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甜心 第十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舒芙儿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发著呆,一点睡意也没有。

    皇甫恭轾失踪三天了,这期问不断有女人打电话来问她,到底要不要和皇甫恭轾取消婚约,她答应,她们才肯放他回来。

    偏偏她就是不答应,而她们就真的不放他回来,连让她听听他的声音也不肯,有够小气的,人家绑架犯还会让家人听听人质的声音,她们比绑架犯还要狠心好几倍。

    东方尘知道她们不会对皇甫恭轾不利,加上那群女人据说个个都来历不凡,所以他暂时把她们绑走皇甫恭轾这事压下来,没让它曝光。他说,除非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否则不要一口气得罪几十个在社会上皆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人,尤其是女人。

    几十个!她口气充满了酸意地复诵他的话。皇甫恭轾那只大色狼、色胚子,交了几十个女朋友!

    有些男人一辈子想交一个女朋友都交不到,更别提是和身世显赫又长得漂亮的女人交往,没想到他居然有法子和这些女人交往,还一交就是几十个!

    他当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足不是?穿了几天发现腻了,所以立刻换下一件?今天她要是一个男人,见他这种花心法,一定很想扁他。

    照他这种花心程度,今天会被报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他活该嘛!没人会可怜他的。

    她吃醋地在心底哼了又哼,连哼了十几声都不足以消气。

    而且啊!搞不好他现在正在女人堆中快活呢!她干嘛要为了担心他而吃不下饭,连觉也睡不好?气死人了。

    不想不气,愈想愈气,舒芙儿从担心变成生气,一把火在肚里烧,在床上更是躺不住,索性下楼,打算到庭院去走走,透透气。

    可是当她在庭院散步时,竞发现围墙外似乎有一些声音,她蹙著眉宇缓缓地朝大门走去,现在都几点了,怎会有人在外面说话?而且听这些声音满吵杂的,最少应该有三个人以上,是谁半夜不回家,还在别人家外头逗留不去?

    完全没意识到危险性的舒芙儿打开大门,纳闷地走了出去想一探究竟。

    她看著眼前站在围墙外像是在讨论什么的女人们一眼,好奇地提出疑问。

    「请问一下,你们有什么事吗?怎么还不回家?」

    她突然地出声吓坏了那群女人,她们骇然地用一脸见鬼般的神情瞅著她。

    舒芙儿摸摸自己的脸,她不是已经恢复正常打扮,现在走到哪大家都说她是大美人一个,不再是之前那副和鬼没什么两样的恐怖模样了,怎么她们看见她却露出人们看见她以前模样的表情?

    「有什么不对吗?」舒芙儿仍旧不明所以地继续发问。

    她们正在研究要怎么把舒芙儿找出来,办法还没想出来,没想到舒芙儿就自己出现在她们眼前。

    她们方才讨论的很热烈,加上三更半夜,路上走动的人寥寥无几,因此她们根本没注意到有人出现,所以舒芙儿忽然说话的声音把她们全部都吓了一大跳。

    「你们是谁?想找人还是路过的?」虽然四周蛮昏暗的,只靠街灯也无法把那群女人的容貌完全看个清楚,但她隐约看得出来,那几个女人的穿著品味都不俗,打扮也很高雅,蓦地,她想到了一件事。

    「你们是皇甫恭轾的前任女朋友?」她臆测。

    被人看穿身分,那群女人相视一眼,方才她们还在愁不晓得怎么拐舒荚儿出来,好带走她,现在她自己送上门来,正好省了她们的麻烦。

    所行人交换了个会意的眼神,几个女人突然朝舒芙儿一拥而上,有人捣住她的嘴巴防止她大声求救,引起骚动;有人则拉著她的双手;有人在她身後推,硬是把她架上车去。

    「恭轾,她们快到这了,你赶快回房间躺好。」前任女友之一小A接到电话,马上通知正在客厅看影集,外加大啖美食的皇甫恭轾。

    「她们快到了!?」皇甫恭轾连忙放下手中的披萨,拿面纸擦手,「快快快,你们看我脸上的妆有没有花掉?要是露出破绽,这次的计画就失败了。」

    小B连忙提起她的化妆箱冲到他面前,帮他做最後的补妆动作,「思,可以了,现在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像饿了三天三夜,完全没进食的模样,绝对不会被你的未婚妻看出其实你每天都在大吃大喝。」

