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最深刻之处莫过于**,神性最浅显之处也在于**。人性本贪,贪欲使人疯狂,追求财富是为了满足物欲,追求性是为了满足**,追求权利可以满足控制欲。满足自己的**是人性的本能,但这本能却是一把双刃剑。

    为了克服这本能带来的种种**,人类形成了社会和道德,但却只能约束住一部分人内心中的这种本能。于是便有了宗教和神性。虽然信仰可以让人心平气和抑制**,不过却也只是将人的**转化为神的**。

    脑波向李乐揭示的一切说明了一件事。

    神性不是人类远祖留下的与生俱来的本能,而是远古时代通过传承脑波同类的基因获得的,所以需要激活,密码是修行。这个过程佛家谓之成佛,道家谓之得道。其实什么都不是。李乐现在已明白,长生是妄想,点石成金毁天灭地的奇观皆是幻象。只有坚定的自我意志才是最真实的。如果真有神,人的精神意志就是最大的神。

    荒芜的草原上,包得金上哪找能进入地宫的运输设备去?他找不到设备,便只好向下边加派人手来帮忙。由恰克图带队,呼呼啦啦下来许多人。

    根据脑波的分析,目前的局面下,想要平安逃出去,就必须把这些人忽悠住。但忽悠人不是李乐的专长,杀人才是。

    李乐硬着头皮走上前将这些人拦住,“请等一等。”

    恰克图是为首者,在脑波的作用下,他对李乐有着由衷的敬佩之心,立即停下脚步,其他人也都觉得李乐身上气质卓然,令人隐隐觉得不凡,心里头都想知道这个人要说什么?于是没有人提出异议。

    “说话之前我想请你们先问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此?你们作为佣兵,过着出生入死的日子,最终又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作为炮灰,死在某地,成为某个孤儿寡母或者某位母亲哀思中的那个人?”

    人们习惯于忙碌,很少愿意停下脚步思索自己的人生意义。因为哲学和神学都太深奥,而盲从于世俗自然要简单许多。但李乐的话并不难理解。

    这句话切中要害,引起了这些人的共鸣。

    “我知道你。”一个年轻佣兵忽然说:“三年前在莫斯科,你送了我们的团长一顶绿帽子,有人曾经对我说,你是我们这一行当中最厉害的!”

    李乐轻轻拍了拍身后背包里的蛋兄,年轻佣兵的这句话很及时,拉近了自己跟这些人之间的距离。脑波沉默着,仿佛睡着了。李乐继续说道:“最厉害的也会被困在这里,你我都清楚,上面的人就算拿到黄金也不会放过我,而我需要问你们的是,你们觉得他们会放过你们吗?或者说,在你们的老板得到数以千吨的黄金后,他们会放过谁?”

    佣兵们沉默以对,良久,终于还是那个年轻的佣兵道:“或许你说的对,但我们就是干这一行的,服从雇主的命令是我们的职业操守。”

    “服从雇主的命令是为了拿到雇主的钱,养家糊口追求理想的日子,而不是为了让雇主把你们杀人灭口。”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他们会杀人灭口?”一名佣兵表示质疑。

    他的口气是质疑,但言语间流露出的却是请教的神色。李乐心知此刻决不能露怯,于是笃定的:“我当然能肯定,因为我已经用我过往无数次生死之间一线之隔的经历照见了你们的未来,就好像秃鹫总能找到死亡,赌徒总能找到赌场。”不容他们再质疑,继续说道:“佣兵们,多年的拼杀在你们身上留下了什么?除了精神和**的双重疲惫和对死亡的漠视外,你们拥有过什么?是财富还是梦想?”

    李乐的声音抑扬顿挫,充满激情,有着独特的魅力。

    “谁能够理解你们徘徊在生死之间的痛苦?谁又会在你们死后流一滴泪?是那些脑满肠肥的老板?还是那满天神佛耶稣基督?又或者是那些衣冠楚楚满口仁义道德满脑子男盗女娼的官员们?你们曾相信,你们曾付出,你们曾用生命献祭给理想,但你们得到了什么?”

    “你能给我们什么?”

    “遍地黄金和希望!”李乐的声音铿锵有力,像一柄大锤狠狠砸中佣兵们的心头:“如果这些还不够,我还可以给你们新的信仰,那就是我辈军人独立于世之精神意志,我们不畏死亡,我们无惧痛苦,我们患难与共,我们坚守光荣,除了铁拳和钢枪,我们不该指望任何人能满足我们对生活的期待!”

    李乐在佣兵们如痴如醉的附和中保持克制,这能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卓然不群富有魅力。

    “您这是让我们背叛雇主,如果我们这样做了,岂非等于背叛了佣兵的信条?还有光荣可言吗?”

    李乐注意到他的语气充满了敬畏,英语的语境里您和你是一个单词,区别在于口气和神态。李乐很确定这名佣兵用的是您。而这个问题不是质疑,而是征询。一个普通职业军人在向他心中的传奇征询。

    “我的面前,站着一群狮子,可惜却是一群被奴役着的狮子,没有万兽之王的骄傲与独立,更何谈荣光?或许你们会说,李乐先生,我们只是需要一份工作和一块面包,或者其他什么简单又浅薄的需要?是地,你们说的很对,佣兵的信条实在太重要了,为什么重要?因为遵守行业的原则才能保住我们的信誉和饭碗,但我认为这只是在正常和公平的情况下而言。”

    李乐的眼中闪烁着愤怒的光,挥舞的手臂和握紧的拳头带动着佣兵们的情绪,甚至已经影响到唐纳德和之前的那些佣兵们,连石头等人也都流露出钦佩和沉思之色,凑过来认真倾听着。

    “现在的情况对你们而言公平吗?包得金他们派你们下来做什么?为什么他自己不肯下来?又为什么你们要把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黄金交给他们?答案显而易见,这一切并不公平,因为包得金派你们下来是送死的,你们也都很清楚,我是咱们这个行当里最顶尖的,在这个复杂的地宫内,我有把握干掉任何人,所以包得金他们才不敢下来却把你们派下来。”

    “您说的很对,那么在您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帮您得到这里的黄金吗?”

    “当然不是!”李乐断然道:“不是帮我,而是帮你们自己!”

    “你们需要的是配得上你们所付出一切的财富,是独立自由之身,是横行如狮群的骄傲和尊严,我很骄傲,曾是一名无畏生死的军人,我们这一行当中,没有骨头的人,少之又少!我的面前,是一群留着不屈血液的军团!这无畏的血液,才是我们的信条和骄傲!现在,它们在我们的身体里面汩汩奔涌,你们告诉我。你们愿意它冷却吗?”

    得到的是整齐划一的回答:不愿意!回答者当中甚至包括了燕小五和梵青慧。直到回答完,她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来不是什么骄傲的佣兵。她们已经被彻底感染了,那是受了强大气场和极富魅力的声音的感染。

    能够团结人们的有两件东西: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犯罪。

    李乐虽然不是什么神棍,却早已懂得人性中最深刻的劣根性,盲从!

    “我们有雕刻在职业军人旗帜上面的伟大骄傲,我们会为这骄傲流尽我们的最后一滴血!在今天这座地下宫殿里,有数不尽的黄金和我们对未来的执着,只有放弃眼前的一切才是一个极大的耻辱!我们有拥有一切的决心和理由!做你们想做的吧!跟着我一起去争取属于我们这些无畏者的财富和梦想!”

    “李乐先生,请您下命令吧!”

    ps:更新不给力,但票票还是要求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