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狂怒骑士最新章节!

    卡斯塔诺牧师五环神术-群体中治愈术——

    神术的正能量化作环状的洁白光芒,霎时以希娅左手高举的链枷为中心往圣安东尼奥斯大教堂的室内四周扩散开来,所过之处无不带去一股温暖的力量注入伤者体内,同时也令殿内那些状态异常的圣武士侍卫一下子仿佛如临大敌,但凡受到那光的照耀,便好像活人遭受炙烤灼烧,皆被迫暂停攻击,转而一瞬浑身僵挺仰头惨嚎。

    她的这道群体治疗神术为理智尚存的圣武士们给予了极大的帮助。

    教堂中状态正常的圣武士侍卫这时候大约还有十几人活着,这些为宗教事业献身的战斗者们迅速愈合了一定程度的伤势,忽然察觉自己得到了神术治疗后纷纷不约而同地朝刚刚帮了他们一把的狼耳少女扭头望去,其中见识较深的几人顿时激动万分地叫道:“加兹泰斯在上!这是——”

    “神圣复仇者?!”

    西鲁德尔特用视线警戒着浑身燃火的麦卡隆老主祭退后一步,因感受到神术正能量的治疗效果而也在这时好奇地站在主祭讲台上往台下瞥目望去,一眼看到狼耳少女此刻的姿态便没忍住如是失声喊出。

    身为枢机院的红衣主祭,他的宗教学识是相当深厚的,倘若说连崇光教会三大圣物之一的圣链枷‘救赎者的祈祷’都没认出,那可就真应该立即滚回修道院里好好复习功课了。

    哪怕,救赎者链枷的外观真的太朴实了,仅在精美度上相比起圣剑‘歼敌者的裁决’和圣枪‘净化者的戒律’简直不像是同一档次的东西,很多时候就像传说中的另一把圣剑‘苍白的正义’一样容易被眼光较差之人误认作凡物,除非有人拿它施展神术。

    希娅高举过头顶的救赎者链枷在刚才那道群体中治愈术的施展过程中爆发出了非常强大的魔法正能量,使在场的红衣主祭大人和一部分状态正常的圣武士侍卫恍然意识到教会久久遗失的圣物竟然于此重现,并且看上去还承认了少女拥有资格成为它的持有者。

    圣职者们当即受到极大的鼓舞——但下一秒后,又愕然惊诧,为什么这个少女能对他们附近那些突然疯掉的手足同僚造成伤害?

    这——?!

    西鲁德尔特脑子很聪明,实际上在亲眼目睹自己的烈光冲击居然能引燃麦卡隆主祭之后就早早反应了过来,只是一时间不敢相信和承认这种可怕的事实,何况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事态一转眼就演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样。

    一位教会的地方主祭和他教堂中的数十名圣武士,居然可以毫无征兆,说变就变成数十只凶神恶煞的……‘那种’生物?

    “加兹泰斯在上,如果这是噩梦,请让我快点醒来!”眼见为实,他心里不禁为此暗骂。

    而乌尔斯同一时间也是蹙眉咬牙,心里狂骂沃恩斯大人您创造的命运石板被狗啃了吗!不是说好神祇不能直接干涉作为凡世的主物质位面么?!

    然而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心里骂完,当然也明白光靠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是一时对自己心生的一种猜测耿耿于怀,暗想自己上辈子听说过的一个法术倒是能够解释得通这场灾难性的突变事件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个法术,名叫‘鄂克塔尔之灾’。

    传说,第一纪元的历史,神话的时代,在众神之主沃恩斯制定好世界的法则完成命运石板以前,诸神可以化身成圣者的形态在主物质位面降临,死亡之神德斯便曾在那段时期造访过一片名叫鄂克塔尔的游牧民草原,因当地的游牧民族不愿放弃原本的信仰向他臣服,从而施展了那个法术,对当地布下隐性的瘟疫,待瘟疫爆发时降下恐怖的神罚,把草原化作荒野,将活人转化成一种名为‘丧尸’的可悲生物。

    丧尸没有灵魂之火,因为是转化不完全的亡灵,却也是死去的生者,所以会像亡灵一样对自身周围的一切活物充满攻击性,并把体内的瘟疫感染给受伤的活物,但无法像真正的亡灵一样长久存在下去,等到将自身体内对生者的憎恨宣泄完后也会像生者一样真正死去。

    联系起艾莉丝对自己提到过的城中疫病,乌尔斯核对眼前的情况,心里便难免结合上一世的所知产生出这样的猜测,可同时也清楚众神之主沃恩斯制定的世界法则早已不允许诸神亲手干涉凡世的发展,何况‘鄂克塔尔之灾’还更是一个属性特殊的传奇死灵系法术,与其说是一个独立的法术,倒不如说是死神德斯的一小部分神格权能。

    因为清楚世界法则对诸神的限制,他一开始才忽视了这点。

    “不过这种猜测也不一定就是对的。”脑海中又想了想,年轻人摇摇头,心说这种节骨眼上应该先想办法突破困境才是。

    他的实力对付教堂中那些姑且可能已被不明力量转化成丧尸的疯圣武士们是绰绰有余的,由此想到先与众人突围到教堂门外,这时恰巧也听见斯坎贝德似乎与自己想到一块儿。

    北地宫廷的老总管阁下和身边的贵族官员们先后击退了几个疯圣武士,最初的护身短剑战至这会儿换到了左手中,右手则在混乱中捡了一把战斧,也不知是哪个圣武士侍卫死后落下的备用武器,总之用着还挺趁手,半月形的斧刃表面染了一层妖艳的鲜红。

    他挥舞主手的战斧和副手的短剑尽可能保护身边的宫廷官员们,嘴里咬着牙暗说自己年轻时的一身战斗技巧好歹没有丢掉,也没料到自己此次穿在黑大衣下的那件半身胸甲居然还能好死不死地派上用场,然后扯着嗓门冲主祭讲台的方向扭身大吼:“艾莉丝女士,这边——我们先离开教堂!”

    他这话冲着艾莉丝提醒,同时也是对状态还正常的在场者们说的。

    “附议,斯坎贝德总管。”艾莉丝镇定地回复他,冰蓝色的双眼往台上的西鲁德尔特和麦卡隆老主祭留下一眼目光,随后沿着脚下的长毯往教堂紧闭的正门方向转身欲走。

    西鲁德尔特明白她这一眼的用意。

    他是一个拥有政治野心的红衣主祭,但终究信仰着正义之神,且也绝非完全冷漠无情之辈,因此忍受住内心的悲痛回头看麦卡隆老主祭已倒在火中烧出阵阵焦臭的朽身最后一眼,心里虽不愿承认自己的教会同僚们竟会沦落到今日的下场,可迟疑半秒后还是捏紧拳头接受了现实,转头跟上艾莉丝的脚步决定与之合作。

    至少,在这起荒唐的事件当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