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

    狂战魔发出一声巨吼,双手抡动巨斧,朝庞谢的脑袋直劈过去,重达四五吨的巨大钢斧,在音速之上的超高速加持之下,威力甚至超过了美索联邦的“巨斧”巡航导弹。

    这一斧要是砸实,庞谢纵然身怀“金刚不坏琉璃体”,最好的结果也是骨断筋折,最大的可能性则是被砸成一团肉泥。

    巨斧卷起的旋风,甚至压的数十米外的素猜和塔塔雅直不起腰来。

    庞谢面色微变,知道巨斧厉害,也不敢硬接,脚下一错,身形一矮,一招“移形换影”,于间不容发之际,闪过狂战魔这一斧,反手一拳,直奔它的脑袋而去。

    不料,看似粗犷残暴的狂战魔,却展示出极为精妙的武技,就在庞谢出手的一瞬间,左脚猛一踏地,身形滴溜溜一转,巨大的钢斧回旋而至,正拦在庞谢的拳头前面。

    轰!

    一声巨响,身躯庞大的狂战魔向后倒退了四五步,紧握巨斧的双手已经被震出血来,一滴滴黑红色的血液滴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将地上的细小石块腐蚀殆尽。

    与此同时,庞谢也被这一阵反震的力道,震退了十四五步,踩碎了十七八块石板,方才稳住身形。

    这是因为他的体重远比狂战魔的体重要轻,对于同样的力道,他更难化解。

    “好……”

    庞谢刚要说话,猛然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险些喷出来,连忙运转体内灵气,将这一股鲜血压了下去,接着,便觉得五脏六腑、周身骨骼无一处不痛,几乎要散架了。

    他知道这是之前受了火炮的轰击,体内伤势尚未痊愈,接着又与狂战魔硬拼,以至于引发旧伤的缘故,若是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今天的局势恐怕不会太妙。

    他虽然身怀“医药”神通,灵气转化的药气可以疗伤治病,可是他的身体远比寻常人要强悍的多,故此,受伤之后,也难以治愈的多,并不能立即见效。

    “哈哈哈,又是一个傻瓜,我见过太多的傻瓜,看多了奇幻故事集,总以为深渊里的恶魔不通武技,全凭一身蛮力打架,自以为可以凭借高超的技巧打赢他们,可是你们就没有想过么,深渊里的争斗无处不在,如果没有精妙的武技,它又怎么能活到现在?”

    黑色的小劣魔坐在狂战魔肩头,发出一阵声音尖细的嗤笑,接着,它扯了扯狂战魔的耳朵,大声喊道:“快去揍他,他已经不行了!”

    狂战魔被小劣魔这么一吼,似乎有些恼火,伸出一只手去肩头上拍它。

    小劣魔不等狂战魔的手抬起来,手脚并用,灵活的蹿到了它的另一个肩头,身形之快,绝对超过任何猿猴,更不是人类可比。

    远处,夏侯帝江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一震。

    以小劣魔的灵活与速度,再加上一身看起来防御不弱的鳞片,以及十指上锋锐如刀的爪牙,完全可以轻松自如的杀死任何精锐士兵,就算有枪也很难获胜。

    小劣魔作为深渊最基础,也是最弱小的恶魔,已经如此厉害,位阶远比它高得多的狂战魔,战力之强,可想而知,他对庞谢的担心,不禁又多了一层。

    ……

    “咳咳……”

    庞谢轻轻咳嗽几声,胸口处火烧的疼,即使有药气治疗,也无济于事,恐怕得借助药材,缓缓医治才成。

    再看眼前这头狂战魔,除了巨斧崩开了几个口子,身上的铠甲打烂了一些以外,居然丝毫无损,看起来短时间完全没有战胜的可能。

    尤其是,他身上还背着荣格施展的大预言术,越拖下去,体力消耗越大,获胜的机会也越渺茫。

    “除非能找到他们的弱点……”

    庞谢的目光不断在狂战魔和小劣魔身上扫去,忽然发现眼前这两头恶魔,都不自觉的低着头,有意无意的避开了渐渐西沉的太阳,似乎很讨厌阳光。

    “深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过,听起来跟地狱非常相像,环境应该也差不多吧,换句话说,它们共同的弱点是……”

    “嗷!”

    就在庞谢陷入沉思的时候,狂战魔举着巨斧再次冲了过来。

    这次它用两只手横着抡起巨斧,朝庞谢冲了过来,锋锐如雪的斧刃径直向庞谢腰间横斩过来,试图把庞谢从腰间斩为两截。

    庞谢咬了咬牙,迎着狂战魔冲了过去。

    双方越来越近,直到相距不足三米的时候,庞谢身形骤然一矮,身体团成一团,用脚向后一蹬,从巨斧下方蹿了进去,待到近身之后,身形暴涨,猛然站了起来,一拳朝天,向上击去。

    “同样的错误你要犯两次吗?”小劣魔坐在狂战魔的肩上,看着庞谢的拳头,发出尖锐的笑声。

    与此同时,狂战魔紧握巨斧的双手,向下猛一发力,巨斧由横变竖,径直立了起来,斧柄处尖锐的倒刺,猛然向下刺了下去,直奔庞谢的头颅。

    “着!”

    庞谢轻咤一声,却没有用拳头跟狂战魔硬拼,而是张开手掌,由掌心处发出一道炽烈到极点的白光,直直照入狂战魔和小劣魔的眼睛。

    “嗷!”

    “啊!”

    狂战魔和小劣魔一起闭上眼睛,同时发出痛呼。

    小劣魔急忙用双手捂住眼睛,狂战魔更是扔掉了手中的巨斧,用粗大的手掌整个捂住脑袋。

    庞谢见这一招有效,心中顿时一松。

    不过,他并没有趁机再攻击狂战魔,这家伙皮糙肉厚,不是短时间能够击败的,即使光挨打不还手,也不是短时间能够杀死的,倒不如直接去找荣格!

    下一个刹那,庞谢身形一转,忍住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痛,硬扛着大预言术的枷锁,迈起大步,如奔马一般,硬冲到荣格身前,大喝一声:“去死!”

    声到拳到,在荣格惊诧的眼神中,一拳狠狠向它砸去!

    嘭!

    下一秒钟,庞谢忽然呆住了,因为他的拳头被无情地挡住了。

    荣格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璀璨的金光,如流水一般波光粼粼,似乎无比柔软,同时又坚固到了极点,反震的力道几乎将庞谢的手指震断,与此同时,在他的背后,伸出了两只洁白如雪的翅膀,一个淡淡的金色光圈也浮现在他脑袋上面。

    “夏侯帝江刚才问过我,为什么我可以召唤恶魔,真实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从深渊被我抓来的。”

    面对庞谢惊诧的目光,荣格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