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虎随孔美人刚离开的那一个多月没有打电话回家,乔翊并没有太在意。

    这两年来,绯虎在外面的时间远比在家里的时间多,他知道自己家鹦鹉与普通鹦鹉不同,并没有拘着它的意思。

    只要这家伙有空的时候记得给自己打个电话,在外面累了倦了,想回家时还记得回来就好。

    可一晃三个月过去了,绯虎一点音讯都没有传回来,绯翊终有些不安了。

    某日旁晚在家,他拐弯抹角的跑去问田小恬:“田阿姨,这几个月王伯那边可有和你联系过?”

    “你是想问绯虎吧?它没有和我联系过,也没有和王伯联系过,前两天王伯还给我打电话,说很久没见绯虎给他打电话了,问绯虎最近是不是特别忙。”

    田小恬看了乔翊一眼,接口道。

    “奇怪,绯虎这次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和大家联系?它和孔前辈一起去了哪?”乔翊的眉头纠了起来。

    “绯虎不是普通鸟,孔前辈更不是普通人,它、凤橘跟着她一起不会有什么意外。”

    “我前些日子刚给吴老打过电话,他说孔前辈经常一走一年半载不见人影,让我们不必忧心。”

    乔翊正要说话,乔爸的声音却先一步传了过来。

    “爸,你今天下班挺早啊,你说得对,绯虎不是普通鸟,它不会有事的,我去看书了,老师今天找我,说希望我能报名参加今年的数学联赛。”

    乔翊转头看了刚上楼的乔爸一眼,压下心头淡淡的不安。

    “联赛的事你自己决定,我不逼你,你若觉得游刃有余,就参加,觉得得压力大,不参加也无妨。”

    乔爸对孩子教育这一块比较宽容,不会强加自己的意志到孩子身上。

    “我参赛,咱家绯虎这么优秀,我要是连个小小的初中数学联赛都拿不下,也太丢人了。”乔翊握起拳头挥了挥手。

    并在心里对自己默默的道了一句,他不仅要参赛联赛,还一定要将冠军捧回来,等到高中之后,再去参加IMO。

    有了这番对话,乔翊心里的那份不安暂时按了下去,并参加了五月份的初赛,毫无疑问,他经松拿到了晋赛的名额。

    拿到了晋赛的名额,乔翊心里却无多少兴奋,因为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绯虎仍然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过。

    这会不仅是他,就连胡谦都有些不安了。

    之前胡谦得知乔翊要备赛,一直强按着来问的念头,直到乔翊顺利晋级,胡谦终忍不住跑了过来,问绯虎这段时间有没有和他,或者任何大家熟悉的人联系过。

    “没有,不过我爸问过绯虎的老师,他老师说了,说孔前辈经常一跑一年半载不和大家联系。”

    “绯虎、凤橘与她在一起,许是在什么信号不好的地方探险,等忙完了自然就会回来。”

    “胡谦哥哥,咱们也别多想,说不定等咱们放暑假了,绯虎和凤橘就回来了,到时候咱们几个一起去探险。”

    乔翊既是在安慰胡谦,也是在安慰自己。

    可惜,一直等他考完试,放了暑假,仍然没有绯虎的任何消息传来,乔翊心里的焦躁几乎按耐不住,可偏偏却没有任何法子。

    最后还是乔爸看不过眼,他将儿子叫到面前,循循告诫:“乔翊,你不是要去参加夏令营么?赶紧收起胡思乱想,安安心心的去。”

    “绯虎,它从来就不是需要你担心的存在,倒是你,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别让它为你担心才是,收拾好东西,去夏令营吧。”

    乔翊想起自己的目标,他还要拿今年数学联赛的冠军,以后还要参加IMQ,确实不能一时没有绯虎的消息,就心烦意燥,心绪不宁。

    他收起满心的烦躁和不安,乖乖去了夏令营,八月底回家的时候,没有等到绯虎的身影,却等来了一封绯虎发过来的邮件。

    他迫不及待的点开邮件,一股熟悉又亲昵的文字映入眼帘:乔翊,当你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咱们应该已经有半年没有联系过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我记得我刚到你们家的时候,是2009年的元旦,现在已是2013年的八月底。

