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沉,灯火幽幽。

    司马玺捏着书稿,快步走出堂屋,风君子眼珠一转,冲着屋里的十多个人拱了拱手,随意告辞两句,便跟在司马玺后面出去了。

    “玺公子,有急事?”转过一处游廊,风君子见四下无人,快走两步,来到司马玺身后。

    “还不是老五惹得事情!”司马玺抖了抖手上的书稿,脸上早已没了笑容。

    “跟这玩意有关?”风君子问道。

    “你先借我间清静屋子,我有事跟大郎汇报。”司马玺说道。

    “好说,好说。”风君子面色微变。

    他是这里的主人,找间屋子不过是举手之劳,随意找了间打扫干净的屋子,带了司马玺进去,转身就要离开。

    “你先不要走,也在旁边听着,一会还有事情麻烦你。”司马玺说道。

    “好。”风君子点点头,找了张椅子坐在他对面。

    司马玺想了一想,掏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出去,“滴…滴…”两声长音之后,对面接通了电话。

    “小玺,这么晚了,什么事?”对面之人沉声问道。

    “大哥,刚才遇到一件急事,需要请您定夺。”司马玺说道。

    “说吧。”

    “大哥,我记得前两年家族年会的时候,二叔提过一句,家里几位长辈在荆州六河府的筹划了一件事情,要是记得不错,应该是在老山镇一带,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有这件事,已经五弟去做了,由他出面出面,注资了一家铜矿,先做前期布置,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着手去做。”

    “敢问大哥,这件事现在做到哪一步了?”

    “前期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时机也快到了,准备近期开始,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件事?”

    “大哥,五弟这件事做的不太干净,惹出了点麻烦来。”

    “嗯,怎么回事?”

    “我今天在建业府有个应酬,见了一家出版社的总编,他拿了一本新书的初稿,是一个知名作家写的,关于社会纪实方面,说的就是五弟控股的那家铜矿。”

    “书上说什么了?”对面的声音忽然沉了下来。

    “这本书没提咱们家谋划的事情,主要说的是矿场暴力拖欠矿工工资。”

    “哦。”

    “这不是什么大事,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我担心的是,这本书如果发行出去,难免会吸引外界的眼光,官府也会关注到这家矿场,到时候关注的眼光多了,说不定会有人注意到我买,也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影响到家里的谋划。”

    “你说得对,五弟在这件事上有点着急了,手段有点粗暴,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先把这本书压住,不让他出版,剩下的事情就听大哥安排。”

    “能压的下来吗?现在资讯很发达,不是以前那么容易了。”

    “我先试试吧,总会有办法的。”

    “你先去做,我会跟五弟说的,让他注意点,把首尾料理干净。”

    “是。”

    “那就这样。”

    滴…滴…

    司马玺挂掉电话,神情轻松下来,转身对风君子说道:“这次是家里的事情,还请风君援手,帮我压一压。”

    风君子笑道:“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

    林旭端着杯红酒,尴尬的站在屋子的角落里,这里已经没有人愿意再理他。

    林旭觉得很冤枉,至少他认为,司马玺的忽然离去与他并无关系,难道是那卷书稿惹得司马玺不快,可那本书既不涉及具体人,也没什么敏感内容,怎么会有这么大作用,恐怕司马玺是真的想起来什么着急事,这才忽然离去。

    可是,他递出书稿在前,司马玺离去在后,两者之间就算没有联系,其他人因为少了和司马玺接触的机会,也会迁怒与他,虽然不可能直接表现出来,但隐隐的排斥还是有的。

    对于这种排斥,林旭一点办法也没有,初来乍到,被人无视也就忍了,若是不知趣,还要硬往上凑,惹得别人不快,以后就更难翻身了。

    林旭试图向曾叔求援,曾叔却避之不及。

    曾叔已经告诉林旭,他也无能为力,在场的主角是政商界的大佬,除此以外,所谓文化界文人或是娱乐界的明星,都只能起到点缀作用。

    事实上,林旭让这些大佬不快,曾叔唯一的想法是,怎么能跟这个扫把星扯断关系,而不是继续坐在一起。

    就在林旭百无聊赖的时候,一名侍者忽然来到他身边,低声说道:“林先生,司马先生要见您,不知您是否方便?”

    声音不大不小,既不会太过引人注意,又能让周围一圈人听到。

    林旭不由一愣,稍微顿了一顿,这才反应过来侍者是在跟他说话,连忙说道:“方便,方便!”

    “请跟我来。”侍者笑着说道。

    “好!好!”

    说完,侍者在前面带路,林旭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屋子,留下身后一片窃窃私语,不知林旭凭什么引起的司马玺的注意。

    几分钟后,林旭来到一处僻静的屋子,见到了早已等在此处的司马玺和风君子。

    “司马公子、风先生,真是抱歉的很!”林旭连忙凑上去,试图握手道歉。

    “你抱歉什么?”司马玺脸色一沉。

    “我…我…”林旭顿时紧张起来,嘴里有些拌蒜。

    “哈哈,开个玩笑!”司马玺忽然放声大笑,用力握住林旭的手摇了摇。

    “哈…哈…”林旭紧张的满头大汗,尴尬的笑了起来。

    “林先生不要紧张,玺公子一向是这样,只有跟朋友才开玩笑,对敌人总是客客气气的。”风君子从旁插话。

    “知道,知道。”林旭连忙说道。

    “林先生,咱们一见如故,我也不多说废话,今天把林先生请过来,就是想跟林先生交个朋友,不知林先生肯不肯赏我这个面子?”司马玺笑道。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林旭连忙说道。

    “林先生果然是爽快人,没有辜负玺公子一番美意。”风君子笑道。

    林旭不知说什么好,只好笑了笑。

    他不是三岁小孩,能坐上总编的位子,能力还是有的,对人情世故也极熟悉,“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句话也是懂得。

    他虽然不知道这位司马玺是什么人物,但是对方的身份比他高得多,却愿意折节下交,一定是要他做什么事情,现在不想别的,只希望司马玺让他做的事情不会太难。

    林旭深知“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道理,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承蒙玺公子这么看得起,林某也算三生有幸,玺公子若有用的到的地方,尽管吩咐就是,林某一定全力以赴。”

    司马玺略微一怔,没想到林旭居然这么直白,不过,这也正和他的下怀,当下笑道:“说起来,正好有件事需要林先生帮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