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凤和鸣,施云布雨。

    顾衍罕见压着赵太后在龙塌上抵死缠绵。

    以往顾衍从不曾登上龙床,不是赵太后不让,而是他不愿意,此番被一群美男刺激得顾衍再一次破了坚守的底线。

    他发觉在娘娘身上,自己总容易破戒。

    一次哪够?

    两次不满足。

    三次还是有怒气呢。

    四次……直到赵太后用了最后的力气把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的蛮牛踹下龙床。

    顾衍脸皮早就练出来,堪比最厚实的城墙,又岂会因为被娘娘踹下床就深感男人尊严受挫?

    他腆脸嘿嘿笑着,耐着赵太后又抓又挠,扛着暴风雨一般的粉拳,好似棕熊一般扒着赵太后,用自己厚实高大的身躯覆盖住她。

    赵太后还能如何?

    蛮牛化作树懒,她也只能任由顾衍搂着了。

    见顾衍身上的抓痕,她也是心疼的。

    倒不是故意让顾衍吃醋,而是赵太后想到顾衍以往的烂桃花,什么刘佳人,萧宝儿,夏侯静等等,顾衍太着女子喜欢了,以前她还不觉得,坚定同顾衍重新成亲的心思后,赵太后总是忍不住心头反酸。

    明知不该怪顾衍烂桃花旺盛,她胸口就是压着一团火。

    也该让顾衍吃点醋了。

    于是她顺着朝臣的好意,同美男们同游,终于刺激到了顾衍。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顾衍在她耳边一遍一遍的重复喃咛,“你是我的,是我的。”

    好似念经一般,又好似顾衍在宣读信仰。

    令昏昏欲睡的赵太后不胜其烦,睁开眼有心教训顾衍,然而顾衍那副认真执着的模样,她的心立刻就软了。

    外面很多人都说她压制了顾衍,谁又会知晓,她有多在意眼前的这个男人?

    连她都不知自己还有爱情。

    经历过那么多,她以为自己早绝了爱情这种奢侈的东西。

    唯有顾衍能让她动容,变成女人。

    有时她隐隐有股冲动放下一切……当然只是隐隐有这念头,顾衍此时还取代不了赵秀儿心中对权力的执着。

    其实她根本就没衡量过权力和顾衍谁轻谁重,全部落在她手中,不是很好吗?

    她可以尽情施展执政的才华,又有顾衍陪伴,再没有比这更完美了。

    赵太后抬手轻轻抚摸顾衍的发髻,“嗯,我是你的。”声音充斥着纵欲后的性感沙哑,给出了顾衍再在意的保证,“永远都是你的……妻子。”

    顾衍收紧手臂,恨不得把怀里的人融入骨血之中,眼睛酸涩,使劲憋着,不让泪水掉落。

    在娘娘妻子跟前,他已经够软弱了,不能哭。

    然而随着妻子温柔的抚慰,信任又带有几分宠溺的纵容,眼泪最终还是落下了,一颗泪珠落下,顾衍再难憋住,死死抱着妻子呜咽,进而痛哭失声。

    她轻轻拍着顾衍的后背,知晓因为过去的意外,顾衍一直承受着沉重的负担,这一次他总算是释放出来。

    那次意外虽让他们彼此之间断了十余年,然而却让他们彼此更珍惜对方,也更相爱了。

    最好的一点就是没有那次意外,又哪来得赵太后今日?

    男人和权力都到手了,纵然受过几年的辛苦,她也觉得是值得的。

    另外一方面,顾明暖同样软在萧阳怀里,连根手指头都移动不了,整个人懒洋洋的,好似被狠狠浇灌了花朵,散发着迷离的光彩。

    萧阳同样在她耳边低咛,并不是顾衍对赵太后的执着,“还有无数次的欠债要偿还,你这娇滴滴的样子哪成啊,我都不忍下手了。”

    同时萧阳的手在顾明暖身上按摩着,说是按摩,不如说继续撩拨她,往往萧阳在顾明暖性感的地方流连忘返。

    “禽兽!”顾明暖脑袋埋入萧阳胸口,紧紧贴着他,不让他的手再向私密处移动,嗔道:“大禽兽!”

    被他要了很多次,每一次,她都尽力配合,可是他还不满意?

    还惦记着欠债?!

    最要命得是顾明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还不轻了。

    “对你,禽兽是正常的。”萧阳嘴角满足般的翘起,“倘若我禽兽不如,你该成深闺怨妇,嘶。”

    胸口被咬了一下,萧阳眸子一亮,这次把顾明暖抱在身上,“看来你有咬人的力气,我让你咬个够,狠狠的咬着,千万别放松。”

    随着他腰上一顶,顾明暖感觉身体里多了炙热之物。

    破碎的呻吟从口中飘出,“萧阳,慢点,慢点。”

    没有着力点,她只能死死抓着萧阳的肩膀,在萧阳双手的控制下,扭动着腰肢,倒是让萧阳无限的满足了。

    翌日,萧阳领心满意足的出门时,顾明暖还在沉睡。

    她起身后,天色接近黄昏,萧阳已从外回来,先去梳洗,“你去哪了?”

