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辰之下,阳光刺眼……

    一身月袍的洛师陆嗣源微笑着绕过木屋,来到前方空地上时,所有的修行者都石化了,无数个疑惑的念头在众人心中飞起。

    洛师陆嗣源?他怎么在这?他怎么会在黑泉山?

    他到这来干什么来了?

    他怎么会跟风绝羽在一起?

    难道……

    一个个看似不切实际的猜测,不断的在众人心尖上闪过,整个低谷中的气氛急转直下,从先前的剑拔弩张,忽然变得诡谲怪异了起来。

    只见这位老阵师,缓步行至空地前,一双微眯的眼睛笑看了一下周围的境况,随后才踱着步子来到风绝羽的身边,目光斜四十五度的撇了一眼地上的风绝羽,轻笑道:“风小道友不是运筹帷幄、智胜千里,可以一敌万吗?这是怎么了?为何坐在地上了?”

    风绝羽翻了下白眼,心说你这不是打趣我的呢吗,我什么时候说自己运筹帷幄,可智胜千里了?

    还以一敌万,这个牛是你帮我吹的吧?

    心想如是,风绝羽表情腻歪道:“老阵师,莫要打趣在下了,好吗?我就是生了三头六臂,那也经不起这般折腾啊,老阵师你快行行好,让他们退了吧,我认输,认输还不行?”

    此言一出,吴战广、曲绫昔、长仙尊者、紫枫、桃琴皆是用一种看着怪物的目光看着风绝羽,心想:这厮的脸皮真是厚的可以啊。

    认输?

    杀够本了,一句认输就算了?

    这明摆着就是狐假虎威的死皮赖脸吗?

    五人一琢磨,顿时桃琴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明白了,想来风绝羽已经把老阵师安排明白了,要不然,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有底气?

    她一笑,吴战广等人也跟着摇头苦笑,先前那剑拔弩张、垂死挣扎的表情,瞬间荡然无存,想来有老阵师出面,他们就不用再担心别的了,老老实实的等着强敌退场就好了。

    果然,老阵师和风绝羽这般亲热的一聊,剩下的人可就懵比了。

    “什么情况?风绝羽和老阵师相识?”

    “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没听说风绝羽跟老阵师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啊?”

    “忘年交?开什么玩笑?这个王八蛋不会真的跟老阵师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吧?”

    “……”

    一个个念头飞起,在场的修行者可就忍不住了,一个之前还嚣张无比的无上境强者见了陆嗣源,连忙上前深深一躬道:“原来是陆老前辈和轩辕姑娘啊,老前辈因何在此处,您和风绝羽……”

    此人一问,众人目光纠结的盯上了陆嗣源,他们多希望陆嗣源说一句,我跟风绝羽只是萍水相逢,又或者并不熟悉的话啊。

    陆嗣源闻言,微微一笑道:“道友客气了,风小道友吗?嗯,其实我们并不熟,不过就见过一面而已。”

    “见过一面?”

    众人眼前一亮,顿时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但有些人心里可不舒服了。

    班琮躲在人群看的满头雾水,忍不住低声道:“怎么回事?陆嗣源为什么在这?他和风先生到底什么关系?”

    银老摸了摸脑袋,完全看不懂道:“说的是啊,听他的口气,不像不熟,但要说熟的话,定是风先生找来援手的,可老阵师的话里话外,又像是把自己摘出去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朽也糊涂了。”

    别说银老和班琮,此时连浣碧都懵子,这位自恃智计过人的精明女子开动脑筋想要通过风绝羽和陆嗣源的神态举止间找到二人之间的联系点,但想了想后才发现,自己的智商完全不够揣摩二人身上那层神秘关系的。

    不过浣碧到也机灵,低声道:“不对,事情恐怕有变化。”

    “变化?”班琮和银老愕然。

    浣碧脸色凝重:“陆老阵师突然出现,这事儿便有转圜的余地了,倘若老阵师肯出言相帮,不用多说,此地的无上境强者必会给他一个面子,当然,听说这老阵师从来不会搅合到修真界的恩恩怨怨,想让他出手,难……”

    陆嗣源能够叱咤无序之界无人敢惹,实力固然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还是老阵师从来不掺合各大势力之间的恩恩怨怨。

    这个美名,来之不易,也倍受人们敬重。

    这正是浣碧担心的原因。

    而且陆嗣源也表态了,自己跟风绝羽不熟,不熟意思就是不想管呗。

    这话一出口,可乐坏了诸葛锦父子,二人直拍胸口,稳下心情,口中喘着重气道:“吓死了,我还以为他请来了老阵师帮忙呢,要是那样的话,这小子可真就躲过这一劫了。”

    诸葛锦冷哼了一声,语气带着浓浓的不屑:“请陆老阵师?凭他风绝羽还不够资格,逾儿,准备一下,只要打起来,先救你母亲。”

    “我知道。”诸葛逾跃跃欲试。

    此时此刻,风绝羽等人的心也是提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向陆嗣源。

    而对于老头的“出尔反尔”,风绝羽表示相当的愤怒,一脸阴郁的看向陆老阵师,那双眼睛中射出来的目光,都快能当利剑使了。

    “老阵师?您不会吧……”

    “什么不会?”

