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恋君心 第十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怎么?人还是没找到吗?”

    风雁陵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夜刹,他的眉紧蹙,俊美的脸庞覆上一层骇人的阴影。“是的,方圆四百里内都没看到人,属下也派人朝通往寻欢阁的路追查,但还是没看到上官姑娘的踪影,而寻欢阁的人也一如往常,没有任何异样,我认为上官姑娘应该没有回到寻欢阁。”夜刹低下头,恭敬的回答。

    “嗯!”风雁陵敛下眸,低声沉吟。

    “楼主,您想上官姑娘会不会是被人掳走了?”夜刹抬头看向风雁陵,眉间一抹深思。“喔?”风雁陵扬眸看向他,冰眸闪过一丝冷芒。

    “毕竟上官姑娘也才离开不到两天,任她的轻功再高,也不可能跑的太远,而照她想离开楼主的动作来看,她也不可能在这附近逗留,因为这里到处都有我们的眼线,所以惟一的解释是她被抓走了。”他绝不相信一个人可以消失的这么彻底。

    “继续。”风雁陵用手支撑着头,绝俗的脸庞净是冷寒。

    “而且我们又刚好得到罗生的消息,这一切都巧合的让人不得不生疑,而且我去探问过楼里的仆人,听他们说,在上官姑娘离开的那一天,表小姐曾去找过她。”夜刹看了风雁陵一眼,轻说道。

    风雁陵看了夜刹一眼,眸中的厉光让人不寒而栗,“去请表小姐过来。”他轻声命令,可语中的冷寒却让人不禁颤抖。

    “楼主,不用请表小姐了。”夜刹提着胆子出声阻止。果然,风雁陵射向他的目光,让他流了一身冷汗。

    他轻咳数声,哑着嗓子续道:“在之前我就问过表小姐了,而表小姐也照实回答了,是她把解药拿给上官姑娘的。”夜刹在心中松了口气,还好他有先去问过尉雨菁,不然他想,如果尉雨菁真的在此,可能早被吓昏了,到时就真的什么都不用问了。

    “她怎么会有解药?”风雁陵再问,不过心中却已有底了。

    “是燕少爷拿给她的,所以属下敢肯定,一定是燕少爷掳走了上官姑娘,因此,想知道上官姑娘的行踪,只要去找燕少爷就行了,问题是……”夜刹看向风雁陵,“燕少爷也消失了,溟月楼到处找不到他的人影。”

    “那么林媚娘呢?她也不见了?”风雁陵敛下眸,手指轻敲着把手,薄唇凝着一抹笑,笑中带着冰冷的寒意。

    夜刹还来不及回答,鬼刹就自门外走进来。

    “禀舍楼主,我们在雷风寨发现了罗生的行踪,而且夫人也在那里。”鬼刹拱手恭敬道,腰间的银斧微微闪着厉芒。

    “雷风寨?”风雁陵眉微挑,“怎么?他们想利用雷风寨来攻打溟月楼吗?”他轻道,唇边的笑意更见冰寒。

    “楼主,雷风寨本就视我们溟月楼如眼中之钉,处处找我们的麻烦,而且夫人极熟悉楼里的地形,属下认为,这几天他们即会攻打过来。”夜刹凝着眉,沉声道。

    “是吗?”风雁陵冷冷一笑。

    他缓缓起身,黑色的劲装将他颀长的身影衬托的更加卓尔不凡,眉宇间的狂恣揉和着阴柔,使他看起来更显慑人,散落的几绺发丝更为他绝俊的脸庞增添几许邪佞。“楼主,您要去哪?”夜刹跟鬼刹不解的看向他。

    “你们说呢?”风雁陵看了他们一眼,身后的披风随着他的举动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不待他们回答,他即缓步走出大厅。

    夜刹跟鬼刹兴奋的互看一眼,“楼主,等等我们。”他们赶紧迫出去,嘿!这下又可以大干一场了。

    上官恋虹轻声呻吟,她甩甩头,想把脑中的晕眩甩掉,却没有用,反倒使她觉得整个头是更重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睁开双眼,突来的亮光今她不禁微眯着眼,过一会儿才慢慢睁开,而一看到四周的景象,她的眉不禁微微皱着。

    这里是哪里?

