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云淡,风清气和。

    林三公子走在前面,庞谢紧随其后,他心中虽有千百个念头,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才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他现在连看破都没有做到。

    当下能做的也只有一件事,小心谨慎,徐徐图之。

    两人漫步而行,珞珈山虽大,但以两人的脚程,片刻之间,便赶到山下,来到那一片建筑群落之中。

    庞谢既然已经决定去炼药组,林三公子也不带他去其他地方,径直朝其中一座园林走了过去。

    这是一座富有华国江南气质的园林,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一步一景,百看不厌,仿佛江南水乡。

    不过,从体量上来看,这里又不是江南小院比得了的,数百处绝妙山水,巧妙地聚拢在数个平方公里的院落里,组成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画卷,可谓人间绝美,他处难寻!

    这处园林门口,院门打开,左右两侧挂着一幅对联,上联是“天机清旷长生海”,下联是“心向光明不夜天”,上书“炼药”两个字,正是地部炼药组的驻地。

    大门也无人看守,林三公子带着庞谢直接走了进去,也不找人问路,径直往园林最深处走去,看得出来,他对道路熟悉,并不是头一次来这里。

    约么五六分钟之后,两人来到一处小院门前,林三公子上去拍了拍门,喊道:“祁组长在吗?我带人过来了!”

    吱呀!

    随着两扇木门轻响,一个干净清爽、衣着干练的女孩快步走了出来,“唰”地一声,向林三公子敬了个礼,说道:“林堂主,祁组长刚刚回来,这会正要吃饭。”

    “哈哈,那敢情好!”林三公子大笑一声,说道:“我正愁中午去那蹭饭呢!”

    说完,也不等女孩再说什么,带着庞谢大步走了进去。

    女孩微微苦笑,也没有多说,似乎对林三公子这种作风已经习惯了。

    进了院子,正面便是堂屋,坐北朝南,屋门轻启,露出一尺多宽的空隙,正看得到屋里面八扇木雕屏风。

    林三公子一把推开屋门,带着庞谢绕过屏风,见到了炼药组的祁组长。

    “嗯?”

    庞谢看到这位祁组长之后,不由怔住了,只见眼前这位祁组长,正坐在餐桌前面,花白头发,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纯黑色的神父长袍,手中捧了一个十字架,双目微闭,念念有词,细听起来,正在向光辉之主祷告。

    这是光辉教廷的餐前祷告,眼前这位祁组长赫然是光辉之主的信徒!

    庞谢想到这里,脸色不由一变,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准备应付可能的攻击。

    最近几次战斗,他先是击败了光辉教廷在安南的主教,接着,又斩杀了裁判所的枢机主角荣格,恐怕已经被光辉教廷立为大敌,见面就动手,也不是没有可能。

    ……

    “唔,这位小兄弟,怎么这么紧张?”

    就在庞谢准备出手的时候,祁组长放下了手中的银质十字架,睁开眼睛,神态柔和地问道。

    “我……”庞谢微微一顿,莫非这位祁组长还不知道他杀了荣格的事情?

    “哈哈,别紧张了!”

    林三公子一回头,正瞧见庞谢的架势,眼珠一转,顿时明白过来,大笑几声,转过头对祁组长说道:“这小子刚杀了欧罗巴那边一个枢机主教,还以为你要对付他呢!”

    庞谢不由觉得奇怪,怎么林三公子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说了这件事,难道不怕这位祁组长翻脸?

    “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

    听了林三公子的话,祁组长双手合十,脸上露出一丝悲悯,却没有任何动手的打算。

    “这……”庞谢目光闪动,不知道祁组长这是什么态度。

    “你想太多了,祁组长虽然也是光辉之主的信徒,却跟欧罗巴那边的光辉教廷没有任何关系,你杀了荣格,他能忍着不笑出来,就已经算是涵养惊人了,还以为他会对你动手?”林三公子大笑。

    “啊?”庞谢有些不懂,同为光辉之主的信徒,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们也是佛道两门一样,分为无数派别?就算如此,也不应该这样啊!

    “算了,看你不懂,给你解释一下吧!”林三公子解释说道。

    “早在千年之前,光辉教廷便派过一支队伍,前往神州大陆传教,其中带队的是当时光辉教廷十二圣徒之首的阿罗本,此人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远不是现在的圣徒可比,一手黄道十二宫的天使神降之术,乃是光辉教廷千年第一。”

    “阿罗本来到神州大陆之后,前前后后辛苦了数百年,终于让光辉教廷在神州大陆落足,建立了一座分部,按照常理下去,接下来,光辉教廷便会源源不断的向此处派人,最终将其纳入总部。不料,正在此时,天地元气忽然衰退,各大势力开始收缩,光辉教廷也是如此,全部力量都用来维持在欧罗巴的基本盘,再无力派人过来。阿罗本虽强,也无法在人间立足太久,苦苦挨了几十年之后,最终,还是进入了光辉之主的神国。”

    “在此之后,阿罗本在此处创立的分部,便与欧罗巴本部失去了联系,面对天地元气衰退的局面,转而为了生存,便与佛道两门合作,教义也互相融合,慢慢产生了不小的变化,其中,甚至有人要在神州大陆建立地上神国,在百余年前,还掀起一场大战,并且几乎成功。”

    “数十年前,神州大劫的时候,欧罗巴的光辉教廷来到这里,不但与佛道两门交手,对阿罗本留在此地的一脉,甚至出手更狠,对付佛道两门,还是能胜则战,会败则走,对付他们却是无论胜负如何,也要决一死战。”

    “神州大劫之后,他们这一脉的人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其中祁组长就是其中的主要人物之一,所以我说,你杀了荣格,他能忍住不笑出声,就算涵养不错,哪里还会再杀你呢。”

    耗时良久,林三公子总算说完了这一大段话,庞谢也终于明白了以往的事情,算是放下心来。

    “好了,都是陈年旧事,提它做什么,说吧,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祁组长淡淡说道。

    林三公子也不隐瞒,当下把庞谢的事情说了出来,包括得罪了司马进,以岛主身份加盟的详情。

    祁组长沉默片刻,说道:“你杀了光辉教廷的枢机主教,我若不收你,别人还以为我怕了光辉教廷,这样吧,你稍后就去登记,至于司马家的事情,我想以我和林堂主的本事,还担的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