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小天的喊声,杨踱与赵虎行对视一眼,毫不犹豫地向洞口纵去,他们最终还是不肯相信庞谢的判断。

    两人来到洞口边缘,杨踱回头瞧了庞谢一眼,示意庞谢与他一起杀出去,庞谢摇了摇头,坚持自己的判断,杨踱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但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去,与赵虎行、小天,三人一起跃出石洞,消失在烟雾之中。

    滚滚浓烟不断涌入洞中,李大勇和田七呛的连声咳嗽,忍不住也朝洞口方向走去。

    庞谢伸手拽住两人手腕,问道:“你俩要去哪里?”

    “这地方不能呆了。”李大勇说道,却没说出要去哪里。

    “庞大哥,你说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田七捏着鼻子说道。

    “跟我走!”

    庞谢也不等李大勇下定决心,转过拽着两人向洞穴深处奔走。

    山洞幽深难测,最初几十米还能借着洞口的光亮,分辨出前面的道路,待到几十米之后,拐过几个弯道,光线一点点暗了下来,最终变得伸手不见五指,再也瞧不见任何东西。

    洞中虽然黑暗,庞谢脚下却丝毫不慢,他已修成“蜕凡”境界,体质向非人转换,五感敏锐至极,逐渐开始有夜间视物的能力。

    李大勇和田七就不免吃些苦头,山洞内部曲曲折折,道路宽窄不一,最宽阔的地方,足有十来米宽,有五六米高,容得下两辆卡车并行通过,最窄处宽不足一米,高也就一米多,就算田七也得弯着腰才能通过。

    这两人没有庞谢夜间视物的能力,懵懵懂懂跟在庞谢身后,如同睁眼瞎一般,一路上磕碰不断,不大会功夫,便受了些擦伤。

    三人跑了一阵,渐渐闻不到烟味了,李大勇回过神来,忽然说道,“等等,我怎么忘了,明明带了手电的!”随即从口袋中取出一支手电来,轻轻一按按钮,“咔嚓”一声轻响,橘黄色的灯光照亮了前方道路。

    灯光亮起,庞谢也停下脚步,刚才走的太急,他还没有什么感觉,李大勇和田七也要喘口气。

    “不对,这是怎么回事”借着手电的灯光,看清楚四周的情形,李大勇脸色顿时一黑。

    只见三人身前,居然有三条通道,分别通向三个不同的方向,而在三人之后,也有两个通道,竟分不清刚才是从哪里过来的。

    这一前一后就是五条道路,一时间,李大勇不知道要去哪里。

    “怎么了?”田七还没发现问题。

    “咱们刚才摸黑走的,我一直以为只有一条路,直来直往,要是前面是死胡同,咱们还可以往回折,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岔道,万一走不出去,连退路也找不到了。”李大勇神情有些紧张。

    “啊?是啊!”田七这才反应过来,瞧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心底有些发毛。

    “李教官多心了,这里通道虽多,但能连同外界的通道却极有限,你仔细去感受,能够感觉到细微的气流运动,顺着气流往前,不愁找不到出口,再说,纵然向前找不到,逆着气流运动的方向在往回走,也能找回洞口。”

    “哦?”

    李大勇听完之后,伸手在几条通道分别感觉一番,果然感觉到了气流的流动,只是这气流的运动极为细微,需要仔细感受才成,稍微分神便感受不到。

    “放心了吧?”庞谢笑道。

    李大勇点点头,不再说什么,田七倒是两眼放光,忍不住问道:“庞大哥,你以前是当过摸金校尉,还是搬山力士?”

    “”

    “既然没什么疑问,咱们就把手电关了吧?”庞谢说道。

    “关了?”李大勇眉头一皱。

    “必须要关吗?”田七满脸苦色,刚才那一段路程,他连续碰壁四五次,撞得鼻青脸肿,再加上黑暗之中行走,心理压力太大,实在不愿关掉手电。

    庞谢用手摸了摸石壁,在手电光源前面摊开,只见手掌边缘,明显有许多水渍,解释说道:“这地方比外面的温度高,空气十分湿润,非常适合生物繁衍,要是有什么野兽出没,我一点也不会惊讶,咱们开着灯,很容易将这些野兽引过来。”

    “不会吧?再说,万一有野兽过来,开着灯岂不更容易发现?”李大勇有些疑惑。

    庞谢一笑,也不解释。

    片刻之后,李大勇摇了摇头,关掉手电,选择相信庞谢。

    关掉手电之后,三人继续向前,前方岔道越来越多,判断气流方向也越来越困难,行进速度难免慢了下来。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庞谢眉头皱起,他感觉方向虽然没有错,但地势却越来越低,这样下去,不知何时才能从这里走出去。

    绕过一个路口,三人向前又走了几步,庞谢忽然停下脚步,轻轻嗅了嗅潮湿的空气,原地站着不动。

    “怎么了?”田七连忙问道。

    声波传出老远,遇到四面的石壁上,反射回来,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耳膜有些生疼。

    “这地方有点问题。”庞谢说道。

    “啊?”李大勇连忙打开手电。

    橘黄色的灯光扫射之下,前方现出一个极为巨大的地下石窟来。

    石窟呈椭圆形状,前后差不多有二三百米长,微弱的灯光几乎照不到头,上下有二十多米高,一根根石质倒刺垂了下来,就好像是钟乳石一般,好像随时要掉下来,看着令人心寒,左右差不多也有上百米宽。

    石窟四周可以通行的通道极多,粗略看上一眼,差不多就能数出十多个通道来,地上堆积了不少巨大的石块,东一块,西一块,都是一人多高的岩石,只有正中一块空地较为平整。

    “这地方可不好判断方向啊!”李大勇有些发愁。

    石窟面积太大,又有石块阻拦,难免会改变气流的方向,想要找到正确的通道可不容易。

    “不单是这样。”庞谢说道。

    “还有什么问题?”田七问道。

    庞谢没有立即回答,沉默片刻之后,说道:“这样吧,走了这么久,你们也该累了,先找个地方休息,吃一点东西,我在周围走走。”

    “你不吃吗?”

