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都市重生之全美人生最新章节!

    八月二十日,旺福物产贸易行成立。九月十日,旺福房地产公司成立。做为旺福的大老板娘何莉萍每天都到去亲自参加各个公司发展和决策会议,当她提出要陈风一起去时,陈风告诉各个公司,自己善长的早期的布局,细节上自己就还是不参与了。何莉萍也理解陈风的心情。现在她已完全知道陈风在全球经济界的地位和实力了,你让他去管理这一两千万的小公司,那还真是太委屈这商界之神了。

    其实这也是怪何莉萍自己想享受那管理和指挥的乐趣,陈风从泸市调过来的人,全是这两个行业的精英,虽然他们在姐皓拿的工资才两千多点,可是他们在沪市总公司还有着原来的那份收入。也就是说现在陈风和何莉萍完全不管姐皓的任何旺福企业,这些人也会把这些企业做上去。

    而两人的关系还是保持在亲亲我我,搂搂抱抱阶段。虽然晚上两人已完全是相拥而眠了,但是何莉萍就是不给陈风走到最后一步。把何莉萍惹急时,何莉萍就对陈风吼道:“你要是忍不住就把你的侍妾叫几个过来陪你,我不介意的。”陈风又只有老老实实反过来安慰他心中的皇后了。原来这世间,唯一能稳稳降服得住陈风的只有何莉萍一人呀。看样子这世间如果哪个多情的种子说对每个女人爱的都一样深,那这家伙殊为不厚道,因为真正的一碗水是没办法瑞平的,要知道地球可是圆的,它还在不停的转动。

    旺福的所有企业都在飞速的发展与扩张,每当缺少流动资金时,陈风就会去缅甸采购一批毛石料回来,转而变换成现金注入需要资金的企业中去,到1994年低,旺福企业总资厂已接近三亿,远远超出陈风当年定的一亿目标,旺福也成为光芒市的明星企业,何莉萍更被光芒市评为优秀青年企业家。

    这天,陈风在五金机电商行办公室和何莉萍说起些商业谋略和商界趣事时,商行服务员告诉陈风,赌石厂牛老板找陈风有事。牛老板原来是向陈风来求助的,可是事情却不是自己的。

    原来事情关于与陈风聊得投缘的赌石人叫王飞的那个中年人的:王飞中年配偶后,从外地来到姐皓赌石,认识了当地一个离婚女子,然后两人结婚后就在姐皓生活了。那个女子与亲夫有一个儿子,整日游手好闲,沾上了吸毒恶习,就经常跑到他母亲和王飞的家中来要钱。如果王飞他们不给,那儿子就动手打自己的母亲。王飞做为继父,不敢对这儿子动粗,就是每次拉架都会挨到打,王飞前前后后为了供给这个吸毒的儿子的吸毒资金,都已卖掉三处房产了。

    而前前后后也共送了儿子四次进戒毒所,可是用不了多久,这个儿子又再次沾上吸毒。王飞的妻子忍受不了儿子的敲诈,又感愧对王飞,而对这儿子又一点办法没有,最后就决定杀死这儿子,一了百了。

    两人商定后,又找来王飞的朋友,在这儿子在再次来王飞家中睡觉时,三人一起勒死了这个吸毒的儿子。事发后,三人都被抓起来了。而这时,对自己儿子从来不问不管的亲生父亲冒头出来了,要求王飞夫妻经济赔偿。

    赌石厂牛老板来找陈风是觉得陈风与王飞两人关系善可,陈风人也挺热心,就是希望陈风能通过岩罕伯的关系,看能不能让王飞三人少判点刑,毕竟王飞夫妻走到这一步也真是没一点办法了,这儿子不处理掉,以后王飞的日子也没办法过了。

    “王飞这个当继父的还真不错,可惜了,为了这么一个人全毁了,杀人要偿命呀。”何莉萍同情而又感慨地说道。

    “王飞他们杀的那是人吗?我怎么觉得他们就是杀了只畜生。牛老板,这件事我管了。你现在去告诉王飞他们,尽量拖着一直不要上庭。我了解和准备一下。一定不会放他们失望的。”陈风压着心中情绪淡淡的对牛老板说。”

    “叶兄弟,谢谢你啊,我代表王飞感谢你的帮忙。这事麻烦你多求求岩罕伯。哪怕就是不能把人救出来,也别判了死刑啊。他们真的太可怜了。”牛老板一边向陈风点头一边说。

    “牛老板你赶快去通知王飞他们吧,这事我一定办好。”

    牛老板走后,何莉萍问陈风:“叶秋,你打算怎么帮王飞他们呀?”

