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昭帝继位已有十年,在这十年中,大唐帝国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国力曾强,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大唐臣民诚心信奉,尊重昭帝。

    前些年,在燕王李冥锐的统领下,大唐同生死之敌鞑子在草原上展开了一场死战,战果自然是燕王殿下大胜,鞑子大汗云泽深受重伤,并且向西边遁隐。

    所余部落大多归降大唐帝国,曾经被云泽夺走的韩燕故地也就是燕王永镇的封地回归大唐帝国。

    韩燕故地再一次成为大唐帝国京城北部的屏障。

    昭帝特许燕王李冥锐领兵镇守封地,这道旨意在朝野上下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昭帝得多信任李冥锐,才准许他镇守大唐屏障?

    而且昭帝还在三年前,将燕王妃宁欣以及燕王的一子两女送去了燕王封地,在京城只有燕王的伯父曾经的燕国公和由燕国公一手带大的燕王长女!

    燕王唯有一子,且挚爱燕王妃,昭帝将燕王的儿子和王妃送走,也就失去了牵制燕王的最后筹码。

    大臣中不是没人反对,然昭帝一意孤行,并说出,同燕王亲如兄弟之言……燕王李冥锐也没辜负昭帝的信任,姜韩燕故地治理得很不错,并且彻底荡平了草原,鞑子残余再也无力对抗大唐帝国。

    当然,在韩燕故地,燕王是不败战神,备受大唐百姓的尊重,燕王妃……却是韩燕故地的实际掌控者,许多恢复燕王封地民生的决策都是燕王妃制定的。

    世人皆知,燕王妃是燕王的命根子,燕王对其言听计从。

    因此,燕王惧内之名亦铭传天下。

    燕王妃的强势,让天下已婚妇人看到了希望,然燕王妃……代替大唐帝国择帝王之位的女人,不是谁都能做的。

    燕王妃的威名和功绩不再燕王之下。

    他们两个是大唐帝国的明星夫妻,甚至比昭帝和皇后还有名。

    ……

    京城,人潮涌动,百姓涌上街头翘首以盼……“燕王殿下什么时候到?”

    今年正好敢上昭帝整岁寿辰,并且昭帝将燕王叫回京城……据说是商讨册立太子的事情,昭帝连册封太子都询问燕王的意见,如此以来足以证明他们之间彼此是信任的。

    “我倒是更想见见燕王妃,算起来可又好几年没见过燕王妃了。”

    “燕王妃虽然不再京城,然谁忘得了她?”

    “可不是,陛下继位前后,大唐都城的上空只闪烁着一个人的名字宁欣!”

    百姓对燕王妃褒奖多余贬低,毕竟燕王妃做出的丰功伟绩,便是男儿也要逊其几分。

    在人群中,站着一位醉醺醺,潦倒的男子,喷着酒气,追忆往昔道:“燕王妃……是我的,是我的最最疼爱的表妹啊。”

    “王家酒鬼,你又灌多了猫尿乱说话,燕王妃早同你们王家没关系了,想想你们当初是怎么对待燕王妃的?再看看你二叔和你那庶出并被过继的弟弟……天差地别啊,你弟弟王季珏大人已经是江浙巡盐御史了,你二叔……如今是锦衣卫副都统。若是燕王妃有心,会看着你们王家一日不如一日?”

    了解王季玉的人出言嘲讽昔日还算有名望的才子。

    “当初如果不是薛珍……我怎么会放弃我的好表妹?”王季玉饱经风霜的脸庞充满了悔恨,“不是祖母短智,我怎么会娶薛珍?并非是我无情对不起表妹,而是我……为了家族和母亲不得不如此,我真不该辜负了表妹。”

    “昭容郡主再嫁后日子过得也很平顺,夫妻和睦,你呀,就是不知足,别说燕王妃了,便是昭容郡主也看不上你!”

    “你胡说……”

    王季玉想到显赫的王家如今落魄的样子,再看薛珍过着富足的生活,又远远的瞧见了燕王夫妻的车架,他冲出了人群,“表妹,我是你表哥……李冥锐……你把表妹还给我!还给我!”

    一个蛮子竟然成了天下唯一的藩王燕王,这让一直潦倒的王季玉接受不了……

    没等他冲到燕王车架前,早有兵士姜王季玉拽开了,将他拖到小巷中,暴打了一顿,士兵呸了一口唾沫,“就你这样的烂酒鬼,好色好赌的人还敢说燕王妃是你表妹?”

    王季玉狼狈的爬在地上,眼见着燕王车架行驶向皇宫,嘶哑的喊道:“表妹……”

    他的声音被欢呼燕王回京城的声音盖过了。

    人群中,萧欢默默的看着燕王车架,为什么,宁欣总能得到她期盼已久的东西?二房如今成了燕王的附庸,二老爷为了让李冥锐消气,经常虐待她,她是生了儿子,可她的儿子根本就没有出头的机会……

    萧欢的脸颊上流淌着两行浑浊的泪水,也许……她当初就不该为了宁家的权势冒充宁欣的庶姐!

    燕王李冥锐撩开了帘栊,同王妃宁欣向百姓致意,李冥锐灿烂和幸福的笑容是那么的耀眼,他宠溺的扶着王妃,笑着同宁欣耳语着……

    燕王妃精致且娇柔的眉眼并没见多大的变化,她依然像是一朵柔媚,娇弱,需要保护的白莲!

    然任何人都不敢只燕王妃当作白莲!

    在马车旁边,有一对双胞胎姐妹格外吸引世人的目光,她们今年不过八岁,然一模一样的容貌,让人颇为赞叹,她们就是燕王妃在昭帝登基后生出来的一对女儿。

    当初燕王妃怀孕,任谁都期盼能生下儿子,可结果让盼着燕王妃生儿子的人很失望,可燕王李冥锐却高兴的为自己这对女儿请封!