    “我还不饿。”

    李大勇与田七找了块平整地方,放下行李,点起蜡烛,开始吃东西,这顿饭两人吃的都不多,在这里还不知要走多久,多留点食物比较好。

    庞谢独自一人,在石窟中漫步而行,轻轻的脚步声时远时近,环绕在李大勇与田七的耳旁,也让两人安心不少。

    约莫半个钟头,庞谢走了回来,借着微弱的烛光可以看到,他手中捏着几个碗口大小的黑色薄片,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表情。

    “庞大哥,这是什么?”田七问道。

    庞谢也不说话,将手中薄片递了过去,分别给李大勇和田七各一片。

    田七接过薄片,放在蜡烛旁边,借着烛光观察,黑色薄片呈现出不规则的圆形,一边略微圆润,一边微带棱角,薄片上有一圈圈的痕迹,就好像树木的年轮一样。

    “这玩意是化石吧?贝壳?鹦鹉螺?嗯,看来沧海桑田这事确实是真的,就连秦岭山里都有化石存在!”田七感慨说道。

    庞谢没有理他。

    李大勇翻来覆去看了一阵,脸色越来越难看,试探问道:“难道这是怎么可能?这么大?”

    说着话,他两手伸开,在空中比划出长蛇形状。

    庞谢点点头。

    “怎么可能!”李大勇大声喊道。

    庞谢捏起一张薄片,双手一掰,薄片顿时从中间弯曲起来,随即一松,薄片骤然弹起,恢复了原来的形状。

    看到这一幕,李大勇的脸黑的像墨水一样。

    “庞大哥、李教官,这是?”田七还是有些不明白。

    “能有这种弹性,显然是从某种生物身上脱落的,要是猜得不错,这应该是某条蛇,或者说是蟒的鳞片。”庞谢说道。

    “鳞片?”田七用手比划了一下,失声喊道:“鳞片要这么大,那这条蛇得多大啊!”

    寻常蛇身上的鳞片,直径只有几毫米,就算是十多米长的蟒蛇,身上的鳞片也不过一两厘米,哪有碗口大小的鳞片,要是按照这个比例,那这条蛇岂不是有百十米长?

    庞谢默然不语,轻轻摆弄手上的鳞片,不知在想什么。

    李大勇见庞谢不说话,沉思片刻,主动说道。“小庞,刚才在洞口的时候,赵虎行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既然如此,我也不瞒你,我自幼在道门长大,属于终南山全真道脉,后来才在师门的安排下去参军,赵虎行则是龙宫属下,这次也是龙宫派他来训练营的,当然,他现在已经背叛龙宫了,只是龙宫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

    “我说这些田七肯定会惊讶,但你应该不会,你这一身本事绝非寻常人教的出来的,你师父恐怕也是同道中人,应该也给你过道门与龙宫。”

    庞谢微微点头,自然没人给他讲过这些,不过,八百年前,龙宫和道门远没有今天这么隐秘,就算是凡夫俗子,知道的也很多,完全不需要有人去讲。

    “也正因为如此,我一向认为,世间奥妙无穷,非凡人所能测度,就如今天咱们遇到的蛇群。你说这鳞片是从某种生物身上脱落的我相信,只是这种生物到底是不是蛇,咱们还得好好琢磨一下,找个应对的手段,万一遇到了也好对付。”

    “说不定是鱼?”田七插话说道。

    李大勇哑然。

    庞谢想了一阵,说道:“李教官、小七,这里叫做黑龙谷,一直有蟒蛇成精的传说,谷口还有黑龙真君庙,这都是做不得假的。”

    “以我想来,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这地方一定有些古怪,说不定也有某种未知的生命,不过,毕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有什么古怪,经过历史长河的冲刷,未必还能留下什么,咱们只要小心点就不足为患。”

    对历史长河的残酷,庞谢最有体会,数百年前,天地元气衰微,无数修行人不得寸进,消失在红尘之中,只有他仗着明珠精粹,勉强活到现在。

    这里原先纵然有什么古怪,只要没有奇缘,能活到现在的可能性确实不大。

    “你说的也有道理。”李大勇说道。

    田七也点了点头,短短一天时间,连续遭遇几件怪事,他开始已经见怪不怪了。

    两人认可了庞谢的说法,只是不知为何,看着这几片蛇鳞,觉得心头沉甸甸的。

    “噗”!

    庞谢忽然低头,吹熄了地上蜡烛,悄声说道:“有人!”

    两人连忙屏住呼吸,过了几分钟,就在田七感到不耐烦的时候,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音从三人刚才过来的通道传了出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