闹着玩的,没想到竟然来真的,颜欣欣竟然连新男友都有了。」展鸿气死了,难得有个比展鹏细心勤奋的女人到展氏来,结果才小露一下身手,就要随风而去。

    「没听过物以类聚?展鹏那小子是配不上颜欣欣那种优质女强人的。」

    「我要把他找回来,叫他无论如何都要让颜欣欣打消离婚的念头。」说着,他布下天罗地网去找人。

    第二天,他们又收到另一封离婚协议书,他们的火气更大了。

    「展鹏是怎么搞的?颜欣欣意志这么坚定,再这样下去,他根本没有挽回的机会。」

    「外头在干嘛?好象来了不少记者。」展鹰从窗口望出去,看见楼下万头钻动。

    不一会儿,警卫来了内线。

    「怎么回事?」

    「记者说要访问两位总裁。」

    展鹰和展鸿对望一眼,他们最近并没有打算开任何记者会。

    「为什么?」

    「想请问两位总裁对展鹏总裁提出离婚的看法,和展鹏总裁离婚的理由。」

    「展鹏提出离婚?」两人面面相觑,说不吃惊是骗人的,但那对新婚夫妻演的又是哪一出?

    那两个人同时失踪又互相提出离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令他们想起之前「大家以为他们一起去度蜜月,结果却各走各的」的这件事。

    这回该不会又是同时失踪,却各自以为对方留在台湾吧?

    这两个没责任、没担当、没良心的大白痴!

    「告诉他们,我们也很想知道颜欣欣小姐提出离婚的理由。」

    于是一阵骚动于焉形成,各大报以不同的标题、不同的文字,夸大的记载着商界佳偶闪电结婚,闪电离婚的事,有些甚至写了两人大打出手,女主角重伤疗养,男主角避不见面等的标题。

    半个月过去了,这对「佳偶」仍没消息,只有「佳偶」的亲人被那些热爱站岗的记者,和愈来愈奇怪的报导弄得鸡飞狗跳。

    如果不久后,台北的天空再次沦陷,他们一点都不会惊讶。

    「那两个人到底到哪里去了,难道真要这样直到离婚生效吗?」颜母担心得不得了。

    颜家和展氏同心协力共商大计,还是没有想出好法子。

    「就算这些都生效了,台湾这张还是没生效。」他们的面前摆着展鹏和欣欣从兰屿带回来的,和从世界各地寄回来的离婚协议书,最近的两张,是四天前从纽约和大溪地寄来的。

    这些消息已经快把颜氏和展氏弄得天翻地覆,那两个半点都不知情的罪魁祸首,仍在外头逍遥快活。

    至于展鸿布下的天罗地网,不知怎地,老是落后一步,只追到展鹏离开的讯息。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孤单,孤单得要死!颜欣欣用尽一切力量往海底潜,再放松全身,让海水自动把她浮上来。

    再往海底潜,再让海水把她浮上来。她已经在夏威夷玩了三天这种无聊的游戏了。

    至于会拒绝所有夏威夷热情男孩的邀约、停止寄送离婚协议书的动作,则是因为她又生气了!

    在外游荡愈久,心里浮起的孤单就愈多,尤其当无论走到哪里,都看到卿卿我我的情侣时。

    「这世上的情侣怎么突然多起来了?」她气死了,以前从未注意过的情侣,突然刺目起来,好象在嘲弄她的形单影只似的!

    不管怎么用力刷卡、怎么把又短又辣的衣服往身上穿、怎么把头发染白、染红又染绿,都无法躯走那孤单的感觉,她气得要命,干脆把头发染回原本的黑色。

    展鹏那可恶的家伙,没事跟她结什么婚,又干嘛没事缠着她,害她的心被他占去了一块,让孤单有机可乘。

    她一点都不想回台湾,因为不知道要用什么立场见他,

    逼他签字?她光是想到就觉得心痛,又怎么做得出来?

