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装哥几句话,将候车厅里的气氛调动起来,看到大家反响如此强烈,他精神更加抖擞,举起右手,竖起食指,表情坚毅的指向右上方一个不存在的人,言语铿锵有力,只看动作,不听声音,颇有几分美索联邦传奇统领林肯在葛底斯堡做演讲时的气势!

    “我当时就问了,我说,老哥,兄弟听了半天,也就听了个大概,但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弄清楚,能不能给兄弟说说,咱们萍水相逢,能帮一把是一把!”西装哥豪情万丈地说道。

    “这位大哥是个红脸汉子,有事自己都扛了,本来不想给我说,我就要了瓶一斤装的大龙口,跟这位大哥喝了一顿,喝到最后,这位大哥终于说了。”

    “这位大哥是咱们春明府元谋县的乡下人,有个闺女,今年刚好十三岁,平时在县城里上学,结果前两天放学的时候,被一个挨千刀的给撞了,伤的挺重,医药费起码得大十几万。”

    “按说这事,上有官府判决,下有私人协商,只要撞人的把钱赔了,多余的事,我姓陈的管不着,谁能想到,那个撞人的两手一摊,俩字‘没钱’!”

    “法院后来查了,这个人账户上是真没钱,钱全在他们家老爷子名下,他死活就是不给,说的也很清楚,交通事故又不是犯罪,官府也不能真把他关了,反正他就是没钱,你想去那告去那告,反正现在是法治社会,又不能搞父债子偿那一套。”

    “最可气的是,这小子这头说了没钱,转头就出去旅游了,还边走边拍,好吃的好玩的数之不尽,你们说气人不气人!”西装哥说到这里,脸涨得通红,拳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大厅里的旅客们也纷纷叫骂,就连刚才买票那老头,都忍不住朝西装哥看去,眼神不断闪烁,似乎在判断西装哥说的是真是假。

    整个候车厅里,只有两个人没有看西装哥的演讲。

    其中一个是跟着老头一起买票的憨傻年轻人,一语不发,端坐在那里,另一个则是年轻人座位旁边的一位老人家,这位老人似乎非常困,如此热烈的气氛,竟然没把他叫醒。

    相反,这位老人家身子一歪,逐渐往年轻人的方向靠去,头靠在年轻人的肩上,手肘则与年轻人的身子挨在一起。

    “现在这位大哥的闺女还在医院抢救,随时都可能停药,那个杀气刀的在外地旅游,什么时候能回来,谁也不知道,说到这,大家应该也猜出来了,刚才跟在我身后的,就是这位大哥。”

    西装哥叹了口气,转头指了指站在大门边上,一脸憨厚之色的农民大叔。

    这位大叔脸色窘迫,看到大家的目光指向他,一双手简直不知道往哪里放去,低着头也不说话。

    “各位兄弟、姐妹,我今天在这说这件事,不是想求大家给这位大哥挣一个公道,咱们能来这坐车的,都是平头百姓,也没这么大能力,更不是给大家添堵,我听了都够堵的了,不必再给大家说,我今天只说一点事,也是一个字,那就是‘钱’!”

    “钱”字出口,候车厅里一片哗然,大家眼神一变,就好像是在看骗子。

    “大家先不要紧张,我今天一不募捐,二不借钱,三不讨饭,我要脸,这位大哥更要脸,我们不是这种人!”西装哥虽然看到大家有些警惕,却丝毫也不紧张,继续说了下去。

    “我只说一件事,这位大哥为了给闺女治病,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亲戚朋友能借的也都借了,实在没有办法,前几天把家里种的几亩三七收了,打算进城卖了,我看了一下,全是十头、二十头的上好药材,平常也见不到,可惜进了城之后,拉不下脸卖药,在车站门口坐了大半天了,一两都没卖出去,我是实在看不过了,跟大哥把这筐三七背过来,希望大家援手一二,一人买上一点,好让大哥赶快回去交医药费!”

    三七是南诏州一种特产的草药,有活血化瘀,消肿止痛之效,《本草纲目拾遗》上记载,人参补气第一,三七补血第一,味同而功亦等,故称人参三七,为药中之最珍贵者。

    三七这种药材,大小与药效的关系很大,个头越大说明生长的时间越长,效果也越好。当地人说三七的大小时,不按尺寸来分,而是按照每斤多少个来分,每斤十个的,就说是十头的,每斤二十个的,就说是二十头的,以此类推。

    一般来说,市面上最好的就是二十头的,十头的三七也有,不过,一来不多见,二来价格也贵,一般也用不到。

    西装哥说完这一大段话,转头对农民大叔,说道:“大哥,你还不把那筐三七背进来,让咱这些兄弟姐妹们看看!”

    “唉!唉!谢谢兄弟帮忙!”农民大叔眼睛里浮现泪花,连忙出去搬了个药筐进来,重重的放在地上。

    这一筐三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至少有个四五十斤,个头都很大,最小的都是二十头的,十头,甚至更大的也不少见!

    “我听咱们这的人说过,咱们南诏州,二十头的三七要卖到一斤四百多,十头的要卖到七百多,这一筐三七我跟大哥商量了,也不多要,全部一斤四百,咱们那位兄弟姐妹有要用的,尽管来买,多少不限,卖完为止!”

    说到这里,西装哥意犹未尽,身子一转,正好看到刚才买票那个老头,弯腰凑在他身前,说道:“老爷子,一看就是本地人,大行家,你看看这筐货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点。”

    老头一愣,没想到这位西装哥居然找到他的头上,于是向前凑了凑身子,瞧了一眼筐里的东西,差点没乐出声。

    原来这筐子里盛的东西,压根不是三七,而是一种外形与三七极为相似的植物根茎,名字叫做莪术。

    这种东西蒙别人可以,却蒙不过这个老头,不过,他身上也有别的事情,着急离开这里,不想节外生枝,于是也不挑破,只当是没看见。

    老头摆摆手说道:“不要了,我身上没带多少钱,剩下这点还得给我们村这小伙看病。”

    说完,一指身后的憨傻小伙。

    “老爷子,您要不少买点,这兄弟是怎么了?说不定喝点三七粉补血就能好。”西装哥孜孜不倦的劝道。

    “他是吃假药吃坏了脑子了,你这能治吗?”老头瞪了西装哥一眼。

    “老爷子辛苦!”西装哥二话不说,转头向其他人走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