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浪传奇 第26章 英雄大会(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江浪传奇最新章节!

    第26章英雄大会

    二十六、英雄大会

    说到这里,律灵芸幽幽叹了口气,黯然道:“这些年来,我所认识的年纪相若的男子,接二连三的飞来横祸。最可恨的是,我也曾暗中查探,却始终连半点头绪也无。”

    江浪霍地抬起头来,直视着她脸,道:“难道你在怀疑……”

    律灵芸缓缓摇头,轻轻叹道:“我说过了,连半点头绪也无!”

    便在这时,她的目光向江浪望去,只见江浪也回望着自己。四目交投,两人均从对方的眼神中感到了困惑。

    一时之间,两人相对默然,心中俱是迷雾重重。显然,段、赵、姬等人之死,实在太过蹊跷。倘若真的有人故意加害,则那人不但阴险毒辣,抑且工于心计,委实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人。

    这人究竟是谁?

    如果律灵芸身边的每一个年轻男子都会难逃厄运,那么,江浪于贺家庄一再遇袭之事便不难解释了。

    江浪虽然生性质朴,但却不是傻子,入镖行两年来,迭遇凶险困顿,自然于人情世事,感受颇深。律灵芸虽然没有明说,或许,她自己也不能确定。只不过,天下事焉有那么奇巧?

    然而一切又都是她妄加猜测,并无半点佐证。

    律灵芸见江浪蹙眉默然,神色凝重,显然心中也有了与自己一般的想法。这些事她已深埋心底多年,无法宣之于口,当真苦闷忧急,烦恼欲狂,今夜一古脑儿的倾诉出来,不自禁的长长嘘了口气,如释重负。

    江浪忽道:“律姑娘,你为什么不跟你娘说?你娘乃是水天教教主,难道连她也帮不了你?”

    律灵芸叹了口气,道:“我娘认为事有凑巧而已,半点也不相信,还责备我太多心啦。无凭无据的,岂能胡乱猜测。她甚至还训斥了我几次呢!”

    江浪点一点头,低声道:“你娘说的也有道理。无凭无据的,岂能乱猜?律姑娘,你也暂时别想得太多啦。”

    律灵芸又叹了口气,道:“自从姬大哥去世之后,我这两年深居简出,极少见外人。即使出去走动之时,往往戴着面纱,不敢露出真容。其实是我怕再有人跟我接近之后,又要害得人家无缘无故的惨遭横死。倘若如此,我岂非罪孽深重?”顿了一顿,一双妙目默默的瞧着他,苦笑道:“那天你在灵岩山下,阴差阳错的舍命相救我和小菊。我们又把你带到陷空岛疗养伤势。横竖后来咱们也算认识了,事已至此,亦已无可避免。”

    江浪心中一动,皱眉道:“姑娘的言下之意是。从我离开陷空岛之日起,便注定要大祸临头,随时会跟当年的姬夫民等几位一样,猝然死去。因此你和小菊二人才会暗中保护我。是也不是?”

    律灵芸浅浅一笑,点头道:“你总算明白了。”白了他一眼,又道:“只不过你自个儿也是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惹祸上身。居然连江南的大盗头子田七爷和五湖帮这群恶人也得罪上啦!”

    江浪怔了一怔,喃喃的道:“看来想杀我的人,还真是不少!”

    律灵芸轻轻叹了口气,喟然道:“你明白就好。我问你,现下是否后悔当日通风报信,相救韩姑娘和她罗师兄了?”

    江浪摇头道:“没什么后悔的。我不能见死不救。”

    律灵芸星眸闪动,嘴角蕴笑,道:“那日灵岩山下舍命救人,你也不后悔么?”

    江浪闭上了嘴,慢慢摇了摇头。

    律灵芸嫣然微笑,轻轻叹道:“你既然遇到了我,其实已经便是惹祸上身啦。江公子,你可别怪我连累了你!”

    江浪胸膛一挺,昂然道:“律姑娘,你且放宽心。我江浪虽只是个寻常镖客,却也硬朗得紧。家师曾对我说过:生死有命,岂能强求?今夜听姑娘之言,我心里已经有数了。哼,以后谁想加害于我,却也没那么容易!”

    说到这里,又道:“多谢姑娘关心。其实有姑娘这般待我,我也没有出过甚么凶险!”

    律灵芸横了他一眼,突然间俏脸晕红,低下头去。

    江浪言者无心,这时忽见她白玉般的脸上透出珊瑚之色,美若朝霞,流露出小儿女的娇羞之态,红烛掩映之下,艳丽不可方物。他只瞧得一眼,不由得心中怦的一跳,急忙转过头去,避开她的目光。

    两人默默无言,各怀心事,室中一片寂静。烛火微微跳动,突然卜的一声,却是红烛所结的一个灯花爆了开来,烛光一暗,随即又亮了起来。

    江浪矍然一惊,暗叫:“江浪啊江浪,你是有妻室之人,律姑娘不是你妻子。只是她二人容貌相似而已。你不能胡思乱想,亵渎佳人!”当即收摄心神,用力摇了摇头。

    律灵芸抬起头来,见到他脸上的踌躇之意、尴尬之情,一转念间,已明白了他的心意。她轻轻吁了口气,低声道:“江公子,当务之急,还是设法先寻觅江大嫂踪迹,也好让你夫妻团聚。连邓姑娘都不惜从宿迁来姑苏帮你,足见你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汉。你放心,我,我一定全力助你找回你娘子!”

