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江浪传奇最新章节!

    第68章慈父情怀

    六十八、慈父情怀

    原来血手上人适才听到兵马之声,直道是后乌大军到了,不料现身之后,却是哈萨克精兵。以他的本领,自然不惧,大不了拚命杀出重围,夺路而逃便是。但是如何才能保住自己四名徒弟的性命,才是当务之急。

    火把照耀之下,众兵手中的无数矛头箭尖,尽皆对准了血手上人师徒。

    哈萨克官兵军纪严明,这时在场虽有数千之众,未得命令,尽皆鸦雀无声,除了战马偶而发出一声声低嘶之外,更无别般声息。

    江浪眼见数千人马箭拔弩张,血战一触即发,对苗飞道:“苗大哥,你想怎么对付上人?”

    苗飞瞧了他一眼,淡然道:“江兄弟,你又想怎么对付上人?”

    江浪道:“血手上人既是武林前辈,有道高僧,最好……”偷眼向苗飞看去,却说不下去了。

    苗飞微微一笑,轻声道:“江浪,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很想放上人师徒一马,又怕我责怪你。其实你那位哈克札尔大哥将此间指挥大权交给我,也不无此意。这样罢,我看这藏僧有点儿夜郎自大,吃硬不吃软,今日之事,少不得你在他面前显露两手厉害功夫。若想此事善了,须得如此这般。”

    于是凑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

    血手上人眼见哈萨克大军将自己师徒四下里围得铁桶也似,只待一声令下,长矛与乱箭齐飞,己方势难幸免,又见苗江二人交头接耳,多半是在合计如何炮制自己。

    他心念电转:“我何不先设法擒住这个哈萨克族太子,作为人质?”手上运气,便待突然飞身过去。

    就在这时,忽见江浪上前两步,躬身抱拳,唱个喏道:“晚辈江浪,拜见血手上人!”

    血手上人见江浪这么一站,当真是犹如渊停岳峙,气度凝重,微微一惊:“原来他便是末振将王子要对付的中原少年。看这后生的身手,果然有点儿门道。”大剌剌的点一点头,却不怎么理睬。

    江浪不以为忤,续道:“好教上人得知,如今后乌国大军粮草被烧,军心涣散,大势已去。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末振将王子强弩之末,不足为虑。上人乃是大德高僧,何必甘心沦为末振将的走狗?”

    血手上人大怒,喝道:“住口!原来你这少年便是江浪,却让老衲好找?哼,小施主当真胡说八道!老衲乃佛门释子,怎会是末振将那小子的走狗?”

    江浪故作好奇,问道:“然则何以大师会听从末振将的安排?明知其已惨败而仍然誓死效忠,难道还要为其复仇不成?”

    血手上人哼了一声,道:“后乌国大军是胜是败,根本就不关老衲的事。半个月前,老衲师徒途经西域一带,不知怎地,竟被末振将王子打听到消息,找上门来。是他亲自重金礼聘,说了不少好话,老衲这才勉强答应前来。”顿了一顿,道:“我们有约在先,老衲来此只是专门为了对付江施主一人。只要收拾了你,就算对得起末振将啦。至于兵家胜败之事,压根儿与老衲无干!”

    江浪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哈萨克汗国与后乌国虽然不睦,却与西藏密宗众位高僧无怨无仇,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大师的高足前几日无故夜闯哈萨克中军大营,意图行刺哈克札尔太子,未免过分。即便如此,哈克札尔太子仰慕大师佛法精湛,武功高强,仍然希望双方能消除误会,一笑泯恩仇。为示诚意,还专门将高足连同另外两名被俘虏的刺客一并送回后乌大营。这番良苦用心,大师难道还不明白么?如今各位被围,其实大家都是骑虎难下,不得不然。事到如今,大师却还与我等为敌,究竟是为何?”

    血手上人浑没料到对方会说出这番话来,一呆之下,寻思:“原来哈萨克兵前日释放刚坚和那两名后乌武士回来,竟是为了给我面子。嗯,多半是他们主将怕了我的‘大手印’功夫,担心我来报复,这才示弱,想要求和。”言念及此,心头傲气登生。

    不待他说话,苗飞忽然插口道:“素闻血手上人贵为‘西藏密宗三杰’,一身上乘内家功夫,罕有敌手。只不过呢,事已至此,今日大和尚若要携令徒离去,当着哈萨克大军之面,无论如何,也得显露几手,才好收篷。嗯,依在下愚见,便由我这位学过两下三脚猫把式的江兄弟向大和尚讨教几招如何?请尽管放心,只是你二人单独动手,不要助拳,且以十招为限。大和尚若十招之内不能将我兄弟打倒,就算佛驾输了,任由我们处置如何?反之,我兄弟接不得十招,便是我方败了。大和尚师徒五人尽可随时离去,但知尊意若何?”

