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是谁?是星虹还是唤晴,”那人深广难测的目光却变得有些亲切柔软了,“你的母亲是谁,你的父亲又是谁,你……你本不该姓沈的!”

    唤晴却觉得这亲柔的目光说不出的可怕,她退了一步,颤声道:“你到底是谁?”

    “我么,就算是沈炼石的老朋友罢!只是我们这对老朋友自幼便争斗不息,”他说着仰头一叹,有点寂然的味道,“也难怪,他是刀圣,我是剑帝!天生的对头呀。”

    “剑帝,你是郑凌风?”唤晴忽然发现自己很傻,这等的武功和气度天下能有几人,自己身陷青蚨帮,早该猜到他是青蚨帮主郑凌风。

    “不错,”郑凌风一字字地道,“孩子,想必你还不知晓,你本不姓沈,你该姓郑!你是我郑凌风的女儿,只是却自小便给沈炼石抢了去。”

    “什么,”唤晴的身子一软,又坐回床上,“你……你胡说八道!”

    郑凌风呵的一声低笑,昂起头来,道:“你好生瞧一瞧我,再看看自己。你哪里都有我的影子,若是咱父女二人一同出去,任谁都会说你是我的女儿!”唤晴浑身一震,虽然郑凌风说的话每一句都重重击中她的心间,但她还是难以置信,只是慌乱地喊:“我不信!我不信!”

    “其实你已经信了!只是,”郑凌风隐蕴关爱的眼中这时又流出一股深深的感伤和悲痛,“你自幼受沈炼石的欺骗和蛊惑,自然对我恨之入骨。你不是不信,而是不愿信!”

    他说着深深一叹:“这一辈子我已经辜负了你的母亲,说什么也不能再辜负你了。你这就留在我的身边,为父自会让你这后半生富甲天下,享尽荣华!”唤晴觉得郑凌风的眼睛真是可怕,自己心里的一念一思似乎他都能瞧得一清二楚,想到自己的眉宇之间真和此人酷似,忍不住心下又惊又畏:“这个人真的是我的父亲,我爹却原来是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怪不得每次问及爹爹,义父总是火气很大。但……但我娘又是何人?”她努力定了一下神,才道:“若是当真如此,当初为什么义父会将我抢去?”

    郑凌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还不是为了这首‘折柳’!当初爹爹在埋剑山庄隐修剑法,那时候你娘还没有怀你,”他那低沉的声音一慢下来,就更有一种味道,“我们的日子过得倒也琴瑟和谐。后来,沈炼石携披云刀游剑江湖,来到埋剑山庄。那时爹爹尚且年少,和他倒是一见如故,随即留他在庄内切磋武功,每日里谈兵论剑,臧否天下。他这一住便是半年。哪里知道,这一住就种下了一场大祸,使我一夜之间痛失人生至爱!” 他说到这里,目光忽然一暗,随即住口不言。

    唤晴听他说到这里,忍不住心中跳成一个。眼见他虎目含光,似是在忍受着绝大的痛苦,唤晴的心内立时就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心碎之痛。她的双唇动了几动,想说些什么,但终是没有出口。

    沉了片刻,郑凌风才道:“你娘是黄山隐仙派的入室弟子,痴好刀法。她性情豪爽,闲时便向沈炼石讨教刀法。而她本人多才多艺,又精于琴艺,那一首‘折柳’实为天下一绝。沈炼石这厮就说自己素慕琴道,便向你娘学琴。本来男女有别,但咱们武林儿女也不必遵那世间的繁文缛节,更兼我视沈炼石如兄长,你娘对他自然不存丝毫戒心,也就一口应允!”唤晴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忍不住想:“原来如此,这首折柳却原来是娘教义父的,那么……他也会弹,想必也是娘教的了。”

    “嘿嘿,哪里想到他教她刀法,她教他琴艺,”他从口内慢慢挤出一丝苦笑,声音随即平定下来,冷静得象是在说旁人的事情,“一来二去的,沈炼石便对你娘动了非分之想。你娘性情刚烈,察觉到他的猪狗之心后随即冷语叱喝。沈炼石自觉无颜见我,随即留下一封书信,只说家中事急,当即匆匆而别。

    “我那时并无在意,兼之那时焚天剑法初窥门径,正自如痴如醉,虽觉好友不辞而别有点可惜,终究未曾在意。哪里知道沈炼石那时自觉没有十成胜我的把握,竟躲到一个僻静之处,苦练刀法。嘿嘿,几个月枯木寒泉的苦修,非但他的观澜九势精进千里,更思悟出了破我焚天剑法的刀招!”

