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

    庞谢脸上的笑容维持了不到三秒钟,忽然露出苦色,就好像被人往嘴里塞了一个苦瓜,因为他发现手中北冥剑已经随着那人一起沉入沙海之中。

    “这可惨了。”庞谢喃喃说道,北冥剑倒不算珍贵,只是沙海之中,丢了趁手的兵器,一时半刻没法补给,一身武功至少要打个对折。

    不过,既已如此,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先回去,然后再做打算。

    庞谢略微缓了口气,稍微休息一阵,这才漫步向回走去,别看他刚才杀的轻松,百步之外一剑刺死那人,实际上一路提纵身法赶路,全仗着胸中一口内气,已将一身内气耗费的七七八八,最后一剑出手,更好耗尽内气。

    此刻,不趁机恢复一点,回去若是还有大战,就只能打酱油了。

    他一路走的极慢,边走边看,不断向四面望去,想要找找还有没有其他敌人,不过再没有发现什么。

    片刻之后,庞谢远远瞧见刚才过夜的岩石,只见天上的蜂群和地下的毒蝎已经消失不见,众人都已经坐在原地休息。

    “白师兄,把他收拾了?”莫隼远远望见庞谢。

    “幸不辱命。”庞谢遥遥笑道。

    “我就知道师兄厉害!”莫隼哈哈大笑,早在蜂群和毒蝎散掉的时候,他就知道庞谢和如意僧一定是成功了,刚才远远问了一句,一半是想验证一下,另一半则是借机夸耀一下。

    庞谢漫步来到巨岩之下,飞身一纵,跃上岩石,正要谈笑几句,舒缓一下众人的情绪,忽然一低头,瞧见左苍穹与田耀祖的尸体,脸色顿时沉重下来,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可惜!”

    “可惜他们本不会死的!”莫鹞忽然说道,一句话出口,其他几人都是一愣。

    “嗯?你这话什么意思?”金刚寺广泰怒道。

    “你要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你又为什么会接话?”莫鹞冷冷说道。

    “莫少侠,你认为慧明师伯没有出手相助,才导致两位少侠身亡么?”远处一人朗声问道。

    庞谢回头一看,只见如意僧由东南方向缓步而来,白衣负棍,宝相庄严,宛若真佛出世,不由心中暗道,好一个俊俏的和尚,卖相果然不错,难怪粉丝这么多。

    “哼!”莫鹞没有解释。不过,就凭他这态度,别人都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

    “莫少侠,你这么想可就错了。”如意僧说起话来不急不缓。

    “……”莫鹞没有再回到,也不知是不屑,还是懒得说。

    “小僧自小在金刚寺长大,曾在慧明师伯座下修行三年,学习大力金刚掌法,可是,小僧方才从蜂群之中冲出时,也是九死一生,慧明师伯同样没有出手,难道莫少侠认为慧明师伯同样不在乎小僧的性命么?”

    说话之间,如意僧已赶到巨岩下面,足尖一点,飘然而上,就好似白云浮空,单论轻功,他还不如沐天音,可论起姿势曼妙,远在沐天音之上。

    刚才慧明始终没有出手相助,众人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芥蒂,只是没有像莫鹞一样说出来罢了,所以,莫鹞嘲讽慧明的时候,除了金刚寺的和尚以外,其他人都没有张口。

    不过,经如意僧这一说,众人心中一想,事实果然如此,慧明连金刚寺的弟子都不救,又怎么可能去救田耀祖和左苍穹,心里虽然还是不快,但却不像刚才那样愤恨慧明。

    “谁知道你们金刚寺的人是怎么想的!”莫鹞憋了一阵,冷声说道。

    “老二,够了!”莫隼有些看不过眼,知道他再说下去,难免触怒慧明,连忙张口阻止。

    莫鹞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几步,不再说话,莫隼连跟了过去。

    “慧明禅师,莫鹞年纪还小,许多事都不明白,还请禅师见谅!”庞谢拱手说道。

    庞谢心里明白,他们与慧明非亲非故,只是一同去完成一个任务,慧明愿意援手,那是再好不过,若是不愿出手,那也无话可说,至于慧明为什么选择袖手旁观,必然有他的原因,只是这个原因未必会让他们知道。

    “无妨。”慧明禅师低声一语,重新闭上双眼,盘膝坐下,并未再说什么。

    ……

    “好啦,好啦,大家都打了大半天了,该值夜的值夜,该休息的休息,明天还要……”

    沐天音见众人脸色都不好看,知道再说下去难免不快,出面劝了几句,她一个小姑娘劝解,别人就算不快,也不好对她发火。

    啪!

    还不等她说完,庞谢脸色猛然一变,身子向前一晃,来到沐天音身前,右掌骤然探出,一掌拍在她右肩上,将她硬生生向后拍出三尺。

    “你!”

    沐天音一惊,做梦也没想到庞谢会对她出手。

    嗡!

    沐天音还没来得及发火,就见一根长约三尺,粗若杯口的长箭从她与庞谢之间掠过,箭尾几缕翎毛擦中她的脸庞,顿时觉得火辣辣的疼,一颗心不由砰砰乱跳。

    翎毛尚且如此厉害,若是被铁箭射中,只怕真要粉身碎骨!

    “哪里来到铁箭?”

    沐天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身后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回头再看,只见另有两支铁箭袭来,分别射中锻锋堂的魏海与金刚寺另一位弟子。

    其中,一箭从魏海胸前穿过,在胸口处开了一个头颅大小的血洞,几乎将他一箭射为两截,鲜血飞溅,泼出三五丈去,眼见十死无生,再没机会活命。

    至于金刚寺那位弟子,比魏海更惨十倍,被人一箭爆头,整个头颅爆成一团血雾,红白之物,四处溅开,在场十多人全都溅上不少。

    “呕!”

    沐天音看到这种情景,第一个反应不是害怕,而是恶心,发自内心的恶心,连忙弯下腰去,想要呕吐出来。

    幸亏庞谢就在左右,伸手一掌,拍在她后心,这才将她这股呕想要呕吐的感觉压下。

    “没事吧?”庞谢关切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沐天音脸色苍白,抱着腿问道。

    “你看一眼就知道了。”庞谢说道。

    沐天音深深吸了口气,顺着庞谢手指方向望去,骤然看到一副奇景。

    只见高锋、如意僧、任皓三人,已经跃下巨岩,飞速向北方赶去,就在这三人身前不远处,赫然有三只小舟浮在白沙之上,鼓荡风帆,朝众人驶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