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方佩玉不顾自身行动不便,让两个童儿将他推到庞谢身前,抓住庞谢的脉门,渡过一道真气,在庞谢体内探查起来。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是脑子有点迷糊。”庞谢苦笑。

    他知道方佩玉并无恶意,也就没有抗拒,不过,他修成“医药”神通之后,以往都是他探查别人,这次倒是头一次被别人探查。

    “太好了,太好了!”方佩玉笑着点点头,说道:“还好赶得上!”

    “哦?赶得上什么?”庞谢一怔。

    “你忘了么?五年一次的青州雏龙榜?”方佩玉提醒道。

    庞谢闻言,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大段记忆来。

    青州四大门派,对外同气连枝,对内却非铁板一块,互相之间不但有竞争,而且竞争极为激烈,不过,有青州节度使张准在,竞争还算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不至于影响大局,青州雏龙榜就是这一形势下的产物。

    三十年前,从上一任青州节度使开始,府里每隔五年,都会出面举办一次擂台赛,邀请青州境内三十岁以下的高手参赛,最终决出的前三名,便可登上这一届的雏龙榜,获得府里嘉奖。

    这种嘉奖可不是虚名,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或是金银财宝,或是神兵利器,或是官爵利禄,总之,只要你能获胜,奖品都不会让你失望。

    青州四大门派每次都会选出三名弟子参赛,这些弟子之间的胜负,往往决定了接下来几年,四大门派的排序,乃至利益分配的比例。

    至于四大门派之外的江湖人,由于武功传承、修炼资源种种限制,往往沦为四大门派的陪衬,偶尔有人能杀入前三,就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

    白城修为既高,年龄又正合适,本是落英岛参加这一届的青州雏龙榜头号人选,前些日子的意外受伤昏迷,没法参加擂台赛,倒是让方佩玉很是着急。

    “哦,我想起来了!”庞谢拍拍脑袋。

    “想起来就好,我今天正好召集众弟子过来,宣布咱们落英岛参加这次擂台赛的名单,原本以为你醒不过来,打算让莫家兄弟和韩叹一起去。”方佩玉说到这里,指了指桃花林间的众位弟子。

    庞谢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目光从一位位弟子身上扫过,脑中浮现出一段段记忆来。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两位英武少年,面貌极为相似,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老大莫隼练的是狂风快剑,老二莫鹞练的是骤雨剑法,两人合称“风雨双剑”,是岛上仅次于白城的高手。

    只是不知为何,老大莫隼看到白城的时候,面上露出一丝喜色,老二莫鹞看见白城的时候,脸上却露出一丝惊容,虽然他很快掩饰了下去,却没逃脱庞谢的眼光。

    在莫家兄弟旁边站着位清秀少年,一身鹅黄色轻衫,宽袍大袖,腰间悬着口一尺多长的袖珍宝刀,正是方佩玉口中的韩叹,他练的是一手红袖藏云刀,与人动手之际,潇洒飘逸,绝非常人能比。

    ……

    方佩玉让两个童儿,把他推到众位弟子前面,白城也随之站到队伍之中。

    “小城,这次就由你带队,与莫家兄弟一起参加擂台赛,韩叹,你这次就不要参加了,等下次参加不迟!”方佩玉说道。

    “好的!”庞谢点头答应。

    “是!”莫家兄弟与韩叹一起答应。

    庞谢顺着声音瞧去,他本以为方佩玉不让韩叹参加,韩叹会心有怨念,难免会带到脸上,不料,韩叹脸上不但没有一丝不快,反而露出些许轻松。

    庞谢初时不解,略一回忆,忽然明白过来,原来落英岛这一代弟子之中,只有大师兄雷阵、白城,还有莫家兄弟,练出内气,达到这里所说的先天境界,至于其他人都还是后天境界,纯靠一身气血与人交手。

    韩叹也不例外,以他的修为参加擂台赛,不过是给人做陪衬而已,尤其是他这人又最重视外表,万一在台上被人打趴下,输了倒是小事,狼狈不堪,丢人现眼,影响了他在青州少女心中的形象,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想通了这件事之后,庞谢又想起大师兄雷阵,雷阵的年龄比他们几人都大出不少,已经参加过一次雏龙榜,现在在军中做事,已经做到泰安府的镇守之位。

    方佩玉几句话说定雏龙榜之事,接着,又叮嘱了几句其他事情,便回屋去了,他双腿受伤,不能受寒,不能受风,否则双腿便会疼痛,所以不能在外面呆的太久。

    方佩玉离开之后,其他弟子上前围着庞谢恭喜几声,也都各自散去了,莫家兄弟则与他确定了一下时间,确定明日一早出海,前往青州府城。

    ……

    送别众人之后,庞谢独自回到自己的住处,正打算思量一下,当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又要如何应付,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音。

    笃、笃、笃!

    “进来吧,门没关!”庞谢说道。

    吱吖一声,木门推开,从外面走进一名英武少年来,庞谢一看,正是莫家兄弟中的老二莫鹞。

    “见过白师兄!”莫鹞拱手说道。

    “莫师弟来了,请屋里坐!”庞谢笑道。

    “不用了,不敢劳烦师兄,我就在院里说吧。”莫鹞说道。

    庞谢点点头,问道:“莫师弟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这个…”莫鹞微微顿了顿,问道:“白师兄,咱们是不是有些日子没见了?”

    庞谢一愣,连忙去翻回忆,却发现在他临出海之前,还曾与莫家兄弟一起喝酒,笑着摇头说道:“莫师弟开玩笑了,咱们不久之前才喝过酒的,难道是因为师兄昏迷时间太长,你就忘记师兄了?”

    莫鹞脸色变了变,轻叹一声说道:“是我忘了。”说完,拱拱手又说道:“师兄刚醒过来,需要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不多聊会吗?这么快就要走?”庞谢问道。

    他初到此地,许多事情虽然可以翻看白城的记忆,但是到底不算清晰,如果有人能跟他聊聊,那是最好不过。

    “不必了。”莫鹞摇摇头,转身离去,临到门口的时候,忽然转过身来,问道:“白师兄,你以前就住这里吗?我怎么记得这里以前是仓库,一直存着从青州运来的药材?”

    “莫师弟,开玩笑了,我一直住在这里的。”庞谢翻看了一下白城的记忆,发现他一直住在此处,并未搬过家。

    “好吧,是我记错了。”莫鹞再未多说,转身离去。

    庞谢望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些萧瑟,似乎极为寂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