    求他不要离婚?都已经寄那么多离婚协议书了,再回头反悔,怎样都说不过去。

    问题是,她到底该怎么办?她像搬了一堆大石头把自己围起来,完全动弹不得!

    「那个大笨蛋,每张协议书都泄露了我的行踪,难道他不会找来吗?气死人!」

    她早就决定,如果他跑来找她,她就撤销离婚的决定;如果他又好言两句,她就投入他的怀抱,可是经过这么久,他就是半个人影也没出现。

    他是她老公耶,怎么可以一点都不管她?难道他不该保护她、守着她、陪她到天涯海角吗?可恶啦,那个臭痞子。

    「咦?」她眼花了吗?展鹏真的来了?再用力看个清楚,那个跟他很像的男子,已经在海上失去踪影。

    「想不到太平洋上有海市蜃楼。气死人、气死人、气死人!那个大笨蛋!」

    在他来找她之前,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想他想到心痛,更不会承认那是因为爱。

    她又气呼呼的用力往海底潜,再放任自己像浮尸般浮上来。

    「撑着点!」一个操着英语的男人拉住她,把她吓了一跳。

    又是一个鸡婆男人。这件事使欣欣的心情更糟,她想挣脱那个鸡婆男人,继续玩自己的游戏,那男人却怎样都不放。

    「别慌,不会有事的。」男人把她往海面上拉。

    「鸡婆!」欣欣劈头就骂,但一对上那张脸,她就连呼吸都忘了。

    对方也惊讶得漏了一口气。

    「你是欣欣还是……」说展鹏不惊讶是骗人的。

    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游泳技巧,他以为遇到之前那名梦中情人,结果回过头来,却变成欣欣……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在大洋洲漫游的这段时间,展鹏就算把所有离婚协议书寄给欣欣、就算和当地最美丽的女子约会,也开心不起来。

    时日愈久,心情就愈凝滞。

    也许是环境太过于安静了吧。于是他改变路线,到热闹非凡的美国去。以为人多的地方会使自己心情好一点,结果事与愿违。

    在那些摩肩接踵、交谈笑闹声不绝于耳的地方,他反而想起三两句就和欣欣吵架的日子。

    当初他好男不跟女斗,被她气得要死,巴不得早点分道扬镳,谁知现在却想念得要命。

    也许他不该轻易和她离婚,也许他不该把她丢在台湾--说不定她现在正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

    也说不定她收到他的离婚协议书后,早就气急败坏的跑回去颜氏。

    老实说,他很后悔。有个人拌嘴总比现在做什么都不对劲、去哪里都不开心好。

    她不爱批文件没关系,不会煮饭、扫地、洗衣服都没关系,只要她在他身边就好,即使从早吵到晚也没关系。

    「可恶,怎么会变成这样?!」想他展鹏魅力所向无敌,几时这么狼狈过?「好马不吃回头草,既然已经决定离婚,就不该再去想她。」他命令自己。

    于是他离开美国,来到夏威夷。

    虽然梦中情人的样子已经被欣欣彻底占据,但他还是无法忘记,他在这里遇到了生平第一个完美情人的典范。

    想到那名无故失踪的梦中情人,他就有诸多遗憾。

    「今年走的什么狗屎运,好不容易遇到完美情人却无故失踪,娶个妻子也闹离婚,流年不利也不是这样。」

    气死人,全身上下乌烟瘴气的,不到海里泡泡就觉得不轻松。

    换了泳裤,随意伸展一下,他跳进海里--

    泡在海里果然舒服,即使明知道这种舒适感撑不了多久,他还是宁可相信心情可以因而改善。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才刚游一小段,就看见一个女人从深海浮上来。

    该不会是尸体吧?他不假思索的游过去抓住她。

    「撑着点!」他给她打气。

    是不是他的错觉,这长长的头发、古铜色的肌肤,和梦中情人好象……难道真给他遇上了?他的心脏鼓噪起来。

    那女人胡乱挣扎,他只好先安抚她。「别慌,不会有事的。」然后把她拉出海面。

    「鸡婆!」

    展鹏想不到那女人转过身来,劈头就骂他。

    展鹏想骂回去,但听见那声音、那神态,他连骂人的话都忘记了。

    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游泳技巧,明明是他的梦中情人才有的,为什么回过头来,却变成欣欣?

