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娇女(重生) 107.第 107 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哈哈哈哈, 对的,这是系统自动防盗章节

    他的意思是,要回京城吗?

    为什么呢?前世从未回去的人, 现在却说这样的话。

    “将军,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我就帮你巴结巴结宋将军了,现在咱们打压人家那么多年了,您这可是任重道远啊。”

    “闭嘴!”

    “将军, 你别说, 这宋小姐就是好看, 难怪您春心萌动。”

    何景明不理聒噪的副官,快马离去。

    那女孩儿问他为什么不回京城,含羞带怯的模样,好像是在问离乡的夫君何日归来。

    她……难得也想见自己吗?

    何将军心里难得喜悦。

    甚至于觉得, 就算副将聒噪的像一万字鸭子, 他也能够原谅对方。

    何将军回头看了眼夕阳下的马车。

    那里装着他喜欢的女孩子。

    何景明陷入了沉思。

    他在北疆好几年了, 势力比之叔婶自然还不够看,但是那二人没有兵权, 等慢慢谋划, 总有报仇雪恨的一天。

    可是, 该让姨母替自己提亲了。

    她是宋贵妃的侄女儿,不知道舅舅会不会同意。

    还是等自己回了京城再提这事吧。

    不管怎么说, 都能护住这个娇小姐的。

    副将还在聒噪。

    “将军, 您上次说要去找宋将军讨报酬, 还去不去啊?”

    人家都成老丈人了,现在嘚瑟倒是没问题,就怕以后挨打呢。

    何景明看他一眼:“去啊,为什么不去。”

    副将一脸懵,“不……不是,将军,您给老丈人家干活,还要报酬啊?”

    何将军一脸淡然。

    如他自己所言,回到北疆城里面,没有回自己的将军府,反而直接去了宋将军府上。

    宋将军从家中迎出来。

    “何将军来了。快请进。”

    何景明把马缰扔给后面伺候的仆人,面如春风道:“劳烦宋世伯出来。”

    他侧了侧身子,做出请宋将军先进去手势。

    两人往里走着,何将军笑说:“说起来,我家和世伯家里也是沾亲带故的,贵妃娘娘算是我的舅母,世伯又是贵妃娘娘的兄长,真是巧了。”

    宋将军一时没能回过神来,被他的操作震惊地一言不发。

    咱们在北疆比邻而居多年,也没见你寻过亲。

    反而是冷漠地很,我们一起说个话。都像是谁欠了他钱一样。

    “何将军……这是何意?”

    “只是今天刚巧发现,并无别的意思,都是亲戚,令千金也该叫我一声表兄的,世伯不必多心。”

    宋将军浑身一僵。

    辛副将说的没错,果然是在打亭亭的主意。

    “这……我可不敢与皇室论亲,不比何将军是公主之子,皇亲国戚。”

    宋贵妃,并非正宫皇后,就算宫中无后,她是地位最高的女人。

    可宋家,到底不算是皇家亲戚。

    何景明的副将满脸吃惊,自家将军刚才对宋小姐说是人家长辈,到了宋将军这儿,就成人表哥了.

    你未免也太不讲究了.

    何景明又道:"说起令千金,今日我带人去剿匪,恰好碰见宋小姐被人劫持,幸好我去的巧了,否则……."

    他摇头叹息:"世伯该给表妹多带些人手的,这一路上困难重重,万一怎么着了,世伯岂不难过。"

    宋将军一颗心提起来,连忙问道:“亭亭碰见匪徒了,她可有受伤,怪我不好,竟忘记了此事,还要多谢何将军相救!”