    她看着简陋的屋子,心中布满浓浓的不解,她闭上眼,想起被迷昏前的情景,眉皱复印紧了。

    “你醒了。”温柔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上官恋虹循声望去:“燕棠?!”怎么是他?她眸中闪过一抹惊讶,可是脸色依然平静,“是你带我来的?”她紧绷着身子,星眸隐藏着一丝戒备。

    “嗯!因为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燕棠缓缓走进她,俊雅的脸上布满柔情,而那深眸则微微闪着狂乱。

    这家伙疯了!

    “你怎么了?怎么用这种眼光看我?净月,你不爱我吗?”燕棠紧紧的握住上官恋虹的手,眸子深深的看着她。

    “我不是古净月,你放手!”上官恋虹皱眉,想甩开他的手,可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净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爱上那杂种?我不好吗?不!你是我的,是我的!”他抱住上官恋虹,将她压倒在床,“我不会放开你的,你是我的。”他俯头要吻上她的唇,大手也不停地在她身上摸索着。

    “该死!你放开我!”上官恋虹不停转着头,不让他吻她,“我说了,我不是那该死的古净月!”她狠狠的踢开他,随即翻身下床。

    “我是上官恋虹,你听清楚了没,我不是古净月!”她大吼,云发早因刚刚的挣扎而散乱,清丽的小脸因怒气而涨红,澄亮的眼眸也射出愤恨的光芒。

    “上官恋虹?”燕棠低喃,狂乱的眼不解的看着她!“不!你明明是净月啊!为什么要骗我?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为什么你还是爱上了他?那杂种有什么好?不就是生得那张脸,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爱上他?”他的精神早已错乱,火红的双眼定定的看着她。“不!你是我的,你是我先发现的,你是属于我的。”他扑向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占有她!上官恋虹身子一闪,足尖轻点地面,想要逃离这个房间,可才一使内力,她即发现脑中的晕眩更重,她身子微一停顿,整个人就被直扑过来的燕棠紧紧抱住。“不!放开唔……”她挣扎,唇却被燕棠堵住,整个身子也被他紧紧压住,他的手撕开她的衣襟,探进她的抹胸内。

    “不……”上官恋虹不停的挣扎,可却抵不过他的力气,她紧皱着眉,感觉一股浓浓的恶心自她喉中涌出。

    “你是我的,是我的……”燕棠不停地低喃,强劲的力道更在她雪白的身子上留下一道道青紫色的瘀痕。

    就在他扯下上官恋虹的亵裤,想要一举进入她时,上官恋虹却拱起膝盖,狠狠往他下体踢去,然后再用力的推开他,逃离他的钳制。

    上官恋虹不停喘着气,小手也不断擦拭着被他吻过的唇,破烂的衣裳遮不住她嫩白的身子。“我不是你的,从来不是!”她怒吼,身子不断的抖着,分不清是怒意还是惧意。“为什么?我爱你啊!”燕棠缓缓的走向她,俊脸上净是骇人的狂乱。

    “你别过来,你根本就不爱我,你爱的只是这张脸罢了,如果没有这张脸……”她眸光一闪,将头上的发簪拿起。

    “你要做什么?”看到她的举动,燕棠不禁惊吼。

    “如果没有这张脸,你应该就不会对我纠缠不清了吧!”上官恋虹微微一笑,尖锐的发簪自她无瑕的脸颊缓缓划下,可她却感不到丝毫痛意。

    如果这张脸毁了,他……也就不会爱她了吧!

    这样也好,至少他看到的是上官恋虹,不是吗?

    她眼角的泪和着脸上的血,慢慢的染艳她雪白的衣襟!

