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谢顺着小吃街一路向北,不过二十分钟脚程,来到一条唤作药王洞的小巷。

    长安古城,历史悠久。

    药王洞虽是小巷,历史渊源也不浅,初唐时期“药王”孙思邈曾在此地驻留,为唐太宗李世民诊治疾病,“药王”孙思邈离去之后,朝廷为嘉奖“药王”的功绩,便在此处建了一座药王庙以作纪念。

    至于药王庙为何又改叫“药王洞”,那就是另一个故事。

    据说“药王”孙思邈不但医术通玄,一身道法也是当世绝顶,后来故地重游时,借助此处的皇城地气,在此开辟出一座“药王洞天”,为当世修行人所推崇,此地才改名为“药王洞”。

    世事变幻如流水,千年时光易流逝,如今莫说“药王洞天”消失不见,就连药王庙也已挪作他用,再无复往日旧观。

    药王洞附近药店众多,不过短短几分钟路程,庞谢便看到三四个药房,稍稍思索之后,选择了其中门面最大的一家—杏林大药房(药王洞店)。

    庞谢迈步进入店中,店里导购便迎了上来,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齐耳短发,清爽干练,甜甜笑道:“先生,要买什么?”

    “随便看看。”庞谢说道,他打算先瞧瞧药材质量,然后再作打算。

    短发女孩微微一笑,跟在庞谢身后,既不催促,也不远离。

    庞谢几步来到药架前方,低头架上药品扫去,“左旋布洛芬”、“利巴韦林”、“盐酸氟桂利嗪”、“头孢拉定”、“头孢拉定”

    他不由一怔,药盒上所有的字他都认识,但凑到一起之后,就一个词也看不懂了。

    “难道这药房还兼售其他东西?”

    庞谢暗自纳闷,转头换了一个药架,与刚才那个药架相同,依旧是些云里雾里的东西。

    “请问您哪是里不舒服?”短发女孩贴心问道。

    “你们店里那里有药卖?”庞谢转头问道。

    “这些都是啊。”

    “嗯?”

    “请问你的意思是?”

    “我是说人参、牛黄、虎骨之类。”

    “啊,先生说的是传统药材啊,我们这里有上下两层楼,一楼都是现代药材,二楼才是传统药材,不过,额外说一句,您说的人参、黄岑、牛黄二楼专柜都有,至于虎骨我们这里没有存货,老虎是国家保护动物,现在各大药房都没有销售。”短发女孩耐心的解释道。

    “好吧,带我去二楼看看。”

    二楼的正中位置摆着一个展台,展台上是些花花绿绿的保健品,贴着北墙立着一排中药药柜,柜台上放着一块桐木压方,一杆黄铜的小秤,柜台后面却没有人,只有一扇半掩着的玻璃门,玻璃门里传传出浓浓的药香,似是有人正在煎药。

    “雷老师,这位先生要买药。”短发女孩冲着小门喊道。

    “稍等,我马上出来!”

    片刻之后,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玻璃门后走了出来,侧分短发,半框眼镜,一件白色大褂,颇有些书生气质。

    这人叫雷雨声,是这家药房的坐堂医生,去年刚从长安医科大学毕业,学的是传统医学。

    雷雨声冲着庞谢点了点头,脱下一次性橡胶手套,笑呵呵的说道:“方子给我看一下。”

    “哦没有。”

    “没方子?这可不太好吧。”

    “我说你抓就是。”

    “那可不成,咱们这个行当是按方抓药,没方子我可不敢卖。”

    “我也懂医术,你放心抓吧。”

    “这事可不能开玩笑!”雷雨声眼神中露出狐疑之色。

    “你可以试一下。”

    “这个怎么试?我又不能现场出份卷子”雷雨声有些挠头

    “你随便说几样药材吧,我都说得出药性。”

    “啊?”

    “你说就是。”

    “防风。”

    “味辛、甘,性微温。”

    “白术。”

    “味苦温,主风寒湿痹死肌,痉疸,止汗,除热,消食,作煎饵。久服轻身延年,不饥。”

    “重楼。”

    “苦,微寒,有小毒,热伤营阴吐衄血证忌用之。”

    “赤石脂”

    “味甘、酸、涩,性温,涩肠,止血,生肌敛疮。”

    “雷老师,看来这位帅哥确实是懂医术的,你就开药吧。”短发女孩从旁说道。

    “好吧,您需要些什么?”雷雨声见庞谢对答如流,也就安心不少。

    “麝香一斤,党参一斤,川贝母一斤,穿山甲一斤,藏红花一斤,鹿茸一斤,三七一斤”

