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当!

    年轻人重重的摔在地上,顺手还拉翻了一张桌子,桌子上面的瓷碟、茶杯、烛台,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发出巨大的声音。

    旅店老板霍然站起身来,想要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可是不知为何,又站住了脚步,只在脸上露出焦急的表情。

    邻座几位背包客也大吃一惊,纷纷离开座位,躲到一边去,避免卷入这一场纠纷。

    作为焦点人物,迪恩毫不在意别人的感受,快步追了上去,一脚踩在这个年轻人的背上,压得他翻不过身来,然后弯下腰,大模大样地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在他眼前晃了晃,说道:“手速很快啊,标准的吉普赛手法,谁教给你的?”

    “去死!赶快放开我,否则,你会后悔的!”年轻人恶狠狠地说道,用的居然是英语,虽然有些蹩脚。

    “嗯?”

    迪恩嘿嘿一笑,抓起地上的银质烛台,“啪”的一声,用力砸在这个年轻人的右臂上。

    这个烛台是由纯银打造,已经有些年头了,坚硬,沉重,造型古朴,最主要是实心的,正是一件趁手的兵器。

    “啊!你去死!”年轻人一声惨叫,大声的咒骂着。

    “这么嚣张?”

    迪恩脸色一沉,继续抡动银质烛台,凶残地砸在这个年轻人的臂骨上,一下一下,丝毫不停,就好像打桩机一样,发出一阵令人耳酸的声音。

    年轻人刚开始还在咒骂,半分钟后,已经开始求饶,痛哭流涕,希望迪恩可以放过他。

    “不要再打了,再打他就会残废。”李玉玲出言阻止道。

    “那怎么处理?”迪恩回头问道。

    “报警吧。”李玉玲掏出手机,打算报警。

    “等等!”迪恩摆了摆手,冲着她笑了笑,说道:“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嗯?”李玉玲眉头微蹙。

    庞谢倒是来了兴趣,想知道迪恩所谓更好的主意是什么。

    “小子!”迪恩低下头去,冲着年轻人大声吼道:“你是愿意去潮湿阴暗的监狱吃牢饭,顺便给里面那些凶残健壮的罪犯送温暖,享受五十人轮回**大套餐,还是想在十分钟后,回到安全的老巢?”

    “如果你打算做出第二个选择,最好马上把我的饭钱付了,顺便给这位遭受池鱼之灾的老板拿出足够的赔偿!”

    面对迪恩给出的选择题,年轻人没有多说一句废话,非常驯服的点了点头,聪明地做出第二个选择。

    迪恩非常大度的收回了踏在他身上的脚,眼看着他数出足够的钱交给老板,这才放他离去。

    ……

    “太可惜了,早知道有人付账,就该多点几份鹅肝。”重新坐到座位上之后,迪恩非常郁闷的说出第一句话。

    庞谢闻言,不由愕然,他终于明白温切斯特兄弟明明没有工作,为什么还能活下来了,敢情这位已经把黑吃黑当做日常工作。

    吃过饭之后,庞谢回房参悟继续术法,虽然天地元气衰微,修行起来没什么效果,但是术法还是可以练的。

    他这几天一直在琢磨“破坏六字真决”的最后两诀,已经钻研的差不多了,令他感到高兴的是,地行术也已经初窥门径。

    前一段时间勾勒了无数道纹,差点把他累死,吃得苦足够多,收获也足够大,不但修成金丹,而且对神识的运用也已炉火纯青,之前完全没可能练成的地行术,也开始有所突破。

    迪恩兄弟和李玉玲吃过饭后,并不打算离开,而是来到吧台,找到旅店老板,准备就在这里住宿。

    “几位,听我说,如果我是你们,就立刻离开这座小镇。”旅店老板皱着眉头说道。

    “为什么?”迪恩问道。

    “刚才你打的那个家伙,可不好对付。”旅店老板提醒道。

    “怎么讲?他们势力很大吗?难道是黑帮?我一直听人说匈牙利治安不错。”李玉玲说道。

    “那是以前,最近几年治安越来越差了,自从美索联邦掀起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战争之后,从那里逃出来的难民越来越多,聚集在欧罗巴大陆的每一个城市。刚才那家伙就是附近一个难民聚集点的,这些人有组织有团队,下手又狠,连警察都有些怕他们。”旅店老板说道。

    “没关系,他们尽管来吧,这世上还没人能把我吓走!”迪恩毫不犹豫地说道。

    旅店老板没有说话,转头瞧着李玉玲。

    “三个房间。”李玉玲接着说道。

    旅店老板叹了口气,再没有多说什么,给他们开了房间了事。

    三个房间紧挨着,房号分别是202、204和206,其中李玉玲住在中间一间,迪恩和山姆分别住在两边。

    凑巧的是,庞谢正好住在203号房间,与李玉玲的房间是对面。

    ……

    秋天的夜总是来得更早一些,饭后不过一个多钟头,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

    庞谢没有开灯,独自呆在屋里,盘膝坐在地上,放开体内神识,将神识与法力,以特殊手法编织在一起,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想要真正在地下行走,至少要练习到,能用这一张大网,罩住整个身子,可惜以他当下的本事,顶多罩住一只手而已。

    庞谢默默编制出一张网,将右手罩住,然后伸手向地下探去,手掌无声无息地穿过地板,就好像穿过一团虚幻的气体,感受不到丝毫阻力,再接着往下伸,伸到手腕的时候,超出了大网笼罩的范围,顿时感觉到坚硬的地板,便没有再向下伸去,将手拔了出来。

    拔出手后,散去大网,手掌没有变化,地板也丝毫无损,就连表面的一层浮灰,也没有丝毫变化。

    “倒真是一门好法术,回头好好练练,关键时刻说不定能起大用。”庞谢心中暗道。

    他在这边练功,对面房间也没闲着,李玉玲的屋子里传来电视剧的声音,正在播放一部剧集,不断传出警察、侦探、演绎等等名词,似乎是一部推理剧。

    迪恩和山姆都听摇滚乐,迪恩在听的曲子叫做“Money talks”,倒是符合他的性格,山姆则在听一首叫做“Carry On My ayard Son”的歌。

    这两位仁兄年纪不大,听的歌倒是有些年头,看来都是喜欢怀旧的人。

    庞谢能听到这么多,并不是这几位把声音放得特别大,或者他有意偷听,自从他晋升金丹境界之后,原本已经敏感到非人境界的五感,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就算是千米之外,有人低声呓语都听得清清楚楚,更不要说仅仅隔着两道门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色越来越浓,电视和音乐声都已消失,看样子对面三个人全都睡下。

    庞谢休息了一阵,打算再练练别的术法,忽然听到窗外传来窸窸窣窣的爬墙声音,心中不由一动,推开窗子,向下望去。

    只见楼下站着七八个人,手中提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有斧头,有匕首,有钢管,甚至还有两把锈迹斑斑的手枪。

    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手臂上打着绷带,正是几个小时之前,差点被迪恩打断胳膊的年轻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