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钺苦笑,“说了半天,以上那些都只是李瞎子当时的心理活动啊。”

    路飞笑道,“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呢?当然都是李瞎子的心里所想了。其实,别说是李瞎子,换了任何人,都是一样的。被狗咬了,心情复杂,正常啊。”

    魔钺笑道,“好吧,不过我现在好奇的是,接下来,李瞎子又会做出怎样的举动来呢?”

    路飞皱眉,“对于这一点,我也很好奇。刚才村长说的是,他只是做了正常人都会做的反应罢了。可是,我感觉郁闷的是,这个正常人都会做的反应究竟是指什么呢?”

    魔钺笑道,“你是不是傻?所谓的正常人都会做的反应,那个,啧啧——”

    路飞怒道,“我呸!你个渣渣,你别说我了,其实你自己也想象不出。”

    魔钺笑道,“那你现在就想象一下嘛。一个人被狗咬了,最直接的反应是什么?”

    这下,路飞犯了难,琢磨半天,皱眉道,“人被狗咬了,嗯哼?总不能人再去把狗咬了吧?”

    魔钺哈哈大笑,“你这智商,我也是醉了。狗咬人,难道人还咬回去?”

    路飞苦笑,“不然呢?会是什么举动呢?我实在想象不出,人被狗咬了之后,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如果不是咬回去,难道是打回去吗?”

    魔钺点头,“嗯,这次你说得多少能靠谱,人被狗咬了,打狗,这是最自然的反应了。”

    村长笑道,“好了,你们先别扯了,还是听我接着说下去吧。其实呢,你们没猜错,人被狗咬了之后,绝对不会去咬狗,而是会找东西打狗。所以说,打狗才是人被狗咬了之后,最自然的反应。于是乎,当时,野狗咬了他,他一气之下,伸脚一踹,那狗立刻嚎叫着躲开了。李瞎子见它仓皇躲开,知道它害怕了,很是得意。但是,在得意的同时,心里又平添了几分的担忧。不由地暗骂,哼,这个狗东西,刚才居然想咬老子,今天,我一定要它的好看。随即指着那条,破口大骂,好你个混蛋,你咬我?话说你还真是挺有胆气的,连我都敢咬吗?你想什么呢?你明明是一条狗,狗就该服从人类的指挥,狗是人类的奴隶,你懂吗?要不人家骂那些没胆气的家伙,都是骂狗奴才。这就说明狗是天生的贱东西。生来就该服从人类的安排。人类会把你们这些蠢狗的一生都安排好,从你们出生算起,一直到你们死亡。至于你们的死法,究竟是被人类杀死,还是混个颐养天年的自然死亡,这都由人类说了算。你们死后,尸体是被人类埋掉,还是被人做成美味的狗肉煲,这都是人类说了算的。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就该对人类无条件的服从。可是现在,你们这些蠢货,搞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居然敢跟我叫板,既然你敢跟我叫板,就让你看看跟我叫板的下场。也许是因为他的样子看上去太凶太得意,或许是因为刚才咬的那一口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那条野狗彻底慌了。因为在那条野狗看来,它吭叽一口咬下去,换来的结果,应该是李瞎子的一声惨叫,与此同时,应该是一块皮肉嚓地一下从李瞎子的脚脖子上被撕下来。对于野狗来说,这样的结果才是正常的,然而它目前得到的结果却是自己最不想要的。一口咬下去,眼前这个可恶的人类啥事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刚才,自己的牙齿居然没把他的皮肉撕下一块来,又是怎么回事?当然,它也注意到这个可恶人类的脚踝上缠着好些布条,刚才自己之所以没有撕下他的皮肉,好像是被布条给卡牙了。该死的布条,真是太糟糕了,居然缠了好多层,这明摆着是不想让它撕咬皮肉啊。这个人类真是太狡猾了。此时的野狗,心里满是怨恨,以为自己刚才没有撕下一块皮肉,主要是因为这个可恶的人类在搞鬼,以它可怜的智商对人类的理解,当然就是人类太狡猾,自己被算计了。它哪里想得到,它之所以没能咬到李瞎子,是因为它输给李瞎子的习惯,什么习惯呢?就是李瞎子有打绑腿的习惯,而且他每次还喜欢打得特别紧,绑腿打得很厚,所以才咬不透。当时,野狗的惊慌可想而知。话说当时,李瞎子伸出一只脚,对准狗脑袋踹了下去。那条狗原本就惊慌至极,犹如惊弓之鸟一般。此时被李瞎子一脚踹下去,就好比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几乎还没等李瞎子的脚踹下去,那条狗立刻应声倒地。李瞎子看见野狗倒地,却并未打算放过它,而是恨恨地骂道,俗话说得好,不打落水狗。但是,我今天决定反其道而行之,我不但要打你,我还要把你往死里打。说完,立刻跟疯了一样,举起树干对准野狗的脑袋拼命地抡下去,一下两下三下,不知他打了多少下。那条刚才还算活蹦乱跳的野狗居然被打得脑浆迸裂,一动不动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在场的所有野狗。不知是同伴临时前的哀嚎吓退了它们,还是同伴悲惨的死状,引出它们兔死狐悲的情绪来,此刻,它们忽然全都昂着脑袋,不住地发出悲鸣。它们之前的嚣张和凶悍荡然无存。它们不住地引颈悲鸣,就好像它们只会悲鸣,压根就是一群无公害的可爱生物。而此刻,李瞎子举着正在滴血的树干,不断地挥舞,朝着那群野狗,吼道,蠢货们,我早就告诉你们了,你们就是一群低等生物,你们休想跟伟大的人类抗衡,你们是翻不起大浪的。你们这些没用的笨蛋,看清你们的同伴是个什么下场了吗?它已经被我给杀死了。这就是它敢于侵犯人类的下场。怎么样?它刚才扑过来咬我,摆明了是要跟我作对,可是跟我作对能有啥好结果呢?它所得到的下场就是被打爆脑袋。我给它来个最爽的,让它死得很难看。”

    <!-- chuanshi:13739685:3760:2019-04-25 10:34:23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