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梦却是多谢秦公子了!”一旁的第二梦感激的说道。

    “两位都不用客气,来之前我已经听风师弟说过了,如今只差亲手把关了,真气突破之后,武道虽然还算不上仙魔,但也却是是可以做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只要邪皇前辈的问题,算是肉身或者是真气上的情况,我有很大把握是可以解决的,不外乎耗时的长短罢了!”说完,秦霜就自信无比的上前示意邪皇伸手出来,准备探查一下对方体内的情况了。

    “真要能治好,那老夫可就真的要谢谢秦公子了!”闻言的第一邪皇当即将右手伸了出去。

    双手一搭,雄浑霸道的归元真气当即顺着第一邪皇的手臂脉搏探入了他的体内。

    “不知邪皇前辈是否可以口述一下,你入魔时的状态和自身的感觉!”伴随着真气的涌入,秦霜同时也开口再次问道:“正好无名前辈也在这里,邪皇前辈可否稍微激发一下魔念,让秦某可以更清楚的感受到你体内入魔病发时的情况。”

    “这。”闻言的第一邪皇稍微犹豫了一下,而后才看向了无名说道:“激发魔念,尝试入魔到也没有什么难度,只要我自己放松对它的抵抗,魔念就会立刻反噬,只是如果我入魔了的话,那从我入魔的那一刻开始,事情的发展就不在是由我自身掌控了,到时候魔念掌控的我会对所有人出手的!”

    “放心,不说无名前辈在这里,可以唤醒你的意识神智,就算是我此时也已经隐隐控制住了你全身的气血和经脉,只要一发现不对的地方,无名足以将你控制下来。”秦霜自信的说道。

    “那好吧!梦儿,你们先离远一点!”闻言的第一邪皇感受了一下自己全身各大穴道和关节,经脉的实际情况,当即点了点头对身边的第二梦说道。

    “梦儿明白,师伯小心!”第二梦点了点头关切的说道。

    “有劳秦兄和无名前辈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秦霜再次保证的说道。

    “嗯!”下一刻,伴随着第二梦和聂风等人的暂时退下,一声闷哼之声动邪皇口中传出,下一瞬间,一股惊人的漆黑魔气瞬间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滚滚煞气凭空喷射而出。

    修长的头发无风而起,漆黑的魔瞳瞬间如凶兽般盯在秦霜身上,下一刻,伴随着一声破空呼啸之声,一击绝强,绝快,绝狠的手刀瞬间自第一邪皇手中劈砍而出。

    “禁锢!”心念一动,早有准备的秦霜当即一念发动了之前深入邪皇体内的各处归元真气,蓬勃汹涌的强横真气瞬间从邪皇四肢各大穴道和关节要害上直接禁锢住了他的肉身。

    “哼!”察觉到自身体内的禁锢,入魔之后的邪皇当即也在体内调动起了全身的真气开始和秦霜的归元真气开始争斗了起来。

    一时间,就如秦霜自己估算的一样,肉身被事先强行禁锢之后,第一邪皇就算入魔了,也不得不先调动自己体内的真气去解决入体了的归元真气的情况,而以归元真气的霸道和先手的优势,在这个对抗驱逐的过程中,绝对可以让秦霜感受到第一邪皇体内最深的变化。

    与此同时,就在秦霜一边运功压制邪皇,一边全力感知其体内入魔之后的各种真气气血变化的情况时,不远处,只是退出了亭子,站在院子边的几人也都因为邪皇骤然间发生的变化而全神戒备了起来。

    “师伯!”第一次直面邪皇入魔之后的样子和气势的第二梦担心的看向第一邪皇,同时开口提醒的说道:“我师伯这魔怔已经多年了,之前日日夜夜都是依靠他自己在抵抗心中的魔念,但凡每次他快杨挡不住失去理智的时候,都会依靠机关把自己关在洞窟深处,直到魔念发泄完被压制下去之后,才会自己出来。”

    “发作的时候,真的是六亲不认的吗?”闻言,一旁的剑晨问道。

    “嗯!绝对的六亲不认!师伯的家人早年就是在他入魔失控之下被他亲手所杀,这才导致他心灰意冷直接隐居闭关了。”第二梦很肯定的说道:“只要入魔之后,师伯简直就不像人了,就是魔,任何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都有会引起他的杀机,见人就杀。”

    “如此,那确实是需要小心一些了!”一旁的步惊云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大师兄等下压制不住了的话,他们不需要担心,但我们却还需要提防一二。”