    血手上人直听得又惊又喜,他做梦也想不到对方会开出这个条件,绝境之中,竟有这等便宜之事。

    苗飞鉴貌辨色,心下好笑,道:“大和尚,你别害怕。只是点到为止而已,你若是不敢跟我这位兄弟动手,却也由得你。咱们……”

    血手上人忍不住打断他的话头,大声道:“好,一言为定!老衲便跟这位江小施主玩几招罢。就按这位小施主所言,点到为止,十招为限。如果江小施主接不到我十招,你们须得立时放我师徒离去;反之,若然老衲落败,甘愿听由各位发落,决无半句怨言。”

    苗飞拍手叫好,故意向哈克札尔等在场众官兵道:“大伙儿都听清楚了。这位西藏来的佛爷要跟江小英雄比武。十招之内,英雄狗熊,立见分晓!”

    于是血手上人和江浪分别与自己人低低叮嘱几句。

    如此一来,哈克札尔和血手上人师徒尽皆心情一宽。哈克札尔固然不愿与西藏密宗结为死仇,血手上人师徒却也更加不愿与哈萨克大军性命相搏。

    于是哈克札尔亲自下令众兵退开数丈,留下当中老大一块旷地。只是人马仍是团团围住。

    哈克札尔对江浪道:“兄弟,小心,你身手灵动,最好在雪地上闪避游斗,不可与这老和尚硬拼。十招很快便会过去。”

    马立克和木依丁齐道:“师父,要不要用我的刀?”

    苗飞斥道:“你们俩休要添乱!真正的一流高手过招,用武器反而碍手碍脚。江浪,以指对掌,以快打快!”

    江浪回思那夜所见血手上人与云奴一干人激斗之时的情景,点头不语,缓步走向场地中心。

    血手上人叮嘱完刚坚等四名徒弟,这才哈哈一笑,施施然而前,走到江浪身前约莫三丈之外,站定身子。

    无数火把照耀之下,但见场中二人相对而立,凝目互视,一时却均不发招。

    过了片刻,血手上人右手一举,哈哈笑道:“江小施主,你能击败巨人帮的‘风云二奴’,足见功夫不差。这样罢,由你先出招,免得日后让人笑话,说老衲欺负一个后生晚辈,胜之不武。”

    言下自是不将眼前这个中土少年放在眼中。

    江浪左拳右掌,拳抵掌心,躬身抱拳,说道:“既然如此,晚辈就得罪啦!”

    话声甫落,斗地矮身,以左足为轴,右腿在地下一扫。霎时间一大片积雪被卷入半空,猛地向血手上人身上洒了过去。

    血手上人哪里料到这少年这一扫之力,竟能卷动这么大片的积雪,一惊之下,急忙右手大袖一挥,以上乘罡劲将积雪荡开。

    不料江浪如法炮制,以右足为轴,左腿在地下扫起大片积雪。如此交互施为,步步为营,运起“混沌神功”,左一腿,右一腿,双腿鸳鸯连环,只管将一大片一大片的冰雪踢向血手上人。

    只听得苗飞在旁叫道:“好腿功!一招,两招,三招!啊呀,厉害,已经到第四招了!”

    血手上人被江浪连环踢飞积雪,先发制人,登时攻了个措手不及。他真气鼓荡,将一双宽大的僧衣袍袖护住门面,遮挡扑面而来的飞雪。这时听到苗飞之言,不禁又惊又怒,冷笑一声,双掌一起,掌力挥出,蓬的一声大响,震开飞雪,倏地身随掌起,在半空中扑击而下。

    江浪见来势猛恶,着地滚开,一个“鲤鱼打挺”,呼的一声跃起,身形连晃,在半空中翻个空心筋斗,双手连扬,手中同时射出十余个细小的雪团。

    血手上人陡见这少年拔身而起,轻功竟似不在自己之下,不禁大感意外,但听得嗤嗤声响,几枚细微的暗器迎面射到。他右手袍袖一拂,意欲将暗器卷入衣袖。不料那暗器虽细小轻柔,却是势挟劲风,噗噗急响,竟将他袍袖击穿,势道稍缓,却仍是迎面袭来。

    血手上人大骇之下,应变奇速,危急中倏施“铁板桥”功夫,猛然向后仰天斜倚,让那暗器掠面而过,双足一挺,倒纵出丈许之外,平平落在雪地之上。

    他接连遇袭,心有不甘,顺手接过一枚暗器,想要看个明白。不料那暗器入手奇寒,坚如铁石,就着火光一瞧之下,竟是一个小小的雪团,显是江浪随手在雪中抓捏而就。

    血手上人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般抓雪成团的指上功夫,他自问倒也难不住自己。但是将这细小的雪团当作飞蝗石、没羽箭、菩提子等暗器来发射,手法精准,势道凌厉,这等神乎其技的“弹指神通”功夫,他大和尚却是瞠乎其后了。

    本書源自看書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