    “表妹无事。”何景明面不改色,“世伯不必忧心了,我已经派了人一路护送表妹回去,这一路必然是安稳无忧的。"

    他自然而然地换了称呼,宋将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人救了自己一次,又救了亭亭,别说是当亭亭的表哥了,就算是非要做宋将军自己的兄长,宋将军也只能同意。

    “多谢何将军大恩。”

    若是亭亭出事了,宋将军觉得自己就不用活下去了,幸好碰上了何将军。

    都怪自己,担忧母亲病情,竟把这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何景明随他走进书房,“举手之劳,倒是不知世伯何时回京,替我带些东西给家中姨母。”

    “惠欣长公主?”宋将军问道:“能为长公主殿下效劳,是臣等的福分。”

    "至于回京·之事,还是要等圣上批复,我等驻守边关,实在不能自专。“宋将军也没有办法,他也急着回去,母亲病重,听闻很危险,可自己还要待在这里,焦心而又无能为力。

    “我明白,想来陛下自有打算,世伯只管等着好消息。”

    自己跟宋将军都要回京城,舅舅可能想打死自己吧。

    毕竟能够镇守边关的将领虽多,一时半会儿找出两个,也挺艰难的。

    “何将军可有回京的打算,长公主殿下和陛下疼爱何将军,恐怕不舍得将军常驻北疆。”

    何景明一笑:“如世伯所言,全看圣上的意思。”

    若是舅舅非不让回去,那也没法子,还是要在这鬼地方熬下去。

    那就靠姨母帮自己看住媳妇儿了。

    宋语亭那么好看,回了京城,肯定好多人家看上她,万一被人先下手了,舅舅可赔不起。

    “我冒昧问一句,何将军要给长公主殿下带什么?”

    不问也不成。

    何景明是他的恩人,可万一他要运进京城的是什么违制的东西,刀枪剑戟什么的,最后被查出来了,连累的是自己一家。

    何景明一笑:“不过是些妇人家的首饰,姨母喜欢北疆物品,我在这儿多年,也该孝敬她。”

    宋将军放下心来。

    何景明却又道:“到时候还要劳烦表妹替我去送了,姨母家里还有个妹妹,和表妹年龄相仿,倒是可以玩到一处去。”

    宋将军心道:“果然还是在打亭亭的主意。”

    只是不好说出口,万一人家没这个意思,岂不尴尬。

    宋将军还是觉得,自己是智子疑邻,被辛副将说了,看何景明的时候,总觉得是抢闺女的坏人。

    何将军是个好人,说不定真的只是觉得是亲戚,才亲热起来的。

    虽然这话,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何景明心里想的美好。

    等自己给姨母去信,让姨母帮自己看着她,不要被人捷足先登。

    再让宋语亭跟姨母培养感情,等日后关系亲近了,说什么都简单。

    天色渐晚,何景明起身告辞。

    宋将军挽留了几句,被何景明推拒了。

    踏出宋将军府,何景明变了脸色,冷肃道:“去给我把信使叫来,本将要给长公主去信。”

    副将面对他变脸的功力,只觉得望尘莫及。

    果然,这才是何将军,那个温柔浅笑的男人,大概是被鬼附身了。

    ---

    宋语亭一行人赶在天黑到了一座大城里,见天色已晚,便包了家客栈居住。

    深夜之时,只听得窗外一阵打斗声。

    嬷嬷累了一天,在外面睡的香甜,丫鬟们睡在别的屋子里,只有宋语亭一人醒着。

    宋语亭穿上衣服,把窗子推开一条望了下去。

    并不是在打斗,是一群穿着家丁衣服的人,举着火把在找人。

    她关上窗户,不敢出声。

    白天被人劫持的事还是能让人得到教训的,这种时候,还是要悄悄躲起来比较好。

    她关上窗户,回过身吓了一跳。

    身后站了个黑衣人。

    宋语亭勉强稳住心神,镇定道:“你是谁?”

    仔细瞧一瞧,还能看见她微微颤抖的手指。

    黑衣人打量了她一番,眼前的女孩子容貌美丽,衣衫华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千金。

    “你,保护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宋语亭怯怯点头,看着兀自沉睡的嬷嬷,也不敢说话,悄悄挪到床边,指了指衣柜道:“你去那里藏起来。”

    不一会儿,客栈的门被敲响。

    有人找事她门口说话。

    是丫鬟雪原,“你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人吗,惊扰了她,你们老爷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我管你们是谁,我家老爷要查仇人,就是县太爷来了也不怕!”

    “嗤。县太爷!”

    雪原不屑的笑声在黑夜里清晰入耳。

    “我家老爷是镇守北疆的宋大将军,我家小姐的姑姑是宫里的贵妃娘娘,你们县太爷见了我家小姐,也要敬着不敢冒犯,你敢进我们小姐的屋子,我们带来的士兵,可不跟你们客气!”