    皇甫恭轾低笑,「我信任你的技术,你说我像什么,我就像什么。」

    小B微微一笑,「谢谢你的信任呀!」

    窗外突然射进刺眼的灯光,显示绑架舒芙儿的那辆车已经回来,皇甫恭轾见状,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上的房间冲,边跑还不时回头叮咛大家,别露出破绽,要小心行事。

    「安啦!」大家对他挥挥手,要他对她们放一百二十个心。

    皇甫恭轾对她们投以一抹感激的笑容之後,马上回到房间,躺在床上,露出病撅撅,一副好像快断了气的模样。

    「你们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舒芙儿被带到一问房子里头,赫然发现里面聚集了一大群女人,她们一看见她来,全对她露出怨怼的眼神,彷佛她曾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才让她们对她如此恨之入骨。

    「带你来这绝不是让你度假的。」

    废话!瞧她们个个一副想把她活吞人腹的模样,白痴也知道绝无善意。舒芙儿在心底咕哝著。

    「跟我们上楼。」小A要带她上楼,却被几个人挡下。

    「等一下,我们还没好好看过她。」小C带头仔细打量著舒芙儿,不看看她们是输在什么样的大美女之下,说什么也不甘愿。

    「你们干嘛?」舒芙儿莫名其妙地盯著她们,不了解她们为什么全凑在她身边,像在研究什么稀世珍宝似的,用著严苛的眼光盯著她,让她不自在到了极点。

    「天哪!她没整过型耶!」小C是有名的整型医师,谁有整过型绝逃不过她的眼光,在她仔仔细细把舒芙儿看过一遍後,她愕然的发现她居然没整过型,也就是说,舒芙儿是道道地地的纯天然美女。

    「不会吧!?」其他人一听见她的话,无不发出惊呼声。

    舒芙儿现在脂粉末沾就美到令她们自叹弗如了,可以想像她打扮起来绝对更艳冠群芳。

    本来她们怀疑她是不是有动过整型手术,否则怎么会这么美丽,没想到她是完完全全天生丽质,这简直要气煞人嘛!

    「有没有搞错,她天生就长这样!?」小D说什么也无法接受败北的事实。

    她自认为自己已经长得够漂亮了,站出去绝对是被列入超级大美女的行列之中,但是她对自己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可,她瞧舒芙儿瞧了半天,根本找不到她身上有什么缺点,世上哪有这么完美的女人啊!

    连她都不得不承认,她和舒芙儿比起来,根本差了一大截,这个事实对她而言,真是一项重大的打击。

    「不然我要长哪样?」舒芙儿翻翻白眼,懒懒地问她。

    狠狠地瞪视了她一眼,小D一个人闪到旁边独自生闷气去了。

    「难怪恭轾会喜欢上她。」大家这下终於了解自己无法得到皇甫恭轾喜爱的原因了。

    舒芙儿堪称是女人中的极晶,以皇甫恭轾在花丛里流连这么久的眼光,他对美女的长相其实已经麻木,美丽也是有一定的限度,然而,突然有一个极品出现在他眼前,其他女人瞬间都为之逊色,所以他岂有不爱的道理。

