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帝君 第三章 意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帝零渊,九冥宫宫主,世称帝君,乃横扫暗势力的风云人物。

    帝零渊这个人只闻其名,不知其人,他极少出现在公众应酬等场合,因此极少有人目睹其真容。

    帝零渊虽是九冥帝君,但实际上很多场合和事务都是护法夜星北代为出席和打理,帝零渊皆是从幕后对九冥宫进行管理和操控,就算是九冥宫内部人员,也不一定认得帝零渊。

    帝零渊是修罗的代名词,提之无不色!墨九瞳对帝零渊大致的行事风格略了解几分。

    帝零渊杀伐果断,极为冷血无情,修为深不可测,头脑恐怖如斯。

    帝零渊就像一只沉睡的狮子,睁眼间风云变换。

    两年前突然崛起,所向披靡,势如破竹,一跃成为大陆暗势力的龙头,万人臣服的帝君!

    地狱修罗帝零渊,没有人愿意成为他的敌人,因为一旦得罪到帝零渊便是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

    帝零渊是神话的代名词。

    他做事雷厉风行,严谨周密,环环相扣,滴水不进。

    他能利用一个极细微的末节至敌人于生不如死的境地,任何微不足道的事物在他手上都可以变成让人意想不到的置人死地的天罗地网,并且达到绝对的胜利!

    帝零渊从不会轻易给敌人一个痛快,而是将其一点一点折磨至死,使敌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惨不忍睹的血腥!

    关于帝零渊的传闻太多太多,傲慢自负,心狠手辣,桀骜不驯,眼高于顶,性情难测……黑白两道无人敢招惹,就连正大的司法在暗势力的世界里都变得透明。

    有人说:哪怕生不如死也不要在帝零渊脚下哀求,否则将万劫不复,真正的解脱只有自尽。

    可说与做是两个极端,又能有多少人能在帝零渊手下自尽呢。且不说有没有自尽的机会,光是在帝零碾压般的气场之下,怕是连自尽的力气也提不起来。

    墨九瞳一个冷战过全身,脑袋被帝零渊三个字刺激的神清气爽,背脊阵阵发凉,心颤颤的一抖!

    衰衰衰!衰大发了!

    纠结就是催命符,有时间纠结自己自身莫名其妙的处境还不如把力气花在跑路上!

    念头闪过只在须臾之间,墨九瞳猛的从床上爬起来,身下的冰融鲛丝被被她粗鲁的动作糟蹋的不堪入目,对于此种暴殄天物的行为,墨九瞳表示她压根就没注意……

    自己在百目山昏迷之后实际上是尚有几分意识的,虽睁不开眼,却也能隐约感受到周围一些细碎隐约的事物。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轻飘飘的像是在飞行,但却没有感受到半点风速气流,相反周身暖洋洋的,鼻端还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好闻的冷香,如此更是让她陷入不见天日的昏迷之中。

    清醒之初意识敏锐的她感觉到自己像是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耳边隐隐有人声嘈杂,虽没听清,却也肯定不止一两个人。

    身下软绵绵,这明显不是百目山该有的恶劣环境,身体有些温软却也舒服的不像话,让人很想就这样一直舒服的躺下去,虽是如此,墨九瞳还是立马提高了警惕!

    当时半昏半醒间,她并未睁开眼,而是一直假装昏迷着,怕被察觉自己假装昏迷,她还在自己身上设了一个掩饰自身气息的屏障。

    真正的昏迷和假装昏迷的区别在于气息,她若不弄个屏障掩饰自身气息,一眼就会被厉害的修炼者识破她的伪装。

    现在的情况有些混乱,思绪也有些续接不上,但此刻最直接的结论就是——她被人带出了百目山!

    墨九瞳微眯凤眸,脑海里浮现出昏迷之时凌乱的记忆。金色的天雷,飞沙走石的地宫出口,还有……视线里一闪而过的陌生男子!

    难道……是那男子把自己弄到九冥宫的?

    没有人会做无根无据无利益的事,更何况那里是百目山,大陆之上几乎无人踏足的危险禁地……

    墨九瞳面色凝重,眉头紧蹙间眸光暗涌,深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你还知道醒啊,小东西。”

    带着几分玩味儿痞气的声音响起,一少年背靠门面双手叉肩,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眸光闪亮如星辰。

    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墨发飞扬,剑眉入鬓,一身嚣张的红衣十分惹眼不说,一张脸还偏偏生的极俊美,举手投足间满是洒脱和自在,整个人散发着霸气凌列的锋芒,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亮闪闪发光体,想忽视他都难!

    夜小绝咧嘴一笑散发着少年特有的阳光活力,他一边朝着墨九瞳走过来一边道:“小东西,自我介绍一下,小爷……”

    “你踩到我的鞋了。”墨九瞳淡淡开口,目光射在少年精致的锦靴上,脸色深沉。

    “额……”夜小绝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往脚下看去,果然,他脚底下正踩着鞋边儿……

    夜小绝移开脚,轻咳了一声。

    墨九瞳默默从床上爬起来,默默的穿好鞋子,接着又默默的起身倒了一杯水默默的喝下.……默默的状态全然无视夜小绝!

    夜小绝也丝毫不在意,依旧笑的灿烂,熟练的拉了把椅子坐下,撑着脑袋看着墨九瞳咕噜噜喝水,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慢点喝慢点喝,没人跟你抢!上辈子是渴死的么。”见墨九瞳喝的畅快淋漓,夜小绝表情有些扭曲,“女孩子动作能不能别这么粗鲁,诶!杯子翻了!”

    墨九瞳蹙眉,还能不能安静的喝杯水了!

    “天山净水是用来品的,不是像你这样牛饮的,我去!你还洒地上了!”夜小绝目瞪口呆的看着洒了一地的天山净水,只见那一壶水在地上被撒成了一朵花的形状……

    “水不错,就是杯子滑。”墨九瞳拍拍手,也拉了把椅子坐下,位置正好和夜小绝对视。

    “你!”夜小绝意外的看着墨九瞳,倒不是心疼地上撒成一朵花的天山净水,而是被墨九瞳似笑非笑又无辜的的表情噎了个酸爽。

    “夜小绝,咱们商量个事儿。”墨九瞳认真的开口。

    夜小绝一顿,“你认识小爷?!”

    墨九瞳淡淡一笑:“你方才自我介绍了。”

    夜小绝蹙眉,他刚刚有说自己叫夜小绝?

    “你若是想跟小爷商量放你走,那小爷还是奉劝你别白费功夫了,还不如再喝两杯水来得实在。”

    墨九瞳轻笑:“谁说我要商量这种低智商问题。”

    墨九瞳瞥了一眼夜小绝腰间的玉带,那是一个玄力储蓄空间,墨九瞳眸光μ闪,看来事情果然不出所料……

    现在是三年前,她十五岁那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