    风雁凌三人缓缓来至雷风寨,才来到门口,就看到一群人严阵以待,而为首的则是罗生及雷风寨寨主雷业和林媚娘。

    风雁陵冷冷一笑,看向林媚娘,“大娘,你确定这样值得吗?”他问,眸中不带一丝感情。“哼!只要能得到溟月楼就值得。”林媚娘冷声道,眸中丝毫不掩藏其恨意。他这张脸就跟他娘一模一样,每当看到他,就好像看到那只狐狸精,而这是她一生中的耻辱。

    “是吗?”风雁陵敛下眸,“我想爹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么做的。”他知道爹对她有着浓浓的歉意。林媚娘一震,“住口!”她怒吼,飞身向他,手中的利剑也直直往风雁陵身上刺去。“夫人,请恕属下得罪了。”夜刹向前以剑挡住林媚娘的攻击,顿时两道身影在空中交缠起来。风雁陵转头看向雷风寨,脸上净是平淡,好似没看到面前那数百个敌人,“今天,就让雷风寨成为历史吧!”他轻语,随着话落,黑色的身影自马上迅速射向雷业与罗生。“小子,你够狂。”雷业怒吼一声,与罗生一起袭向风雁陵。

    而鬼刹也在这时挡住所有雷风寨的弟兄,“来来!你们这些小喽,就让老子来陪你们玩玩吧!”说话间,他手中的银斧在空中轻轻一扫,染起片片血花。

    “我没有时间陪你们玩,速战速决吧!”风雁陵从腰际抽出软剑,银亮的剑身与黑色的身影几乎形成一体,与另二个身影互相缠斗。

    他如游龙般的闪过雷业的大刀,凌厉的剑如风般的轻轻划过雷业胸前,滴滴血珠顺着剑身在空中飞散,而罗生就趁这时往他身上撤出青色粉末,他眸一闪,身影在空中一转,手拉起黑色被风在空中轻轻一扫,将粉末全撒向雷业,而他手中的软剑也顺着粉末往雷业刺去。顿时,只听见一声惨叫,软剑自雷业身上迅速抽出,红色血雾顿时自他身上喷出。风雁陵轻轻一闪,足不沾尘的轻轻落地,绝美的脸上依然平淡,手中的软剑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冰冷的光芒。

    “现在,剩下你了。”风雁陵看向罗生,冰眸不带一丝感情。

    罗生近乎迷恋的看着风雁陵,他不由得伸出手想要触碰他,可却在他凌厉的目光下收回,“你……我要你。”他哑声道。

    风雁陵冷着脸,对罗生眼中的痴狂感到厌恶,“到地狱去等着吧!”他低语,手中的软剑轻如羽般的向罗生袭去,黑色披风随着他的举动而在空中飞扬,有如一双黑色羽翼。罗生一惊,赶紧往后一退,可是却晚了一步,银亮的剑身不沾血的划过他,而风雁陵也已来到他身后,他轻轻一甩剑,银剑再度回到他腰际。

    没再转头看罗生一眼,他足尖轻点地,如黑色的老鹰,直直飞向雷风寨深处。林媚娘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

    怎么可能?堂堂一个雷风寨竟敌不过三个人,而其余的小喽在看到雷业及罗生死后,也已经逃得差不多了。

    “夫人,请您住手吧!”夜刹收起剑,怜悯的看着林媚娘,轻声说道。

    不!这是不可能的!林媚娘在心中狂喊。

    蓦地,她像是想起什么,整个人赶紧飞身前往风雁陵所去的地方。

    而在看到她的动作时,夜刹立即跟在她身后而去。

    “鬼刹,其余就交给你了。”离开前,他叮咛鬼刹一声。

    “没问题。”鬼刹应声道,说话间,手中的银斧依然没有停顿,直直的向敌人扫去。

    “夕儿?”风雁陵推开门,冷静的脸在看到上官恋虹的脸时微微变了,“夕儿你……”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满脸是血的上官恋虹。

    “你来了。”上官恋虹轻应道,对他脸上的讶异微微一笑。

    这样就行了吧!忍着心中的苦痛,她转头看向燕棠,“这样的我,你还要吗?”燕棠满脸惊慌的看着上官恋虹。

    不!不是的,这不是他的净月,他的净月不是这样的,他看向风雁陵,狂乱的眼覆上深浓的恨。“风雁陵,是你,一定是你把我的净月抢走了,把她还给我!”他向风雁陵扑去,手上不知何时竟握着一把匕首。