    庞谢随口报出所需的药材,却没注意到雷雨声和短发女孩的嘴巴都越张越大。

    “你确定要买这么多吗?”雷雨声表情有些奇怪的问道。

    “怎么?有问题?”庞谢问道。

    “你这用的量也太大了”雷雨声苦笑着摇了摇头。

    华国传统医学用药极为讲究,药材是按照“君臣佐使”配合使用,各种药材自用量不一,有些药材用量颇大,有些药材却用量极小,比如说麝香、藏红花、鹿茸之类,用量稍多就会虚不受补,从来没有按斤买药的道理。

    当然,庞谢已踏上修行之途,凡间药力入体之后,自然会化作一缕缕灵气,绝不会出现虚不受补的情况。

    “没事,你开就是,我自有分寸。”庞谢说道。

    雷雨声皱了皱眉,说道:“先生,有两个事情我得提前说一下,一是药材用量太多,店里没有这么多现货,二是这些药材价格不菲,我得先跟您报个价。”

    “多少钱?”

    “我大概算了一下啊,差不多三十万。”

    “三十万?”庞谢眉头一皱,这不是一笔小数字。

    他现在每个月薪水差不多五六千,一年也才六七万块钱,要凑三十万,差不多需要五六年的时间,时间可有点太长了。

    庞谢默然不语。

    雷雨声也不催促,三十万不是笔小买卖,极少有人一次买这么多的,一般能买这么多药材的人,大多都是行家,也不会来这里买药,而是选择药材批发市场。

    短发女孩则笑着说道:“先生,咱们这里的药材品质是最好的,价格虽然贵了一点,可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当然,如果没带这么多现钱,可以先买一点回去试用,要是觉得好了,改天再来拿货也行。”

    庞谢微微点头,女孩说的倒也是个办法,当下说道:“那就先买一副药吧。”

    “先生您说。”雷雨声没有半点不耐烦。

    “鹿茸一两,三七二两,藏红花”

    庞谢打算先凑足一副补元汤的份量,当然,因为保密药方的缘故,虚报了两味药材,修行人用的药方与凡人不同,寻常人冒然服用是会丧命的。

    雷雨声拿过一个算盘,随手拨动算盘珠子,待庞谢报完药材之后,当即说道:“一共是九千六百二十三块,店里都有现货,需要我给您包起来吗?”

    庞谢眉间纹起,没想到这样一点药材,也要小一万块,大大出乎他的预算,不过,若是再少的话,连一副药材也凑不齐,那就没什么用处了。

    “算了。”庞谢摇了摇头,转身向楼下走去。

    ……

    离开杏林大药房,庞谢漫步走在小巷之中,斑驳陆离的阳光洒在地上,在他眼里就好像一块块金砖。

    他现在终于明白“点石成金”这门仙法的名声为什么会这么大,以往觉得这种法术既无助于修行,又不能护法卫道,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直到今天才明白完全是想岔了。

    他是妖物修行而出,一向是独自修行,从来不在红尘中打滚,这才不明白钱财的重要性,若是寻常人出身,入门时便会被师长告知“财地法侣”的重要性。

    所谓“财地法侣”实是修行的必备条件,其中,首要便是“财”,人生在世衣食住行都要花钱,只有源源不断的金钱供给,才能使人无后顾之忧,买的起各种各样的珍惜药材。其次便是“地”,若是在红尘闹市修行,今日有人打扰,明日有人上门,如何才能专心,只有寻一个僻静之所,才能心无旁骛安心修炼。再次便是“法”,大道易学,真法难求,若是修炼不得其法,只会满口大道理,百年修炼不过梦幻泡影,长生二字也不过水中捞月。最后则是“侣”,修行之路,道阻且长,孤身难以行远,多一个人交流,则多一份扶助,多一份长生的希望。

    庞谢在金山湖底时,天生天养,无需用财,湖中僻静,也算有地,得了《玄功要诀》的传承,法也不缺,再加上他身为妖物自在惯了,更无需道侣伴随,故此,对这四个字没什么感觉。

    他如今已修成人身,要在红尘之中打滚,迟早要与这四个字打交道,今日遇到的只是小小困难,若是连这一点困难也无法解决的话,修行之路只怕前途堪忧。

    他以往只知人类天生聪慧,修行起来比妖物容易千百倍,却不知道人类也有人类的难处,红尘之中,身不由己,不能像妖物那样率性而行。

    庞谢在路边寻了一个自动取款机,查了一下,卡里的余额是六千一百三十二块,有零有整,与最便宜的一副药材还差三千多块钱。

    这点钱不算多,解决起来也不难,先找张胖子借点,待下个月薪水发下来之后再还他也成,或者等到下个月发薪水之后再来。

    庞谢微微摇了摇头,这两个办法都不是什么好主意,花费时间不少,却也只能解决一副药材的问题,当不了什么大用,要想真正解决药材问题,还是得想法子赚钱才成。

    只是他初履人世,又有什么办法赚钱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