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末世到古代 第二十五章:关于包子(番外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成婚之后,两人就直接离开了华星,去了正武大陆,找了一个无主灵气比较浓郁的山脉找了一个山头开辟洞府开始修炼,准备闭关修炼,两人就在相邻的隔壁修炼。

    修炼之余两人也会探讨一下道法,他们如今已经将曾经修过的道法捡了起来,道法不同于修真,需要灵气堆砌,道法更讲究对于大道的领悟,两人原本就是最贴近天道的存在,对于道的领悟本就高,如今也就只差能量的堆砌,只不过他们所需的能量更贴近混沌。

    既然是夫妻,也不是那种联姻的,自然也会有一些亲热,就这样过去了一年,这天,绮果正在打坐修炼,却微微皱眉,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奇怪,能量怎么都消失了大半?”

    刚刚修炼的时候,她吸收进入体内的混沌能量居然有一半消失了,而且完全是不知所踪的那种,想了一下能量最后消失的地方,绮果探入神识内视,说起来,能量是在丹田处消失的,检查了一下丹田,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绮果就扩大了范围。

    然后,等到发现丹田下方一个位置的时候楞了一下,那里是子宫所在,而此时,里面一个小小的肉团正在一鼓一胀的,围绕在他周围的可不就是自己消失的能量,如今被他鼓胀之间吸收掉。

    而那淡淡的精神力和生命气息都一一告诉绮果,自己居然在不经意之间有了孩子,算了算时间居然已经半年多了,自己却从未发现,也难怪,修士的生育从来不是十月怀胎,根据父母的修为孩子的孕育期越长,而在这期间对于母体的修为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很多时候女修在生完孩子之后都会掉落一个大阶,是以很少有女修会乐意怀孕生子,而修士除了一些家族之外,对于子嗣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渴望,毕竟自己已经长生,那么对于传承就不那么在意了。

    不过绮果虽然直到自己怀孕到时候可能会掉修为,却没有不要孩子的打算,毕竟她如今已经转修道法,讲究的是对于大道法则领悟,这个是不会掉的,而只要这个不掉,只是能量不足对于她而言是很容易提升回来的。

    “原来,天道是有这样的算计吗?”绮果突然想到婚礼那天自己感觉到的异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接下来绮果就有些迟疑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景砚,结果她还没想好,景砚就自己过来了。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景砚走到绮果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手抚上她的小腹,明显是已经知道了。

    “嗯,你不是在闭关吗~”绮果才想到,两人不但结了同魂契,还有同心契,可以说完全就是对方有什么事情自己都能知道,根本不用她说。

    “总感觉心神不宁,之前还不知道原因,现在知道了。”景砚眼神柔和的在绮果嘴角点了一下,“谢谢你。”

    “原来你喜欢孩子,怎么没听你说过?”绮果有些意外。

    “因为是你我的孩子啊。”景砚却摇摇头,他并不是很喜欢孩子,却很期待拥有两人血脉的孩子出生。

    “那我们就回去吧。”既然确定了要生下孩子,很明显这里不是个养胎的好地方,嗯,虽然没有凡人的那种麻烦,不过修士养胎需要不少的天灵地宝,还有丹药,以及充足的能量。

    他们倒是没有去昊天宗的上宗,而是去了正武界的中间位置,那里曾经是虫族被封印的地方,如今虫族被准许去那些废星生存,还将曾经的日环帝国所在星域送给了虫族,如今和人类也算是相安无事的和平共处,当然,互相狩猎也是被允许的,端看双方的实力。

    那个裂缝却被留了下来,后来正武大陆和黑暗大陆合二为一,成为了一块完整的大陆,这里也成为了黑暗大陆那边拥有最多暗能量的地方,也是混沌能量最充足的地界,而成为了禁.区。

    如今就是两人最好的去处了,绮果本身就是混沌,混沌对她而言就是本源,而景砚虽然不能直接修炼混沌,却可以通过和绮果双修转化混沌能量,如今也算是可以直接吸收了,倒是也不介意。

    别看这里是禁地,里面的植物风景却比外面更加美丽,在这里起了一座房屋,过起了日出而耕,日落而眠的种田生活。

    景砚也不修炼了,在院子里开辟了一块地,中了一些瓜果蔬菜,都是附近弄来的,有些返祖迹象的灵蔬灵果,也许是因为这里的混沌能量的缘故,这里的植物看着越加像是早就已经绝迹的混沌时期的植物。

    他们在这里一住就是十多年,期间棋鹤也过来了一趟,只是棋鹤并不修炼混沌,虽然凭借星辰炼体术的便利一时半会儿倒是没有什么影响,可是住久了确实不行的,于是也就是隔一段时间来看一下,表示对未来外甥的期待。

    20年后,绮果的肚子已经渐渐地大了起来,眼看就要临盆的架势,这些年他们在这里很少修炼,只是根据修士养胎的经验进补,不过绮果的修炼却没有断过,毕竟胎儿也需要能量补充,索性能量充足,孩子很是健康。

