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明府西北处,大约三百多公里之外,有一座古城名叫博南。博南府的人口并不算多,经济发展也稍嫌滞后,在南诏州诸府中只能排在中等偏下,可是它的名气却极大,不止在南诏州,甚至整个华国乃至世界都知道这一座古城。

    博南府历史悠久,早在秦汉时期便已建城,地理位置又好,少经战乱侵袭,流传至今的古迹比比皆是,这一点就连南诏州首府春明府也比不上,更为难得的是,此地自然景色也不寻常,一向有四绝之称。

    所谓四绝,便是风、花、雪、月,风是下关风,花是上关花,雪是苍山雪,月是洱海月。

    尤其是苍山雪经年不消,繁花簇拥之处,堆银累玉,洱海月玉镜高悬,碧波荡漾之间,月影徘徊,都是别处罕见的景致。

    不过,在铁行云看来,四绝美景加起来,也比不过这座活生生的博南古城。

    博南古城面积并不大,东西宽约1000米,南北稍长,也就两千多米,四周以砖石城墙环绕,城中既有历史古迹,也有现代商业,水乳交融,古今一体,跨越千年,集于一体,却没有任何违和感。

    最为特别的是,博南古城不像许多其他古城那样,精致浮华的表面下,盘踞着赤裸裸的商业利益,在这里,剥去喧嚣的商业,剩下的则是鲜活的民生,是最为真实的生活。

    “我也算走过不少地方,大江南北,穿州过府,不知走过多少城市,博南古城是让我感觉最放松的地方,以后等我老了,心愿都实现了,就来这里养老!”铁行云站在十字街头,望着穿梭不断的行人,感慨说道。

    庞谢不置可否,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感慨,作为修行人,他还有太多的路要走,有太多的风景要看,并不着急找养老的地方。

    两人沿着石板铺成的道路,边走边聊,时不时买些当地的特产小吃尝尝,身边不断有各式各样的行人路过。

    博南古城是一座旅游城市,来这里旅游的人也很多,除了华国人之外,还有很欧美或者东南亚的游人。

    两人逛了一阵,在街边找了家干净的小店,随便吃了些东西,略带不舍的离开博南古城,漫步往南面的洱海走去。

    就在洱海边上,他们今天有一桩大买卖要谈。

    三天之前,铁行云冒充的大买家,终于联系了一位道上的掮客,说是有路子卖货,约定找个地方面谈。

    铁行云本以为会约到某个酒店,或者某个夜店,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没想到对方会要求在洱海边上见面,倒是让他有些奇怪。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来到约定的地点,到了地方之后,铁行云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约在这里。

    这是洱海边上一处渡口,南北两面是公路,极为方便同行,西面是一整块平底,除了闲花野草,再没别的什么东西,莫说是藏几个人,就算是藏几只兔子,也能一眼望到。

    至于东面则是一望无际的洱海,除非有人潜在水底下,否则绝对不可能不知不觉的靠近。

    “这地方是比城里面安全的多啊,想要靠近都难,更不要说抓捕了。”铁行云说道。

    “那倒不是。”庞谢微微摇头,并不大同意铁行云的看法。

    这地方地形开阔,虽然不大方便靠近,同时也意味着缺乏遮挡物,要是远处有人狙击,就只能当活靶子了。

    当然,近些年,华国内部治安不错,还不至于在用这么激烈的手段。

    “怎么还没来?”铁行云低头看了看新买的高仿版Patek Philippe星空机械表,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昨天上车之后,庞谢才知道,铁行云的一身行头大多是高仿的,毕竟他写书赚钱再多,也不是印钞票,买不起这么多奢侈品。

    庞谢耳朵忽然动了动,转头往洱海方向望去,看着远远浓浓的水雾,说道:“来了!”

    ……

    嗡……嗡……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发动机声音,一艘小小的渔船从洱海深处驶来,远远望去,船上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穿着花衬衫,染着黄头发,另一人则是一身黑色紧身衣,此外,还有一个人坐在船尾开船。

    十多分钟之后,小船来到岸边,就在船头距离岸边还有一米多的时候,花衬衫轻轻一跳,稳稳落到岸边,神态轻松自如,看起来有些功夫底子。

    “哈哈,是金老板吧,久等了!我是蓝照海,之前跟您通电话的就是我!”花衬衫夸张的笑了几声,来到铁行云身前,拉着他的手握了起来。

    “你们比说好的晚来了十五分钟!”铁行云沉着脸,一把甩开了蓝照海的手,冷冷说道:“在辽州的时候,从来没人敢让我等这么久。”

    铁行云对外宣称姓金,叫做金万两,一听就是假名字,不过也没什么问题,毕竟都干了这行了,还敢用真名字的,都已经在州城的大牢里吃牢饭去了。

    “这不是头回见面么,刚才兄弟去周围转了一圈,确定没什么人才过来的。”蓝照海笑嘻嘻的说道,丝毫没有隐讳的意思。

    “这么说,你不相信我?”铁行云冷冷说道。

    “金老板,干咱们这一行,讲究的是信誉,可这信誉也不是白来的啊,头一回打交道,就让兄弟无条件相信,有点强人所难了。”蓝照海笑着说。

    “我以为老欧已经把我的情况给你说清楚了。”铁行云说道,老欧是他在春明府找的二道贩子,主业是卖*摇*头*丸的。

    “老欧年纪是不小了,但在这一行里,只是小角色,我还是相信我这双眼睛。”蓝照海点了根烟,用力吸了一口,眯着眼睛说道:“是人是鬼,我看了再说。”

    “那你看我是人是鬼?”铁行云扬眉说道。

    “嘿嘿,我看你…”蓝照海顿了顿,脸色忽然一沉说道:“当然是鬼!”

    说完,他骤然向后退了两步,退到河边上,猛然一撩衣服,拔出一支左轮手枪来,狠狠说道:“兄弟,到底是哪行的?交个实底,今天饶你一命!”

    铁行云略微一怔,随即咧着嘴笑道:“你说我是混哪行的?你这么紧张,难道以为我是衙门的人?”

    “不是,你身上没有那股官气,要不然我也不会给你机会说话,可你也不是干我们这行的,你这人太规矩,少了一点凶气!”蓝照海稳稳握住左轮枪,说道:“别说废话了,再给你十秒钟,再不说实话,我一枪你!”

    铁行云眉头一皱,大脑飞速运转起来,瞬间想过许多主意,可惜没一条管用。

    “你眼睛既然这么好,不妨看看我是干哪行的!”庞谢忽然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