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多钟。

    赵虎行独自一人,站在候机楼的大厅里,静静等待航班的到来,这班航班已经晚点两个多小时了,四周冷冷清清,就连值班的保安也开始打哈欠,他却没有丝毫不耐,依旧站的笔直。

    十多分钟之后,最后一班航班的到港,稀稀落落的旅客慢慢走出候机楼,在人群之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分外引人注目。

    这人昂藏七尺,面色赤红,穿着一身黑色皮衣,戴一副墨镜,走起路来龙行虎步,雄武异常,神气的就好像得胜归来的将军,一股昂扬之气,迫得周围旅客纷纷侧目。

    赵虎行看到这人,眼睛顿时一亮,规规矩矩迎接上去,不顾周围旅客怪异的眼光,深施一礼,沉声说道:“属下长安驻守使赵虎行参见敖烈殿下!”

    敖烈一挥手,说道:“咱们没这么多虚礼,先找个地方吃饭吧,饿坏我了。”

    “是,殿下请跟我来。”赵虎行低头说道。

    赵虎行在前面带路,两人一起走出候机大厅,两辆崭新的劳斯莱斯幻影早已等在候机楼外,赵虎行挑了一辆车,亲自当司机,请敖烈坐下,其他人则坐在另一辆车上。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长安国际机场。

    “殿下,不知您此次来长安府有何贵干,需要属下做些什么?”赵虎行一面开车一面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宫里那群老头子见不得我闲,非要给我安排个差事,让我看看各地的驻守使都干的怎么样。”

    “属下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懈怠!”

    “你做事一向认真,这我是知道的,不像这家伙一样。”说这话,敖烈从口袋里掏出枚一寸见方的黄铜印来,在印玺上方,刻着一个山羊的头颅,栩栩如生,冷哼一声说道:“前些日子路过徐州,发现杨亢这小子欺上瞒下,顺手把他处置了。”

    “殿下是把他打回原身了么?”赵虎行沉默片刻问道。

    “本来我是想把他打回原身就算了,没想到这小子非跟我说,他是七弟手下的人,要我给七弟留点面子!呵呵,敢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我干脆让他形神俱灭了!”敖烈大笑说道。

    “殿下执法严明,属下一向佩服。”

    “算了,不说这个了,咱们换个话题,长安分部前些日子是不是来了个叫庞谢的小子?你认不认识?这小子怎么样?”敖烈问道。

    “殿下也知道这个人吗?”赵虎行虎躯一震,小心说道:“我前些日子也注意到了,还专门试探过他一次,好像只是寻常武林中人。”

    “那你可看走眼了!要真是普通江湖人,那家伙也不会让我专门注意。”敖烈摇摇头,并不认可赵虎行的说法。

    “属下眼拙。”说完这句话,赵虎行便沉默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还有件事,最近全真一脉正在跟咱们宫里谈合作,打算在终南山搞一个训练营,选上一批人手,充实一下队伍,你也找一找,看有没有什么好苗子,对了,那个庞谢可以算一个,回头报上去,拉到训练营里瞧瞧。”

    说话之间,两辆汽车驶过东海航空长安分部。

    ……

    车上的两人都不知道,就在他们谈论庞谢的时候,他们的谈论对象正好与擦肩而过。

    庞谢也是刚从长安府回来,送他回来的是武中军,也就是李天华的舅舅,这已经是武中军第二次送他回家了,或许是因为他的药对李天华的病情帮助很大,与上次相比,武中军这次的态度明显热情了很多。

    庞谢为李天华治病这件事,李天华虽然没有说,李月牙却不会保密,武中军只要有心,很容易知道这件事。

    至于为什么是武中军送他回来,这就要从庞谢今天下午的经历说起。

    今天下午,庞谢与秦启明一起去张胖子家吃饭,张胖子本就喜欢美食,更有一手绝妙的厨艺,稍差一点的东西都看不上眼,宴请庞谢与秦启明的自然也是好东西。

    只是东西虽好,庞谢却无福消受。

    三人来到张胖子家里时,张胖子的媳妇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满满当当堆了一大桌子,秦启明进屋一看,登时眉开眼笑,而庞谢只看了一眼,便不知说什么好。

    张胖子面有得色,指着一桌子菜,大声说道:“秋高气爽,菊香蟹肥,正是吃螃蟹的好时节,我前几天得了一大堆螃蟹,舍不得一个人吃,就搞了个百蟹宴,请两位一起分享,够意思吧?”