    别以为修士怀孕那么久孩子出生就有成年人的智商,实际上似乎胎中对于孩子有一些影响,他们只长神识却不长意识,也就是说,虽然神识强大却依旧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不过这样的孩子也是生而知之的,比起普通人更多了一些天赋。

    在第23年的时候,不但棋鹤来了,还带来了一个让人意外的人,“姐,姐夫,我来了。”棋鹤一来到这里就大声地打招呼。

    “小鹤来了?怎么今年还是没有给我带一个弟媳妇吗?”绮果走出来看到人就直接问。

    “姐,你怎么从怀孕后就变得婆婆妈妈的,以前你可从来不关心我的终身大事的。”棋鹤有些无奈,自己每次来绮果都要问一下,难道真的是怀孕了就性格大变了?

    “什么我以前没关心过,你有以前的记忆吗?”绮果可不吃这一套。

    “喂,你们不要这么无视我吧?”在两人说话的档口,棋鹤身后走进来一个人。

    “郝歌,你怎么会来这里?”看到来人绮果很是诧异,毕竟自从他的记忆被抹去之后就消失了。

    “我来看看阳那家伙,以及,你,混沌。”郝歌缓缓走进来,扫了一圈之后才回答。

    “你恢复记忆了?”绮果挑眉。

    “没有,只是记忆里面出现了漏洞,稍微总结一下就可以发现其中的缺失,没想到你居然成功了,不过,貌似天道更加喜欢你一些。”郝歌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绮果的肚子。

    “你看出来了?”绮果摸了摸肚子。

    “姐,怎么回事?你们说的什么?”棋鹤有些不解。

    “我之前不是和我说过我的身份,我原是天道之子混沌,困守于这方世界,想要摆脱才投胎转世,好容易我摆脱了这个命运,将我无意中得到的空间代替我成为这个世界的本源,没想到,天道却将它送到我的腹中投胎。”这个也是绮果最近才发现的。

    “你不介意?”郝歌看绮果的态度似乎并不在意。

    “没什么好在意的,投到我的肚子里就是我的孩子。”绮果不以为意。

    “可是他恐怕就不能跟着你们一起离开了。”郝歌提醒道。

    “能否走到我这一步全看他自己,我就不管了。”儿女如何绮果觉得自己不可能管他们一生,等到他想要离开的时候总会有自己的办法的。

    “好吧。”郝歌没有再说什么,“景砚呢?”

    “他去才摘果子了,最近有一棵神樱草要成熟了,他说要弄来给我服用。”绮果解释了一下。

    “神樱草是什么?”棋鹤好奇。

    “难道是,早已经绝种的那种?”郝歌倒是知道神樱草。

    “也不算是,这里的动植物都有返祖的迹象,景砚说那个和神樱草很像,应该也是返祖的,具体药效能有原本的几分就不清楚了。”绮果摇了摇头。

    “姐,什么是神樱草?”棋鹤没有得到答案再次询问。

    “神樱草就是……啊。”绮果刚准备要解说就感觉腹部一疼,不由弯腰,然后感觉一股热流顺着大腿留下,羊水破了,“不好,我要生了,你们帮我把景砚叫回来。”

    “啊,姐,我先抱你进去。”棋鹤一惊,就要上前将绮果抱回屋里,却被郝歌抢先了一步,“你去叫人。”“哦哦。”棋鹤楞了一下,随即引到,直接腾空飞起去找人。

    天上已经凝聚起了乌云,期间紫色的雷电闪烁不断,郝歌将绮果放到床上,看了看天,“该死,这个我不能插手,只能由景砚来了。”如果修士新出生的孩子天赋异禀就会遭遇雷劫,绮果肚子里这一个可是新一任的天道之子,自然天资不凡。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绮果感觉到一股力量开始大肆的吞噬自己体内的能量,知道这是孩子等不及了。

    “……我先走了。”郝歌看着绮果,迟疑了半晌之后就出去了。

    景砚发现了乌云之后就知道绮果要生了,采摘了神樱草连忙赶回来,刚好碰上棋鹤,确定了绮果要生的消息之后就让他离远一些,自己快速回到了家中,“绮果,你先将神樱草吃了。”

    与此同时将神樱草塞入绮果口中,绮果胡乱咽下,此时,一道雷电终于劈下,景砚拿出自己的断空抵挡,九道雷劫一道比一道强,绮果根本不能做,只能拼命的吸收能量转化让孩子吸收。

    等到第九道雷劫降落消失,一道响亮的婴儿啼哭响彻云霄,棋鹤和郝歌在乌云散开走到屋内,就看见景砚站在床的边上,床上的绮果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两人都看着孩子。

    “姐,是男孩还是女孩?”棋鹤走过去就询问,郝歌跟在后面。

    “是一个男孩。”绮果抬起头,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些慈爱。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