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退两名黑衣人的埋伏之后,庞谢加快步伐,向住处赶快。

    这两人并非泛泛之辈,无论是最初布置的阵法,还是后来展露的隐遁之法,在发动之前,他都没有任何察觉,只是这两人不愿与他硬拼,这才轻易退去。

    若是当真对上,他以一敌二,也未必能赢得了这两人。

    庞谢心中忽然涌起浓浓的危机感,看来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应对未来的挑战,否则,未必能活着踏出这座珞珈山!

    无论是庞谢,还是两名黑衣蒙面人都没发现,就在他们三人交手的时候,一个面色木然、神情呆滞的年轻人远远蹲在山林之中,毫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直到三人全部离开,这人才从林中站起,望着庞谢远去的方向,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这人是谁,身上的味道怎么这么熟悉。”

    ……

    二十多分钟之后,庞谢赶回地部六组的驻地,远远瞧见六七座园林之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进了炼药组的大门,庞谢渐渐放慢脚步,缓步向住处走去,沿途两侧,偶尔能听到轻轻的读书声,淡淡地音乐声,或者女子的调笑声,从不同的院子里传出来,听起来喜欢什么的都有。

    片刻之后,庞谢回到自家住处,推开院门,进了卧室,换了身干燥地衣裳,这才静下心来,思索下一步要做什么。

    当务之急,只有一点,便是想法提升战力,实力强上一分,保命的把握就强一分。

    现在要提升实力,无外乎三点,神通、修为和法术。

    想到这里,庞谢忽然想起,他在青来市斩杀荣格时,还献祭了荣格召唤来的狂战魔,得了三枚符文,一直没时间炼化,倒不如先炼化了,看看到底是什么符文,能否迅速提升战力。

    庞谢也不迟疑,想到便做,当下盘膝坐在地上,将心神沉入丹田之中,查看青色气旋之中的符文。

    丹田气旋之中,如今共有一十四枚米粒大小的符文。

    其中,只有“医药”符文始解大成,完全凝为实质,通体银白,放出七色光芒,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光圈,就好像神佛脑后的光圈一般。

    其他一十三枚符文,都还是一团虚幻,只是有几枚随着年深日久,灵气不断浸入,逐渐有些实质的感觉,但要说什么时候能完全凝为实质,那就不知道了。

    庞谢直到现在还记得,当日,将“医药”符文凝为实质的时候,费了多少功夫,冒了多少风险,几乎可以用险死还生来形容,若是每一枚符文,都要花这么大的功夫才能凝为实质,恐怕这辈子,都没有将它们凝为实质那一天了。

    这些符文之中,其中三枚符文最为虚幻,正是他炼化狂战魔所得,还没来得及以灵气灌注的三枚。

    庞谢轻轻吸了口气,提起精神,缓缓催动丹田之中的青色气旋,同时向三枚符文灌注灵气。

    他以往炼化符文的时候,一则修为不足,丹田之中灵气有限,二则元气衰微,没有源源不断的天地元气补充,故此,每次只能灌注一枚符文。

    今次,他饮过林三公子给的竹叶青,丹田之中,灵气正盛,珞珈洞天里天地元气充足,也不必担心后继乏力,完全可以三枚符文一起灌注。

    唏…嘘…

    庞谢盘膝一坐,便是两个多钟头,直到午夜时分,方才醒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丹田气旋之中的三枚符文,已经灌注了两枚,其中一枚带来的神通叫做“吐焰”,这门神通容易理解,只要张嘴一喷,便能吐出熊熊烈火,与狂战魔吐火的本事倒是类似。

    另一枚符文带来的神通叫做“通幽”,说是能与鬼神交谈,只是他眼下所在珞珈洞天,乃是观音道场,就算是再怎么厉害的凶神恶鬼,也不敢来这里撒野,暂时也没法试验。

    令他感到奇怪的是第三枚符文,这枚符文压根无法灌注灵气,用灵气灌入其中,就好像灌入一个漏水的瓶子一样,灌入多少,流出多少,一点也留不下来。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有什么限制?”

    庞谢暗自思索,可惜他对这门“燃灯通神术”所知太少,完全推测不出什么来。

    炼化过一次之后,庞谢便不再管这些符文,炼化符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天长日久,徐徐炼化,着急也没什么用。

    三枚符文,左右有限,不过有“吐焰”符文在内,好歹给了他一门远程攻击的术法,也算是补充了,他以往与人交手,只能靠拳打脚踢的尴尬局面。

    ……

    炼化神通之后,他再次开始修行,从纳戒中取出姚广孝给的报酬,也就是子阳道人传下来的那本《阴阳观神变》。

    据姚广孝所说,这是一门修炼脑髓精神的秘术,以此秘术修行,可以加快“蜕凡六关”第六关“脑髓关”的进度,当然,因为基础功法不同的缘故,姚广孝给他的时候,以为庞谢无法直接修行,只能用作参考。

    姚广孝却不知道,庞谢修炼的基础功法“玄功要诀”是门极为神异的基础功法,以此功法修行出来的灵气,可以催动任何武学、秘术,甚至比这些武学、秘术原本配套的功法更加适合。

    庞谢沉下心思,缓缓翻这本《阴阳观神变》。

    这本书讲述的是阴阳变化的道理,乃是最为正宗的道家法门,虽然算不上多么高深,胜在浅显易懂,功法明细,一点一滴都说的很透,没有半点让人费解的东西。

    全书最后,子阳道人写了一篇结语,特地说明,脑髓关是蜕凡六关的第六关,修炼难度与前面几关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这是因为脑髓最为脆弱,稍有不慎,就会受伤,一旦有了伤势,不但难以复原,而且因为脑髓与魂魄相关,还有可能因此伤到魂魄。

    故此,修行人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宁可慢一些,浪费一些时间,也不可急功冒进,伤了根本。

    庞谢看完之后,将这本《阴阳观神变》收回纳戒,闭上眼睛思索了几遍,直到确认没有任何理解上的问题,这才修炼起来。

    随着他催动功法,霎时间,只觉得身体左右两侧,一冷一热,冷热交替之间,全身经脉剧烈抽动,气血如同潮水一般,不断向脑髓涌去,连忙按照功法要求,引导气血分别进入脑髓的不同位置。

    片刻之后,他只觉得大脑一阵麻木,有的地方烫的惊人,热得晕晕乎乎,几乎要晕倒,好好睡上一觉,有的地方却冰冷无比,如一根钢针刺入脑中,刺激得他无论如何也晕不过去。

    冷热交替之间,庞谢只觉得痛苦无比,强忍着痛苦,足足捱了半个多小时,才徐徐撤去功法,缓过一口气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