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的这个女孩,年纪约在十六七岁上下,豆蔻年华,肤色白皙,长发飘飘,披在肩上,长相极清纯,只是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有点像男孩子的声音,可能是因为感冒的缘故。

    “这位是?”庞谢随口问道。

    “这是我的学生,你们叫她小天就成,早上你们过来的时候,她还没起床,我也就没去叫她。”杨踱笑着说道。

    “大家好!”小天微微鞠了一躬。

    几人闲聊之时,老邱已经把晚饭做好了,依旧是面条、野菜、花生米之类,虽然新鲜,却有些寡淡无味,杨踱见状,便让小天回去取了些肉脯过来,总算是见了些荤腥。

    赵虎行见有下酒菜,连续开了几坛子酒,非要与众人痛饮一番。

    李大勇禁不住他苦劝,喝了几大碗,庞谢有“饮水”神通,腹中生出“鲸囊”,自然不担心喝醉,比李大勇喝得更多,田七酒量不佳,刚刚喝了一碗就满脸通红。

    酒足饭饱之时,老邱已经把食物和衣服收集齐了,鼓鼓囊囊的堆了一堆。

    赵虎行谢过老邱之后,便与杨踱告辞,带着东西回去歇息了。

    入夜。

    天上乌云密布,淡淡的月光也被遮住大半,村子里比往日更加黑暗。

    田七酒量不佳,虽然只喝了一碗,却觉得肚子里烧的难受,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庞谢见他难受,一把将他拉起,拽着他走出屋子,找了处没人的野地,用手一拍他后心,田七顿时“哇”的一声吐了起来,连酒带面吐得干干净净。

    半晌之后,庞谢见他不再吐了,递杯清水过去,田七漱了漱口,感觉好了不少。

    “好多了吧。”庞谢笑道。

    “好多了,好多了。”田七大口喘着气。

    “你又不是头回喝酒,怎么这样?”

    “以前没喝过这么烈的。”田七说道。

    “吐完了,咱们就回去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好等一下,庞大哥,我想起来了,那会我有话要说,你又不让我说,刚才喝多了难受给忘了,这会想起来了。”田七连忙说道。

    “怎么了?”

    “庞大哥,咱们下午吃饭的时候,见得那个小天,有些不太对劲。”

    “哦?”

    “那个女孩说话的音色很像那天夜里呼救的女孩,虽然沙哑了许多,但我感觉就是一个人。”

    “确定吗?”

    “庞大哥,我有个弟弟是盲人,全凭声音辨别人,教给我许多分辨声音的技巧,一般人就算是变声也骗不了我,那女孩的声音我分辨的出,只是这事情未免太过离奇,我不是很确定。”

    “为什么不确定?说说你的想法。”

    “如果我的想法是对的,那杨踱岂不是一开始就在骗我们,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俱乐部,高一时他们也根本没有进黑龙谷,不知道被这女孩骗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现在他们又在骗我们,不知道是什么目的。”田七说到这里,面色忽然大变,完全被自己的推测吓到了。

    “你的想法很有道理。”庞谢点点头。

    “啊?那我们赶快去告诉赵教官他们,小心杨踱他们!”田七急忙说道。

    “这倒不必。”庞谢缓缓说道:“赵虎行久走江湖,吃过的盐只怕比你吃过的饭都多,连你都能看出来的破绽,难道他就没有一点觉察吗?”

    “可是他们没听过那个女孩说话啊!”田七说道。

    “你太小看两位教官了。”庞谢说道:“我们刚来这个村子的时候,老邱就说过住在村西头的是一男一女,今天白天一整天,女孩都没出现过,你可曾听赵老先生或者李教官问过一句?”

    “他们一直就不信任杨踱?”

    “知道就好,赶快回去睡吧。”

    “嗯。”

    田七回屋不久,便已沉沉入睡。

    庞谢没有丝毫睡意,躺在床上回忆这两天发生的一切。

    杨踱一行自然是有问题,这一点即使田七不说,他也瞧得出来,普通人想装高手不容易,高手想装普通人更难。

    杨踱和他的学生小天虽然竭力装作普通人,但庞谢自“医药”神通有成以来,对人体的了解几乎已是尘世第一人,想瞒过他的眼睛简直是做梦。

    这两人的身手都不错,尤其是杨踱,几乎已经到了后天绝顶的地步,只差一步便能冲击“蜕凡”境界,在人间也算是高手。

    这两人身上的问题,庞谢很容易看出来,他真正把握不准的是赵虎行的态度。

    赵虎行武学修为不错,虽然不知是什么的缘故,气血衰败的李欢,但眼力却不会差,以赵虎行的眼力,纵然瞧不出杨踱有问题,也应该瞧得出小天有问题。

    既然赵虎行瞧得出来,为何又不说破?是担心高一时等人在杨踱手中,故此投鼠忌器?还是有别的想法?

