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江南北一片沉寂的时候,庞谢已经托着如意僧跨过江心,迈步宽达数里的大江,缓步在江南岸边落下。

    这段时节,两方交战的如火如荼,沿江两岸都有兵马防守,准备应付对方的突袭。

    庞谢落足的地方自然也不例外,驻守一彪人马,领兵的不是别人,正是青州金刚寺的弟子,也是如意僧的一位师兄,法号唤作解闻。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巧合,如意僧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主动请庞谢在此处落下。

    瞧见庞谢一步步从虚空落下,这一彪人马进不敢进,生怕惹怒仙人,退不敢退,担心军令惩罚,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呆呆地守在原地,一语不发,有些胆大的,还敢偷偷瞧着,看看庞谢到底是什么样子,有些胆小的,已经闭上眼睛,假装没有看到。

    不单是这些士卒心惊肉跳,就连领兵的僧人解闻,也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解闻师兄,多日不见了!”如意僧主动张口,招呼眼前众人。

    “解空师弟,当真是你么?”解闻周身一震,忍不住喊了出来。

    “正是师弟。”如意僧笑道。

    “我还以为……我还以为……”解闻说了两次,都没说出到底以为是什么。

    “解闻师兄,这位是东海仙山的隐士庞仙长,今次来中原游历,正好让师弟我遇到,便向庞仙长讲了讲了中原这一场灾祸,庞仙长出于义愤,决定前来拜会陛下,匡扶天下危局。”如意僧转身介绍庞谢。

    “啊?”解闻愣了愣,看了庞谢几眼,简直不敢相信。

    东海?仙人?

    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只有里才存在,如果不是因为亲眼见到庞谢凌空虚渡,再加是他自小与如意僧一同长大,对这位师弟十分信赖,恐怕连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正在解闻发愣的功夫,就听身后传来一阵急匆匆的马蹄声,转头望去,却见一队禁军骑士,纵马赶了过来,其中,纵马跑在首位的,居然是大内总管鱼朝恩。

    “前面可是如意僧么?”百丈之外,鱼朝恩远远喊道,声音淡然平和,却清晰可闻,足见内功身后。

    “正是小僧,见过鱼总管!”如意僧连忙答道。

    他在青州军中做事,自然认得这位权倾朝野的鱼朝恩,只是他身份低微,与这位鱼总管天差地别,没想到鱼朝恩居然也能叫出他的名字。

    “哈哈,看来咱家还没老糊涂,还没看错人。”

    说话之间,鱼朝恩已然下马,足尖一点,飞身向庞谢所在方向纵来,身法快捷,更胜马匹。

    转眼之间,鱼朝恩来到庞谢身前,止住脚步,微微一笑,问道:“如意僧,不知这位先生如何称呼?还不介绍一下!”

    这句话说得熟络至极,就好像老友之间,打招呼一样,若是不知情的外人,还以为两人是故交好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两人是头一回见面。

    “这位是东海仙山的练气士庞谢,小僧今次……”如意僧当下也不犹豫,将庞谢的来历说了一遍。

    听完如意僧一番描述,鱼朝恩脸上笑意更盛,冲着庞谢深施一礼,大笑着说道:“原来是东海仙师临凡,真乃人间之幸事,陛下之洪福。咱家是大内总管鱼朝恩,方才陛下见仙师临凡,连忙遣咱家来此,特地为迎接仙师而来,还请仙师移步,陛下已在白石城上等候多时!”

    庞谢也不推脱,微微一笑,说道:“还请鱼总管带路,正好去见当今天子。”

    鱼朝恩大喜,连忙调转身形,安排禁军在前面引路,自家则陪在庞谢左右,随口攀谈几句。

    庞谢跟在禁军身后,大步向白石城走去。

    至于如意僧,想了一想,咬了咬牙,决定跟着庞谢同去。

    鱼朝恩瞧见如意僧的举动,却没多说什么,反而轻轻一笑,示意如意僧跟上。

    这一笑便是鱼朝恩做人的老辣之处,以如意僧的身份,原本没有资格与他同行,更没有资格去拜见天子,只是他初见庞谢,不知庞谢喜好,万一言语冲撞,反为不美,倒不如带上如意僧,万一有什么潜在的冲突,也好转圜一二。

    ……

    白石城最初建城的时候,就是为了防守大江天险,故此,城池距离江边并不算远。

    一行人缓步而行,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便已来到白石城下。

    鱼朝恩早早便已打发人前去送信,故此,等他们走到城门下方的时候,当今陛下李恪已经率领群臣在城门下方等候。

    “庞仙长步履凡尘,真乃苍生之幸,李恪在此拜见仙长!”

    还不等鱼朝恩张口介绍,李恪便早早迎了上来,恭声向庞谢问好。

    也不知是他天生便有礼贤下士的好习惯,还是时局太过崩溃,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庞谢闻言,微微一笑,拱手说道:“陛下客气了,区区不过化外野民而已,怎么担得起陛下如此大礼。”

    “庞仙长才是客气,李恪不过俗世君王,怎么敢与世外仙人相提并论?还请仙长进城一叙,李恪已备下薄酒,还请仙长赏光。”李恪恭恭敬敬地说道。

    至于朝廷其他大臣,一个个也都围了上来,恭声向庞谢问好,其中就包括张准在内。

    “呵呵!”

    庞谢轻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说道:“陛下盛情,区区心领,只是眼下还有些碍眼的俗物没有打发,万一在喝酒的时候闹将起来,未免有些扫兴。”

    “庞仙长的意思是?”李恪不解问道,他不知庞谢这话是何意思,所谓俗物说的又是什么东西,心中不由起急。

    刚才围在庞谢身边的大臣,听到这句话,也都偷偷向后撤去,生怕庞谢指着某位,说是碍眼的俗物。

    庞谢一笑,转身指着江上的十多艘蒸汽船,说道:“区区说的就是这些。”

    “这个……”李恪有些不解,转头向鱼朝恩瞧去。

    鱼朝恩也不明白庞谢是什么意思,偷眼去瞧如意僧,却发现如意僧也是一脸茫然。

    庞谢呵呵一笑,也不解释,忽然转过身去,面对大江,张口一吐,元屠剑骤然飞出,化作一道血色剑光,向江上蒸汽船飞去。

    唰!

    血光一闪,爆发出一道赤色的光芒,将十多条蒸汽船一起贯穿,整条大江瞬间也被这道光芒映成血色。

    接着,就听一连串的爆炸声,十多艘蒸汽船一一解体,沉入江中。

    从庞谢张口吐出剑光,到十多艘蒸汽船沉江,前前后后,甚至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待到江上船沉,庞谢这才招了招手,将元屠剑唤了回来,依旧吞回腹中,转过身来,笑道:“陛下,这些俗物都打法了,区区也正好口渴,不妨饮上几杯。”

    李恪看着这一道血光,早已惊骇的面如白纸,双目呆呆地望着江面,思绪不知飞到那里,完全是一副懵逼的模样,听到庞谢说话之后,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不错,不错,请仙长入城!”

    庞谢哈哈一笑,大步向城中走去,李恪想要赶上几步,与他并肩而行,却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追上去,而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庞谢身后。

    至于场上其他重臣,一个个呆若木鸡,全都缓步跟在后面,连一个说话吱声的也没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