    「真正喜欢一个人时,是不会在乎对方长相的。」舒芙儿义正辞严地纠正她们的思想。

    「你长得太漂亮,没资格说这种话。」对於从长得比自己漂亮的人口中听到这种话,任谁听了都觉刺耳。

    哇咧……这种话还有分长得漂亮不漂亮才可说的哦?她第一次听见。

    「反正不管怎样,我相信皇甫恭轾不只喜欢我的长相,他还喜欢我的人。」虽然後面这句她说的理不直气不壮的,但,碍於眼前情势,她还是得这么说不可。

    「我不想和你讨论恭轾喜欢你哪里的话题,小A,你快带她上去,别在这碍咱们姊妹的眼。」舒芙儿的话怎么听都让她们觉得不舒服。

    「嗯,你跟我来。」小A带她上去皇甫恭轾所在的房间。

    「你们想带我去见皇甫恭轾?」舒芙儿跟在她後头询问道。

    「没错。」

    「为什么你们会肯让我见他?」

    「因为我们要拿你来当人质。」

    闻言,舒芙儿大惊失色,「你说什么!?」拿她当人质!?

    惨!她现在逃走不晓得来不来得及。

    似乎洞悉她的企图,小A冷笑地问她:「想逃?别忘了楼下有多少人在,你以为你逃得了?」

    舒芙儿为之语塞,小A说的没错,楼下一大群女人在,就算她在楼梯这里可以摆平小A一个女人,到了楼下,她也摆不平那一大群女人。

    她泄气地垮著双肩,开始後侮当初自己在皇甫恭轾家的庭院逛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好奇心那么重的跑去开门,否则现在也不会把自己丢进这样的困境中。

    「进去。」小A打开房门,里头有另一个女生在。

    她瞥了房里的女人一眼,怀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徐缓地踏人,才一进去,就看见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消瘦到不成人样的皇甫恭轾,她花容愀变,想也没想就奔到他身边。

    「恭轾!?是我,芙儿,你听不听得见我的声音?恭轾!」她心疼地抚著皇甫恭轾那张失去光芒的脸,语气里皆是不舍,「你怎么会搞成这样……」

    「芙……儿?」皇甫恭轾假装饿到头昏眼花,产生幻觉,不太相信舒芙儿是真的在他面前出现的模样。

    其他人在旁全悄悄地掩住唇边的笑,怕戳破他的大计。

    「对对,是我,芙儿!你睁开眼看看我。」

    「怎么可能是芙儿?我一定是在作梦……」他坚持不肯开眼,还不时喃喃自语。

    见他迟迟不睁眼,舒芙儿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她转头看著身後的那一大群女人,忍不住提高音量质问她们。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你们好过分!」

    「我们没对他做什么,是他要把自己搞成这样的。」小A硬忍住笑意,用冷漠的口吻说道。

    「你在胡扯什么,无缘无故有谁会把自己变成要死不死的样子?别唬我。」

    「骗你做什么,恭轾足因为我们不肯放他走,搞绝食来抗议。」小E说话的口气哀怨不已,论演技,她这个得过最佳女主角奖的影后绝不输人,况且皇甫恭轾之所以会有现在这么逼真的演技,全是拜她这几天魔鬼训练所赐。

    「绝食!?」舒芙儿吃惊地瞠大美眸,「他平时食量不是蛮大的吗?」因为和他住在一起,所以她知道皇甫恭轾每餐最少都要吃上两碗饭才会饱,食物对他而言是再重要不过的东西,她万万没想到他会用这招来虐待自己。

    「所以我们才找你来,看看你的魅力大不大,能不能让他乖乖的重新吃饭。」

    她一脸茫然,不懂她们是什么意思。

    皇甫恭轾佯装是听见她们的对话太真实,不像在梦里,因此他试著掀开眼想看看这一切是否为真。

    当他费力地睁开眼,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张娇颜之後,他本来要高兴大呼,随即一想,不对,他现在应该是一个很虚弱的人,所以深吸了口气,才小声地轻唤出声。

    「芙儿……」

    闻声,舒芙儿立刻把目光调回皇甫恭轾身上,看见他已经醒来,她开心的握住他的手。

    「是我,我在这。」

    「真的是你……」他急忙要起身,却起不来,舒芙儿赶紧帮忙他。

    「你还好吧?」她忧心地询问。

    皇甫恭轾虚弱的直摇头,「这辈子没这么差过。」

    「谁叫你不吃饭,没事搞什么绝食抗议。」

    「你以为我喜欢吗?我是被逼到绝路,迫不得已才使用这一招的。」

    「白痴才会用这一招!」她没好气地啐了声,怪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喂……我可是为了你才这样……你别不识好歹。」难道他表现的还不够虚弱吗?否则舒芙儿怎么还一直和他拾杠?难道她一点也不在乎他身体好坏?