    一转眼,四年多的时间就从手指缝里溜了过去,你已经从一个八岁的男童变成了十二岁的少年。

    而我,不知不觉间也在一只鹦鹉的躯壳里呆了四年多的时间。

    这封邮件我是在半年前随孔美人离开之前写的,就是为防止一旦回不来,也不至于连声告别都来不及。

    小乔翊,看到这里,请不要悲伤难过,所谓月的阴睛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咱们能有这四年多的相处,也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我非常庆幸自己有这样的一段鸟生,并能在这段鸟生里与你们结缘,正是有了这段经历,才让我懂得了什么叫生命的价值,什么叫爱和圆满。

    你没看错,这些话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原本不是一只鸟,或者说至少在我的原本的记忆里,我应该不是一只鸟,而是一个人。

    当我头一次在这只鹦鹉的躯体里睁开眼睛,或者说当我的记忆头一回发现自己变成了鸟的时候,我无所适从,如癫似狂。

    如果不是幸运的碰到了你和乔爸,我这个装着人的记忆,却顶着一只鸟躯的诡异灵魂多半不能在个世界存活三天。

    但是我碰到了你们,你们不在意我的与众不同,也不在意我能无障碍的与你们沟通,你们像呵护至亲一样呵护我,照顾我。

    慢慢的,我终于适应了自己的身份,并逐渐以一只鸟视觉去观察体验这个世界。

    用鸟的视角观察世界,显然和人观察世界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一个拥有人类记忆和智慧的鸟。

    站在我现在的角度,我能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也能看得更简单。

    我变成鸟之后,似乎特别受上天的眷顾和宠爱,不仅有你和乔爸这样对我呵护备至,将我当成至亲的饲主,还碰到了那么多给予了我无数帮助的朋友。

    因为有了你们,有了这么多的运气,我做什么都变得很容易。

    你们总说我是吉祥鸟,能为周围的人带去好运,其实不是我吉祥,而是我深知自己的一切幸运都来自大家有意无意的给予,我不过是适时将这份幸运传递出去罢了。

    我这次随师姐出门,去是探一个未知的世界,如果回不来,许是出了意外,也有可能是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咱们头顶上那片浩瀚的星空。

    就我个人的推测,我觉得去浩瀚的星空的可能性更大,孔美人不像是那么容易挂掉的人,我跟着她,自然也不容易挂掉。

    总之,不管是哪一种,你都不需要悲伤,咱们能有这四年多的相聚,有这么多美好的记忆,就足以值得我们回忆缅怀一生了。

    你也别试图去猜测和寻找与我匹配的灵魂,因为我现在并不确定,做人的那段记忆是真实存在,还是一段不知从哪里漂来的记忆。

    正常情况,根据科学原理推断,一个相同的灵魂是不可能同时在一个相同的时空存在的。

    即便万一真有这种事,曾经的我,和现在的我,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没有这几年的鸟生,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我,所以,不要试图去寻找那个有可能与我匹配的灵魂。

    我离开之后,你不要荒废学习,要好好的学习,尽自己的努力去完成你的梦想,或许我就在浩瀚星空里的某个星辰上看着你。

    代我向乔爸,恬恬道别,还有在安馨园的江烨和江雅兄妹,有空的时候,你也可以代我去看看他们。

    至于其它的,我没有什么需要交待的,我相信我认识的这些人会将一切都打理得妥妥当当。

    就这样吧,其它的我就不多说啦,好好生活,少年,不要让我失望呦。

    绯虎落笔与2013年2月20日。

    “呜……”乔翊伏案痛哭。

    绯虎初来乔家的时候,每日监督他打游戏,督促他锻炼身体,每日与他斗嘴,接送他上学,帮着他讲解习题的画面不断的从眼前闪现。

    妈妈生下他就过世了,虽说爸爸义无反顾的承担起了当爹又当妈的责任,没有让他受过半点委屈。

    但是爸爸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总是陪着他,他看着和同龄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内心却比同龄人要孤单寂寥许多,绯虎的出现,补全了这块空缺,让他的内心变得温暖又圆满……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