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不会武功 004、扑街的正确方法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拐了一个方向,常巍步行十几米走入一个没有行车,人也非常少的步行街。

    说是步行街,却没多少花那红心思装潢的衣服鞋子专卖店什么的,街头街尾反倒有两家火锅店,算是竞争对手。其中一家干不过另一家早半年前就改为了自助式,如今随着秋茗市发展重点偏移,城区规划什么的,这步行街除了上学放学的学生,周围渐渐年轻人也少见了起来。

    结伴逛街的年轻女孩子们也只有某些特殊的节日才能看到许多,反倒是勾肩搭背的男孩子们很常见,因为前面不远处就是一家在透漏着穷酸气的西餐厅上的网吧。而火锅店最后也不存在谁打败谁,反正大哥也别比二哥,都在苟延残喘而已。

    “妈蛋,我想这些干嘛,干我毛事啊这些。”

    “嗯?!”

    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刚要拍拍自己校服掸灰尘的常巍突然觉得前面好像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传来。

    来去匆匆的路人中,一个穿着休闲西装、拿着一瓶恒大冰泉的年轻人穿行于其中,手里拿着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焦急的问着什么。手指握着的手机过于用力,都有些失血色。

    然后一个空着手,脸色有些苍白瘆人小年轻与那休闲西装的年轻人擦身而过,他与众多往来的行人差不多,除了步子迈的有点慢,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但就是他给常巍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躲在阴影角落里绕着圈圈,逮人就咬的狂犬。

    在经过那个拿着手机,一脸焦急之色的人之时,脸色苍白,还穿着短袖的短袖男像是突然觉得头皮痒似的,与擦过西装年轻人相同方向的手拿起来挠了挠头,然后再揣进兜里。

    意识到什么的常巍这时候看的清楚,短袖小年轻揣进兜里的那只手好像拿着什么东西,反光度很高。

    常巍边走边注视着那个脸色苍白的短袖男,看着他走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把揣进兜里的手伸出来,把什么东西往里一扔就继续往前走着。

    而这时,那股萦绕在他身上令人就不舒服的感觉也消散了一点。

    随后,短袖男身后不远的地方传来骚乱,原来那个拿着手机,穿着休闲西装的人突然倒在了地上,周围试着喊了喊,倒地年轻人也不应声,过了会儿,常巍耳边传来女人惊恐的尖叫声,路人们嚷嚷着叫救护车。

    而脸色苍白的那个短袖男,则是拐了个弯,走进一个与步行街相邻的小巷,没了踪影。

    不对劲······

    他脑海中闪过这三个字。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自己眼前发生。常巍再回头看那个手机打滑摔在一旁,倒地不起的休闲西装男。可以明显感觉到,那人就和不远处那垃圾桶一样,静悄悄的放在那,没声没息的。

    不,起码垃圾桶还有着终年不散的恶心味道,那西装男比垃圾桶都不如,无声无息的如同步行街两旁大玻璃窗后面的模特假人一样,给人死死的,假假的感觉。

    常巍怔怔站在原地,他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有这样多的复杂感觉,但是有一点能确定。那倒地不起的西装男·····十有八九好像是挂了。没可能是突然晕厥休克什么的。

    站在原地,并没有像那些吵吵嚷嚷的吃瓜群众围观上去,可能是下意识驱使,还有搞不清的好奇心作怪。常巍往前若无其事的走几步,鬼使神差的也同那个大白脸短袖男一样装作垃圾似的,将手往那垃圾桶里一杵,随便一模就拿住了一个带有尖的东西。

    砰!!

    他整个人仿若被惊雷击中一般,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手指一路往上,手掌、手肘、肩膀、轰一下,八岁时不小心摸电灯接头时的那种麻痹感瞬间传入脑海之中。

    “诶嘿?邪了门了。我怎么一下跑床上来了。”

    常巍能感觉到自己是躺倒的姿势,而且这躺倒的这张床还非常不赖,也不知道用了几层垫子。

    叮——铃——叮——铃。

    悠扬的清鸣之音随着吹拂的风飘扬而来。周围的空间好似被这样清脆如金属敲击的声音牵扯的模糊不清,让人恍恍惚惚醺醺而醉似的。

    但下一瞬,眼前闪过的无数神画面突然清晰了起来,如若从AV画质一下到了1080p的程度。而那声声扬扬的金属交击声却反而留神才能隐约听见。

    ······马、马萨卡!

    “大危机啊!谁能告诉我,在我旁边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儿!我肋骨变的吗?还是周围有田螺,田螺变出来的?”

    尽管一下慌了神的常巍非常想摸摸看自己有没有突然少肋骨,或者左右看看找找不存在的田螺。但已经下达指令却毫无动作的身体,还有视线中非常陌生的躯体都告诉他,控制这身体的主人不是他,或者说。

    ——自己好像在别人的身体之内,并保持所有的感官存在。比如鼻尖混着两种香味的香香的被窝。而香味的源头就来源于眼前躺在自己身旁的这个女人。

    不,应该说是女孩儿。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晶莹光洁的后颈还有同样白皙无暇的耳背耳廓。黑色的长发因为主人全区身体的原因长过腰线。

    被子被“自己”掀开在一旁。晨曦透过玻璃窗照在黑色睡裙包裹着妙曼的身姿上,仿佛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辉。睡裙裙摆之下露出的小腿笔直光滑,还有浑圆如同抛光白玉般的脚后跟,往下就是两只粉嫩嫩的脚掌。

    ——见鬼了这是,还是只漂亮的小女鬼。

    “见鬼了这是!!”

    常巍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谁在说话,怎么还把自己心里话给说了出来,不过只有前半句。

    下一瞬,常巍就知道原来是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在说话。而且他心中也起了一个念头:“这穿着老婆睡衣的女人是谁?好漂亮啊。(吞口水)”

    ——切,这男人肯定不是真正的男子汉,一天到晚就知道漂亮漂亮漂亮,女人女人女人。你难道不知道下面的头只有一条沟,而上面的脑袋可是有数不清的沟吗?上面脑袋那么多的沟,就是让你整天盯着下面的沟一个劲儿的爽么?男人的目标就算不是征服全世界,也应该为了整个人类发展进程作贡献啊,这样临死才不会为为碌碌无为而羞愧,也不会为虚度年华而悔恨。

    大早上起来就吞口水,你以为那女人脚后跟是刚煮好的白汤圆啊,哈哈这下好了吧,老婆换人了吧,或者说你丫叫鸡叫到家里来,穿了老婆衣服不认人了吧。看着口水鸡吞口水,垃圾!最好现在你老婆就应该闯进来捉奸女干捉双,再拿起那边梳妆台上的指甲刀给你下边儿小龟的口子直接划拉到菊花,丧失男人站着撒尿的资格。

    ——哈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