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我们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把那个阵灵干掉呢?”

回去的路上,李冕第一个沉不住气,越过应小川,恶狠狠的说道:“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群殴他,他会是我们的对手!”

应小川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的对,我们这么多人一起群而攻之,那个阵灵的确不是我们对手。”

李冕表情更疑惑了:“那我们怎么……”

“但是你也说了,我们打得过的是,是那个阵灵,不是空间大阵。”

应小川站在翎霜剑上,破开层层浓雾,向悬崖上飞去:“阵灵存在于大阵中,有大阵护体,如果强攻的话,别说我们了,就是来一打天仙,都破不开。破不开那个空间大阵,我们完全拿那个阵灵没办法。”

李冕脸色难看,问道:“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当然不是。”

应小川看了看其他剑上的文樱樱、敖翎他们,说道:“我们先回去,寻找破阵的办法,空间大阵破开之后,那阵灵是圆是扁,还不是随我们拿捏?”

李冕叹了口气,只能听应小川的。

“我们去哪?”

鬼仙剑上的文樱樱略微靠近了过来,偏过头来,问道。

“先下山,和魏武元野火他们会和。”应小川说道。

文樱樱点点头,看了一眼所有人脸上隐隐浮现的疲惫之色。

今天晚上每个人都很累,在一次次生与死的徘徊中,他们的神经高度紧绷。

这次撤退,是明智的,他们所有人,都需要休息。

……

泰山脚下。

一行人焦急地等待着。

由于泰山的深处被三妖们布下了强力的结界,不管泰山里的战斗如何激烈,钱明涛和地方的领导者都充耳未闻。

所有人都顶着浓浓的黑眼圈,整整一夜没睡,在帐篷里等待着魏武元野火他们凯旋归来。

事实上,他们完全可以休息一下,这次他们也带来了不少警力,把等待的事情交给他们做。

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也为了被困的民众和救援人员。

他们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归来,事情迎刃而解,毕竟,那是活生生的人命。

如果是这样,除了人没事外,他们的履历上,也会添加浓墨重彩的一笔,距离进军四九城更进一步。

“好男儿当进京。”

这是古人时常说的一句话,可见四九城在华夏人中地位和分量。

地方领导者和四九城核心圈,份量是完全不同的,只有挤进了这个圈子,才算真正进入官商圈的核心,这也是所有人都打破头往里挤的原因。

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只要营救任务一切顺利,他们就有功劳,有机会往上升迁。

所以,以钱明涛为首的所有人,都紧张的祈祷着。

“一定要活着回来……”

“省长,魏盟主他们回来了。”

这时,一个警卫队人员急匆匆的走进来,汇报道。

钱明涛闻言,也是脸色一喜,焦急道:“在哪?”

警卫队队员一指前方,说道:“就在前面。”

钱明涛立刻掏出望远镜一看,只见魏武元和野火二人走在最前面,身后则是步伐整齐划一的狼鬼成员。

顿时,钱明涛把望远镜扔到一边,然后脸上带着一抹喜色,对所有手下说道:“所有人,都跟我出去迎接!”

前方崎岖的道路上,魏武元和野火带领着狼鬼成员凯旋归来,身后则是一名名伤员,背在狼鬼成员的身上。

山路崎岖坎坷,一路上都是这些特种兵被他们下山的。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疲色,但是又每个人都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虽然生死一线,但是好在化险为夷。

“魏盟主,野火队长。”

钱明涛大步朝他们走去,激动的问道:“人都没事吧?”

“没事。”

魏武元看了一眼伤员,说道:“就是缺食物和水,另外,有不少人被石头砸伤,野火的几个兄弟也伤了,快叫救护车。”

“诶,诶,好。”

钱明涛立刻把头点得和小鸡啄米似的,心甘情愿的为他们服务,扭头对一个戴眼镜的人说道:“快拿来食物和水,另外,打救护车。”

那个戴眼镜的人负责后勤工作,听了钱明涛的话,立刻吩咐去拿食物和水,发放给大家。

“魏盟主,野火队长,我代表所有人,由衷得向你们表示感谢!”钱明涛深深的对魏武元鞠了一躬。

魏武元摆摆手:“言过了,这次任务,我们并不是核心。”

“什么?”

闻言,钱明涛立刻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魏武元和野火。

他们两个,一个是华夏盟的盟主,一个狼鬼的队长,实力强大,经验丰富,怎么不是任务的核心?

狼鬼也是发自内心的敬佩道:“如果没有应先生,这次任务早就失败了,我们也早就全军覆没。”

“应先生?”钱明涛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魏武元笑着介绍道:“就是来的时候跟在我后面的那个年轻人,如果没有他们,我们怕是要栽在这儿了。”

具体的情况魏武元没有细说,也没有透露救援任务有对困难,但是短短几句话,还是让钱明涛心里掀起滔天骇浪。

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不确定的问道:“是不是那个穿白衣服的少年,旁边还跟着两个很漂亮的女人?”

“是啊。”

魏武元点点头,由衷的叹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是个英雄。”

钱明涛:“……”

听了魏武元发自内心的感慨话,钱明涛神色一下子变得复杂无比。

他们刚下飞机的时候,钱明涛就看到应小川一行人了,但是目光只看了一眼,就迅速挪到魏武元和野火身上。

在他看来,魏武元和野火才是到此次救援的核心,也是他能不能高升的重要人物。

应小川?

钱明涛觉得,他只是魏武元的助手秘书之类的人吧?

甚至,他无法理解此次救援任务带这些年轻人来干什么。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就连华夏盟的盟主,都对那个年轻人马首是瞻。

自己错过了一个足以改变人生的机会啊!

钱明涛的脸色一下变红,一下变绿,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刮子。

魏武元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事……”

钱明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悻悻的问道:“魏盟主,您说得那个应先生,他人呢……”

钱明涛望了一圈,都没发现应小川的身影。

魏武元指了指泰山的方向,说道:“应先生来泰山,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帮我们救人,只是顺手而为之,现在还在山上吧。”

钱明涛脸庞抽搐的更厉害了。

高人,高人啊。

连救人都是顺手为之,这样的人,自己居然错过了……

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所有的伤员都被抬上了担架。

魏武元和野火也上了吉普车,应小川还没回来,他们就不能先走。

刚准备吃点东西填点肚子,忽然回头,发现钱明涛还愣愣的站在原地,跟傻了似的。

不禁出声道:“钱省长,不进来等吗?”

“不了……”

钱明涛回头,露出一个悻悻的笑容,说道:“我在这里等应先生回来,这样显得诚意----”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