    「最好是为了我啦!」

    「本来就是为了你——」

    「废话少说。」小A和小E突然街上前把舒芙儿架离皇甫恭轾身边,然後把她绑在另一头。

    「喂!你们做什么,放开我!」舒芙儿用力挣扎著,但手还是被她们用手铐铐住,「你们想做什么?为什么连我也要铐住!?」

    「放开她!」皇甫恭轾著急的想下床去解救舒芙儿,可惜他才动一下就像贫血似的,又倒了回来,「该死!」他低咒著。

    哈哈哈,他也许是天才型的演员哦!改天模特儿不做,或许可以考虑转行当演员,呵呵呵!

    「我们捉她来当然是有目的的,恭轾,你可以继续绝食下去,不过你不吃饭,那她也别想吃任何东西,你撑得了那么多天,但她不见得可以,要是你舍得让她挨饿,那你就继续你的绝食抗议吧!」

    「什么!?」皇甫恭轾很是吃惊。

    小A故意冷笑了下,和小E一块离开房间,把房里留给皇甫恭轾及舒芙儿两人。

    「你们两个在这解决,吃饭时间一到我们会端食物进来,希望结局会令我们很满意。」小A一语双关地说道,舒芙儿听不出另一层涵义,但皇甫恭轾听出来了。

    他和小A交换个眼神,随她的话接下去,「我想会的。」

    勾起唇瓣,小A噙著笑靥轻轻地合上门。

    「你这么虐待自己是在干什么?」舒芙儿没好气地撇著红唇,啐道:「别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有什么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事。」

    「你一点也不感动吗?」他相信她只是嘴硬,刚才她进门时,语气、神情里都有对他掩饰不住的担忧,他不会看错。

    「感动什么?你想太多!」她哼了哼。

    「她们逼我和你解除婚约,我不肯,她们又不放我走,我只好用绝食来抗议,我以为我如此捍卫我们的婚约,你看了会感动的,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不在意我们两人的关系。」他语气幽怨地叹息著,「算了,当我自作多情好了,是我自己笨,太自以为是,怨不得人。」

    听他说完这一番话後,舒芙儿突然觉得自己的反应真的太糟糕,好像真的很不在乎这桩婚姻及皇甫恭轾似的……

    她的行为和尚和平有什么差别?为了不敢表达自己的心意,而去伤害对方?

    她曾经是受害者,她忘了那种痛苦的滋味了吗?否则她自己怎么也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来伤害皇甫恭轾?

    他对她的付出及心意,任何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为了她,他设计了一套改造计画,每天不辞辛劳的陪著她完成,并且不时给她加油打气,建立她的自信心,他对她的好,点滴都在她心头,她懂的……只是她不好意思表达自己的感情……

    她一直在受惠,却吝啬付出,想想,她这种要不得的行为还真糟糕。

    清了清嗓子,她本来想开口对皇甫恭轾说出,其实她一点也不想和他解除婚约的话,可是嘴巴才一张,原本鼓起的勇气立刻消失殆尽……

    「你想对我说什么吗?」瞧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八成是准备对他告白了。

    皇甫恭轾硬压下心中的雀跃,拚命地控制脸部肌肉的神经,故作意兴阑珊的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睇著她。

    「我……」舔舔乾燥的唇办,舒芙儿下意识的想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发,才发现自己的手早被铐住,动弹不得。

