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号营房。

    李大勇端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站在门边上,一股浓浓的香气向四周散去,远远望着训练场上的青年学员,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曾几何时,他也站在训练场上,挥洒着自己的青春,眨眼之间,人过中年,只能看着后辈挥洒汗水。

    “李老大,怎么喝起咖啡了?你不是一直觉得那玩意不健康吗?”尹雁翎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提提神么,最近事情实在太多了,精力有些跟不上了。”李大勇笑着说。

    他说的只是表面原因,真正的原因是,经历了黑龙谷的事情之后,他对生命的看法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对以往严苛的生活习惯有些厌倦,发现活得长并不值得羡慕,有时候活的随意些,才是更好的选择。

    “啧啧,你这是看开了啊!”尹雁翎咂了下嘴,故意做出夸张的表情。

    “说吧,有什么事?”李大勇丝毫不为所动。

    “老大,怎么说话呢?我非得有事才来找你?难道就不能过来聊聊天?”

    “眼看着学员们就要毕业了,你那边都快忙疯了吧?还有闲工夫来我聊?”

    “嘿嘿,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了来,还真有事找你,你还记得庞谢那小子跟我师妹打赌的事吗?”

    “记得。”

    “你觉得他们谁会赢?”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庞谢那小子是我一手招进来的,周雪融又是我师妹,他俩谁赢谁输我脸上都不好看,再说了,你上次不是说了么,庞谢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还不帮帮他?”

    “没必要,输就输吧,我发现那小子脸皮厚的很,就算从这里光着脚走回长安城,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你还真心宽,万一是周雪融输了呢?”

    “不会吧,她是负责体能测试的考官,要是真心不想让田七合格,难道田七还能合格?”李大勇脸上带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别!我师妹可不是这种人!田七这次肯定能合格!”

    “不是还没测吗?你就笃定你师妹会输?”李大勇喝了一口咖啡。

    “我...实话说吧,我最近对田七挺关注的,也不知道庞谢用的什么办法,那小子现在进步不小,这次赌局周师妹是输定了。”

    “那你找我做什么?”

    “周师妹性子烈,要是真输了,当众下不来台,恐怕会受不了。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出面,阻止这个赌局。”

    说到这里,尹雁翎面色一肃,语气也变得正式起来,不再是开玩笑的模样。

    李大勇没有直接回答,转身回屋,放下手中咖啡,这才回过头来,正色说道:“雁翎,你离开国家长跑队之后,一直在公司里做事,人际交往的时候讲究圆融,和气生财嘛,这在公司来说不是错。可是你要知道,雪融跟你不一样,她是一名军人,军人的每一个决定,不但关乎自身安危,而且会影响到整个战局,做了错误的决定,后果就是死,做了正确的决定,后果就是生,中间没有半点含糊的地方,敌人是不会跟你商量着来的。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军人,首先要明白一件事,既然做了决定,就必须承受后果,不能指望别人来替你解决问题。”

    尹雁翎眉头皱起,想说什么,却又张不开口。

    “话说回来,袁旅长委托我代管316基地,但只是在公事范围,并不包括私事,打赌这件事,莫说我管不了,就算我能管,也不会管的。”李大勇沉声说道。

    “我还是担心,我这师妹傲娇的很,脸皮最薄,性子最烈,能跟庞谢打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你别担心,我问你,你有多久跟周雪融长谈过了?”李大勇忽然问道。

    “差不多三四年了吧。”尹雁翎犹豫说道。

    “那你了解的只是校园中的她,今天的她,军中的她,你当真了解吗?”

    “这个...”

    “你去看看吧,周雪融未必会像你想的那样,说不定她能比你更正确的面对失败。”

    “哦…”

    ......

    离开103号营房,尹雁翎漫步向训练场的另一端走去,边走边想李大勇这一席话,走着走着,忽然一拍大腿,恼怒说道:“娘的,怎么一不留神就让李老大忽悠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周师妹哪有这么容易转变性子!”

    说话之间,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几分钟后,来到场地的另一端,正见到周雪融和庞谢并排站在一起,身旁围了十几个学员,眼睛都盯着训练场里一个正在接受测试的学员,这人正是田七。

    尹雁翎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听到周雪融口中轻轻吐出“田七5分”,这四个字。

    这四个字一出口,周围数十名学员同时转头,齐刷刷的看着周雪融,这些人显然都记得三个月前的那份赌约,想要瞧瞧周雪融是否会真的践约。还有许多学员把目光放在庞谢身上,想看看庞谢到底敢不敢履约,真的收下周雪融这个徒弟。

