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

    庞谢闻言,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铁行云之死,他本已打定主意,不再前往逆鳞,若不是林三公子忽然到来,与他谈的十分投契,修为又高得惊人,不容分说,将他直接拉了过来,恐怕他现在还在泰巴拉娜西府晃悠,若是这样,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庞谢转念又一想,若是他还在泰巴拉娜西府晃悠,恐怕也不会有这等高手专门去世俗界杀他。

    “你是不是以为,如果你不来珞珈洞天,就不会遇到俞四这等高手?”林三公子看到庞谢的神色变化,直接点出了他心里的想法。

    庞谢点点头,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

    “那你可想错了,司马家分为南北两宗,两宗都位于九姓十三宗之列,足足占据两个席位,南北呼应,千年不绝,门人无尽,树大根深,绝非寻常势力可比。这都还罢了,最重要的是,司马家乃是汉末起家,家族传统沿袭两汉,最重家世名声,他们家族的子弟,若是死在其他世家手中,或许还有讲道理的余地,被你一个无名无姓之人杀死,必然对你恨之入骨,杀之而后快!”

    “今日,司马家能说动俞四,在普陀崖顶,当着我的面,试图将你强杀,翌日,自然也能说动其他高手,前往世俗之中,将你杀死在街头。你要知道,司马家此举并非纯为报仇,更重要的是要昭告世人,他司马家千年传承,不容轻辱!”林三公子一边喝酒,一边说道,将当下的形势说的清清楚楚。

    “那今日在普陀崖顶,将我拉入幻境的,到底是什么人?他在那里随随便便就能杀我,难道这逆鳞之中就没有法纪了么?”

    庞谢听到这里,知道就算去外面也避不开司马家的追杀,日后少不得要在珞珈洞天呆上一段日子,便径直问出心中疑虑。

    逆鳞并非是纯粹的修行门派,乃是以国家为主体的修行部队,既是军队,必有法纪,就算他还没有加入逆鳞,又怎么可能肆意杀人,若真是这样,与占山为王的土匪又有何区别。

    “逆鳞自然有法纪,可惜今天对付你的,就是律法厅的厅主!他以自身刑杀之气引动你先出手,再治你一个擅自动手的罪名,便可将你压入律法厅的大牢,倒是要杀要剐,都是他一句话的事情。日后就算有人问起,他也有足够的理由回复。”林三公子说道。

    “这律法厅到底什么地方?俞四这个厅主又是什么人物?”庞谢沉声问道。

    “此事说来复杂,我还是从头讲吧。”林三公子说道。

    “外面人都以为逆鳞是一只修行部队,就好像暹罗的‘梵天’,身毒的‘湿婆’,抑或扶桑的‘五轮’,一则镇压国内不法修行人,二则对抗他国修行势力。实际上,逆鳞并非如此,乃是一个极为庞大的组织,类似于美索联邦的神盾局,负责战斗的部队,只是其中一个部分。”

    “逆鳞分为天地二部,各自设有六个机构,其中,天部下设的六个机构,分别是藏经阁、律法厅、功勋楼、不殆堂以及剑堂和雷堂。这六个堂口之中,藏经阁主管功法传承,律法厅主管内务刑罚,功勋楼主管任务分配,不殆堂主管对外征战,此外,剑堂和雷堂也都是对外征战的堂口,这两个堂口都是从不殆堂中分出来的,只因修行剑术与雷法的修士众多,性情又与其他修士不大类似,容易发生冲突,于是单独成立了两个堂口。”

    “地部底下则设了六个机构,分别是炼药组、制器组、绘符组,阵法组、异兽组和研法组,分别负责丹药炼制,法器制作,符文绘制,阵法布置、灵兽养护以及法术研究。”

    “天地二部听起来似乎有高下之分,实际上却是平起平坐,十二个机构权限相同,并没有那个堂口凌驾于其他机构之上。此外,天地二部各有部长一名,不过,这两人极少出现,基本上放任不管,除非是有大事发生,两位部长才会出面,把大家凑在一起。”

    几句话的功夫,林三公子将逆鳞的大致组成介绍了一遍。

    “等等,林三公子,若是这么说,刚才在山顶上想要对付我的俞四,岂不是逆鳞军中仅次于两位部长的大人物,而且是内务律法的直接管理者?”庞谢耸然一惊。

    “确实如此。”林三公子说道。

    “那我还是走吧,留在这里岂不是等死?”庞谢霍然起身。

    天底下只有千日做贼的道理,没有前日防贼的道理,若是洞天之中,有这么个大佬随时准备收拾你,那还是早点走的利落,否则,日后被他抓住一差二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常言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明知这里危险重重,还要留着这里,那才是疯了。

    至于司马家追杀一事,外面世界广博,只要他小心谨慎,不露马脚,也未必就会被司马家的人发现。

    “你莫要担心,俞四再强,律法厅再横,也不过是十二机构之一,有十二家机构中最强的剑堂堂主罩着你,倒要看看谁敢找你的麻烦!”林三公子拍了拍桌子,示意庞谢坐下,不必太过紧张。

    “剑堂堂主?那是谁?”庞谢忍不住问道。

    “当然就是敝人,难道我没给你说过吗?”林三公子大笑说道。

    庞谢无语,他是真没想到,眼前这位林三公子,居然也是十二机构的负责人之一。

    两人痛饮一夜,通宵达旦,直到将近天明,才各自小憩片刻,恢复精神。

    林三公子酒量极豪,出手也极阔绰,他拿出的两个青色细脖瓷瓶,竟然都是空间法器,其中存酒极多,两人足足喝了一夜,也还剩大半瓶酒。

    这一夜喝下来,林三公子对庞谢更是好感大增,这岛上擅长喝酒的人多了,但是能够不动用术法,还能陪他喝一夜的却没几个。

    庞谢不由赧然,他是没动用术法,可是他当初修炼“饮水”神通的时候,体内多出了一个叫做“鲸囊”的器官,从此之后,只要是液体,无论多少都喝得下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