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庞谢推开屋门,天色蒙蒙亮,清冷的空气随风卷了进来,扫尽屋子里沉积了一夜的暮气。

    迈步来到院中,树下的几案上还放着昨夜的残茶剩酒,长剑靠在树下,绿色鲨鱼皮剑鞘上已沾满了露水,提起长剑,玄铁铸成的黝黑剑柄触手冰凉,“噌”的一声拔出,剑刃白如霜雪,稍一晃动,便在院里打出一道亮闪。

    这柄剑名“北冥”,是白城自小用惯了的,他虽不是白城,但却承接了白城的记忆和肉身,身体上残存的记忆,让他对这柄剑有种血脉相连的熟悉感觉。

    唰!

    庞谢身形一纵,来到小院当中,手中长剑霎时间化作一条银龙,绕着他的身体纵横游弋、上下翻滚,下一个瞬间,手腕一抖,剑尖点点寒光又化作一场大雪,飘飘荡荡洒满院落,留下无数细微剑痕。

    时而矫若游龙,时而清风拂面,时而大雪纷纷,时而杀意凛然,若是剑道高手在此,就知道庞谢的剑法已登堂入室,称得上剑客二字。

    许久之后,庞谢收剑回鞘,傲立当场,细细体会刚才的用剑的感觉,对这三天的收获极为满意。

    白城这具身体的修为,比他刚刚晋升蜕凡境,踏足修行之路强上一筹,速度、力量、反应都超乎凡人,但在力量和反应这两项上,却不如他连渡肌肉、神经两关之后。

    这几日跟高锋闲聊,他对这里的力量划分也有了些了解,与之前在不同,修行界将蜕凡境划分为六关,需要逐一突破肌肉、神经、皮膜、内脏、骨髓和脑髓等六道瓶颈,最终才能跨入灵仙境界。

    这里的功法并没有分那么细,灵仙之前的境界只分为三种,分别是后天、先天和宗师境界。

    其中后天境界,与修行界的划分相同,都是打磨肉身,锤炼气血,为下一步晋升打基础,实际上还是修行的门外汉。

    所谓先天境界,在修行界来说,就是晋升蜕凡境界,踏足修行之路,只是这里并没有把蜕凡境的几个层次分开,而是对肌肉、神经、皮膜、内脏和骨髓等五处身体结构一起进行修炼,同时向非人境界转化。

    当然,由于各大门派功法的不同,对于各处身体结构的修炼进度也不大相同,有些擅长修炼肌肉,其功法便叫做“大力伏魔功”、“乾坤神力诀”,有些擅长修炼神经,便成了“天罗地网手”,还有些擅长修炼皮膜的,则是“龙吟金钟罩”、“虎啸铁布衫”一类硬功。

    落英岛的功法虽然趋于平均,但从细微处分,对神经修炼的更多一些,走的是轻灵变化的路子。

    至于宗师境界,则是前面五关全部渡过之后,开始对脑髓进行修炼,由于精神的加持,产生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奇迹,与寻常江湖人的手段绝不相同。

    不过,由于这里的功法把前面五关放在一起突破,难度增加了何止一倍,故此,成就所谓宗师的可能性,比修行界低了许多。

    说起宗师,其实庞谢已经见过一位,落英岛主方佩玉在受伤之前,便是青州府有数的宗师,否则也担不起四大门派掌门之职位。

    对于宗师之上,是否还有其他境界,高锋也不知道,只听说百余年前,江湖上曾有一位剑仙,曾突破宗师境界,可惜不久之后,就破碎虚空,消失不见了。

    至于现在的江湖么,只听说中原几大门派都有太上长老闭死关修行,试图突破宗师境界,可是却没听说一个练成的。

    庞谢听过这些之后,大概明白这里最强一个档次的高手,大概也就与司马高境界相仿,当然,战力孰高孰低,得打过才知道。

    只要运气不糟糕透顶,应该不会遇到灵仙当面,这样他就放心多了,不必再担心什么。

    ……

    庞谢练完几趟剑法,时间已经到了上午,下人们送来几样早点。

    浓浓的羊肉汤鲜香可口,肥而不腻,喝进肚子暖洋洋的,正好祛除清晨的一点寒气,两面焦黄的水煎包,八个一盘,由蛛网般的油酥连在一起,不像是早点,倒像是艺术品,再配上柔滑鲜美,细如银丝的龙须面,这顿饭吃的饱饱的,他顿时感觉幸福指数飙升。

    啪!啪!啪!

    庞谢刚吃完最后一口面,正端着碗喝羊肉汤,门外忽然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谁啊?进来吧!”庞谢嘴里含着羊肉汤含混说道。

    大门无声推开,莫老大闪了进来,笑道:“白师兄,吃早点呢!”

    “吃过了吗?”庞谢咽下最后一口汤,放下碗说道。

    “吃过了,吃过了!”莫隼咂了咂嘴巴,说道:“这里可比咱们岛上吃的好多了,岛上天天吃鱼吃虾,我都快吃吐了。”

    庞谢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前两天,我过来了几次,底下人不让进来,说是你和‘斩空剑’高锋在里面谈剑,感觉他剑法怎么样?”莫隼兴奋问道,高锋的到来并不是隐秘,他也是练剑之人,自然见猎心喜。

    “高深莫测,生平仅见。”庞谢说道。

    “啊?不会吧,真这么厉害?难不成比师父还强?”

    “只高不低。”庞谢翻了翻白城的记忆,点头说道。

    “嚯!那可真了不得!”莫隼倒没有反驳,他知道练剑全凭天赋,境界高低不能以年龄判断。

    “是啊!”庞谢感慨说道,他也有点搞不明白,高锋的剑法怎会如此高明,难道真是像他说的那样,天上就懂剑道不成?

    “白师兄,时候不早了,咱们收拾收拾准备走吧!”莫隼见庞谢坐着不动,催促说道。

    “去哪?”庞谢一愣。

    “今天雏龙榜擂台赛开幕啊,师兄你忘了?”莫隼奇道。

    “还真忘了…”庞谢一翻记忆,发现真是今天开幕,不由苦笑,这两天光研究剑法了,别的都忘了。

    “师兄,今天是开幕式,咱们虽然不用参赛,但张大人和府中官员都会出面,还会有一位宗师前往,去看一看,见识见识,总是好的。”莫隼说道。

    “咱们今天不参赛吗?”庞谢只注意到他的前半句。

    “当然,前几天都是预赛,参赛的都是些无名之辈,咱们是四大门派的弟子,当然不用上了,到时候直接参加正赛就行!”莫隼说道。

    “好吧,那咱们收拾收拾就出发。”庞谢点点头,打算去瞧瞧这个雏龙榜擂台赛究竟是什么样子。

    两人说好之后,庞谢又去叫了高锋,连同范红英一起,前往观看开幕式。

    四人一起出门之后,庞谢忽然想起一个人,问道:“莫老大,你家老二呢?”

    “他说他不去,一早就出门了,他这几天老是神神秘秘的,每天早出晚归,不知在忙些什么!”莫隼随口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