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顷刻,是庞谢修行至今,见到的最为强大的一门神通,只要稍稍一想,就能想到许多强悍的用法,若是细心钻研下去,诡异莫测之处,更是令人心惊。

    他当下急需提升战力,自然不可能放下如此强大的神通不理,当即催动金丹,不断向这枚金色符文灌注丹气,苦修半宿时光,直到日上三竿,终于完成了第一次灌注,算是将这一枚符文初步炼化。

    炼化完成之后,庞谢迫不及待的试了试,便找了一块手边持在手上,对着这块表催动“花开顷刻”的神通,与挂在墙上的钟表做比对。

    墙上的钟表走过十分钟后,手上的手表走过了十一分钟零十二秒,算起来,正好加速了百分之十二的时间。

    比他预想的还要强,若是能掌握好了,绝对是一个压箱底的底牌,甚至不比胜负天平弱。

    唯一遗憾的是,催发这门神通,也需要大量的法力,他刚才只催动了十分钟,就耗去了一大半的法力,若是再跟胜负天平配合使用,法力的消耗只会更多。

    看来法力已经成了他当下战力的短板,得想个办法,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才成。

    ……

    试过“花开顷刻”之后,庞谢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便略作洗漱,准备去找杜子春说说这几天的事情。

    他当然不会实话实话,早已想好了一番说辞,就说是重伤未愈,只是暂时压制住了锈剑,至于遮掩用的敛息法诀,灵感大王早已传授给他。

    庞谢如今已修成金丹,成就不漏人仙,一身法力凝于金丹之内,就算是同为人仙的高手,也很难试出他的底细,再用上敛息法诀,恐怕就连地仙真人也看不出来,除非逆鳞隐藏有比天、地二部部长更强高手,否则,他在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离开小院之后,庞谢一路直奔丹房,不大会功夫,便来到丹房院外,推门进去,正遇到杜子春的助手苏小晴。

    “杜道长在吗?”庞谢拱手问道。

    “在的,你这几天怎么没来,最近出任务了?诶,不对,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苏小晴见到庞谢,不由大吃一惊,捂着嘴说道。

    庞谢在宝莲池底修行的时候,抽取生机过多,直抽的白发苍苍、形容枯槁、肌肉萎缩,如今虽修成金丹,生机比原先更加旺盛,可是变白的头发、干燥的皮肤,却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这样正好,恰好吻合他要编的故事。

    “比受伤还惨,我还是先去见杜道长吧。”庞谢叹了口气。

    “好吧,赶快去吧,你别太担心,咱们这什么样的药物都有,很快就能恢复如初的。”苏小晴说道。

    “多谢苏姑娘吉言。”庞谢拱拱手,向院子深处走去。

    ……

    片刻之后,庞谢来到杜子春卧房门外,见房门未关,直接迈步走了进去,到了里间,却见屋子里酒气熏天,杜子春埋头酣睡,还没有醒来,也没有叫他,便在床尾找了个凳子坐下。

    坐了一阵,只见杜子春猛然摊开双手,又向半空里蹬了蹬腿,大声喊道:“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好酒,好梦,好睡!”

    说罢,也不顾睡眼惺忪,一把翻身而起,抓起一件道袍,随便裹在身上,大步往外屋走去,浑没看到坐在床尾的庞谢。

    “哦,那个,杜道长……”庞谢忍不住喊道。

    “嗯?”杜子春闻言,连忙转过身来,这才看到床尾还坐着个人,顿时尴尬起来,用手揉了揉眼睛,惊喜说道:“庞谢,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的?这才呆了几天?我还算着到日子去宝莲池接你!”

    “已经十天了。”庞谢苦笑说道。

    “啊?那是我算错了!”杜子春拍了拍脑袋,上下打量了庞谢一番,脸色忽然严肃起来,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还没恢复,宝莲池里修行无用吗?”

    “确实没什么大用。”庞谢坦然说道,有元屠剑这种先天灵宝吸血,区区宝莲池顶什么用,若不是有灵感大王出手相助,恐怕他现在已经活活被吸死了。

    “那你现在怎么样?”杜子春一边问话,一边探出手去,抓住庞谢手腕,他也是医道大家,医术之精,不在庞谢之下。

    “那柄锈剑算是吸够血了,已经完全沉寂了,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静,只是锈剑当日吸血太猛,我运转功法又太急,不小心伤了脑髓,直到现在……也不是灵仙境界。”

    庞谢叹了口气说道,他是实话实话,昨日与大鹏金翅鸟交手的时候,已经修成人仙,自然不是灵仙境界,这也不算欺骗杜子春。

    “嗯……”杜子春没有说话,双目似闭非吧,用心为他诊脉。

    庞谢也不多说,提起精神,全力运转敛息法诀。

    当日初见杜子春的时候,看不出杜子春是何等修为,以他今日的人仙境界,已经能够看出,杜子春与他同为人仙,都已结成金丹。

    两人虽然都是同一境界,可他毕竟是以有心算无心,用上了灵感大王所赠的敛息法诀,就算是杜子春再仔细,也探查不出他的真实修为。

    “杜道长,怎么样?”庞谢问道。

    “嗯,不算太好,也不算太糟,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要那柄锈剑再不出来闹事,很快就能恢复,可惜脑髓受伤,不是这么快能治好的,就算是有灵丹妙药,也要花个三年两载,才有机会再次冲击灵仙境界。”杜子春松开手,脸上带出一丝惋惜。

    庞谢点点头,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以他的医道水准,以及对人体的熟悉,模拟出这样的伤势并不算难,但在杜子春诊治之前,心里毕竟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说不定杜子春还会什么秘术,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暂时帮不到道长,没法炼制那几种灵丹了。”庞谢叹了口气说道。

    杜子春当初找他,就是为了炼制生生造化丹、精血元胎等几种丹药,只是炼制这几种丹药都要用到神识,如今他没法展露出真实修为,自然也就没法炼制这几种丹药。

    “那倒没什么,身体要紧,丹药都是外物。”杜子春随口说道。

    “那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庞谢问道。

    “你这两年先养伤吧,需要什么丹药,尽管给我说,炼丹的事不急,这几年养伤的时候,多去我书房坐坐,多研究研究丹道,静下心来沉淀两年,从长远来看,对你说不定还是好事。”杜子春叮嘱说道。

    “多谢道长栽培,庞某实在惭愧,可惜耽搁道长……”

    庞谢诚心说道,平心而论,杜子春对他不错,这句惭愧确实是由心而发。

    在外人看来,他此刻虽然暂时压住了锈剑,但是难保这柄剑不会再出来作怪,一个不好,终身无法晋升灵仙,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在此前提之下,杜子春还愿意帮他,完全不计较其中的风险,确实要承他一片厚爱。

    “没什么可惜的,人生一世哪能顺风顺水,想我年少无知的时候,耽搁的人,耽搁的事,可比炼制九转灵丹大多了,你这要是心中有愧,那我岂不是早该去上吊了。”

    杜子春摆了摆手,打断了庞谢的话,眼中露出遗憾之色,沉默了几秒,接着说道:“你今日难得出关,想必这几日也累坏了吧,我这里正好来了几样稀罕的食材,你我小酌几杯,也算为你接风洗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