    陆嗣源呵呵一笑,不作它语。

    轩辕雉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揣着浓浓的嘲笑,小蛮腰笑的弯成了杨柳。

    众无上境强者不疑有它,各自安心,随后那人才又一躬道:“原来如此,既然此地不关老阵师的事,那我等也安心了,我们其实是来找他的……”

    他一指风绝羽,众强者又是剑拔弩张了起来。

    但是陆嗣源却是微微一笑,腰身稍稍向前一倾道:“找他?这位道友,你找他作什么?”

    老阵师问起,那人也不敢不答,当下道:“不敢与老阵师道友相称,其实晚辈等找他来是为了讨要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八指录》。”

    此人到是直言不讳。

    “《八指录》?”

    陆嗣源一听,立即皱了皱眉毛,目光斜向风绝羽,突然神情一冷道:“风绝羽,你不是将《八指录》给我了吗?怎么?你身上还有《八指录》?你这小家伙,不老实啊,明明说将《八指录》都孝敬给老夫,偏偏自己还留了一部分,你是不是想死啊?”

    嘎!

    陆嗣源此言一出,所有人再次呆住,而且比上一次还要呆。

    什么情况?

    《八指录》给陆嗣源了?

    这特么……不可能吧?

    众人无比错愕,所有的目光在陆嗣源身上定格住了。

    轩辕雉收起了笑容,板着脸轻咳了一声,把头扭了过去,但怎么看,她都像是在憋着、硬忍着笑意。

    风绝羽也愣了,不过他反应奇快,脑子一转立马在心里喊了一句我的天老爷,然后冲着陆嗣源挤眉弄眼道:“我给了,都给了,《八指录》是从青眼老魔身上夺过来的,就那么一页,不是给你了吗?我手上还哪里再有?”

    陆嗣源跟着说道:“那他们说你身上还有?”

    两人唱起了双簧。

    “他们说我就有啊?我说我身上已经没有《八指录》了,他们不信我又有怎么办?还有,这个消息八成就是青眼老魔传出来的,因为当天我从他手里抢到《八指录》的时候就我们两个在场,没有别人,你可以问问青眼老魔,他是不是只有一页?”

    陆嗣源闻言,郁闷不已,心说老子帮你脱困,你直接说没有就完了呗,弄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干什么?

    话到此处,陆嗣源嫌烦,但不得不配合风绝羽把戏往下演下去。

    他抬了抬头,四下一扫道:“青眼老魔,何许人也,出来让老朽见见?”

    众人面面相觑,不多时便有喊道:“适才还看见他在诸葛逾身边呢,刚刚被人杀了。”

    “……”陆嗣源听完,一声没吭,心说此事到此终了算了。

    可是风绝羽却是不依不饶了起来,眉毛立起嘶吼了一声道:“诸葛逾,你这个王八蛋,斗不过还造谣中伤我,看来你是不想换人了。”

    话音落,风绝羽勾了勾手指,一道黑色的链线飞出,直接从木屋中将凤鸣溪吸了出来,伸手就扼住了凤鸣溪的喉咙,作势就要将凤鸣溪掐死。

    诸葛锦一惊,顿时上前一步,道:“别动手,元石我带来了。”

    风绝羽毛发须发,就跟入了魔似的:“我就说这些天为什么总有人找我麻烦,原来是你们搞的鬼,没有你们,我如何能九死一生,元石,元石老子不要了,就要她的命。”

    他说着,真的是愤怒至极,但有趣的是,光说不练啊。

    诸葛锦心中顿时就是一慌,骂道:“姓风的,你要一千两百块元石,我给你凑了,你敢伤鸣溪一根头发,我跟你没完。”

    “一千两百块,怎么弥补心灵上的创伤?不够,远远不够,要换人,拿两千块元石。”

    哗!

    风绝羽这般一吼,众人惊变,四周无不响哗然之声。

    就连陆嗣源都皱了皱眉头,虽然没吭声,但对风绝羽的耍赖态度明显表示不满。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