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庞谢没有走出房间,在铁行云的尸体前面,静静地坐了一整夜。

    铁行云不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也不是第一个死在他眼前的人,却是第一个死在他眼前的朋友。

    这一点对庞谢的触动,超过了他自己的想象,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一时涌上心头,原来红尘俗世就是这般味道,原来喜怒哀乐愁就这这种感觉。

    庞谢默默地感受着内心的悸动,直到清晨时分,第一缕阳光从外面晒进来,才推开屋门,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庞施主,节哀顺变。”姚广孝一身黑色僧衣,早已等在门前,双掌合十,深施一礼。

    庞谢面色如水,同样双掌合十,向姚广孝还了一礼,沉声说道:“道衍大师,在下不通经文,还请禅师帮我念诵往生咒,替我超度铁大哥。”

    “那是老僧的本分。”姚广孝点头答应。

    说罢,他缓步向屋中走去,坐在铁行云尸身前面,默默念诵往生咒,一向凶厉的脸上也露出宝相庄严之态。

    庞谢看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转回头正看到夏侯帝江,问道:“夏侯队长,荣格在什么地方?”

    “你还要去找他?”夏侯帝江目光一闪,却没有直接回答。

    “当然,难道就任他逍遥不成?”庞谢冷冷说道。

    “可是……”夏侯帝江欲言又止,话虽没有说完,意思却表达的很明确,以庞谢的本事,此去与飞蛾扑火无异。

    “我自有把握。”庞谢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吧,他昨晚一夜没有露面,今晨出现在青来市中心,据说非常愤怒,没有人敢靠近他。”夏侯帝江说道。

    “他居然还在暹罗?”庞谢脸上露出一丝狠色。

    “据可靠消息,他这一段时间都会留在暹罗,可能很久都不会离开。”夏侯帝江说道。

    “好!好!好!”庞谢连说了三声好,眼中却没有半点喜色,只有肃杀之意。

    “你一定考虑清楚,昨夜我们做了几次战术复盘,没有找到战胜他的办法。”明玄插话说道。

    “我已经想好了,他与我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庞谢沉声说道,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你们能不能帮我准备一点东西。”

    “什么东西?”夏侯帝江问道。

    “沥青,烧热的沥青,最黏最烫的那种。”庞谢说道。

    “要多少?”夏侯帝江问道。

    “不用太多,有个五六百吨就可以了。”庞谢说道。

    “可以,但是需要一点时间,这玩意倒不难弄,只是数量太多,又要烧热的,需要一点时间准备。”夏侯帝江说道。

    “没关系,我正好要去办一件事,你们准备好了以后通知我。”庞谢说道。

    “好!”

    ……

    与夏侯帝江说好之后,庞谢离开“相柳”第二基地,一路往春明府赶去。

    两个小时之后,他来到春明府市中心的常青小区,也就是铁行云的住处。

    庞谢站在楼下,想了好久,却一直理不出什么头绪来,完全不知道该跟越青颜怎么说,足足站了半个多钟头之后,这才迈动沉重的脚步,一步步向楼上走去。

    他来到门前,轻轻一推,防盗门便向内侧滑开,门并没有锁住,接着,他走进屋子,一眼便看到了越青颜。

    越青颜背对着门的方向,面向阳台窗户,穿着一件黑色长裙,双手抱着膝盖,光着脚丫,蜷缩在沙发的一角,就仿佛经历了暴风雨的麻雀,缩在自己的窝里。

    “你回来了。”越青颜没有回头,低垂着脑袋说道。

    “是我。”庞谢轻声说道,他第一句话便表明身份,不愿让越青颜误解是铁行云回来了。

    “我知道。”越青颜缓缓抬起头来,转了过去,面对着庞谢。

    她脸上带着泪痕,眼睛通红,带着浓浓的黑眼圈,似乎是哭了一夜,低低声音说道:“他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除了你,还有谁会来这里?”

    “你……知道了?”庞谢一惊,刚才在楼下想好的说辞,完全忘记了。

    “我……当然……知道了……”

    越青颜从嘴角用力挤出一丝笑容,眼睛里的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下,边笑边哭,淡淡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房间里。

    “庞谢,一直忘记告诉你了,我姓越,代号教授,是逆鳞军中负责考核新晋成员的考官,今天很高兴告诉你一件事,恭喜你,已经通过考核了。”

    庞谢呆住了,脑子里嗡嗡乱响,就好像有人在他耳边点了一个特大号的爆竹,一时间,甚至失去了思维能力。

    他曾经想过很多次,逆鳞的考核是什么样的,也曾经期盼过很多次,那位身在美索联邦的越教授尽快回来。

    唯独没有想到的是,考核他的人就在身边,就是眼前的越青颜。

    这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多事,许多以往难以理解,或者被他忽视的事情,全都能够想通。

    为什么越青颜被司马家的人绑架之后,一点也不慌张,因为她本就是逆鳞的人,随时都有能力招呼别人来救她!

    为什么庞谢杀了司马家的人后,却没有人来追查,因为司马家绑了逆鳞的热,逆鳞不追究他们的责任就不错了!

    为什么庞谢和黎文渐交手之后,越青颜会非常及时的失去记忆,因为她是故意给庞谢和越青颜创造便利,为他们省去了编造谎言的功夫!

    昔日种种异常,今日一朝点透!

    ……

    越青颜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房间忽然陷入一片沉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各异。

    越青颜的笑容已经敛去,泪水如珠子一样,一滴滴滑落下来,滴在黑色的长裙上,染湿了一大片。

    庞谢的呼吸声越来越粗,眼神渐渐带出凶戾之色,死死盯着越青颜,压低声音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你,你完全不懂修行的……”

    “逆鳞是国家组织,需要各方面的人才,不一定都要懂修行。”越青颜轻声解释。

    “那就请你解释一件事情,你既是逆鳞的人,这次铁行云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为什么不找高人出手,荣格虽然厉害,但只要有任何一位灵仙与我配合,都能轻易杀了他,也不必白白送了铁大哥的性命!”

    庞谢说到这里,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一拳向前挥出,拳风鼓荡,如飓风过境,将整个阳台上的玻璃,全都震的粉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