    她见江浪脸有讶异之色,淡然一笑,道:“我并非只为了帮你才这么做,而是真的好想瞧瞧,这世上是否真有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江浪一呆,转头望着她,见她伸手轻轻抚摸着下颏的“山羊胡子”,罕见的露出少女又狡狯又妩媚的笑意。他一呆之下,胸口一阵激动,哽咽道:“无论如何,谢谢姑娘啦!”

    顿了一顿,凝视着律灵芸,又道:“我现下已经能分得清楚了。其实你和我娘子细细瞧来,还是不太一样的。”

    律灵芸秀眉微蹙,轻轻“嗯”的一声,道:“是不是我比鲍姑娘黑了些,矮了些,丑了些?”

    江浪连忙摇头,道:“不,不!姑娘你长得跟仙女一样,皮肤也白得……跟仙女一样,也不黑……”他不擅辞令,只说了这两句,便说不下去了。

    律灵芸红晕双颊,啐道:“油嘴滑舌。”横了江浪一眼。却见他张口结舌,呆头呆脑。她禁不住格的一笑,低声道:“那么一定是你娘子皮肤黑了些,是也不是?”

    江浪一呆,又即连连摇头,急道:“才不是呢。我娘子身上皮肤白着呢……”话犹未了,忽觉不妥,脸上一红,便即住口,狠狠的瞪了律灵芸一眼。

    律灵芸听了这话,登时笑得打跌,又见他向自己瞪眼,愈发乐不可支,欲待苦苦忍住,却终于忍俊不禁,笑弯了腰,竟尔伸不直身子。

    江浪万万料想不到,平素娴雅守礼,端庄自持的律灵芸竟会如此肆无忌惮的纵声大笑,却哪里像个大家闺秀,名门淑女?若非亲见,实难相信。

    过得片刻,律灵芸这才收起了笑容。她轻轻抿了抿嘴唇,偷眼瞧了江浪一眼,正好他也在看她。突然之间,她又满脸红晕,低垂粉颈,只是嘴角边兀自带着微微的笑意。

    这般畅快淋漓的大笑,她这一辈子也从未有过。

    江浪哼了一声,道:“总之我能分得出你和我娘子来!”

    律灵芸眼波流动,浅浅一笑,正待答话,忽然秀眉微蹙,侧耳静听,脸现诧异之色。便在这时,只听得屋外衣襟带风之声响起,有人来到江浪门外,轻轻咳嗽一声,低声道:“启禀堂主,郑松求见!”

    律灵芸应了声“知道了”,向江浪注目凝视,过了片刻,轻声道:“郑松是我今晚派来保护你的,是自己人。且记,以后不可轻信别人。”

    说着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去了。

    次日吃过早饭后,众人来到贺家庄后山,但见数十个木棚围在四周,当中却是一大片空旷之处。各处木棚中桌椅俱全,每张桌上早已摆设着茶杯茶壶和水果点心。

    百派英雄大会于辰时开始。

    会场上阳光耀眼,凉风拂体,落叶沙沙,正是江南深秋时节。

    庄中仆役穿梭般来去,引导各派武林人士进入一座座木棚之中。众人陆续前来,各自就座,不少相熟之人兀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好不热闹。

    喧嚷声中,忽见贺家庄的庄主“翻云手”贺昌站起身来,抱拳作个四方揖,大声道:“各位朋友,柳大侠于两月前将此次百派英雄大会的会场定于虎丘贺家庄。承蒙各位武林同道赏脸光降,令寒舍蓬荜生辉。贺某忝为主人,与有荣焉。只是寒舍简陋,诸般供应,颇有不足,招待简慢之极,还望各位多多担待。”

    说着又是团团一揖。

    众人纷纷起身还礼。不少人大声嚷道:“贺庄主言重了。”“贺家庄有山有水,有酒有肉,怎算简慢?”“庄主老兄,你招待的很好。不用客气啦!”“我等前来,多多打扰宝庄啦!”“英雄大会要紧,大伙儿还是说正题罢!”“说这些不相干的闲话做甚么,都没说到大会正事!”

    贺昌哈哈一笑,大声道:“好,那就闲话少说!且请柳大侠说正题罢!”说着向东首棚中的柳正义点一点头,径自回归己座。

    柳正义站起身来,大踏步来到场中,也是抱拳作个四方揖,朗声道:“各位武林同道,适才贺庄主真是太客气啦。其实柳某急着召集天下英雄前来,便是想将乌孙宝藏的秘密和巨人帮主明年进犯中原的消息尽快告知大家,以便我中原武林早想应对之策。昨晚饮宴之前,在下已将个中情由源源本本的据实以告诸君,今日便不再罗嗦了。常言道得好: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我想大伙儿经过这一夜深思熟虑,定有不少有识之士想出了御敌之计。罢了,柳某也闲话少说,还是请列位朋友先出出主意吧!”

    说罢,垂手退立一旁。

    (外出培训回来,发现不少网站均在转载这篇江浪传奇。呵呵,希望每家转载此文的网站能在上也给作者多点几个赞,也算支持原创了。含金量这么高的武侠小说,可不易寻到哟!)

    本文由小说“”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