    返回页首目录

    --------------------------------------------------------------------------------

    第十六章:离合难料是悲欢(2)

    他微叹了一口气:“他杀上门来时,我是全无防备!这厮以切磋为名,暗中却下了狠手,你娘见势不好,急忙出来相帮。但她那时刚刚生下你不久,身子虚弱。我夫妇二人合力,仍是斗他不过,危急之中,你娘却受了内伤,我为救她,就受了他一掌。这一掌便将我击得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却瞧见冲天的大火,埋剑山庄已经化作了一片火海……你娘满脸是血地倒在我身边。

    “我心中又怒又急,一下子便挣了起来,急问,沈炼石那厮又在何处?这才发觉,你娘腹中居然插着一把剑,她自己的剑!她临死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风郎,这一辈子我没有负你……”

    郑凌风低缓的声音沉寂了下来,屋中立时就是一片让人揪心的静。唤晴觉得他的声音中似是有一种绝大的魔力,使自己的心随着他忧,随着他思,随着他怒,随着他悲。一片寂静之中,唤晴的心仍是沉浸在一片难言的悲恸之中,眼前似是真的见到了火海、刀剑、血光和生离死别。

    “原来如此,”唤晴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暗想,“这么说门我当真该姓郑了?但……”她抬起头来,一下子触到了郑凌风那深不可测的目光,心内却又涌上来无尽的疑惑来。“不对,”她缓缓地摇着头,“我义父虽然性子粗豪,但行事素来光明磊落,这等杀妻夺女的行径他是如何也做不出来的!”

    “呵呵,”郑凌风又一声冷笑,不知怎地,他这么缓缓一笑,她的心就跟着一跳,虽然郑凌风还没有下文,她倒隐隐觉得是自己错了,“你年纪尚小,未经男女之情,不晓得这其中的厉害!那沈炼石眼界奇高,年过三十仍孑然一身,一见你娘那等人物立时惊为天人,想他平日所为,也着实算是条汉子,但一入爱欲纠缠,便再难自已。深陷情孽,何错不铸?”

    “深陷情孽,何错不铸?”唤晴听了这话,心就跟着一跳:“当真如此么,若是淳哥有了心爱之人,我也会将那人杀死么?不,不,我倒宁愿在他面前死了,也不愿见他有丝毫伤心!”但虽是这么想,却隐隐觉得:“义父即便当真是爱我娘爱得发了狂,也未必会做出这等绝事!除非他大醉之后,本性大失。”

    沉了一沉,她才想起来又问:“若真是如此,为何这多年您不来寻我?” 她此时已经信了八九分,但多年来所闻所想,都将郑凌风视作奸雄邪魔,特别是这数月以来,更是与青蚨帮浴血苦战,终究难以将这群嗜血贼人的首领看作自己生身之父。“爹”字虽然叫不出口,却已经将称呼唤作了“您”。

    “我一直当你葬身火海之中了!为此曾伤痛自责多年,深觉有愧你娘在天之灵,”郑凌风那挺秀的双眉说着慢慢隆起,“沈炼石这一去又杳无踪影,几年来毫无音讯。爹爹那时的焚天剑法虽是难以胜他,却也一直苦寻不止。直到四、五年之前,沈炼石才重出江湖。虽然闻得他身边多了一个义女,我却一直未曾在意。我几次寻他,却给这厮侥幸躲过。直到今日见了你,你的眉眼全有我的影子,而鼻、口、双耳更活脱脱的便是我的模子刻出来的一般!我才知道娟妹在天有灵,原来我们的莲儿还在,我郑凌风的女儿尚在人间,”他说着双目微垂,双手合十,淡淡地道,“虽有杀妻之恨,但我念着沈炼石十几年养育你的恩情,仍会饶他一次!”

    “原来我娘的闺名却是一个娟字,”唤晴喃喃道,“那我的名字原是单名的一个‘莲’字了?”

