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江浪传奇最新章节!

    三十三、太湖舟中(三)

    公孙教主哈哈一笑,道:“小昙虽是我闺女,我却从未抚养一天,倒是你这个做丈夫的跟她相处多日。既然贤婿这么说,我先收下此物了。”

    江浪重行将锦帕和荷包收入怀中,问道:“却不知岳母大人适才所说,小昙留下这手链,究竟有何用意?小婿愚蠢,实在想不明白。”

    公孙教主笑了一笑,道:“也没什么。先不提这个了。浪儿,你快好生跟我说说,我这个闺女,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江浪一呆,没料到公孙教主忽然间却转过话题,开始说笑起来。只不再接续先前关于佛珠手链的话题。

    公孙教主又问及鲍小昙性情如何、喜欢什么等等。问来问去,问的尽是生活琐事,竟也如普天下的慈母情怀一般无异。自己闺女喜爱穿什么样的衣服?绸的还是布的?红色的还是绿色的?爱吃什么样的菜肴?甜的还是酸的?面食还是米饭?口音是什么腔调,是南方的,还是北方的?好不好听?

    江浪据实以答,心下不自禁的暗暗好笑。

    但见公孙教主絮絮烦烦,问个不休。话题总是不离鲍小昙的言行举止,一颦一笑,一直询问了大半天,意犹未足,俨然一副慈母模样。却哪里像个统率数万英雄豪杰、叱咤江湖的天下第一大教教主?

    公孙教主听江浪谈及鲍小昙温柔美丽,斯文娴静,动静合度,知书识礼,当真可爱之极,不由得心花怒放,连连微笑点头。

    江浪说到后来,实在已无话可答。

    公孙教主低头沉思半晌,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飞松道长适才还向我提到了你。你可知他来探望我,所为何事?”

    江浪一呆,道:“小婿不知道。飞松前辈乃是黄山派掌门,武林中的前辈高人。小婿跟他老人家的弟子罗丰少侠、韩竹君姑娘都是江湖道上的朋友。”说到这里,忽地想起此事岳母大人早已知晓,便即住口。

    公孙教主微笑道:“飞松道长跟我夫妇乃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当年你岳父率众歼魔之时,‘黄山三老’均出力不小。道长此来,跟我谈及此次百派英雄大会之事。还有一件事情,他近来得了一块天外陨石,正四处寻访铁匠,意欲锻造成一把天下无双的神兵利器。”

    她瞧了江浪一眼,续道:“另外,他还专门提及关于你的一件事。他在江湖上听说‘快网’田七悬赏重金暗杀你,以报前仇。此事因其两名徒儿到关外取宝而起,他本待亲自向田七劝和,听说我已派了公孙白前往,这才作罢。”

    江浪道:“看来飞松道长对小婿也很关心。”

    公孙教主默然,又将那串手链拿在眼前,轻轻拨弄佛珠,隔了一会,道:“这位老道士年事已高,多年未下黄山。你可知这次他何会参加百派英雄大会?”

    江浪道:“听说是‘两广大侠’亲自登门相邀,又提及律大侠……不,应是岳父生前留在少林寺的‘五行大阵’。飞松道长这才枉驾姑苏。”

    公孙教主淡淡一笑,道:“其实柳正义还邀请了本座和少林至善方丈、武当云鹤掌教。”说到这里,便即住口,只是笑眯眯的瞧着江浪。

    江浪心中微微一动,心知岳母故意不再说下去,显然颇有考较自己之意。他想起虎丘英雄大会之事,沉吟道:“水天教上下既已隐退,岳母大人自然不便与会。少林方丈和武当掌教也均不前来,莫非……”

    公孙教主脸露喜容,转头望着他,神色甚是嘉许,道:“说下去!”

    江浪道:“想必并非岳母大人和至善方丈、云鹤掌教摆出武林大派掌门、高人一等的架子,瞧不起这次百派英雄大会,而是,你们均已猜到大会结果。其实巨人帮主和乌孙宝藏之事并非当务之急,明年八月,毕竟时日尚早。”

    公孙教主点头笑道:“不错,说得不错。看来你这个神拳门掌门人,还是有些见识。”

    江浪迟疑道:“只是小婿甚是不解,何以只有‘五行大阵’才能克制那个巨人帮主?‘烈焰神掌’当真便天下无敌么?”说到这里,忽然住口,摇了摇头,便不再言语了。

    公孙教主见他欲言又止,淡淡一笑,道:“你的意思是想说,巨人帮主究竟有多厉害,暂时还不得而知。不过,一下子出动近百名中原高手,费了近半年时光,柳正义此举,未免有些小题大作,对不对?”