    当然,在尹雁翎看来,这两种人没有任何区别,都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那种。

    一时之间,训练场上静悄悄的,似乎都在等周雪融说下一句话。

    尹雁翎见此情景,不由眼前一黑,心中暗道不好,只怕今天又是一场风波。

    还不等他想好如何转圜局面,就见周雪融转过头来,望着并排站着的庞谢,面色清冷,身姿挺拔,目光盯在庞谢脸上,含着一种说不出的意味。

    庞谢没有去看周雪融,极目远眺,望着远处苍莽的群山,双手抄在兜里,嘴里轻轻的哼着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歌谣,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周雪融的目光。

    “要糟!”尹雁翎心中暗叫,庞谢这副态度,只怕要刺激到周雪融,急忙冲到两人中间,大声说道:“你俩都在呢?打赌的事就算了吧!”

    话一出口,周围所有学员的目光都从周雪融和庞谢的身上挪开,一起看着尹雁翎。

    望着众人的目光,尹雁翎忽然反应过来,第一个想法是抽自己一个嘴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幸好,庞谢与周雪融都没理他,就好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

    ……

    “庞谢!”

    许久之后,周雪融忽然张口,说话的声音清冷,就好像冬天把冰块塞进脖子,让人不由打了个激灵。

    “怎么了?”庞谢转回头来,似乎才发现周雪融站在身边。

    “我...要拜你为师。”

    尹雁翎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要不就是面前站了一个假的周雪融,他印象中那个傲娇的女孩,怎么可能轻易向人认输。周围学员更是一片哗然,没想到周雪融竟然这么直接,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

    “算了吧,我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实在没时间给人当老师。”庞谢看了周雪融一眼,摇了摇头。

    尹雁翎长出了一口气,庞谢总算没有太过嚣张,真的收下周雪融这个徒弟。周围的学员对庞谢这句话多半都有些失望,甚至有人发出轻轻的嗤笑声。

    “我是诚心拜你为师的,并不是因为打赌输给你的原因,请你不要拒绝。”周雪融坚持说道。

    “为什么?”

    “按照我的训练方式,三个月时间的训练,田七顶多只能拿3分,勉强通过这次测试。我认识一些享有国际声誉的训练师,他们即使比我高明,也不会高明太多,顶多让他拿到4分。5分这个分数太高了,你能让田七拿到这分数,一定有比我知道的更加高明的训练方法,我想学习,请你收我做弟子吧。”

    说第一句的时候,周雪融的声音还有些犹豫,说到现在,她的声音已经完全坚定下来,语气中没有丝毫迟疑。

    尹雁翎是真的被惊到了,周雪融的表现与他的想象完全不一样,难道李大勇说的是真的,数年军旅生涯,周雪融已经改变许多,不再是他记忆中那个傲娇的小姑娘。

    周围的学员再次安静下来,静静地思索周雪融的话,许多人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行。”庞谢再次摇头。

    “为什么?”这次轮到周雪融反问。

    “说实话,我现在也没这个本事,他能练到这一步全凭运气。”

    庞谢的话并没有错,当年天地元气浓烈的时候,他传给田七的呼吸法配上大力丸,或许能有这种脱胎换骨奇效,可是如今天地元气衰微,这些办法虽然有效果,但是效果不大,田七能练到这一步,全凭蛇血的功效。

    蛇血这玩意,用一滴少一滴,用完了没处找去。

    周雪融要学的是技,他并没有,是真的教不了。

    “我研究运动学超过十年,这个领域绝没有运气一说,每一点进步都饱含着智慧与汗水,你觉得我说的对吗?”周雪融并不相信庞谢的话。

    “这是你的看法,我没法改变,既然咱们谁也说服不了谁,还是别聊这个了,至于拜师的事情,咱们就不要再提了。”

    “无论你的看法是怎样的,我都希望拜你为师”

    “但我真的没什么可教。”

    “没关系,真的假不了,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今天不愿收我也没关系,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的。”

    庞谢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周雪融低头,向庞谢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尹雁翎站在一旁,望着周雪融远去的身影,忽然明白过来。

    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周雪融就是对学学术最较真的一个人,她的脸皮薄、性子烈,更多是在学术上不服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学术的认真并没有变化,前几天跟庞谢打赌,也是因为对专业的分歧,并不是针对庞谢这个人。可叹就连李大勇都看出来了,他身为雪融的师兄,居然没有看出来。

    想当年,在国家长跑队的时候,自己也是一个对专业极为认真的人,现在…

    难道是因为我变了,可是人生在世,又有谁能坚持初心,砥砺前行,不被世界改变,反而改变世界呢?

    想到这里,尹雁翎忽一转头,正瞧见庞谢挺身站在场中,不由泛起一个念头,或许这个人可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