    顾明暖的问话令萧阳洗脸的手顿了顿,轻笑道:“奉太后娘娘旨意,把给太后娘娘送美男的朝臣训斥了一顿。”

    “哦。”

    顾明暖翻了个身并没有多问,看来父亲和娘亲之间也是和谐的。

    当然萧阳也没再说自己训斥那群据居心叵测破坏岳父岳母关系的大臣的方法。

    他找他们单独谈话时,这些人可是都赞同这门婚事,转过身就给太后娘娘送美男,是何用意?

    看不起他燕王吗?

    萧阳没有带回任何的血味儿,然而今日他下令东厂和锦衣卫一连抄了六七座府邸,直接关进昭狱的大臣更是多达二十几名。

    这一记重拳砸出,狠狠震慑住胆敢迂回不赞同太后下嫁的朝臣。

    朝廷上空出的位置很快被弥补齐全了,赵太后提拔不少陌生的青年人入朝,在六部做官,朝廷运转比以前更流畅,六部官员各司其职,一心为朝廷办事,极为再议论太后下嫁的事。

    此时朝廷上的大佬们才看明白,赵太后手中有不小的力量,借此机会给朝廷上重新洗牌,排除有可能存在的最后保皇党,进一步打实她的根基。

    新近提拔的官员不用说都是她的铁杆追随者,他们只忠于她赵秀儿,把坐在龙椅上的小皇帝当做傀儡一般。

    首辅顾诚支持赵太后,燕王亲自动手,尚存心思的大臣在屠刀面前,彻底歇了阻止赵秀儿的心思。

    萧阳清理干净反对意见后,把对蛮族最后的征战摆上前面,调兵遣将,调拨粮饷,并派遣细作挑拨蛮夷各部族的关系,令他们为盟主的位置内耗。

    原本萧阳不打算让岳父出征,然而岳父缠了他整整三日,哪怕萧阳祭出太后娘娘也无法改变岳父出征心思。

    “怪女婿,这是最后一战,是我此生最后一战。”

    顾衍不在意后世人怎么说,既然做了太后的男人,他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以后他也打算好好陪一陪妻子,不再出征征战了。

    就算国朝再有征战,他也不会再出征。

    “我总该留下点什么,证明……证明你岳母没有看错我。”

    迎娶赵太后这样千古少有的女子,顾衍的负担也很重啊,总不能让后世人只当他是出卖色相的人,这不仅仅是看轻了他,更侮辱了赵太后的眼光。

    萧阳苦思良久,同顾明暖商量一夜,最终派顾衍领兵,私心上讲,萧阳把最关键,最出风头的一仗交给了岳父。

    令顾衍封狼居胥,建立任何人无法否定的功绩。

    开疆拓土,剿灭蛮夷,令朝廷对顾王爷赏无可赏。

    等顾衍班师回朝,手中仍然握有重兵,颇有一言不合就颠覆朝廷的意思,朝臣们再不敢敢对太后下嫁了,甚至牙牙学语的小皇帝都在太傅等人的撺掇下,跪请太后娘娘下嫁顾王爷。

    萧阳扯了扯嘴角,一切都按照原定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同时,这场倾国之战还涌现了不少的年轻将军,其中萧烨颇为引人侧目,萧阳给了他十足的信任,他也没有辜负萧阳,征战时勇猛强悍,奇谋迭出,彻底摆脱萧越对其不良的影响。

    按军功,萧烨被封为忠勇侯。

    只是他拒绝回京,上书用永镇边关。

    当然他也没有见啼哭哀求的母亲殷茹。

    拿不到子女们原谅书的殷茹,憔悴苍凉如同老妇,再没有往日的绝代风华。

    翻过年,赵太后为楚帝守孝一年后,一顶华丽至极的花轿从慈宁宫抬出来,通过皇宫正位宫门,在百官注视下,花轿抬往顾衍的王府。

    绫罗绸缎,布匹珍玩数之不尽,前面更有堆砌的银票,足以证明赵太后这些年的私藏到底有多丰厚。

    她这还是嫁了个女儿顾明暖剩下的私藏。

    当然用于她拉拢朝臣的消耗同样不少,可就算如此,赵太后依然有一副令人咋舌的嫁妆。

    顾明暖估计错误,以为娘亲不会用皇族或是楚帝送的东西,在赵秀儿看来,有何用不得?

    她连国朝江山都陪送给外孙了,一些珍玩首饰还会留给旁人?

    自然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

    看着娘亲丰厚的嫁妆,顾明暖摇头叹息,还是小看了娘亲的心胸气魄,娘亲是真真不在意楚帝了。

    顾明暖握住萧阳的手,低声道:“我娘是最出色的女人,对吧?!”

    萧阳眼看着岳父岳母拜堂,眸子闪过玩味,“咱们也算是见证了奇迹,谁家亲生女儿看父母成亲?”

