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小暖撇着嘴纵了纵肩:“她没脸见人了,我去给她买点吃的。”

    “姐,我去把,颜妍姐先吃这个米线,加了鹌鹑蛋的。”

    “我也没吃,不如我们叫外卖,这份米线我们分着先垫垫。”

    柳小暖在手机上点了最近的外卖,三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分吃米线。

    “对了小致,你什么时候还来过,包装箱纸,小凳子都是你拿来的吧。难不成你昨晚就住在这里了?”

    吃着米线,柳小暖忽然觉得很不对。刚才因为颜妍的事儿没顾上多想,现在小致来了,才想到昨天两人从在这里离开都十点了,今儿早上小致六点多上学,现在是中午十一点多,这些比昨天多出来东西他什么时候拿来的?

    还有现在才注意到的放在纸箱上的书本,就是做枕头用的。

    柳小致见姐姐看出来了,低下头:“姐,我不想回去,大哥谈了女朋友,二姐不许我在客厅。”

    他知道姐姐聪明,能看出来,也不否认。

    柳小暖没有说话,默默地压了压弟弟的肩膀。大伯的儿子谈了女朋友,这件事情大伯母上次说起过,堂哥柳小宁已经二十七八岁,谈女朋友是好事儿,可是家里没有地方,外面消费又高,所以看小致碍眼。堂妹柳小静比她小几天,也二十岁了,只能住在客厅,这么大的姑娘,很不方便,自然更是看小致不顺眼。

    “可是这房子。姐这里只有三万多块钱,不够,要是有五六万的话,可以先刷个墙,铺上地板,按上门。别的可以等。”

    “姐,只要有个地方,睡地上我都愿意。”

    “可是,你颜妍姐也要住在这里,你们两个总的有个门吧。”

    颜妍说只要有个地方就好,弟弟也这么说。地方现在倒是有了,可是怎么住啊,很纠结。、

    却看见颜妍眼睛一亮:“柳小暖,你说有三万多?”

    柳小暖点了点头:“是啊,可惜不够。”

    颜妍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有三万块你早说呀,我还以为你身无分文呢。”

    “昨天苏家的舅舅回来了,他朋友给的见面礼,这不还没捂热呢么。”

    “那还愁什么呀,给我两万,我保证不出两天时间将屋子收拾的妥妥的,贴上壁纸,铺上地板,按上门,买回沙发桌子柜子,还有厨房用具。”

    “啊,这么便宜?”

    颜爸爸算的友情价都一般都比两万多的多。

    “你就等着吧,现在我们去买壁纸,地板革,然后去一趟旧货市场。小致,你下午有课么?”

    “没有,今天星期五,下周考试,自己复习。”

    “那好,我们吃过饭就出发,两天以后,你们会看到一个花枝招展高端洋气的新房。”

    “柳小暖,钱呢,我得看一眼。”

    柳小暖瘪着嘴拿出四万块,留出一万:“这是给小致下学期的学费。”又拿出三千:“你们两这个月的生活费”。将两千交给小致:“这个去给大伯母。”

    “这五千下个月的房贷。”

    最后剩下两万,看了很久才依依不舍的交给颜妍表情很沉痛的抱拳:“我全部的家当,连同这个家就交给你折腾了,姐姐手下留情。,”

    颜妍真不愧女汉子,很快的用手丈量了门的宽度,脸上便带着引人注目的伤痕,一瘸一拐的。她完全以一个被虐待者的形象风风火火的带着柳小暖姐弟两去了建材市场,旧货市场,下午四点,就带着一四轮车的东西回来了。花了五十块钱,司机大哥将所有的东西都运上了十六楼。

    看着堆了一地的东西,四扇门,壁纸,地板革。窗帘,柳小暖肉疼的抽了抽嘴角。

    这些东西总共花了一万多不到两万,真没想到颜妍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砍起价来一点不含糊,壁纸,地板革都是用了一半的价买了回来,至于门,只是过时了,但都是新的,也用了一半的价。

    可是柳小暖看着这些东西不知所措了。

    这样的空旷门要怎么按,家里的门不都是有些木框,要打边子,走角线的么。

    颜妍见她这样,笑嘻嘻的拍了拍她:“看我的,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现在我就让你们姐弟两知道什么叫隔行如隔山。以后就好好学个一技之长吧。”

    然后就在柳小暖目瞪口呆的欣赏中,指挥着瘦高的小致用了一个多少时便将四个门装好,还用淘来的小锤子丁丁咣咣咣的敲打着,最后用小皮条玻璃胶固定好。一系列程序一气呵成,熟练洒脱。试了试门锁,都还好。

    柳小暖顿时对她刮目相看,小致便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还是那个粗线条男人婆样儿的颜妍么?刚才还浑身是伤呢。

    看到姐弟两人的崇拜,颜妍得意的一笑,拍着小致的肩膀:“不要崇拜姐,姐可不是传说,要崇拜就崇拜崇拜你亲姐姐。她是真有本事,还是大学生就买房了。她可是给你买的,我沾沾光。”

    她的手用了多大的力气柳小暖不知道,但是看到弟弟疼的呲牙咧嘴的,然后低下头咬着嘴唇点着头。很不满意的说:“颜妍,我弟弟可是骨肉之躯,不是木头水泥,轻点。”

    颜妍大咧咧的一笑:“唉吆喂,要不要这么姐弟情深啊。”

    随后很郑重其事的对小致说:“小致,你有个好姐姐,比妈妈都好。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对你姐姐,不要跟我那两个白眼狼弟弟一样。你知道么,如果不是为了你,你姐姐这几年根本不用回苏家的,寄人篱下,被人欺负的日子不好过。”

    颜妍同柳小暖十几年的谷闺蜜,很多事情颜妍知道柳小致并不知道。

    柳小致深深的点头:“颜妍姐,我知道,。以后我一定好好上学,出来找个好工作,养我姐姐。、”

    他是含着眼泪说这些话的,也是心里的话。虽然他并不知道姐姐在那个全市最富有的人家过的什么日子,但是想来是同他一样的感受。不过姐姐亲妈妈在,应该比他好一些。

    当然他完全相信颜妍所说的姐姐为了他才一直留在苏家的。因为他上的学校是全市最好的中学,有贵族学校的意思,能进这所中学,除了需要比普通学校高出很多的成绩,还有高昂的学费,他这样小学升初中成绩位列全市前十名的,家庭贫寒的减免很多,一学年也得五万。五万对他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是大伯一年的工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