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听说过他们的名声,还没有正式见过他们。”季慕善摇摇头道,“他们现在也不在剧组里。因为他们在《仙凡录》剧组的戏份已经全部拍完了,整个剧组也快要收工了。”

“什么,他们已经不在剧组里了?”向俏贞一脸失望,“那我这次岂不是见不到他们了?”

原本见不到偶像也没什么,可偏偏她之前心中抱了太大的希望。如今骤然得到希望破灭,这失望的心情自然也远超平时。

季慕善的脸『色』有些古怪:“你在追星?你很喜欢胡嘉蓉和褚庭吗?你知道他们私底下,是什么样子的吗?”

天师追星也就罢了,除了工作『性』质和普通工作不太一样之外,其实天师也是个正常人,有着普通人所有的喜怒哀乐。

可天师追星追到了两个妖怪脑袋上,这事儿就怎么想怎么都让人觉得别扭了。

“我要是知道他们俩私底下是什么样的,那我还不得乐疯了啊?”向俏贞举着手憧憬的道,“季姐姐你不知道我们嘉嘉和庭庭的出道历史吗?他们很年轻的时候就出道了,而且一出道就靠着小成本的电视剧和电影相继封了视后和影帝。后来他们俩发展得越来越好,业内各大奖项都拿了个遍,而且从来都没有不好的新闻传出来。你说说,粉上这样的神仙偶像,我们得有多幸运啊?”

季慕善:“……你开心就好。”

看来,向俏贞是不知道那两人是妖怪的事实了。

这些出自于胡家村的小妖怪们,在收敛自己的气息上,还是有独到之处的。

像向俏贞这种实力不够的小天师,自然很难看出他们的真身。

不过,业内一定有知道胡嘉蓉和褚庭真正身份的大天师。

但对方既然没把这事儿宣扬开来,自然就是有着自己的顾虑。

真要让所有年轻天师都知道了这些妖怪的真正身份的话,那才是惹祸的根源呢!

吕想对追星的事情不感兴趣,见小师妹好不容易消停了下来,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季天师,那位路天师的事情,你是不是可以和我们说一下了。”

向俏贞还沉浸在自己竟然和偶像们失之交臂的失望情绪中,对这事儿倒是一点儿也不在意。

季慕善就把冉渊的事情,给吕想大致说了一下。

不过,她并没有把冉渊如今是鬼王的事情说出来。

毕竟,鬼王的存在实在是太惊人了,很多天师对鬼王的接受程度也大不相同。

所以,为了能让冉渊安安心心的完成他的心结,他已经死了的这件事情,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但即便如此,吕想也还是听得吓了一跳:“那姓路的竟然想暗害一位身具大功德之人?他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季慕善沉『吟』道:“据我猜测,那姓路的应该想借此收集怨气,然后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身具大功德之人无辜枉死,产生的怨气更是成百倍增长。只要害死这一个,就抵他费尽心思害死无数个。所以,他才会在第一次出手失利之后,还找准机会准备第二次下手!”

这个猜测听起来还是很靠谱的。

“可他收集那么多怨气干什么呢?”吕想皱着眉头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干坏事啊!”季慕善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向俏贞已经『插』话道,“师兄我说你是不是年纪越大,脑子就越不好使了啊?那姓路的明摆着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你说他收集怨气,除了干坏事还能干什么?”

这要不是自己亲师妹,他非得给她一个胶带,让她好好学会闭嘴不可!

“就算是干坏事,那坏事也分很多种,我们怎么知道他要干的到底是哪一种?”吕想没好气儿的道。

“这倒也是哦……”向俏贞冥思苦想也没有结果,她最后干脆一拍脑门儿道,“不过我们想不出来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打电话问我爸嘛!我爸肯定会知道的!”

在向俏贞心目中,她爸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

不管什么难事,只要去问她爸,她爸就肯定能帮她解决得妥妥的!

吕想在心里为给女儿收了无数次烂摊子的师父默哀了一下,然后就迫不及待的道:“那你赶紧给师父打个电话过去吧!你说的话,师父会比较上心一些。”

“就知道使唤我……”

向俏贞低声嘀咕了一句,到底还是老老实实的掏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出去。

吕想一脸期待的看着向俏贞。

很显然,他对自己的师父也是很有信心的。

季慕善对此也没什么意见。

要是吕想的师父真能提供什么想法,甚至是直接给出靠谱的答案的话,那也能节省她很多时间。

向俏贞和电话那头的老父亲聊了一会儿,她很快就挂断电话道:“季姐姐,我爸说最近有天师在京城附近发现了一座奇怪的阵法,那阵法上面有不少死气和怨气缠绕。而且那座阵法设计得非常精妙,四周还有不少其他阵法包围守护,至今还没有天师能破阵进得去。我爸猜,那姓路的,可能和这座阵法有关系。”

阵法?死气和怨气?

季慕善的脸『色』陡然一沉。

“阵法?”吕想疑『惑』的道,“什么阵法这么神秘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向俏贞摊摊手,“我爸也没说,估计他现在也还不知道呢!”

吕想眼尖的看见了季慕善的脸『色』变化,问道:“季天师,你对那座阵法,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

“暂时没有。”季慕善的脸『色』缓了缓,摇摇头道,“在没有亲眼见到那座阵法之前,我当然也没办法确认那座阵法的具体情况。不过,和死气、怨气有关的阵法,猜也猜得到那不是什么正统的阵法。而且,那座阵法还位于京城附近……这件事情,怕是不简单。”

“那季姐姐,我们要不要也去京城看看啊?”一听说有神秘的事情,向俏贞立马就来了兴趣。

季慕善想了想道:“京城是一定要去的,不过我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暂时还回不去。你们俩要是对那阵法感兴趣的话,倒是可以先行一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