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浪传奇 第68章 慈父情怀(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江浪传奇最新章节!

    第68章慈父情怀

    六十八、慈父情怀

    江浪得势不容情,猱身而上,指点肘撞,拳打足踢,身形如风如火,顷刻间连攻七八招。

    江浪忌惮血手上人的“大手印”功夫,不敢直撄其锋,索性制敌机先,来个“乱拳胜神拳,无招胜有招”,自顾自的一轮抢攻,却逼得血手上人只有招架之功,哪里还有机会出掌?

    苗飞在旁早已大呼小叫,不住数数:“五招,六招,七招,八招,九招,十招!十招到了,二位,停手。喂,停手啦!”

    在场众人眼见江浪身形飘忽,滴溜溜地绕着血手上人转个不停,挥拳生风,踢腿有声,着着逼紧,门路精奇,竟尔越打越快。一时间俱各瞧得目眩心惊,张口结舌。

    斗到分际,江浪攻势戛然而止,左足一弹,一个“平沙落雁”,飘身跃在一丈之外。

    只见他不丁不八的站着,抱元守一,含笑道:“上人,承让了!”

    血手上人被江浪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逼得一味挡架,好不狼狈,焉有余暇施展自己的成名绝技“大手印”功夫?

    他一怔之下,登时狂怒不可抑制,蓦然间一声暴喝,红影晃动,猱身而前,呼呼呼呼连发四掌。

    掌风甫及,江浪鼻端已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之味。他心头一凛:“好厉害的血砂掌!”当下侧首避过,在雪地之中展开轻功,窜高纵低,腾挪跳跃,奔驰来去,当真是其捷也如飞鸟,其滑也似游鱼,矫夭也莫知其所踪矣。

    血手上人掌掌落空,步步后人,惊怒交迸,始知这个少年虽貌不惊人,艺业却着实惊人。眼见他左边一拐,右边一弯,东一晃,西一斜,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委实难以捉摸,无从拦截,遑论对掌拆招?自己这套纵横西藏无敌手的密宗“大手印”功夫已然使得上下翻飞,凌厉威猛,诸般奥妙变化端的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直可说至矣尽矣,蔑以加矣。

    饶是如此,江浪却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掌指翻转,挥洒自如,竟不与之交接。

    但见血手上人展开轻功,掌影飘飘,大袖飞舞,攻势越发凌厉无伦。然而江浪的“浮光掠影”轻功委实太过玄妙,顷刻之间,两人又拆了三十余招,血手上人的毒砂掌却也伤不到他。

    火光映照之下,哈克札尔、马立克等哈萨克数千官兵直瞧得眼花缭乱,心惊肉跳。众人平日里杀狼射雕,久经沙场,却哪里见过血手上人和江浪这等飘忽灵动、神妙无方的上乘功夫?

    苗飞也自又惊又喜,双眼发亮,喃喃自语:“想不到江浪这家伙近来功夫又进步了许多。比我想像中还要厉害。早知道也不必顾忌这个贼秃了。当真是太好啦!”

    他忽然高声叫道:“四十招到啦,大和尚,你还不住手?到底还要不要脸?”

    血手上人老脸一红,攻势却丝毫不缓,叫道:“这位江施主只不过轻功高明,逃得快而已。有本事,敢不敢硬接我一掌!”

    江浪闻言,当即身形一缓,拿桩站定,立个门户,叫道:“好罢,晚辈便接上人一掌!”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血手上人一声狞笑,更不迟疑,身子已纵在半空,掌影翻飞,向他头顶及胸口同时拍落。

    江浪一下子便被笼罩在“大手印”功夫的掌影之下,心想:“血手上人说得也有道理,我老是闪避,终究无用。我早也该接他一招试试!”陡地右手五指翻转,护住头顶,一招“羚羊挂角”;同时左手一斜,飞指而出,五指成兰花之形,一招“云卷云舒”。

    这两招俱是“兰花神指”中的精妙点穴功夫。

    血手上人双掌齐出,满拟可将这少年打得吐血倒地。

    不料他手掌刚刚打到半途,斗见江浪右手食中二指斜指自己右腕的“会宗穴”和“阳池穴”,指尖奇特古怪;左手食指所向,竟是自己掌心的“劳宫穴”,更奇的是,无名指隐隐对准了他掌缘的“前谷穴”。

    倘若这两只手掌继续拍击下去,只怕“血砂掌”未及伤敌,血手上人自己双手先已废了。

    这一下变起俄顷,这少年竟尔以指法硬接自己的掌法,只不过他出手之快,认穴之准,变指之奇,拿捏之精,血手上人生平实所罕见。

    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间,血手上人大骇之下,忙不迭的双掌齐收,一个“鹞子翻身”,虽在半空中无所凭依,却也能转折自如,身形晃处,已倒窜出三丈开外。

    江浪不待血手上人再行发招,当即收掌后跃,躬身抱拳,叫道:“上人,承让啦!”