    江浪道:“这只是小婿一个人瞎猜的,作不得准。或许那巨人帮主当真可怕之极,为了预防他为祸中原,柳大侠早作准备,也是应该的。”顿了一顿,叹道:“只是我听说那‘五行大阵’威力无穷,杀伤极重。最好,最好轻易不要动用,否则若然错杀了人命,便不太好了!”

    公孙教主凝视着江浪,嘴角微斜,似笑非笑,沉吟不语。

    便在这时,只听得脚步细碎,花小怜在外面低声禀报:“教主,‘陷空岛’快到了。”

    公孙教主“嗯”了一声,对江浪道:“既然百派英雄大会已经定下摆阵迎敌的格局,连天山派和峨眉派俱已出动,阵势却也不小。咱们静观其变,暂且不必理会此事了。浪儿,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让芸儿知晓小昙与她的姊妹关系?”

    江浪侧头思索,迟疑道:“莫非岳母大人是怕律姑娘知情后,会泄露消息?”

    公孙教主摇头道:“芸儿这丫头聪明得紧,若然知情,决计会守口如瓶。怎会泄露消息?你再猜一猜。”

    江浪想了一会,摇头道:“小婿资质愚鲁,实在猜不出来。还请岳母大人明示。”

    公孙教主叹了口气,轻声道:“我是怕芸儿不顾一切的去冒险相救。说来也是我自私,已经有一个女儿身陷险境,我这个为娘的实在不愿另一个女儿涉险。浪儿,希望你能明白。”

    江浪点了点头,道:“不错。以律姑娘的脾气,倘若知道自己的亲姊姊遇险,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顿了一顿,问道:“岳母大人,小昙她到底现在何处?请你告诉我,无论再危险的地方,我便是拼了性命,也定要救她回来!”

    公孙教主喟然道:“你是她丈夫,自然得去。只可惜我……身子有旧疾,不能受凉,只怕不能陪你同行。唉,到时只有你这个做丈夫的去救妻子啦。至于她现在何处,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她见江浪又张口欲问,摇了摇头,道:“浪儿,其实小昙现下的所在,乃是极危险的一处苦寒之地。我虽会派一些本教兄弟前去帮忙,但真正深入虎口、出手救人的,或许只有你一个人。”

    江浪双眉一挺,道:“请岳母大人放心。便是龙潭虎穴、刀身火海,小婿誓死也要把小昙救回来!”

    公孙教主点一点头,道:“有你这话,也不枉小昙跟你夫妻一场!”抬头望着舱顶,喟然道:“夫妻本是同命鸟,大难来临各自飞。这世上不信不义的男女,在所多有。难得你能千里寻妻,无怨无悔,真是小女的福气!”

    江浪忙道:“岳母大人过奖了。是我不好,未能保护好自己妻子。”

    公孙教主摇了摇头,凝视着他,沉吟道:“你能在灵岩山下不顾性命,格杀群贼,拼死相救芸儿和小菊;又能在神仙庙外抱住五湖帮主胡十三的后腰,舍命救下飞松道长的那位女徒弟。再加上你曾在海州冒险救过邓通达性命,也曾在无锡咬舌救过段振飞等镖局一干人。凡此种种,足以证明你是一个侠肝义胆的好孩子。因此,我相信这世上只有你才能平安救回小昙!”

    江浪听公孙教主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此熟稔,很感意外。寻思:“岳母大人怎么连我夜救韩姑娘、咬舌坠树之事也知道,我救邓总镖头和救律姑娘、小菊主仆二人之事或能打听出来。可是我那日情急拼命,咬舌冲开穴道,只有我一个儿心里有数,即令是段副镖头也丝毫不知。岳母却又怎么知道我是‘咬舌’而非穴道自解或挣扎开来的?”

    公孙教主似乎早已猜中他的心思,不待他发问,微微一笑,道:“你先别问我是怎么对你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的。待会你在陷空岛上会见到一个人,到时候你便会明白个中原委。还是让他给你释疑罢!”

    江浪点了点头,便即默然。

    公孙教主双目微闭,想了一想,忽又睁眼道:“对了,本教‘青云堂主’公孙白是我已故大哥的独生子。当年敌人突袭陷空岛之时,我大哥夫妇被杀,只留下这个刚满十岁的独子。我向来视白儿如己出,与芸儿一般无异。浪儿,我希望你夫妇今后与白儿、芸儿和睦相处。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定要相亲相爱,万万不可发生误会和争执。”

    江浪恭恭敬敬的道:“是,小婿谨记岳母大人教训。”顿了一顿,又道:“其实公孙公子曾在贺家庄救过小婿性命,这番恩德,小婿不敢相忘!”

    公孙教主双眉一轩,缓缓说道:“莫非你说的是那天晚上‘快网’田七的两名徒弟‘快刀客’铁达和‘百步穿杨’郑通行刺未遂之事?”

    本部小说来自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