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谢摆动双腿,游到虎鲨干尸的唇边,双臂发力,分别撑住上下嘴唇,只听“嘎吱嘎吱”几声干响,撑开一条一人多高的缝隙,从中走游了出来,原本躲在角落里的青虾黑蟹,则跟随他的脚步,一起离开虎鲨的口中。

    这也就是庞谢神力无双,换做青虾黑蟹这两头夯货,只怕下半辈子就要在虎鲨肚子里过了。

    方圆数百米之内,海底地形已然大变,虎鲨的精血虽然没了,肌肉、骨骼、皮囊还在,落在海中,沉重如铁,就连坚硬的礁石都压碎无数,更不要说珊瑚、鱼虾之类。

    这片五彩斑斓、生机勃勃的海域,不知多少年才会恢复过来。

    庞谢叹了口气,转身要向海面游去,挥臂之间,忽然发现不远处一点荧光,仔细一看却是一盏孤灯沉在海底,仍在发着微弱的光芒。

    “咦?刚才那只深海鮟鱇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还能发光?”

    庞谢微微一怔,双腿一蹬,向发光处游去,转眼之间,游到孤灯上方,低头望去,只见一盏八景宫灯,连同半截挂杆,沉在海底深处,正是刚才深海鮟鱇头上挂着的那盏。

    庞谢心生好奇,沉到孤灯左右,将八景宫灯捡起,拿在手中仔细看了一番,这才发现,原来这盏八景宫灯与挂杆并非一体,乃是一盏人工雕琢的琉璃灯,在透明的琉璃灯罩里面,有一点如豆的火苗发着微弱的光芒,并不是深海鮟鱇自然生长出来的。

    “这就对了,我就说刚才那只深海鮟鱇,怎么长得出如此规整的八景宫灯,原来也是从别处来的。”

    庞谢心中揣测,那只深海鮟鱇也不知是从何处寻来这盏灯,许是发现这盏灯能发光,与它挂杆尽头长出来的生物灯类似,便用挂杆挑起这盏八景宫灯,也好省些发光的力气。

    这盏八景宫灯共有八面,约莫四五寸高,三四寸宽,上半部分由琉璃灯罩护住,底下则是一个鎏金灯座,里面一点孤灯如豆,在这深海之中,也不知亮了多少年头。

    庞谢摸了摸灯罩,触手一片温润,与周围一片森寒的环境截然不同,顿时知道此物毕竟不凡,将其收入纳戒之后,这才向海面上游去。

    ……

    十多分钟之后,庞谢游到峭壁下方,钻出海面之后,足尖一点,身形如燕,飞身跃出海面,一招“乳燕投林”,向峭壁上面掠去。

    悬崖峭壁,猿猴难行,但在庞谢眼里,犹如坦途大道,他随手攀住一块光滑的岩石,微微发力,身形便如利箭一般,向上方窜去。

    眨眼之间,他已冲到顶上,正看到灵感大王站在上面,眼中满是漠然之色,并无丝毫表情。

    “多谢灵感先生相助!”庞谢拱手说道,如果说刚刚遇到巨型虎鲨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深海偶遇,那么在听到灵感大王的提醒之后,他就反应过来,这头巨兽必是灵感大王召来的。

    “这头虎鲨是昔年菩萨从北海捉来的异种,身具鲲鹏血脉,若是它也修出灵智,你绝不是它的对手。”

    不知为何,灵感大王忽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庞谢将目光投向海面,脑子里闪过虎鲨庞大无比的肉身,点了点头,说道:“灵感先生说的不错,以它的肉身,若是当真能开启灵智,只怕真有同阶无敌的本事,只是肉身越强,开启灵智越是不易,就它这样的基础,恐怕十万头中也未必有一只能开启灵智。”

    “哼哼,你当真这么想?”灵感大王久无表情的眼中,忽然露出怨毒之色,冷声说道:“鲲鹏血脉,珞珈洞天,又有菩萨亲手调教,要是连这样都不能开启灵智,只怕这世上就有没有妖怪了!”

    庞谢闻言,不由一怔,灵感大王这话明显是另有深意,他脑中忽然闪过青虾和黑蟹的身影,突然发现一丝不和谐的地方。

    无论是青虾还是黑蟹,都是海里最普通的品种,本身寿元都不算长,也长不了多大,可是这两位身躯如此庞大,必定不是凡兽,都是经过多年修行的结果,否则,早已寿尽而亡。

    矛盾的是,这两位并没有丝毫开启灵智的意思,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这就完全不合常理。

    “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古怪不成?”庞谢忍不住问道。

    “整个珞珈洞天,早已被人布下‘绝圣弃智阵’,在这阵法笼罩之下,绝不会有任何生灵开启灵智,绝不会有任何飞禽走兽、奇花异草修炼成精,最多也只能像它这样变成妖兽,肉身越来越强,力量越来越大,却始终不可能踏上修行之路。”灵感大王冷冷说道。

    “怎么还有如此可怕的阵法?到底是何人布下?”

    庞谢脸色大变,他也是妖物化形为人,深知这种阵法的恶毒,简直是断送妖族的前途。

    “这种事情你现在知道还太早。”灵感大王淡淡说道。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庞谢问道。

    “等有一天,你修到我的境界,能够真正操控元屠剑,差不多就能知道了!”灵感大王说完,转身向山上走去,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

    庞谢叹了口气,随他一起上山,回宝莲池中修行。

    ……

    宝莲池底,依旧是浑浊不堪,腥臭的气味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庞谢盘膝而坐,细细体会丹田之中的元屠剑。

    一寸多长的元屠剑上,燃烧着炽烈的血光,如一条血龙盘踞在丹田正中,将其他所有符文、飞剑,全都远远逼了出去。

    不过,剑光虽然炽烈,却少了先前那种嗜血的急切,反而有一种微微的饱涨感,看来这一顿吃的不少,差不多可以顶一段时间。

    看到元屠剑已经安抚的差不多了,庞谢又从纳戒中取出一根淡紫色的竹笋来,拨开韧性十足的表皮,放进嘴里,大吃大爵。

    这是从珞珈山中,紫竹林里挖出来的,名字很普通,就叫做“紫竹笋”,味道鲜香可口,口感清脆柔嫩,实在是人间少有的美味,比外间的竹笋不知强过多少倍。

    当然,紫竹笋最为重要的并不是它的味道和口感,而是清心明智,稳固心神的功效,与增长神识的七宝银杏一起吞服效果更佳,既可以迅速增长神识,又可以打牢基础,是修炼神识功法最为有用的几种奇珍之一。

    吃了一大根紫竹笋之后,庞谢取出一粒七宝银杏,几口嚼碎,吞了下去,顿时觉得思维活跃,脑中一阵清凉,神识向外一扫,发现扫描的范围又多了几十米,甚至还在不断向外扩去。

    过了一阵,神识停止外扩,庞谢知道七宝银杏的功效发挥的差不多了,便有取出一根紫竹笋,拨开外皮,大吃大爵起来,心中暗自说道:“幸亏我的饭量好,能吃的下这许多竹笋,若是换个饭量差的,好东西放在眼前都吃不到嘴里。”

    他又怎么知道,紫竹笋是珞珈山紫竹林的特差,其他修行人得了这种异宝,都只会用来炼药,岂有放在嘴里直接吃下去的道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