    风雁陵侧身一闪,脚往燕棠身上一踢,让他整个人重重的扑倒在地。

    谁知他竟不死心,整个人迅速翻身而起,手上的匕首直直射向风雁陵,而他则双掌凝聚内力,一击打向风雁陵。

    风雁陵眉一皱,闪过匕首,就在燕棠快打上他时,他侧身一转,足尖将匕首往回踢,凌厉的射往燕棠。

    燕棠没料到风雁陵会这样反击,他一愣,就这一瞬间,匕首没入他体内,他睁大眼,硬生生的向后倒去。

    “不!”凄厉的叫声自林媚娘口中喊出,“棠儿!”她赶紧飞向接住燕棠,可见到的却是他死不瞑目的双眼。

    “风雁陵!”林媚娘厉吼,她愤恨的瞪向他,眼早已被恨意染得火红。

    就在她举剑要刺向风雁陵时,夜刹迅速赶到,银剑接住她的,匡啷一声,只见林媚娘的剑竟被夜刹砍成两半,而夜刹也趁林媚娘愣住时,手刀往她后颈一劈,将林媚娘打昏。“楼主。”夜刹接住林媚娘,恭敬的看向风雁陵。

    “善后。”风雁陵轻声命令,眸依然定定的看着上官恋虹。

    “是!”看了两人一眼,夜刹抱起林媚娘,迅速离开。

    “为什么要这么做?”过了半晌,风雁陵才缓缓开口。

    他沉痛的看向她手上那仍滴着血的发簪,不懂她怎会狠心毁了自己的容颜,难道就为了逃离他吗?

    “不为什么。”上官恋虹别开脸,下意识的不想让他看见自己丑陋的脸孔。“不痛吗?”风雁陵伸出手欲抚向她的脸。

    “别碰我!”上官恋虹退后数步,“不准碰我!”她低吼,长卷的睫羽掩住她眼中的泪。他的手僵在半空中,半晌才缓缓放下,“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他问,却止不住心中的痛。

    上官恋虹闭上眼,忍住眼中欲泛出的泪水,“你还记得自己曾欠我一件事吧?”她咬着唇,低语。“我记得。”他不禁想起那时他们是那么快乐,为什么如今……

    “让我走。”

    “不!”他低吼,他不会放她走。

    “是吗?那么你是想看见我的尸体吗?”她将手上的发簪抵住脖子,一用力,血丝自雪白的颈项微微泛出。

    “你!”风雁陵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就那么想离开我吗?”甚至以自己的生命要胁。“没错!”上官恋虹一脸坚定。然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正滴着血,离开他,对她来说是多么的痛苦。

    “就为了净月?我说过,我从没把你当成是净月的替身,我跟净月……”“我不想听你们之间的事。”上官恋虹打断他的话,“那与我无关,我只想离开,现在,放我走。”她将发簪更深的刺进颈里,顿时,更多的血液自她颈中冒出。

    风雁陵沉痛的闭上眼,退后数步,让她能走出去。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在她快离开时,他才哑声问道。

    上官恋虹停下脚步,“你确定你不爱她吗?”她轻问,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脸滑落,将她脸上的血渍微微晕开。

    “我……”风雁陵张口,然而不知为什么,确定两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看!连你自己都看不清自己了,叫我怎么相信你?”上官恋虹轻声道,再度踏出脚步离去,也离开了他的生命。

    尾声“荷叶生时春很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看着园中的流水,上官恋虹不禁幽幽一叹,脸上丑陋的疤痕像是一道印记,不只划在她脸上,也刻在她心底。

    “又在叹气了?”轻柔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

    上官恋虹转过身,对来人微微一笑,“纭儿。”她轻唤,只是眉间依然凝着深浓的哀愁。申落纭慢慢走向她,“恋,离开他,你明明很不开心,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回来?”她微皱着眉,实在不懂恋在想什么。

    “纭儿,你不懂。”她跟风雁陵之间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是不懂,可是我却知道自你回来后,就每天在叹气,连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整个人跟个游魂似的,一点也不像我所认识的上官恋虹。”申落纭看着她,清澈的眼眸像是要看进人的心底。

    “还有你脸上这道疤,明明欢可以把它除去,你却不要,一个美美的大姑娘却要把自己弄成这副丑模样。”她摇摇头,倾城的脸蛋满是无奈,“恋,我一直很想问你,你总说你们之间的问题不简单,可是会不会是你自己在钻牛角尖?”