    说着转过身去,径自向哈克札尔和苗飞二人走去。

    血手上人呆立当场,望着自己瘦骨梭梭的一双大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一生历经无数惊心动魄的激斗恶战,罕有匹敌,不期今晚在这西域边陲之地,竟会遇到这般了不起的少年高手。

    霎时之间,镇外众兵猛地爆出震天价的一片彩声,人欢马嘶,声震群山。

    哈萨克人勇悍善战,最是崇敬英雄好汉。今夜人人亲眼所见,血手上人和江浪两大高手翻翻滚滚的恶战数十合,二人兔起鹘落,虎跃豹翻,武功既精,身手复快,这番既凶险万分又精彩绝伦的激斗,不但从所未见,抑且从所未闻。

    片刻之间,轰然喝彩之声此伏彼起,更有不少士兵或挺长矛,或举腰刀,或晃火把,大声欢呼叫好。

    马立克和木依丁一左一右,拉着江浪的手,齐叫:“师父,好厉害!”

    哈克札尔也喜得晃头搔耳,乐不可支。他快步迎上江浪,拍着他肩膀,赞道:“兄弟,真乃好男儿也!”

    苗飞也自喜动颜色,笑而不言。

    过了好一阵,声音渐渐静了下来。江浪与哈克札尔说了几句话,却见苗飞一直默不作声,只是不停在一众官兵之中探头张望,脸现诧异之色,便问:“苗大哥,咱们下一步该当如何?”

    苗飞转过脸来,嘴角微斜,淡然道:“不是咱们该当如何,是这位西藏大和尚该当如何?”

    便在这时,在场数千道目光尽已皆射到血手上人脸上。

    血手上人脸上肌肉抽动,神气甚是难看。他呆立片晌,大踏步走到哈克札尔身前,双手合十,躬身道:“太子殿下,老衲师徒多有得罪。今日既然落败,一凭殿下发落。”

    说着双目一闭,两手反剪,一副甘愿就缚的模样。

    刚坚等四名年轻僧侣齐叫:“师父!”

    血手上人睁开眼来,回头对四僧道:“既然为师的没能在十招之内打败江施主,按说早该束手就擒。可笑为师执迷不悟,定要出丑,你们几个,还不快快放下兵刃,更待何时?”

    刚坚等四僧面面相觑,一迟疑间,纷纷将手中佩刀抛在雪地之中。四人依样葫芦的各自双手反剪,大踏步走到师父身后,束手就缚。

    苗飞微微一笑,眼光转向哈克札尔,说道:“太子殿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啦。既然客栈已被烧,江兄弟和苗某无处容身,想要在贵军营中找两个帐蓬好生歇息一下,不知道可否行个方便?”

    哈克札尔喜出望外,转脸向马立克道:“赶紧准备两匹快马,替小王照顾苗三爷和你师父好生歇息!记住,一切依着我这两位兄弟的指示。还有,把最好的帐篷留给他们!”

    马立克便即喜孜孜的伸手相邀,敦请江苗二人上了马,手执火把,当先带路,离开众官兵。

    江浪随着苗飞离去之时,回头望去,只见哈克札尔亲自伸手相扶,对血手上人道:“圣僧快快请起!小王一向久仰上人的威名,今日得见高贤,幸何如之?先前之事,皆是误会,圣僧只管放心,我哈萨克三军上下,决无对上人半分不敬之意。”

    血手上人脸有惭色,合十为礼,喟然道:“老衲一时糊涂,误听了末振将那小子的言语。前日派遣小徒冲撞了太子殿下,真是罪该万死!”

    哈克札尔微笑道:“既是一场误会,此事便无须再提。小王一直有个心愿,想请圣僧屈驾,赴我军营一叙,不知道佛驾尊意若何?”

    血手上人垂首道:“既承雅爱,敢不从命?”

    于是三千官兵簇拥着哈克札尔和血手上人一行,缓缓返回中军大营。

    这边厢三人早已驰出半里之外。途经镇上之时,眼见众官民群相泼水酒雪,已将孙家客栈的大火扑熄。

    饶是如此,客栈楼舍的屋墙已被烈火烧塌了半边,再也不能住人了。

    江浪翻身下马,呆呆望着断垣残壁,凝立不动,心中叹息:“孙掌门夫妇经营多年的客栈,从此灰飞烟灭了。”

    他自来到西域,数日来一直住在这里。眼见好端端的一间客栈被付之一炬,心中不能无感。

    苗飞却不下马,四下一打量,道:“走罢!”

    三骑出了小镇,折而向东。马立克仍是手持火把,一马当先,在前领路。江浪与苗飞并骑在后跟随。

    江浪见苗飞双眉微蹙,若有所思,奇道:“苗大哥,怎么啦?”

    苗飞略一沉吟,回望了身后小镇一眼,问道:“马立克,这几日先锋大营没甚么事罢?是不是有甚么大人物到了?”

    马立克一呆,拨转马头,望了望着苗飞,支吾道:“没,没什么啊。苗三爷,怎么啦?”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