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闹钟还没响,白临就已经起床。

    昨晚,剁椒鱼头火辣的攻势从肚子转向了肠道,他一晚上去了好多次厕所,没怎么睡好。

    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本来的睡眠状况就很差。

    天刚蒙蒙亮,白临出了卧室,开始洗漱。

    洗漱台镜中的自己显得有些憔悴,眼中有着些许血丝。

    单从外观上来看,白临算不得一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得很舒服的人。

    相反,他看上去戾气很重。

    单眼皮配上淡漠的眼神,再加上棱角分明的颧骨,使得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要成熟许多。

    相较于他姐低于本身年龄的清纯童颜,他更像是个混迹社会很久的社会人。

    一般来说,如果是不是知道他和白清儿是姐弟的人,看到他俩,都会认为他俩是那种“成熟大叔配娇小萝莉”的情侣。

    根本没有人会觉得他俩是兄妹,因为他俩长得一点也不相似,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白临正拿着洗漱缸的左手中指上佩戴了一个蓝色的小戒指。

    戒指的指环并不是金银的,而是一条若有若无的黑色细线。

    那是昨晚认他为主的艾黎。

    ……

    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窗户,一轮旭日从遥远的东方冉冉升起,能看的出来,今天一定是个大晴天。

    白临洗漱后,就手忙脚乱地准备起了早饭。

    一般来说,早饭都是白清儿做的,因为白清儿平常总是起的比白临早,她会一边背着“宇宙通用语言”一边熬粥。

    但做饭并不是固定属于谁的任务,白临只要起得早,也会去厨房做饭。

    白临正煎着鸡蛋,白清儿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在她的身后。

    白清儿没有说话,默默地帮他穿上了围裙,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就转身去了洗漱间。

    餐桌上,姐弟两人对坐默默吃着饭。

    白临一直在想怎么和姐姐说武极学院的事。

    而白清儿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眼睛时不时地瞄向白临的左手。

    终于,白清儿忍不住了,她默默放下碗筷,问道:

    “你那个……左手上是什么东西?就是那个亮晶晶发蓝光的那个。”

    白临心里正想着怎么说这件事,正好白清儿这样问,心想就先从它开始说吧。

    “它叫艾黎,是……”

    可还等他说完,白清儿一下站了起来,脸上一脸幽怨和难以置信:

    “你交女朋友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白临愣住了,这啥情况,什么女朋友。

    他寻思自己也没交女朋友啊。

    “没,姐,你突然这样干嘛?啥女朋友,我没女朋友……”

    “哼!”白清儿本白皙的脸颊变得嫣红,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气呼呼地道:

    “你都说她叫艾黎了!还把她送给你的戒指带到手上了!你以后别叫我姐了!你叫她姐去吧!”

    白临一脸黑线,心想女生的想象力也太强了吧。赶忙解释道:

    “姐,你误会了,我没女朋友。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哼!”白清儿把头转向一边:

    “你不说清楚你以后就再也别想让我给你做饭了!”

    “好!好!我说!”

    ……

    白临把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从头到尾地给白清儿叙述了一遍。

    白清儿一开始是不相信的,但在白临让艾黎说了句话后,白清儿就彻底相信了。

    她呆呆地坐在餐桌前,跟白临昨晚的表情一模一样。

    许久后,白清儿张口说了一句话。

    “去武极学院学习的事可以商量,你只要不干危险的事就行。但在那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啥要求?”白临问道。

    他没想到白清儿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这件事。

    “我要你以后把戒指戴到你左手无名指上!”

    白临再次一脸黑线,他感觉白清儿关注的点实在有些奇怪。

    他都要出远门了,白清儿却更在意戒指的事情。

    这些话他没说出来,只是默默地按照白清儿的要求把艾黎换了个手指。

    “你姐真奇怪,我呆在哪跟她有啥关系。”艾黎偷偷抱怨道。

    ……

    姐弟俩在一个学校上学,白临送白清儿进了班级后,就朝着校长办公室走去。

    现在的学校不比以前,不存在什么义务教育,学校基本上都是私立的。

    不想上学了,直接去跟校长说一声,然后签个字就能收拾东西滚蛋。

    西泽高中的校长是个年迈的老妇人。

    在白临看到老妇人那慈祥的眼神时,就知道退学这事恐怕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

    果然,待白临说出退学两个字后,老妇人很自然地讲起了自己两个儿子的故事。

    白临没怎么听进去,但大致了解到了老妇人的两个儿子都很叛逆,是两个混蛋。

    待老妇人说完后,白临再次坚定地提出了退学的想法。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又讲述起了自己的一生……