    放弃地垮下双肩,抿抿唇,撇撇嘴,罢了,该说的早晚都要说,反正以後他们是夫妻,没什么好不意思说的。

    重新吸了一大口气,她缓缓地开口:「我没有不在乎我们的婚约。」

    「是吗?可是你表现出来的样子似乎不是如此。」他无力地叹气,一副可怜兮兮到不行的模样。

    「我哪有!?」她嘴硬的不肯承认,「我以为你懂。」

    「我懂?我又懂什么了?」他什么都不懂。

    「这几天我说什么也不肯解除我们两人的婚约,你应该就明白了嘛!干嘛要我把话说的那么明。」她很是尴尬的垂著头,不好意思到极点。

    「我就是要听你亲口说出来,我才安心。」

    「我说了啊!现在你可以安心了吧!」

    「你还没说你爱我耶。」不亲耳听见那三个字,他死都不甘心。

    「……厚!那有什么好讲的,不就是三个宇而已吗?」她相信她现在的脸一定比煮熟的虾子还红。

    「我就是要听见那三个字。」他坚持。

    该死的,她忘记他是属牛的……

    「我为了你,可以付出这么多,不惜冒著会弄坏身体的危险来捍卫我们的婚约,而你难道连只说那三个字也不肯吗?我的要求会很多或很过分吗?」

    「……不会。」舒芙儿小声的说。

    「那你要说吗?」他等得够久了,她还说不出口吗?

    咬紧下唇,舒芙儿百般犹豫。

    「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应该说的出口啊!就像我爱你,我就会很大方的告诉你我爱你,除非你不爱我,否则你不会说不出口。」

    「谁说我爱你就一定可以把那三字说出口?像我现在,明明心里爱你,可是我又不见得可以把我爱你说出口,所以——」当舒芙儿发现皇甫恭轾居然露出狂喜的表情时,她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

    听见她把心意说出口了,皇甫恭轾心满意足地吁了一口长气,终於啊……

    这下婚礼也真的可以进行了……

    天哪!她说出口了!?她真的说出来了!?好丢脸哦……

    舒芙儿暗暗呻吟著,恨不得有隐身术可以把自己藏起来……

    不行不行,为了不让尴尬的场面维持下去,她得赶紧转移话题。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重点是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啊?我可不想一直被人铐在这里耶!」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啦!」长孙燠燧突然推门而人,吓了舒芙儿一大跳。

    「你怎么会在这!?」她错愕地惊呼。

    「你被带走时,其实我们早就发现,所以暗中跟在她们後头追踪到这,幸好屋内部是女人,我们两三下就解决掉她们了。」他拿出手铐的钥匙解开被囚禁的舒芙儿。

    「你们不是都在睡了吗?怎么还知道我被捉的事?」舒芙儿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该庆幸端木奕那家伙向来浅眠,他的房间正好朝外,一堆女人在屋外——半天,把他吵醒,他正想下楼去叫那群女人滚开,没想到会撞见你被带走的那一幕,他就赶紧冲回屋内拿车钥匙,开车尾随在後,所以才会找到这里。」嘿嘿!这套说词多么合情合理,任谁听了也不觉不对。

    只是,这套谎言是因为舒芙儿不了解端木奕才有效,和端木奕熟一点的人都晓得,他只要一睡著,就会像只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所以哪来的浅眠?呵呵!

    「原来如此。」舒芙儿被唬得一愣一愣,信以为真。

    皇甫恭轾坐在床铺上,俊容含笑地注视著舒芙儿,对她伸出手,舒芙儿未见迟疑的就走向他,把手放在他手上。

    「我们回家吧!」

    低头望著他紧握住她的手,舒芙儿的粉颊克制不住地染上美丽的嫣红。

    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幸福感涨满她的心头,浅浅的酒窝悄悄地浮现,红艳艳的唇瓣更是高高地扬起。

    「嗯,回家吧!」

    事情圆满落幕,耶耶耶!

    皇甫恭轾和长孙燠燧在舒芙儿的背後互击了个无声的掌,两个人脸上净是一番得意。

    Double花心男被掳走一个,还剩四个,要的人手脚可要快啊!

    【全书完】

    编注:请继续锁定贪欢《富少老公系列》哦!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