    “你该叫做郑心莲,”郑凌风的嘴角终于咧出一丝笑意:“你终是信了!”

    不知怎地,唤晴见了他的笑就有些害怕,她缓缓摇头:“不成,我一定要回鸣凤山,我先要找义父问个清楚!”她说着站起身来,便想向外走。

    “鸣凤山你去不得,”郑凌风的身子似乎未动,却稳稳挡在她眼前,那一张脸却严厉了许多,“你老老实实呆在此处,待我擒来沈老儿,自会让他与你说个清楚!”

    “您若当真将我视作女儿,为何又不许我走?”唤晴急了起来,只想一步跨到沈炼石身边,将这一切问了清楚。在她心中,这个义父虽然有时癫狂,有时严厉,却是说一是一,从来没有骗过她。

    郑凌风一字字地道:“聚合堂中人若是知道你是我郑凌风之女,又岂能容你?况且我既知你是我爱女,又岂能放任你随那些山匪草寇亡命江湖?”

    “何堂主坦荡磊落,”唤晴将头拼命地摇着,“决不会起害我之心。况且,公子曾淳、陈将军他们都是顶天立地之人,决不是山匪草寇!”

    “莲儿,”郑凌风的眼神又柔和了许多,“我知道这事你未必一时便信!但你尽可在此住上些时日,让为父也尽些爱心。呵呵,你这些年来跟着沈炼石那老疯子,只怕是吃尽了苦!瞧你这身穿着,也太过简朴了些!你便留在此处,我要让天下人知晓,我郑凌风的女儿非但拥有绝世容颜,更是养尊处优,拥有绝世荣华!”

    “我不要养尊处优,更不要拥有绝世荣华,”唤晴还是摇头,静思片刻,她的声音已经又变得和从前一样的斩钉截铁,“我也不是你的莲儿。我自幼被义父养大,在我心中,我永远是沈唤晴。我决不会认一个杀人如麻的江湖魔王作爹。”

    “无妨,终有一日,你会亲口叫我一声爹的,”郑凌风的眼神没有丝毫变化,似乎唤晴的话早在他意料之中,“听说沈唤晴这名字是曾铣给你起的。呵呵,我知道你对曾淳那小子大有情意。过几日,为父便替你将他擒来,专来陪着你!阎东来、陆九霄若是要人,我胡乱杀一个送过去也就是了。哼,算这小子命大,给你瞧中了,也算保住一条小命!”

    听他这么一说,她的玉面不由红了起来,还要待说什么,却见郑凌风已经转身向外走去。他的步子好大,几步之间已经踱到了那道帘子前。“你且在此安歇几日,”他说着凝步回眸, “你决不能再回鸣凤山!鸣凤山覆灭在即,那里是一条深渊,一条死路!”

    唤晴听他说得如此胜券在握,心内倒是一惊:“那日江流古来下战书,请何堂主下山叙话。莫非他们早布好了杀局么?”急问:“你这话从何说起?”郑凌风向她凝视片刻,脸上忽然浮出一丝深不可测的笑意:“好,你不妨随我来瞧一番奇景!”说着转过身去,那道珠帘霍然一分,郑凌风已经大步而出。

    唤晴也快步奔过去,才发觉这是里外两间的相连房屋,中以水晶帘相隔,推开外面一扇大门,二人便到了屋外。唤晴边走边看,只觉这宅院广阔得出人意料,非但花木婆娑,假山精致,更兼回廊婉转,曲径盘旋,每一转折,均有万千气象。她初时尚自默记路径,以备逃走之用,但随着郑凌风在那纵横的小径上转了几个圈子,便有不辨东西南北之感。

    庄院之中,倒有几队持剑的青蚨帮弟子往来巡视,这些人见了郑凌风,登时低头望地,必恭必敬地向后退去。瞧那神色,便是朝廷兵将见了封疆大吏也未必有如此敬畏。好容易来到大门之前,早有一个方面大耳的青蚨帮头目恭恭敬敬地牵着两匹马在门外侯着。郑凌风将手一摆,道:“陈舵主,我随意走走,你不必跟着了。告诉水堂主她们,也不必寻我。”自和唤晴上马而去。