    她走进去,几个女孩儿围在一个火炉在聊天,老太太下了床,坐在躺椅上,笑得也很欢快,昨儿给人没脸的小丫头宋语如,这会儿竟然一脸崇拜地盯着宋语亭。

    旁人不清楚,宋语书却清楚这小丫头是什么人,这表情若不是装出来的,那宋语亭的手段,就真的很厉害了。

    宋语珍看到她来,便挪了个位置,有小丫鬟搬了小马扎过来放在空隙处。

    宋语亭面带笑意地招呼道:“语书来坐,你没见过爹爹呢,我先跟你讲究,等爹爹回来,你可不许惹他生气。”

    宋语书脸色一僵。

    她觉得宋语亭是在炫耀。

    不就是你跟着爹爹生活,而我没能去吗?

    你就这般骄傲吗?

    她当即道:“爹爹是我亲爹,我当然不会惹他生气,倒是姐姐,好歹我娘也是姐姐的继母,怎么也没见姐姐去请安?”

    宋语亭却直言道:“爹爹说,我娘已经过世了,回家只需要侍奉祖母,不必理会旁人,我当然要听爹爹的。”

    她说的太过理所当然,宋语书一时竟无法反驳。

    宋语亭的娘,可不是已经死了?

    可是这话……拿她娘当什么人。

    宋语书心里恼怒至极,却不敢发火。

    是爹爹的话,爹爹之前回来过两次,有多厌烦她娘,她看的一清二楚。

    宋语书心知自己的一切都来源于爹爹的权位,自然不敢反驳这种话。

    老太太怔了怔,看了看宋语亭状似纯真的面容。

    这个孙女被儿子养成了天真单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人物,自然不会自己说这种话,那也就是,她爹爹真的这么说了。

    原来,儿子真的这么厌恶宋语书母女吗?

    难道他离京,并不仅仅是因为宋语亭被人害了,而是找个由头,想远离大太太?

    老太太陷入了沉思。

    若是如此,实在是自己不对了。

    若是儿子能回来,她一定认错。

    宋语宁挑眉:“三姐,我们都在听二姐姐讲故事呢,你若是不听,就回去玩吧。”

    宋语宁以前和宋语书玩的好,可她不大喜欢宋语书这个态度,这让她想起了嫡母的嘴脸。

    以前嫡母就爱说这种话,语宁你为什么不来晨昏定省,语宁你今日晚了,语宁我是你嫡母,你不能懒怠。

    可是她明明比宋语珍去的要早。

    她对宋语亭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宋语亭伸出白嫩的手放在炉子上烤了烤,不再理会宋语书,只对宋语宁道:“你们还想听什么故事?”

    宋语宁也不招人喜欢,趋利避害,见利忘义,可是她没有故意去害自己,所以也用不着她仇视她,只当是陌生人交往。

    宋语宁道:“姐姐还没告诉我,北疆有没有大草原呢?”

    “当然是有的,你去过城外的田地吗,跟那有点像?”

    宋语宁摇头。

    她们这样的千金小姐,连门都没出过几次的。

    宋语亭只得道:“那草原就像你平时站在楼上看天空,无边无际的,到了远处,天地都连接在一起了,草很高很茂盛,风吹草低见牛羊,几乎可以掩埋牛羊的高度,到了秋冬百草枯萎,风一吹就沙沙作响,也别有一番诗意。”

    她回忆说:“不过草原也很危险,我十三岁那一年,跟几个小姐妹一起去抓兔子,碰见了一只孤狼,我们都吓得不得了,都以为自己要死在那里了,当时多亏有位将军路过,他救了我们。”

    宋语宁吓得吸了口气:“这么危险?”

    连老太太都吃惊地坐起了身体。

    宋语珍却道:“那真要谢谢救你们的将军了,你可知道他是谁?可感谢人家了?”

    宋语亭摇头:“不知道是谁,天色太黑,看不清。”

    若是知道了,整个北疆的军部将领,几乎都欠他一个人情了。

    后来宋将军也去寻过,可是根本没有人知道,那天哪位将军独自去了草原上。这件事,也成了一个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