    最后,白临实在顶不住了,就骗老妇人说要去京都读更好的高中。

    这下老妇人终于同意了,并千叮万嘱地留给他了一个京都教授的联系方式,让白临到那里找他。

    白临出校长办公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他跟白清儿一起在学校餐厅吃了饭,就出了校门,朝着穆叔别墅的方向走去。

    途中,他给穆叔打了几个电话,但都无人接听。

    可能还在睡觉吧,白临如是想着。

    到了穆叔所在的别墅下,白临发现穆叔的别墅四维被贴满了封条。

    一群像是拆迁队的工人在其中翻箱倒柜、进进出出。

    白临问了其中的一个工人,说是这栋别墅已经换人了。

    白临再次拨打起了穆叔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他叹了口气,决定发短信道别。

    “穆叔,你去哪了?打电话也不接,家里也没人的。”

    “我明天就要离开西泽城了,可能很久才能回来。”

    “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了,我有时候可能有点冷淡,但真的不是故意的,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你看到了就给我回一条,有地方需要帮忙随时找我。”

    ……

    离开穆叔的别墅后,白临没再回学校,而是直接回到了家中,开始收拾东西。

    长这么大,他其实根本没出过远门,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西郊了,他其实不清楚具体该带哪些东西。

    他回忆着自己一天的生活,然后不断地扩充行李包。

    艾黎在一旁劝他:

    “没事,你什么也不用带的,只管带上自己就完事了,那边什么都能买。”

    白临摇了摇头,他一直是个节俭和怀旧的人,他心里不太愿意买新的。

    不久后,白清儿回来了,同时白临也收拾好了东西。

    两人吃了饭,一起顺着楼梯爬到了单元房的顶层。

    单元房的顶层是一个没有归属的露天小花园,在刚搬家到这个小区的时候,这里曾经是姐弟俩最常来的地方。

    后来,白临开始打拳后,他们就不怎么来了。

    两人一起谈天说地、聊了很久,这次他们没有讨论复仇和父母的问题,只是说了些生活上的琐碎小事。

    时间过得很快,俯瞰楼下,小区里已经没有一户开着灯了,西边本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的街道也归于寂静。

    两人说累了,白清儿像以往那样侧头靠在白临的肩膀上。

    白临一动不动,目光看向了遥远的北方。

    又过了一会儿,白清儿睡着了。

    她似乎在做着什么好梦,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

    白临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送回了家中床上,然后自己再次回到了顶层,肩上多了个鼓鼓的行李包。

    他看了看手机。

    12:37。

    他一点也不困,反而很亢奋。

    “我们现在就去武极学院吧。”他说道。

    “好,我通知人来接你。”艾黎回应道。

    “你不是直接可以传送吗?”白临问道:

    “不会在吹牛吧?”

    “还不是你个穷鬼一个点数都没,你以为老娘想让人接?”艾黎反讥道。

    “他们啥时候来啊?现在会不会太晚了。”

    “没事,武极学院的人,日夜无休。”

    ……

    10分钟后,一个蒙面黑衣的削瘦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白临身侧,就和昨天的小男孩的出现方式一样。

    尽管白临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

    白临正准备打个招呼,可还没等他开口,一阵风吹来,四个一样打扮的黑衣人出现在了那人的身后。

    “我们是武极的义警队,现在我们正在执行C级任务,你现在直接入队作为候补。”为首的黑衣人看着他说道,口气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

    “好……好的。长官。”白临手足无措地敬了个礼,答应道。

    “闭上眼。忍耐下。”黑衣人突然来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白临不知道是要干嘛,但还是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对于这些黑衣人,白临只能选择相信和服从,因为他从艾黎那里了解到了很多,他知道如果对方要是对他有杀心,他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下一秒,失重的感觉传来,白临只觉得头晕目眩,胃部翻涌。

    但想到黑衣人交代的话,还是忍耐住了呕吐。

    失重的时间很短,但对白临来说却是相当漫长。

    当感觉双脚再次着地的时候,白临忍不住蹲下吐了起来。

    “全部杀掉,一个不留。”黑衣人的声音出现在耳畔。

    白临睁开眼、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正在燃烧着房子。

    房子分为两层,看起来像是一栋复式独栋别墅,

    白临隐隐约约能听到绝望的求救声从房子里面传来……

    黑衣人转头看向白临,交代道:

    “如果看到有人出来,直接杀掉或者喊我出来。”

    “如果我们失败了,想都别想,直接跑,把你看到的信息交给武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