    “够意思,够意思!”秦启明哈哈大笑,他虽是长安人,但在少年时,便已去沿海谋生,在哪里吃惯了螃蟹,最喜欢这种味道。

    庞谢无语,他本是东海一只螃蟹开启灵智,化形为人,如今虽然已经脱胎换骨,但毕竟出身蟹类,如何能下得了口?

    当下只能借口对螃蟹过敏,坚决不肯动口。

    张胖子见庞谢坚决不吃,连声大呼可惜,觉得庞谢实在是没口福,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吃不了,但也不能勉强,便去厨房专门为庞谢又炒了两个菜。

    三人一起小酌,两人吃蟹,一人吃菜,辅以黄酒,其乐融融,只是庞谢时不时的表现出尴尬来,到让张胖子百思不得其解,三人足足吃了两个多钟头,方才酒足饭饱,各自散去。

    离开张胖子家之后,庞谢见时间还早,想着既然已经来到长安府城,索性去李天华家里走一趟,多煎上几服药,省的周末还要再跑一趟。

    到了李天华家里之后,两人寒暄几句,聊了聊近期的情况,又聊了聊李天华的病情,庞谢便去厨房忙碌起来,一直忙到晚上十二点多钟才结束,煎足了一周的药材,这才告辞离去。

    还不等他出门,武中军正好忙完一天公事,来看望李天华,便提出要送庞谢回东海航空。

    庞谢也就答应下来。

    ……

    庞谢下车的时候,武中军低头看了看腕表,正是凌晨一点半。

    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掏了根烟出来,点燃之后,狠狠吸了一口,靠在座椅上,双眼微闭,听凭香烟慢慢燃烧,似乎是在养神,又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一根烟点完,武中军再次发动汽车,顺着绕城高速,一路向南驶去。

    长安府往南便是秦岭,也就是华国南北双方的分界线,秦岭山脉范围极大,其中名山便有终南、太白等等。

    山中又有七十二峪,所谓“峪”便是山谷的意思,其实秦岭山脉众多,峪口又何止七十二个,这里所说的七十二峪,只是捡其中最有名的说罢了,包括太乙、太平、太公等等。

    此刻,武中军驾车前往的,便是一个无名峪口,这条峪口也通道路,不过不是什么大路,是只容一辆车通行的水泥路。

    顺着这条道路,一路往前,开了半个多钟头,终于开到尽头,再往前走,都是山道,汽车已经没法再开了。

    武中军停下车,低头看了看表,此时距离他与庞谢分别,已经过去两个多钟头了。

    深秋时节,山中渐渐凝霜,凌晨三点多钟,温度已经降到零度左右,堪堪就要结冰。

    武中军不顾山中严寒,翻身下车,锁好车门,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沿着山道大步向峪口深处走去。

    天高月小,夜风如刀,山道两旁,枯木矗立,落叶随风坠在潺潺山泉之中,随着泉水一路漂泊,颇有些逝者如斯夫的意味,任谁瞧上一眼,便有三分寂寞涌上心头。

    武中军沿着山道走了半个多钟头,绕过一处山弯,一座道观蓦然呈现在眼前,白墙兰瓦,朱漆大门,门上挂了块木匾,写着“玄幽观”三个字,虽然面积不大,却肃静的很,瞧见这座道观,他微微喘了口气,脸上严肃的神情也渐渐放松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