    庞谢想到这里,微微摇了摇头,赵虎行纵然有别的想法,目标也不会是他和田七,他两人卷入此事纯属凑巧,算计他俩并无什么好处。

    想通这件事与自己无关,庞谢不再去想赵虎行的目的,脑海中浮现出另一个人来,这个人是他此行的一个意外惊喜。

    沙!沙!

    窗外传来夜行人的脚步声音,这声音又轻又快,夹在风声之中,若不是庞谢的五感都已达到超人境界,恐怕还听不出来。

    眨眼之间,声音由远及近,在庞谢所住房屋的窗下消失不见,他当即闭上双眼,调整呼吸节奏,假装已经熟睡。

    片刻之后,脚步声音又起,向院外方向移去,庞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直到声音消失许久,方才轻轻起身,几步走出屋子,往脚步声音消失的方向望去。

    确定夜行人已经走远,庞谢转身来到赵虎行与李大勇住的屋子窗外,竖起耳朵听了一听,屋里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心中顿时明白,刚才出去的夜行人只怕是赵虎行。

    看来他刚才想的不错,赵虎行确实有些秘密,只是这秘密到底是什么,暂时还不得而知。

    庞谢沉思片刻,飞身一纵,翻过墙头,向黑暗之中追去,只是他去的方向与赵虎行所去的方向完全相反,赵虎行也好,杨踱也罢,无论有什么诡计,也都是小事,真正令他刚兴趣的是另一个人,另一件事。

    庞谢跃出院墙之后,一路往东走去,步伐虽然不快,步子却是极大,一步迈出便有三五米远,速度极快,三五分钟便到了村东头——老邱的酒馆。

    临到距离酒馆十多丈的时候,庞谢忽然屏住呼吸,脚下的步伐也放慢许多,几乎是一步一挪,五六分钟之后,来到酒馆墙外。

    古村里的房屋都是村民自家盖的,挑高在三四米以上,窗户也都都在距离地面两米的地方,庞谢来到窗下,双手慢慢向上探出,够到窗户下沿,随即指、腕、肘、肩一起发力,悄无声息地将他整个身子提了上去。

    借着肩、肘之力,庞谢越过窗台,双眼透过玻璃,看到室内的情形。

    屋子里亮着一盏孤灯,灯的瓦数非常小,只能照亮床头附近,就在这昏暗灯光之下,老邱仰面朝天躺着,双目紧闭,面色铁青,没有丝毫呼吸,就好似死了一般。

    在老邱的额头上,盘着一条黑色的小蛇,不断的吐着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在黑色小蛇的对面,盘着数十条各种颜色的花蛇,这些蛇身子盘在一起,头部高高抬起,不断的上下抖动,就好像是台下的听众,在听台上讲话,不断点头表示同意。

    这副诡异的画面,若是看在别人眼里,就算不被吓个半死,也难免一惊,不过,庞谢本就是妖物化形为人,里面的情景虽然惊人,但在他眼里也不算太过惊讶。

    正确的说,不但不惊,反而有喜,这副画面证实了他的一个猜想,老邱的祖辈与黑龙谷中蟒蛇精的关系,并不像老邱说的那么简单,而是另有内幕。

    白日里,他在“黑龙真君”庙里的时候,就发现黑龙真君的面相与老邱的长相有些相似,就好像是老邱年轻的时候,所以在回来路上,特意又去看了一回。

    现在看来,他的想法并没有错,只是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还得继续探索。

    黑色小蛇“嘶嘶”叫了一阵,忽然瘫软下来,就好像抽去骨头一般,软趴趴的躺在老邱的额头上,对面蛇群见状,全都就地一滚,顺着墙角的缝隙,向四面八方散去。

    庞谢看到这里,猛然想起一个问题,这时候正是深冬时节,山中蛇虫早已冬眠,为什么这些蛇还有能力在外游走?

    群蛇消失之后,老邱忽然醒了过来,双目睁开,伸手从额头拿下黑色小蛇,看也不看一眼,随手塞入胸腔棉袄之中,起身下床,大步出门而去。

    直到老邱远走,庞谢方才松手落地,转身离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