    “一定会好的,大师兄已经先战了优势,且身边也有无名前辈看着,邪皇前辈就算失控了,也最多只能撑开一瞬间的机会而已,他逃不了的。”聂风安慰这第二梦说道。

    “多谢风大哥,梦心里清楚的。”第二梦点了点头。

    “魔气融入真气,融入体内血肉,刺激真气,刺激气血,增强肉身吗?”足足花费了一刻钟的时间,伴随着邪皇入魔越来越深,其体内的抵抗压力也越来越强,秦霜也因此在他的体内感受到了更多的入魔变化。

    “差不多了!”好半响,睁开双眼看着眼前右边大半脸色都已经被漆黑说侵蚀,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的位置还保持正常的邪皇,秦霜明白留给他和第二邪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好了,无名前辈,我已经探查出邪皇前辈的问题了,您可以出手,一起唤醒邪皇前辈了。”

    “好!”一旁,一直默默观察,感受着,等待出手机会的无名听到秦霜的话,当即在应了一声的瞬间,抬手,一个剑指就抵在了第一邪皇的额头眉心上。

    下一刻,一股內炼,但惊人的恢弘天道气息一闪即逝的没入了邪皇额头脑海中。

    “呃呃!啊啊!”恢弘无比的天剑剑意入体,魔念入住的邪皇当即发出了剧烈的反应!一阵剧烈的挣扎之后,痛呼了三个呼吸的邪皇当即双眼一闭的整个人都直接僵直了起来。

    “师伯!”一声低呼,眼看惊人的煞气瞬间消失!熟系邪皇入魔和恢复整个过程的第二梦当即快步冲了出去。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脚步下,第二梦来到邪皇身边,关切的问道:“无名前辈,我师伯怎么样了?”

    “放心,我只是以剑意破了他的魔念而已,虽然伤到了他一些,但他本身的意识只是无关紧要的情况,魔念被我重创,待他休息好了,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不需要担心入魔的情况了。”无名点了点头宽慰道。

    “多谢前辈!”扶着邪皇的第二梦点头感谢道。

    “,梦姑娘也带着邪皇前辈先去休息吧!对他的情况我已经有足够的了解了,待他清醒之后,我在和他商量一下如何帮他!”一旁已经收回之前打入邪皇体内的归元真气的秦霜若有所思的说道。

    “多谢,秦公子!”闻言的第二梦惊喜的说道。

    “嗯,去吧!待邪皇前辈醒了之后,再来知会我一声。”秦霜点了点头说道。

    “师兄,你真的已经有办法能治好邪皇前辈的入魔啊!”看着第二梦带着邪皇离开,在众人的注释下,聂风先急切的问了出来。

    “当然,我之前已经全面探查感受过了,邪皇的情况了,本来就我一个的话,也许还有点问题,但加上无名前辈的话,那八九成把握是可以解决掉邪皇前辈的入魔情况的。”闻言的秦霜点了点头,很肯定的说道:“他的情况其实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虽然是由功法引发的精神问题所导致的,但因为多年得不到有效的解决,而将问题深入到了身体血肉当中使得他现在根本难以自控,这才是麻烦的地方而已,如今那么多年过去了,原本的精神问题,只要能一次解决,以他对抗魔念三十年的强横意志,只要他自己不成问题,那其实已经不会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了,反而是身体上的问题已经成为了一道顽疾,任他意志再坚定,也抵抗不了来自血肉身体上的本能!”

    “所以我只要解决他身体上的问题,在配合无名前辈一起解决他心中的魔念,那么之后,以第一邪皇的意志,根本不存在什么问题的。”

    “只是出手剑意,并不是什么问题,倒是秦公子不亏是气体无极,都达到了极致的人。”闻言,一旁的无名点了点头,赞赏的说道:“邪皇的身体可是个大问题啊!”

    “多年入魔下来,他的体内早已经出现了异变,已经有部分血肉变成了魔血,秦公子竟然可以直接帮助邪皇取出这部分顽疾!”

    “不过是真气修炼的内功有些功效吧!也无法帮邪皇前辈直接洗涤肉身,只能选择排泄逼迫他舍弃掉,而后以我归元真气辅助他恢复身体,不上多少元气!”

    “以我之前探查到的情况,他身上,魔血才是最重的,其他的话双臂侵蚀也不低,别的到还好,只要解决了大问题之后,再帮他以真气洗涤些日子就不会再是什么问题了!”秦霜自信的说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