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大厅的深处,有两座完全对称的回旋楼梯,通往古堡的二层。

    庞谢和李玉玲从东面的楼梯上去,来到古堡的第二层,正对着的是一条幽深的走廊。

    走廊的一边是窗户,正对着窗外的血月,另一边则是墙壁,上面挂着一幅幅的肖像画,血色的月光穿过窗户,正好照在肖像画上,让这一幅幅肖像画变得诡异起来。

    庞谢和李玉玲对视一眼,一起向走廊深处走去。

    此时的古堡非常安静,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再没有任何人活动,所有的侍女、侍卫全都消失不见,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回响在走廊之中。

    墙壁上挂着的肖像画,大多是年事已高的老者,或是身着华丽至极的宫廷华服,或是身穿烟熏火燎的重装铠甲,装束各不相同,显示出每个人不同的嗜好,唯一相同的是,这些老者面貌都非常相似,看起来像是一个家族的成员。

    在这些肖像画下面,挂着一个个金属铭牌,上面写着一段小字,庞谢注意看了一下,发全都是他不认识的文字。

    “这座城堡属于一个姓氏为‘弗兰克’的家族,墙上的肖像画则是这个家族历代族长的画像。”借着殷红如血的月光,李玉玲仔细地辨认着铭牌上的字迹,解释说道:“这些铭牌上写的都是古拉丁文,我以前在大学的时候选修过。”

    庞谢点点头,却没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卧室,门虚掩着。

    庞谢走到门前,正要进去,忽然停下脚步,因为他发现就在卧室门外,挂着一幅与众不同的肖像画。

    这幅画的特异之处在于,别的肖像画上是一个老人,而这幅画上则是一个年轻人,一个与大厅里那副肖像画相貌完全相同的年轻人,一身宫廷装束,脸上带着笑容,似乎正在参加一场晚会。

    要是他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就是林三公子说过的“黑骑士”弗兰克。

    “弗兰克伯爵是这座古堡的第十一代主人,也是光辉之主旗下最英勇的神罚骑士,代号为‘黑骑士’,英勇善战,不畏死亡,曾经为主历经无数困苦,在他六十三岁那年,著名画家杜乔·迪·波尼赛尼亚,怀着崇敬之情为他画出这副肖像画。”

    李玉玲来到画像下面,对着画像金属铭牌读道。

    “六十三岁……画这幅肖像画时是六十三岁,那为何如此年轻?”庞谢低声问道。

    李玉玲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思索了片刻,却没有想到答案,无论是从那个年代的习惯,还是从别的什么方面来说,都不应该把一个老人画的如此年轻。

    庞谢仔细看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新东西,便没有在此多做停留,转头推开卧室房门,走了进去。

    鲜艳如血,浓烈似火!

    卧室里面是一片鲜红,地上铺的是从阿拉伯半岛运来的猩红色羊毛地毯,床上用品是从遥远的华国运来血红色丝绸被褥,就连所有的家具也全部都漆成红色。

    在窗外血月的映照下,红的令人惊心动魄,就仿佛血肉的海洋。

    海洋中只有一点不同,就是卧室墙上悬挂着的一柄纯黑色的骑士剑,这是整个卧室仅有的异色。

    庞谢走进卧室,拔出骑士剑,发现只是一柄普通的长剑,并没有任何异常,便又放了回去。

    两人在卧室里走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咦,这有一扇暗门。”

    就在两人打算离开的时候,李玉玲忽然发现在卧室衣柜旁边,隐藏着一扇非常隐蔽的暗门。

    “嗯?”

    庞谢眉头一皱,他记得非常清楚,两秒之前,他看向那里的时候,这扇门并不存在,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向这扇门走了过去。

    门没有锁,用手轻轻一推,门便缓缓转开。

    “原来是一间浴室!”李玉玲进入暗门之后,左右看了看说道。

    这是一间典型的中世纪浴室,正中是一个宽敞的浴池,长度约有六米,宽度在三四米左右,四周则摆着一圈雕花木椅,供泡澡累了的人休息。

    与外面一样,浴室里面的一切也都是血红色的,红色的大理石砖,红色的木椅,就连浴池里的水上也飘着一层红色的玫瑰花瓣,在窗外血月的映照下,红的诡异,红的通透。

    哗!

    哗!

    不知为何,浴池里的水忽然流动起来,翻起一个又一个波浪,水上飘着的玫瑰花瓣也随之飘动,缓缓向水池一侧靠近。

    可是不知为何,玫瑰花瓣飘开之后,池水依旧是鲜红色,甚至比刚才红的更加艳丽。

    “这水是怎么这么红?”李玉玲忍不住问道。

    “这不是水,这些都是鲜血,刚刚从人体放出的鲜血。”

    庞谢说道,虽然不知为何,这一池鲜血没有凝结,可是确实是鲜血无误,以他的医道水平,这点他还判断的出来。

    “这里太诡异了,我有点不太舒服。”李玉玲眉头皱起,慢慢向庞谢身边靠去。

    就在她挪动脚步的时候,就在她的脚下,池子里的血水表面忽然映出一个人影来。

    这个人影越来越清晰,不过几秒钟时间,就彻底显露出来,鲜红的长发,雪白的肌肤,是一名宫装打扮的欧罗巴绝色美人。

    “你是谁?”看着池水中这名女子,李玉玲鬼使神差地问出了这句话。

    “我就是你。”池水中的女子说道,随即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从池水之中走了出来,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一步一步向李玉玲走了过去。

    “不!”

    李玉玲惊叫一声,迅速向后退去,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急剧消散,还不等这名女子靠近,就消融在整个梦境之中。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上次李玉玲消失的时候,整个梦境随她一起坍塌,可是她这次消失的时候,梦境却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如原本一样稳固。

    池中女子从血水中走出之后,站在李玉玲原本站着的地方,转头对庞谢轻轻一笑,解开身上血色绸袍,用慵懒地声音对他说道:“过来吧,我的骑士,我需要你。”

    “可是我讨厌你。”庞谢微微一笑,随即挥出一拳,拳风到处,池中女子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整个梦境世界也开始坍塌!

    “我的骑士,总有一天你会拜倒服在我的裙下。”慵懒的声音渐渐消失。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就很头疼!”庞谢摇了摇头,消失在梦境之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