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经死了!

    庞谢一句话出口,高锋脸色顿时一变,旋即又恢复如常,笑道:“白兄真会开玩笑!”

    庞谢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神情严肃地用手轻轻揉搓剑痕,良久之后,方才说道:“我没开玩笑,这一剑刺的极深,已经穿透心室,拔的又极快,造成了体内的大失血,不然,创口里面不会有硬核,理论上来说,中剑之人活不过一盏茶去,除非是天仙下凡,施展起死回生之术,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这世上那有神仙,按白兄这么说,难道我是鬼不成?”高锋哈哈大笑。

    “你当然不是。”庞谢摇了摇头,心里补了一句,我还是见过鬼的,不长你这样。

    “那的意思是我遇到神仙了?”高锋笑的更开心。

    “那也很有可能。”庞谢严肃说道。

    “哈哈……你这人真有意思,一本正经的说笑话。”高锋闻言,更是放声大笑。

    庞谢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一刻钟之后,高锋终于笑不下去了,问道:“白兄,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庞谢点头。

    高锋眉头一皱,踌躇了许久,方才说道:“实话实话,我小时候曾有过一次奇遇,具体是什么,我就不说了,因为我也不知道,事后想起来就像做梦,就是那次奇遇的时候,我受了伤,虽然没死,却一直没好利索,所以没法久战。”

    “原来如此。”

    庞谢脸上虽未变色,心中却不由一震,这种伤势也能救活,已是生死人肉白骨的手段,自己就算有“医药”符文在身也做不到,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出手相救,莫不是真有神仙?

    他在白城的记忆中,并未找到神仙的记载,只有传说故事里,才有神仙的事迹,但却没有一个人真真正正见过。

    “白兄,不说远的了,你觉得我这伤还能恢复么?”高锋问道。

    庞谢想了想,伸出三根手指,冲着他晃了晃。

    “三成把握?”高锋顿时一喜。

    他也曾找其他大夫瞧过,包括杏林国手,甚至回春谷中的前辈,见了他的伤口之后,都说伤口里膏肓太近,没办法治疗,没想到庞谢居然有主意。

    当然,他找这些人的时候,都没说过他的身份,因为若是被别人知道他有这么大的弱点,只怕对行走江湖不利。

    “三服药!我保证三服药之内,让你恢复正常!”庞谢笑着说道,他曾炼化过“医药”符文,虽然现在符文不在体内,但学过的医术却不会忘记。

    “当真?”

    “当然!”

    “怎么可能?别以为你能救范小姐就成了神医!”

    庞谢也不多说,这种事情当然是事实胜于雄辩,当场写下一副药方,让下人照方抓药,信与不信,都无所谓,吃下一副就知道了。

    他开的都不是什么稀罕药材,功夫不大,下人们便带着煎好的药汤回来。

    高锋一饮而尽,不大会功夫,身子便觉得越来越热,浑身上下发红,就好像煮熟的龙虾一样,尤其是心口处烫得吓人,若不是他本是修为不住,只怕这体温,就能让他昏厥过去。

    过了一顿饭功夫,由高锋的心口处,沁出一滴滴黑色的油脂来,足足沁了一刻钟,方才渐渐止住。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高锋的体温渐渐回落,降到正常温度,运功试了试,发现困扰多年的伤势,减轻了一大半,顿时又惊又喜,这才知道庞谢的医术高明。

    ……

    “同样的药剂再喝两次,保证你伤势痊愈。”庞谢说道。

    “昨天救了范小姐,今天又救了我,这次可是承了你的大情,真不知道该怎么报道你1”高锋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庞谢叹了口气。

    “那你好好想想呗,总能想到的。”庞谢笑道。

    “你这小子,怎么一点施恩不图报的觉悟都没有?我就是客气两句,你还真想着让我报恩?”高锋佯装发怒。

    庞谢哈哈一笑,用力摆了摆手,示意高锋不要放在心上。

    他倒是真的不图高锋什么报答,稀里糊涂来到这里,不知是真是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去了,也说不定永远都回不去,心里压着这件大事,又怎么会关心什么报恩不报恩的。

    只是他不放在心上,高锋却不会真的也这么想,施恩不图报是美德,知恩不图报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高锋愁眉苦脸的想了一阵,忽然露出一丝喜色,说道:“我想到了,昨天我见你跟那个何杀生交手的时候,我发现你的剑法实在太烂,就让我指点指点你的剑法,权当报恩了!”

    “好啊!”庞谢随口答应,接着反应过来,说道:“啊?你的意思是我剑术不佳?”

    因为高锋这一句话,庞谢倒起了不服之心,白城也是与高锋其名的少年高手,他承袭了白城的全盘剑术,就算不如高锋,也不会差太远,怎么就需要高锋指点。

    “你剑术不错,不过剑法不行。”高锋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剑术跟剑法不一样?”庞谢有些不解,随即翻了翻白城的记忆,也没有发现这两者有何区别。

    “当然不一样!”高锋说起用剑,立即来了精神,挺直身子说道:“常言说,术、法、道,一层高过一层,剑术,只是单纯的用剑技巧,如何进攻,如何格挡,如何杀人,如何不被杀。剑法,则是对技巧进行总结,形成一套完善的应对方式,至于剑道,那就厉害了,是对用剑道路的选择。”

    “你的剑术是不错,很多技巧都用的很好,可是完全不成体系,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时灵时不灵,就好像不通剑理的外行,你能一剑砍死何杀生,凭的全是蛮力,就好像杀猪的屠夫一样。”

    庞谢本来还有些不服,听完这段话后,顿时出了一头冷汗。

    他昨日整理了白城的记忆之后,本以为全盘承接了白城的剑法,现在经高锋一点才知道,他只是记住了而已,距离掌握差的还远。

    幸亏昨日跟莫家老大聊剑的时候,没有动手切磋,否则一定会被看出破绽来。

    庞谢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说道:“高兄说的不错,按你这个分法,我确实只能算懂点剑术。高兄,你又是什么境界?”

    高锋听了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你果然要问的表情,笑道:“我当然是剑道境界的高手了!”

    庞谢无语。

    “你不要不信,你说我一个散修,有没有高明的剑法传承,凭什么这么厉害?还不就凭着我天生就是练剑的材料,生下来便懂得剑道?”高锋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不要太过畏惧,以为修成剑道有多难,其实只要对剑法有了自己的理解,迟早能成为剑道高手,境界毕竟只是境界,与实战不能比,一个半身偏瘫的老头,剑道境界再高,也不是你的对手。”

    庞谢沉默片刻,说道:“如果我真的得等到对手偏瘫了才能赢,干脆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