    好在燕王妃在燕王出征前生下了世子,如今燕王世子……先一步被已经继爵的平王接走了。

    李冥锐小声对宁欣说,“咱们家的女儿和儿子都要看好了,平王那小子非要同我做亲家,他家的闺女配得上咱家小子吗?哼,什么提前培养,我就没见过像他那么无赖的人。”

    宁欣笑了笑,“她们总是要嫁人的,与其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平王呢,只要他们看对眼儿,我是不会反对的。当初……咱们两个不也是一样的?”

    “他们能同咱们比?”李冥锐撇嘴,掰着手指头算,“不说平王,就连皇上也……”

    “我不会让儿子尚主,也不会将女儿嫁给太子。”

    宁欣斩钉截铁的说道,“便是陛下亲自说,这事也没得商量。”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李冥锐明智的没有再说话,皇帝只怕是不甘寂寞了!

    纯粹是找刺激不是?

    李冥锐对昭帝同宁欣的碰面并不看好。

    ……

    御书房中,燕王坐在一旁,宁欣直接面对皇帝威风日盛的昭帝,“陛下,我的女儿不适合做太子妃。”

    昭帝看着宁欣,喉咙有几分的发苦,“他们情投意合,朕不忍拆散他们,宁欣……”

    宁欣没有变过,眼睛里依然没有他!

    期盼再见宁欣的热情,被宁欣冰冷的拒绝而浇灭了,昭帝……齐王……韩王,他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的忘记宁欣!

    “我最愧对的儿女便是长女,从她出生到如今,一直是伯父带大的,然她的性情像我,太子殿下只怕是达不到她的要求,与其将来痛苦,不如现就阻止他们。”

    “宁欣,朕不是想要怎样,而是你焉知朕的皇子做不到?”

    昭帝面色凝重,他错过,不意味着自己儿子做不到。

    “他想做皇帝,该做皇帝,那么就别想着只有一个女人,陛下,娶了她,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而且你不怕吗?”

    “朕怕什么?”

    “怕我的女儿颠覆了您的江山?如今天下太平,有个强势的太子妃并非是好事。”

    “宁欣你以为还会有人跟你一样?她虽然是你的女儿,性情也随了你八分,但她不是你!”

    昭帝是看着宁欣长女长大的人,同宁欣目光相碰,“你所求的未必是她所求,你所不能忍的,对她来说未必不是幸福。”

    “……”

    宁欣沉默了下来,李冥锐说道:“先听听他们怎么说吧,欣儿,我觉得皇上说得在理。”

    “好。”宁欣转身离开了御书房,“我去找他们!”

    昭帝同李冥锐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摇摇头,昭帝道:“你陪我喝两杯。”

    “遵旨。”

    摆上了简单的菜色,昭帝给李冥锐斟满了美酒,“这些年,你可后悔过?”

    “怎么会后悔?你不知道我过得多幸福……”李冥锐笑道:“陛下不提欣儿成吗?这回回来,我和欣儿便不走了,韩燕封地的事情,请陛下再委任官员吧,等到亲事定下来,我打算带着她去四处游山玩水。“

    昭帝认真的看了李冥锐半晌,将酒杯的酒喝光,“我不如你!”

    “陛下必将名垂青史,光耀大唐帝国,陛下……您所求,非臣所求。”

    李冥锐笑着说:“我同她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昭帝手臂一颤,慢慢的垂下眼睑,沙哑的说道:“朕知道。”

    此时,昭帝彻底绝了夺臣妻的心思……

    “日子过得太平顺了,朕也该找点事情做,明年选秀……朕**又会多几个新人!你打算在京城待几日?”

    “见见老朋友吧。”李冥锐问道:“不知老朋友可好?”

    “除了平王外,你的老朋友都不怎样……”

    “我没想到他和贤妃还活着呢?”李冥锐听了前任帝王消息,纳闷的说道:“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昭帝唇边多了一抹嘲讽,“朕也不想让他轻易的死去,他同他的女人互相厮打,争吵是京城一景,他唯一的儿子痴傻了,报应……”

    “您不怕……”

    “她连这样的事情都告诉你了?”昭帝盯着李冥锐,“是她说的?”

    “您忘了,我亲手打败了云泽……云泽说的。”李冥锐脸上多了一分的遗憾,“其实我一直等欣儿告诉我,可惜她……也是,这样的话不到死的时候,是无法说出口的。”

    “你心里不是有无双郡主吗?”

    “我心里只有宁欣,不管她是不是无双郡主,我心里只有她一个!”李冥锐灌了一口酒,“爱慕和忠诚我分得清楚!”

    昭帝久久没有再说话,另外一边,宁欣对着长女说道:“你真不后悔?”

    “娘,我喜欢做太子妃!”

    “他会有很多女人……”

    “娘,我同您的路不一样……同您的要求也不一样,我敢赌……您不敢。”

    “……”

    “娘,愿赌服输,我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

    “……也许吧。”

    宁欣被自己的长女说服了,她不需要再去见即将被册封为太子的未来女婿,女儿的人生……她能做得有限。

    人生短短几十年,求得便是无悔精彩的一生!

    风景如画的山峰上,宁欣靠在李冥锐怀里,看着翻滚的云海,“我们下辈子还做夫妻吧。”

    “好。”李冥锐抱紧了妻子,对着山间高喊,“李冥锐最爱宁欣!生生世世最爱宁欣!”

    ps夜最不会写番外了,唉,停了太久感觉都没了,泪,不过夜开新书了哦,书名娇女,下面是连接,

    [bookid=3122550,bookna=《娇女》]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