    唤晴催马行出数步,回头一望,却见那陈舵主仍是躬身敬立,一动不动的样子宛如石雕一般。郑凌风在马上并不回头,只淡淡地道:“此人叫陈九斤,外家功夫登峰造极,为人老实忠心,只是做事尚欠锐意豪气,做一个振北分舵的舵主,已经是难为他了。”适才她见这陈舵主目光夺人,想必一身修为颇为不俗,却不料在郑凌风跟前却恭谨如垂髫蒙童,看来这郑凌风平时御下自有一功。

    两匹马跑得并不快,倒象是信马由缰。唤晴几次想忽然纵马逃逸,但终觉在郑凌风这等绝世高手跟前必难如愿,况且她也实在想瞧瞧郑凌风要带着她瞧什么稀罕之物,便老老实实地在一旁跟着。出了那庄院,向南行了不足半里,便到了无定河边。

    这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但一团云气自河对岸升起,压抑着岸边摇曳的树梢,天地之间的颜色已经是一片灰溟溟的了。顺着河边驰了片刻,郑凌风便勒住了马。

    唤晴举目望去,不由吃了一惊。只见无定河到了此处忽然宽阔了起来,无定河之西又有一条大河奔腾而来,恰与无定河在此汇聚一处。水流交汇之处有乱石数点,有的大可卧牛,有的仅可立足,大的如矮桌横盘,小的却如利剑刺空,更使此处的地势增了几分显要。河岸上又有百十个青蚨帮弟子担石运车,不知忙些什么。

    最奇的是在河边有一块光滑如镜的圆石,高可丈余,上面端坐一人,二目微闭,双掌结印,倒似是老僧入定一般。唤晴一眼打见那人不僧不俗的打扮,不由吃了一惊,叫道:“江流古,他在做什么?”

    “他在听,”郑凌风淡淡地说,“听石头的声音……”

    “故弄玄虚,”唤晴忍不住皱起眉头,“石头哪里有声音?”

    “天地万物皆有声音,”他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山有声音,石有声音,水有声音……甚至一花一草皆有其声,道家呼其大者为天籁,唤其小者为灵气。只不过这里面的学问太过玄奥,凡俗之辈难以揣摩万一。”

    正说着,石上的江流古忽然张开了双眼,手向东北一指,喝道:“向前七丈,筑两丈高一丈长之石。”东南方的几个青蚨帮弟子立时肩担车运,将几块巨石向前推去。唤晴想起江流古曾经在鸣凤山上以四十九个酒杯困得顽石大师无计可施,忍不住心中一动,叫道:“他在布阵?”

    江流古的手这时再次举起,指向西北侧的一群汉子,叫道:“你们东行十丈,砌六尺高石三块,每块间隔也为六尺。”唤晴眼见一群青蚨帮的汉子依着他的言语忙得大汗淋漓,想起数日后的双龙口之约,不由心下生寒,道:“你……你明里说要在风雨之夕,把酒论剑,却暗中布阵,要动杀手?”

    郑凌风冷笑道:“自古兵不厌诈,这道理何竞我如何不晓?”唤晴心中对江流古这怪人的手段素来又畏又佩,又见双龙口这地方两河交汇,怪石天生,不由想起让金秋影诸人进退不得的乱石林,心中的忧惧又多了几分,但嘴中仍是不肯服软:“鸣凤山中奇人异士甚多,叶二哥和曾公子都深通阵法。那乱石林便是曾公子随手布成,那时候江流古对着那石阵不也是束手无策么?”

    “乱石林是曾铣练兵之阵,”郑凌风笑了起来,说话腔调已俨然是慈父对娇女的口气了,“曾淳所学不及他老子的十之一二,如何布得出来?叶灵山眼界虽高,但学问杂博不纯,也不是流古之敌。当初的乱石林不过只是将地利与人力相和,眼下这‘无定七绝阵’却汇集了天、山、水、石、地、人、剑的七绝之杀。”

    “况且,”郑凌风一字字地道,“鸣凤山内人心离析,分崩在即,也许无须此阵就会自取灭亡了!”

    唤晴听他话中有话,正想再问。却见江流古双臂一展,有如一只大雁般地翩然掠来,身子未曾落地,已经在半空之中向郑凌风躬身施礼,笑道:“散人心迷阵法,未知帮主亲至,还乞恕罪!”轻飘飘地落在郑凌风身前,那施礼的姿势却是丝毫未变。唤晴见他这一跃之中隐含着轻灵与稳重两种劲道,不由暗自喝了声彩。

    “不必客气了,”郑凌风对属下说话立时就换了腔调,但那语气仍较之陈九斤柔和了不少,“江护法此阵还需多少时日?”