    千古少有的女人自然会做名垂千古的事。

    岳母一路走来着实不容易,也令男人汗颜,心生佩服,然而萧阳却对岳母亲近不来,永远也无法有爱慕情绪。

    他只喜欢顾明暖。

    哪怕她平庸,沉默,好似和其她女子没什么不同。

    他也一样喜欢!

    今生赵太后得到了幸福,他萧阳一样再无任何遗憾。

    同顾衍成亲后,赵秀儿并没放弃辅政之心,萧阳撒手不理朝政,带着顾明暖游山玩水,甚至把儿子都扔给岳母和姜太夫人照顾。

    顾诚明摆着支持堂弟堂弟妹,也不是专权的首辅,做出没有赵秀儿,天下便有可能大乱的姿态。

    再加上赵秀儿原本的死忠铁杆凑在一起闹事,朝政还是牢牢掌握在她手中。

    只是不好在用太后娘娘称呼赵秀儿。

    称呼问题难煞了不少的朝臣,有人提议用女主,刚一提出来,就有人反对,有女主必然有男主,称呼女主还不如直接让她称女帝。

    赵秀儿表示只是自己不反对,称孤道寡也挺带劲的。

    朝臣们一听差一点把提出用女主的人掐死,他们还不想被彻底钉在耻辱柱上头,还不想此时当一个女帝的臣子。

    虽然也是在名分上有所差别而已。

    实际上赵秀儿就是这片偌大江山的主人。

    没有最后向女帝俯首称臣,朝臣们觉得自己维护了男人的尊严。

    后来还是顾衍说了一句,“摄政王!女人也不是不能做王爷。做皇帝,你们不愿意,做王爷,总没意见了吧。”

    朝臣们商讨了半晌,对摄政王的接受程度较高。

    有人戏言,赵秀儿是摄政王,顾衍虽然有亲王爵,不过最显赫的爵位只有一个‘摄政王妃’!

    毕竟摄政王可是超越所有亲王的爵位。

    顾衍家里女强男弱的风气是改不过来了,顾衍这个提议,彻底奠定赵秀儿的地位,也让朝臣们觉得痛快,毕竟顾衍是娶了太后的男人。

    再不齿顾衍的人都在心里隐隐羡慕着。

    国朝出了个女摄政王,出了个男王妃。

    摄政王没有辜负追随者的信任,配合顾诚等朝廷上重臣把天下治理得极好,可以说国朝百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成为堂堂上邦的骄民。

    以超然自豪之姿迎接来朝拜的番邦。

    国朝的领土比开国时扩展一备有余,在赵秀儿手中实现开国太祖许下的宏愿,率土之滨莫非王土!

    五年后,萧阳带着顾明暖归来,顺便带回了十几个红头发,蓝眼睛的使臣,他们管萧阳叫圣主,称顾明暖为圣后。

    赵秀儿眼见着女儿红润幸福的面色,也不由得想到是不是她也撇下繁琐的朝政出门走一走?

    没有掌权时,时刻都想着权柄在握,真正掌握权柄,她也觉得自己太操劳了,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连同顾衍行房都不够尽兴。

    赵秀儿借着萧阳带着天大的功劳回京当口,直接让小皇帝写下禅位诏书,把自己嫡亲外孙萧顾辅上皇位。

    本以为会有一番波折的赵秀儿没想到朝臣们一个个紧跟着上了贺表,而皇族也没人跳出来煞风景。

    小皇帝禅位,萧顾登基就在一片贺喜中进行了。

    朝臣们早已习惯不把小皇帝当回事,萧阳的功劳太大,不用皇位酬谢,用什么?

    似萧阳这样的人不当皇帝,难不成朝臣们一辈子都得在女摄政王的统治之下?

    外孙是皇帝,赵秀儿总不会再把持朝政不撒手。

    何况如今是盛世,百姓不愿意再起战争,就算同情小皇帝的朝臣也不愿意破坏好不容得来的太平。

    萧顾成为新帝以前就隐隐有风声的。

    吹了这些年,朝臣们还觉得迟了呢。

    更何况不知从哪里传出,萧家抚育英宗皇子的消息。

    谁最有可能是英宗的皇子?

    还用说吗?

    自然是萧阳!

    哪怕他依然姓萧,此生此世从未改过姓氏,但是后事人,甚至在史书上的记载了他乃英宗之子,养在萧家而已。

    另一个作证就是萧顾登基后并没有改变国号,对萧家的封赏也多是按照军功,而且萧家子弟几乎无人被册封王爵。

    他对安乐王以及皇室子弟都极是善待,只要他们乖乖的,萧顾不介意让他们锦衣玉食,享受一辈子太平富贵。

    在萧顾十六岁时,摄政王还政,首辅顾诚请辞养老,朝廷顺势完成权力的过渡,其实早在萧顾十三岁时,赵秀儿几乎就不管朝政了,只是照看着尚显得稚嫩的萧顾。

    泰山之巅,顾明暖从封禅泰山的儿子身上收回目光,靠在萧阳身上,眺望云海,日出,轻声道:“萧阳,谢谢你。”

    谢谢你的爱,亦谢谢你坚持。

    晨曦映衬萧阳唇边淡淡的笑容,真正该说谢得是他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