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丹绝非一日之功,尤其是生生造化丹、七彩宝莲和精血元胎这种绝品丹药,炼制起来更是一个耗时极为漫长的过程。

    生生造化丹中要用到几样天地精粹,即使以老君炉炼制,也要十天以上才能融开。

    七彩宝莲需要用到八宝功德池中的莲子,这种莲子外刚内柔,要极为小心,才能破开坚硬外壳,而不伤到里面的娇嫩的果肉。

    至于精血元胎,用到了数种天地异兽的精血,这几种精血互相排斥,整个炼制过程,需要以神识不断调整,否则,一不留神就会前功尽弃。

    这几种丹药都需要花大量时间,就算炼丹之术再强,也不可能凭空越过那个阶段。

    庞谢自从开始炼丹之后,便在老君炉里闭关,除了清水和用于充饥的丹药之外,便再不留任何东西,就连杜子春也赶出老君炉。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之间,三个月过去了。

    在这个几个月里,杜子春初时是日也盼,夜也盼,只盼庞谢早点出来,告诉他一共炼出了多少丹药。

    只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杜子春心中又多了一种想法,希望庞谢在老君炉里多住些日子,不要太早出来,否则,万一没炼成多少丹药,岂不是让他痛心欲死?

    要知道这三种丹药都是最难炼制的,就算是一枚都没炼出来,也不算意外。

    这一日,只听“吱吖”一声,小院两扇朱漆木门大开。

    庞谢带着一脸疲倦之色,从中走了出来,甫一出门,便看到杜子春守在院门,居然就在这小院门口,搭了一个帐篷,吃住都在帐篷里,看起来面有菜色,已经守了不少日子。

    “你总算出来了!怎么样?”杜子春看到庞谢出来,第一时间冲了上来,也来不及寒暄,径直问炼丹的结果。

    人间元气有限,许多炼丹的材料都已经是世上最后一批,用完之后,就算再有钱也买不到。

    这次炼丹的结果,事关他平生大愿能否成功,万万疏忽不得,就算他平日再潇洒不羁,再漫不经心,也由不得他不动心。

    “唉……”庞谢长叹一声。

    “啊?怎么了?”杜子春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

    “杜道长,你上次给我说过,一炉最多出多少丹药来着?”庞谢认真地问道。

    “一炉最多能出36枚,那个……你炼了多少?”杜子春颤抖着问道。

    “这个……”庞谢叹了口气,犹犹豫豫地说道:“我一炉炼了72枚,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把丹炼坏……你要不先瞧瞧?是不是太多了?”

    说着,他轻轻一晃手,从纳戒之中取出三个盛药的朱红葫芦来,一起递在杜子春手上。

    “七十二枚……”

    杜子春愣住了,心中不由打鼓,难道是炼坏了,结果发生了变异?

    想到这里,他急忙将三个葫芦一一打开,三种不同的药香顿时弥漫出来,各有不同神效,混在一起,嗅在鼻中,令人不禁迷醉起来。

    “怎么样?”庞谢关切问道。

    “这……都是绝品上好的丹药!”杜子春一一看过之后,激动地颤抖起来。

    “那就好。”庞谢大笑说道。

    “可是这怎么可能?”杜子春将三壶丹药收入袖中,抬头看着庞谢,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就算庞谢气运惊人,炼制技巧再强,那也顶多提高丹药品质,如何能无中生有,炼制出这么多来,甚至超越了原材料的上限?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便是这个意思。

    “这个……或许是我运气好吧。”庞谢波澜不惊地说道。

    对于丹药数量为何会增多,庞谢心中隐隐有个猜测,只怕是“医药”神通大成的原因,只是这门神通与虚无秘地有关,这话却不方便给杜子春说。

    杜子春闻言无语,但也没有多问,结果是好的,过程就不必细问了。

    能够炼制这么多丹药,庞谢和杜子春都是很开心的,每多一枚丹药,杜子春成功的机会便大一分。

    炼完这三种丹药之后,庞谢便告别杜子春,离开了丹房,没有再多做停留。

    他只是仗着“医药”神通,炼制丹药的成功率逆天,才帮得上杜子春,从根本学识上来说,他的丹道学问平平,算不上出类拔萃,对于新丹药的研发,他完全插不上手了。

    解决了杜子春的事情之后,庞谢手头上再没有其他事情,每日里只是在小院修行,偶尔前往宝莲池,与灵感大王,或者熊罴怪谈论道法。

    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听,这两位在说,没办法,他虽然突飞猛进,也不过地仙境界,这两位都是天仙高人,差着两个级数。

    去的次数多了,这两位仁兄也有点烦,熊罴怪直接放话,让他没事少来打扰。

    对此,庞谢无话可说,原因也很简单,在山海界里建立的三圣门,并不是建完就完,还是需要有人响应信徒祈祷的,可他平日里完全没有管过,做了甩手掌柜,全是靠这两位仁兄在打理。

    在这种情况下,庞谢于情于理都无话可说,只能乖乖闭口不言。

    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庞谢终于等到了守夜正式开张的日子。

    这一日上午,在珞珈山上,玛瑙滩前,一艘游艇离岸驶出,朝北方驶去,在岸边则站着七八个人,脸色各不相同。

    游艇之上,站了十多个人,当头一位便是庞谢,穿着一身黑色的逆鳞军守夜特别行动组制服,看起来比平日更加精神。

    在他身后站了十多个人,全都穿着完全相同的制服,只是肩章不同,年纪从大到小都有,最大的三十多岁,最小的只有十四五岁,修为则全都是蜕凡境界。

    这些人正是齐漱石给他介绍来的十三名道门弟子,也是守夜组织如今的骨干。

    “诸位,今次咱们出去,我想是这么分工,平日任务由你们去做,想怎么做都可以,喜欢低调的尽可以低调,喜欢张扬的也都随便,只要不逾规矩,其他尽可以为所欲为。”庞谢说道。

    “那组长你呢?”其中一个人忍不住问了出来,说话的是一个稚气未脱的男孩,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

    “我负责替你们站台,只要你们不逾规矩,无论惹到什么样的敌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麻烦,我都替你们抗下。”庞谢说道。

    “啊?那咱们去那?”这个男孩继续问道

    “咱们要去很多地方,第一站就是建业府!”庞谢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