    “三日后必成!”江流古谈吐之间自然洒脱,不似陈九斤那般拘谨,显然在这破阵门中,他这护法之尊远在一个舵主之上。郑凌风点头,却抬头看了一眼给乌云掩住的黯淡暮色,道:“天时如何?”

    “若得暴雨长风,惊涛裂岸,必能使本阵的杀气劲增七倍,”江流古手捻长髯,声音不紧不慢,“本阵号称七杀,实以天时为最,这也是我自信胜过前人之处。若我所料不差,三日后才有风雨渐起,此雨至咱们论剑之时最猛。”

    唤晴听他娓娓道来,几乎是传说中能呼风唤雨的诸葛亮一般,不由悚然动容。这时忽见郑凌风举目望天,咦了一声,二人也随着他的目光回头望去,只见阴郁的云天中蓦地闪过一只矫健的鹰隼。这鹰仿佛是蕴了一团怒气,猛然平展双翼自一片黄灰杂糅的云彩中斜刺而下,直击在两河汇流的水面上。

    一阵混浊的水花溅起,那怒鹰已经抓住了一条正待游入水中的小蛇。那鹰一扑得手,正待鼓翅而起,却好像遇上了绝大的阻力一般,任是如何拍打翅膀,就是飞腾不高。

    “自取灭亡,”江流古缓缓摇头,“这苍鹰不知好歹,触发了本阵的煞气。虽然这七绝阵尚未布成,但困住一只鹰还是绰绰有余!”说来也怪,那鹰在河面上起落数次,仍是挣扎不起,终于在众人的一片鼓噪声中跌入了河中,给滚滚浊流夹裹而去。

    天下竟有这样的奇事!唤晴目送那鹰载浮载沉的渐渐远去,心中的那抹寒意愈发浓重。“好阵!”良久,郑凌风才淡淡说了一声。

    “只是戾气过浓,有干天和,”江流古却一叹,“这样的绝阵,山人平生只会布此一遭!”

    便在此时,却有一道人影疾扑而到,那迅疾威猛之势较那苍鹰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唤晴,快走!”那人呼喝声中,已经扬刀斩向郑凌风。“笑云?”唤晴见扑来的人却是任笑云,不由惊呼出声。

    笑云和玉盈秀眼见林惜幽将唤晴掠入了庄中,均是又惊又急。远远地绕着那庄院转了多时,却见那里面戒备森严,找不到丝毫机会。两人在庄外胡乱吃了些干粮,捱到了将近黄昏,才从一个院墙处翻进了院内。

    “好大的园子,”笑云眼见亭轩错落,花树环布,忍不住轻声赞叹,“郑凌风这老东西好会享福!”“这振北分舵营建时日尚短,也算不得什么,”玉盈秀和他在丛丛绿树间并肩潜行,一边低声道,“比起青蚨帮在江南的老巢来差得远了。”

    “且慢!”到底是玉盈秀见多识广,走了不远便发觉这庄院的怪异之处,急忙凝住步子,喝住了笑云。“这庄子建得好怪,”她说着自丛丛绿树的枝叶间游目四顾,“你瞧,每一条小径的岔路全是一般模样,这么大的园子中,亭、台、轩却全象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笑云听她一说,也觉得园中布置大异常理,不由恍然大悟:“这岂不是一座迷宫?造这园子的人费了这好大心机,想必便是想让外人来了之后,不辨东西南北,便如当年的文家乱堡一般。”

    “不错,天下有此奇能之人不多,”玉盈秀轻抚秀发,沉吟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督建此庄的人多半便是江流古!青蚨帮的总舵便是他依着奇门八卦之理所建。但这人性子古怪,据称用过的阵法,从不复用。建庄造园,也是如此。云哥,”她说着转过头来,“奇门八卦,我所学不精。若是胡乱走动,非但会给他们发觉,更会不得门径,生生困死在里面。你且躲在这树上不要乱走,我到四处探上一探,一柱香的功夫之内小妹不管寻得寻不得这破解之法,必会回来寻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