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有毒,总裁是个大骗子》 第93章 生命如此脆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出了这样的事情,夕烟雨余下的时间都窝在闫律办公室,哪里都不肯去了。

    与“死亡”两个字挂钩,总是会勾起人心底最深的恐惧。

    当天下午,夕烟雨就得到了关于乔映秋的消息。

    人是救过来了,但还在重症监护病房,还没有脱离危险。

    尽管这样,夕烟雨仍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还活着,就总是有希望撄。

    闫律放下手里的工作,走到她身边坐下来。“还在想啊?”

    “也不是。只是人有时候真奇怪,被伤害的时候恨不得杀人。可是那个人真的要死了,似乎又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偿”

    “因为你太善良。而死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了,听着就挺可怕的。”

    “是啊。我看到乔映秋被车撞飞的时候,我浑身都冰冷,好像血液都是冷的。我其实真的特别讨厌她,见到她就想拍飞。可是,还没到希望她死的程度。”

    闫律点点头,她其实能够理解。

    “行了,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躺着休息一会儿吧,我就在这儿。”

    如果在家里,夕烟雨可以缠着他陪睡。可这是公司,他实在太忙了,她都不好意思霸占他的时间。

    “嗯。你不用管我。我玩一会儿手机,困了我就会睡了。”

    闫律拍拍她的脑袋,又埋头苦干去了。

    夕烟雨在微信上跟三个好姐妹聊天呢,就说今天发生的事情。

    自从知道谈振明背叛了她之后,三个好姐妹一提起他就一肚子火,恨不得捋袖子亲自将人揍个半死。结果听说谈振明可能因为过失杀人罪坐牢,又开始同情他,甚至主动去翻看相关的法律条例。

    就连乔映秋,她们也会唏嘘一番,说惩罚一下就行了,也不用把人整死这么严重。

    围绕这件事,四个好姐妹一个下午都在微信群里泡着。

    看了看时间,闫律关了电脑,拿着外套走到她身边。

    “聊什么呢?”

    “没什么,瞎聊。你忙完了吗?”

    “差不多了。走吧,咱们回家。”

    夕烟雨看到他的眼睛似乎都有些红了,顿时觉得挺心疼的。

    他已经这么忙了,自己还要给他添麻烦……这种感觉真糟糕!

    “走吧。”

    闫律将她拉起来。

    回到家里,夕烟雨把闫律按在沙发里,不让他进厨。

    “今天的晚餐我负责。你在沙发里躺一会儿。要是睡着了也没关系,我做好了再喊你。OK?”

    闫律见她实在坚持,就同意了。斜靠在沙发里,**着眉心。

    原本公司的事情就特别多,加班加点是常事。如今生活里多了个人,也就多了很多的事情,自然就更忙了。

    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他本来可以派荣俊彦去处理的。可是夕烟雨牵扯在内,他必须亲自到场。

    但就像荣俊彦说的:闫总,你终于活得像个正常人了。

    想到这句话,闫律不由得失笑。看了看厨房里忙碌的人影,还是决定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夕烟雨做好饭菜,端上桌,才小心地走到沙发那。

    见闫律好像睡着了,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叫他起来。又怕他累坏了,又怕他饿坏了。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让他睡一会儿。

    结果闫律这一睡,就睡到了九点多。

    “你醒啦。”夕烟雨将手机放下。“饿坏了吧?快起来吃饭吧。”

    闫律看了看墙上的钟,也有些意外,他居然睡了将近三个小时。

    “你吃了吗?”