    「你是欣欣还是……」他不敢置信的问。

    如果是欣欣,头发是卷曲的桃红色,并不是现在这样直亮亮的黑色。

    如果是梦中情人……

    不管是哪一个,他都衷心希望她是他所想念的欣欣。

    「展鹏?你在这里做什么?」欣欣也吓了一跳,难道是她的诅咒加威胁被老天爷听见了?

    老天,如果你真的要做善事,也得选个浪漫加三级的重逢场景,别让他以这种鸡婆加三级的方式出现,这样害她又想和他吵架了。

    「我才要问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她这样问,他就知道她是欣欣了。

    可是她为什么和他惊鸿一瞥的梦中情人这么像?还连反应都一样?

    「喂,如果你是来接我回去的,告诉你,本小姐不可能跟你走。」虽然她不是真的想这样说,但与其直接挽着他的手说「我们回去相亲相爱吧」,她宁可和他吵架。

    而且她还要小心处理和离婚有关的话题。老天,他不是来和她离婚的吧?

    「谁来接你回去?倒是你,你该不会是……」不可能吧,夏威夷的离婚协议书,他还没寄出去,她不可能在这里等他。

    那……她为什么在这里?

    欣欣径自就走向停车场,不想听他提起离婚那件事。

    「欣欣……」展鹏的确是在想那件事,他在想怎么告诉她,他改变主意了,之前寄的那些离婚协议书都不算数。

    「呃……」怎么办?虽然一直觉得孤单、想见他,现在却为那件事胆怯得不敢说话,她几时变得那么胆小?

    不对,这一点都不像她,她颜欣欣可是有名的悍妇,字典里岂有个「怕」字?

    没错,她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只要先提出来,这件她害怕的事就不存在。

    「喂,展鹏,我告诉你,我寄去你家的离婚协议书,相信你已经……」欣欣还没说完,就被展鹏惊讶的声音打断。

    「你也寄离婚协议书去我家?」他惊讶得下巴快掉下来了。

    更令他惊讶的是,她的背影简直跟他的梦中情人一模一样。

    「也?」欣欣没错过这个字,表情也充满惊讶。

    两个人不敢置信地互视了好一会儿。

    「难道你不是收到我的离婚协议书,从台湾来找我?」

    「难道你不是收到我的离婚协议书,从台湾来找我?」

    他们两个同时摇摇头。

    「不然你从哪里来?」

    「不然你从哪里来?」

    他们又同时问。

    「大溪地。」

    「纽约。」

    异口同声。

    「你几时出来的?」

    「你几时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的默契就是这么好。

    「吵架那一天。」

    「吵架那一天。」

    两人又相视了好一会儿,终于捧腹大笑。

    「我以为你会留在台湾,被展鸿的工作淹没。」展鹏笑得直不起腰来。

    「本小姐才没那么笨。我也以为你收到我的离婚协议书,已经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真好笑,结果他们谁也没收到对方的离婚协议书。

    「如果我收到……」他想讲三日定会抱头痛哭」,欣欣却打断他的话。

    「你想离婚,在我当初给你的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就好,何必现在还千里迢迢寄去我家?」欣欣不想听到他接下来的话,因为那极有可能是「我马上签字」。

    和他吵一吵,起码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也可以不用立即听到那么伤人的话。

    「你还不是一样签字就可以,何必寄给我?!」他就是看不惯她那副高傲的嘴脸。

    可恶,她就这么想离婚吗?

    「谁跟你一样?少臭美!」欣欣嗤之以鼻。

    她才不一样,人家她改变主意了。

    「你当然跟我不一样,你太伤心了,伤心到想投海自尽。」展鹏难得这么刻薄。

    他一点都不想离婚了,她干嘛这样气他?