    “先了解情部,再打官司呗。这件事判决得让我不满意,我先告当地政府不作为,然后打电话找总设计师去。他不给我一个交待,我搅浑他华夏股市。”陈风拿起电话先通过岩罕伯的二儿子光芒市的市长很快就了解了整件事情,整件情后牛老板说的完全一样,不过听说公诉人那边是打算最少要判三人无期徒刑或死缓。

    陈风听着就不高兴了,无期你个蛋蛋,难道一定要被那吸血鬼吸干了王飞的血,和他一起死才有人管吗。拿出自己手机就给总设计师打通了电话。

    “哈哈,小陈老板,你这大忙人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什么好事呀?”总设计师笑过后首先对陈风说。

    陈风打开免提键,让何莉萍也能听到,“首长,我现在在滇南省做点投资小买卖,认识了些朋友,我的有个朋友在这里受到了委屈,我要找你做主。如果你都不帮我做主的话,我三大财团以后可不敢在你的治下做生意了,我们走好了。”

    听到陈风这*裸的威胁,总设计师一阵头大,滇南发生天大的事了吗?惹得这一直对自己挺尊重的小伙子对自己的称呼都变成‘你’了,还直接告状到我这儿来了,不用自己实力的关系来处理。“陈老板你先别冲动,消消气。跟我说说,你朋友受到什么委屈。我保证跟你做主。”总设计师好声安抚陈风。

    何莉萍捂着嘴巴惊呆的望着自己的爱人,原来他和华夏国第一人都是这样说话的。真是了不起的男人,太牛x了,太有男子汉的气概了。真是迷死人了。

    陈风用气愤的声音把整件事对总设计师说了一遍后说道:“如果这三人做牢一天我都认为不合理,这官司我要打到海牙国际法庭上去,你知道我有这能力。”

    听完陈风的一翻长篇大论后,总设计师啼笑皆非,这屁大的一点事你就来烦我呀,先不说判成什么样吧,就凭你陈风找一堆的大律师,这三个人也判不了多久呀,用得着这么生气吗?用得着这么劳师动重吗?那还用得着把这官司打到海牙国际法庭上去吗?这丢的可是整个华夏的脸了。混蛋的陈风,怎么这么感情弄事呀。难道那个王飞是陈风很看重的人?是不是王飞家有个漂亮的女儿呀,这家伙在摆现他的能力?总设计师猜得无限接近事实,这个电话陈风的确是打给何莉萍看的,只不过她不是王飞家的女儿摆了。

    总设计师哭笑不得地说:“陈老板呀,你要我怎么说你呢。这件是的确是王飞他们杀了人,但是法律也讲个事情的缘由和情感呀,他们这是被迫无奈,量刑上肯定会有从轻从减的嘛。你这么冲动干嘛呢?多大点事呀,你就要离开华夏?你知不知道我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不经吓了,吓出个好歹你负责呀?”

    陈风平静的说道:“首长,我只能说,只要事关我亲人和朋友的事,没一件是小事。你知道我这人护短。”

    “知道知道,你这也是有情有义,我就挺欣赏的。但你这说话的口气真的吓着我了,事情我帮你处理了。不过你得赔偿我。”总设计师又想从陈风那敲诈点什么好处。

    “想都别想,你看看这件事里。一个无赖的儿子屡次去继父家要钱,还殴打老人。继父都为他卖掉三处房产了。警察去哪儿了,他们就不管吗?继父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这样去要钱是不是算敲诈勒素?”陈风恨恨地说道。

    “可是王飞他们也没报警呀,警察以什么名义去抓那个儿子呀?他说一句我来我妈要钱管你们什么事?小陈老板,你教教我怎么处理?”总设计师也知道这当地没有处理好,可是他必须得反驳陈风。

    陈风从来都是牙尖嘴利的,可不会让老人家占上风,马上反驳道:“首长,那我问你,就算是报了警,警察把那儿子带走了。你们可以关他多久,他出来一后再报复王飞一家人呢?他反正这一世是没有救了,拖着王飞家一起死,到时这账又找哪个算?”

    “哎,是呀。所以有些家务案,真不好处里。”总设计师也不想再和陈风争辩了,天下哪有完美的法呀,又怎么可能每件事情处理起来能每个人都满意呢。“反正这事你不要管了,我等会就叫人去处理,你帮他找个好律师就行了。”

    “不干!律师费都得你们出。”

    “哎哟。你。。。你。。。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抠门了。你这个全球第一首富,律师团都有多少个呀。随便派个人出马不就行了吗?”总设计师被陈风气得说话都结巴起来了。

    “我的律师座飞机过来不要钱呀?等他们再赶过来不要时间呀?就这样说定了,让司法机关给他指定个律师吧。今天人情绪不对。语气重了点,您老人家不要往心里去。”乖巧的陈风马上先服个软吧,哪有求人还求得这么大声的。

    “哈哈哈,好吧。就按你说的。不过今年过年你会回首京吧,过来看看我这老人家。”听到陈风又尊重自己了,老人家也开心了。马上答应的陈风的要求。

    “会的,到时我带我的皇后一起去,您得准备礼物啊。”

    “皇后,不是你的那些王妃了呀?哇,什么人这么厉害,竟然能做到你的皇后,我一定要见见,礼物少不了你的,放心好了。”总设计师马上就猜到了,这小王八蛋一定是在他的这个‘皇后’面前摆显,那就给他这个面子嘛,反正这小子就是好面子。

    “那我代我皇后先说谢谢了。春节见。”陈风挂掉了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