    “我等你呢。”

    闫律弹了一下她的脑袋。

    “怎么不先吃?饿坏了怎么办?你胃本来就不好。”

    夕烟雨翻翻白眼,戳了戳他的腹部。

    “说得好像你自己的胃很好一样。”

    论三餐不规律,他比她严重多了,而且这种状况维持的时间也长!要不是他身体底子好,早就胃穿孔了。

    因为用罩子罩着,所以饭菜还是温热的,刚好入口。

    夫妻二人边吃边聊,把所有的饭菜都解决了。

    吃饱喝足,夕烟雨又抢着收拾了厨房。

    闫律则拿起电脑,继续处理事情。

    一个人在外面,一个人在里面,各自忙着,但气氛就是无比温馨。你抬头看我一眼,我回头看你一眼,都觉得心里满满的。

    忙完了,夕烟雨坐到他身边,靠着他看他手上的文件。

    闫律工作的时候,从来不防着她。不管是什么文件,都由着她随意翻看。

    不过,夕烟雨很少能看懂。那些数字凑在一起,她看得头都大了。可是闫律只要扫一眼,就知道问题在哪里。

    此时闫律看的是销售部的季度报告,文字、数字、图表、图片组合在一起,厚厚的几十页。

    夕烟雨就看了两三页,然后就觉得脑袋浆糊了。

    可闫律看得十分认真专注,一页一页地翻,很快就看完了。

    “我打个电话。”

    先是指出问题,然后给方向性的指示,偶尔也会发脾气。

    但不管怎么样,夕烟雨都忍不住看得着了迷。他的魅力不在于他的容貌和身份背景,而在于他认真的态度和那颗超强的大脑。

    “怎么了?”

    闫律挂断电话,见她傻愣愣地看着自己,捏了捏她的脸。

    夕烟雨缓过神来,半是与有荣焉半是苦恼地说:“我觉得你的脑子一定跟爱因斯坦有得拼。在你面前,我感觉我开始自卑了。”

    “呵呵……”闫律被她给逗笑了。“说什么傻话!你觉得我很神奇,不过是因为你不了解这个领域罢了。就好像你看言情小说,你是不是经常觉得作者的脑子好厉害?”

    “是啊,我觉得他们的脑洞都好大。”

    “可是对作者本人来说,它都是有参考有套路的。这也是现在的小说,为什么总是特别相似的原因。”

    夕烟雨猛点头。

    “对啊。我发现,看来看去,好像每本书都差不多!故事都千篇一律的,越来越没意思了……”

    闫律哭笑不得,这是不是跑题了?不过她高兴就好,所以他也不提醒,由着她畅所欲言地控诉现在小说市场的混乱形势。

    “我是不是太唠叨了?”夕烟雨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跑题也跑得太偏了。

    闫律微微笑了起来。“没事儿,你高兴就好。”

    夕烟雨一愣,随即鼻子有点酸。脑袋钻到他怀里,咕哝道:“闫律,你对我这么好,我会上瘾的。”

    “小笨蛋。”

    夕烟雨傻笑。

    ……

    夜里,夕烟雨做噩梦了。梦到乔映秋鲜血淋漓地站在面前,要她偿命。

    平复了呼吸之后,夕烟雨才发现,闫律不在床上。

    不用猜,肯定等她睡着之后,他又起来忙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夕烟雨拿毛巾擦干身上的冷汗,换了另一套睡衣。

    拉开卧室的门,果然看到了灯下忙碌的身影。

    也许是因为心疼,她觉得他高大的身影似乎比平常瘦小了许多。

    倚在门框上,夕烟雨不知道是让他继续忙,还是缠着他一起休息。又怕扰乱了他的步伐,又担心他的身体。

    可是,比起其他的一切,她最希望他能够好好的,两个人始终相互陪伴相互扶持着走下去。

    想明白了,夕烟雨就走出去,站在他面前,板起脸来。

    “你不要自己的身体啦?熬夜是慢性自杀,你知不知道?”

    闫律有些心虚地关了电脑,洗了脸就跟她一起钻进被窝里。

    夕烟雨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脸贴着他的胸口。

    “闫律,你知道吗?我以前其实特别羡慕乔映秋。她有爸妈疼爱,还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可是今天,只是一场意外,她也许再也不会醒来。我才突然发现,生命是如此脆弱的东西,人生是如此的不可预测。比起好好地活着,其他的都是无足轻重的东西。”

    “放心吧,我会好好爱惜自己的。”闫律亲了亲她的头发,许诺似的说。

    夕烟雨更加用力地抱住他。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气息,心满意足。

    “嗯,我们都要好好的,好好过一辈子。”

    “好,我们过一辈子。”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