    “我……”上官恋虹一震,看着申落纭姣美的容颜及那水澈的星眸,她不禁狼狈的别过脸,“对了,还是没有夕的消息吗?”

    “没有!”知道她故意要岔开话题,申落纭也不勉强,“夕的武功是我们四人里最高的,我想应该不用担心才对,而且欢也一直叫我们放心,所以我想应该没事的。”“是吗?那就好。”上官恋虹点头,眸子看向流水,脑中的思绪再次远离。唉,又在发呆了,申落纭没辙的摇摇头。

    蓦地,她眼眸一亮,唇间扬起一抹贼笑,轻步的离开庭园。

    沉浸在思绪里的上官恋虹没注意到她离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察觉到背后有人,而且正在注视着她,她眉微蹙,心中涌起一股熟悉,难道……

    她赶紧转身,不敢相信的看着身后的人。

    “你……”他怎么会在这里?

    风雁陵近乎贪婪的看着她,“我好想你。”他低语,语气里布满浓浓的深情,就连眼眸也覆上深深的恋意。

    上官恋虹不禁感到一阵鼻酸,她定定的看着他,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好想他。“我刚刚看到花寻欢了,我问他,为什么他当年不救净月,你知道他回答我什么吗?”他缓缓走向她。

    上官恋虹摇头。

    “他说,因为我当时的表情好像在求他不要救她。”他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我听到他的回答时好讶异,却否认不了。”他的手指轻划着她脸上的疤痕。

    “也许潜意识里,我是希望净月消失的,因为她的爱好沉重,让我负荷不了,我不爱她,若硬要说对她有什么感情,我想只有愧疚吧!因为我没办法回报她的爱,所以私底下的我希望她消失,如此一来,背负在我身上的负担也会消失。”他凝睇着她。

    “可是,没有,对她的愧疚整整跟了我三年,我无时无刻不想起她,因为她的死是我间接造成的,如果没有我,也许她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他闭上眼,过了一会才缓缓张开。“我从没把你当成她的替身,或许偶尔看着你时,我会想起她,可那绝不是爱,而是种怀念,毕竟她曾深深的爱过我。”他捧起她的脸,唇轻轻吻住她的。

    “这样的我,你还愿意爱吗?”他在她唇上低语。

    她的回答是环住他的颈,然后深深的吻住他。

    久久,两人才气喘吁吁的离开。

    “痛吗?”他轻吻着她脸上的疤,柔声问。

    “不痛,比不上要离开你时的心痛。”上官恋虹微微一笑。

    “我有跟你说过我爱你吗?”他问,温热气息在她脸上环绕。

    “没有,不过你可以现在说。”她眼眸轻轻一转,眸中再度闪着顽皮。

    “我爱你。”他低叹,唇再次覆上她的。

    “我也是。”上官恋虹仰起头,承接他的吻。

    “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申落纭脸上带着贼笑,一双大眼骨碌碌的转着。“纭儿!”上官恋虹红着脸,害羞的将头埋进风雁陵怀中。

    “我又不是故意的。呐!是欢要我送药来的。”她将手中的药瓶丢给风雁陵,“欢说把这瓶擦完,你脸上的疤痕就会消失了。”申落纭轻轻一笑。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继续了,就当我没来过。”她顽皮的眨眨眼,像只粉蝶快速的离开庭园。

    “都是你啦!害我被纭儿笑。”上官恋虹轻捶了他数下,小嘴微噘,“对了,林媚娘和那女的怎么了?”她突然想起这两个人。

    风雁陵轻叹口气,“大娘疯了,我请人将她送到别庄,至于那女的——”他揶揄的看她一眼,“你是说雨菁吧!”

    “她在几天前就出嫁了。”他低下头,再次覆上她的唇。

    “耶?”上官恋虹一脸惊讶,还没问出过程,嫣唇即被他堵住。

    微风轻拂,散放着浓浓的花香,好似在告诉人们,春天来了……-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