    「谁想投海自尽?就是有你们这些鸡婆,老是打坏人家的玩兴!你是,上次那个鸡婆也是,气死人,我要回台湾了。」可恶!亏她还想多玩几天。

    「上次?」展鹏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

    上次,他也是这样救了那位梦中情人。

    他几乎要认为她们是同一个人了,那声鸡婆、那斗嘴的神气……

    「我只是在玩水,并不是溺水,我还得过亚运金牌的!」气死人了,连好好玩个水,也有这种鸡婆来破坏,「咦?」欣欣仔细的端详他。

    展鹏也仔细的端详她,心中已经可以确认,她就是他的梦中情人了。

    「你怎么会那么像之前那个鸡婆?」她也怀疑的看着他。

    展鹏但笑不语,惊奇与惊喜占满他的心窝。

    原来他所寻找的人就在自己身边,他所遇见最完美的梦中情人,就是他的老婆!这世间的事,实在难以理解啊!

    「笑什么?我问你是不是。」如果是的话,她就把他海骂一顿。

    「你说呢?」展鹏用那双强壮的臂膀拥住她,「亲爱的老婆?」

    「别叫得那么好听,我要跟你离婚了。」欣欣推开他。

    他变得这么亲昵,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她无论如何也不让他知道她其实不想跟他离婚,因为那好象是她在求他别休了不会做家事的她一样,实在太没面子了。

    「老婆,我们打个商量吧。」展鹏抱住她,这回,他再也不会放她走了,「既然你也不喜欢工作,不如咱们不要离婚,手牵手、心连心到处去玩。」

    欣欣回头看他一眼,又一眼、又一眼,眼眶竟然发热。

    「我不会做家事……」

    「没关系,我会请管家。」

    「我不会煮饭、洗衣服……」

    「让管家去做。」

    「我不是贤慧的淑女……」

    「没关系。」他也不是绅士,尤其最爱对她耍赖。

    欣欣简直不敢相信之前发那么大脾气的他,会有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我不爱批文件。」

    「没关系,我也是。」他轻轻摇着她,「那你说好不好?就这么决定喽。」

    这么说,她不用再孤孤单单的了?

    欣欣的眼眶更热了,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要先去哪里呢?如果你还没想到,那我就先决定了。」展鹏仰头若有所思。

    「决定你的大头,去我想去的地方。」欣欣赶紧发声。

    谁知道他在想什么鬼主意,不开口难道默默被卖掉?不过他说要跟她四处去旅行了耶!她俏脸渐渐笑开来。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展鹏喜出望外。

    「先去埃及,再去意大利、布拉格、西藏……」欣欣掐着修长的手指。

    「太棒了,欣欣,我要跟你永远在一起。」展鹏抱着她又亲又啃。

    「我可不一定要跟你永远在一起。」欣欣故意拿乔。

    「没关系,我会想办法让你离不开我的,先来一个约定之吻。」不给欣欣反驳的机会,展鹏朝那想念已久的红唇吻去。

    老婆就是完美的梦中情人,又跟自己一样爱玩,他真是太幸运、太幸运、太幸运了。

    「等一下,你到底是不是之前那个鸡婆?还有你是不是把我误认为别的女人?」欣欣推开他,不让这偷吻的色狼得寸进尺。

    「妳吃醋了?」他暧昧的问。

    「谁……谁吃醋?」欣欣还想否认,飞红的俏脸却已先承认了。

    「如果没吃醋,嘴怎么嘟这么高?」他又往那嫣红的唇吻去,决定等她吃够自己的醋,再告诉她。

    他们这对恩爱的夫妻要到世界各地去逍遥快活喽,事业就留给那些劳苦功高的兄长吧,他会给他们带礼物的。

    至于那些劳苦功高的兄长,正被从世界各地打来询问「展鹏离婚是真是假」的电话,吵得不得安宁。

    他只能在心中祈祷,希望众神保佑他们。

    【全文完】

    ◆编注:别忘了,『扮猪吃老虎』还有《男人女人扮完美》、《男人女人在作戏》、《男人女人装心眼》喔!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